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42一枪,我替他讨回来了(6000+)

642一枪,我替他讨回来了(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4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2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武荣话没说完,武煜就把枪踢了过去,但是……  这次,又踢过头了,枪直接被踢到了落地窗帘后头,苏小萌的脚边……  武荣的本意绝非挟持陆萍,这是下下策,九死也难有一生的选择。  即便真的选了这下下策,将陆萍挟持,他的本意也不是要陆萍陪葬,只是要给自己谋一条生路。  眼下形势的发展不仅是出乎白思东的意料,也是出乎武荣自己的意料。  武耀的出现,武耀说的话,无一不是把武荣往更深的绝路逼。  让这个向来冷静而理智,哪怕得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武荣,一时间彻底慌了手脚。  可选择一旦做了,这条路既然选了,那就没有回头这一说。  从白思东手上把枪夺过来,这是能顺利逃走的最佳保障。  若是真的走投无路,那……  就算是拉着陆萍陪葬,也是值了。  武耀隐姓埋名,苟且着偷活了十五年,为了不就是有一天像现在这样向他复仇么?  若是他把陆萍给带走了……  他想,这应该是对武耀最大的打击吧?  武荣心下这么想着。  刑警出身的武荣,身手必然是比一把的歹徒要来的敏捷的多,加之他在警局待了这么长时间,对警方对待挟持歹徒的方式都无比了解。  此时,武荣心下早已把整个屋子的空间布置给打量清楚,脑中自是已经筛选出了一条逃生之路。  夺下白思东的枪。  白思东不是傻子,自是不可能轻易如他所愿,但武煜不一样,自己刀下挟持的是这个少年的母亲。  这个少年纵然有超出同龄孩子的冷静和成熟,面对母亲被挟持,又真的敢妄动么?  结果他没想到,武煜这一踢,竟是把枪踢过了头,踢到了自己身后。  武荣并没有多想,只当是武煜用力过猛,又或者武煜也不想让枪落到他手里。  耍这么点小聪明,冒上一点儿风险,让他为了捡起地上的枪而产生一丝破绽……  这孩子不是做不出来。  武荣眸子眯起,目光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几人,手上的刀依旧牢牢的抵着陆萍的脖子,只见那从细嫩脖颈处渗出的血珠越来越大,而后不堪其重的顺着肌肤滚落下来。  这在场的人,除了武煜,其他的都是警察,血……早就已经看惯了。  即便再触目惊心的伤口,也不会让他们太过惊慌。  然,这样的情况也仅限于与自己没有特殊关系的人,被挟持的人真的落到自己的亲人,爱人头上。  还能平静,冷静,心里一丝波澜都没有,基本不可能。  武耀整颗心都被拽到了嗓子口,一双愤恨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武荣。  若是眼神能杀人,他一定已经将武荣杀上千万遍。  “阿煜,你就不怕你的这点小聪明,会害了你母亲的性命?”  武煜抿紧了唇,  “大伯,收手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我从小,你就在我耳边说的么?”  “呵呵……阿煜,等你到了大伯这个年纪,等你尝到了有权有势带来的好处后,你就会懂……”  “我永远也不会懂,我也不想懂,大伯,到现在,你还是只看到有权有势带来的好处。”  武煜双手垂在身侧,清秀的五官里透着一丝痛苦,  “你为了得到权势陷害自己的亲弟弟,让自己的亲弟弟明明活着,却不能站到太阳底下,不能踏进自己的家门,不能陪伴自己的妻儿……”  “你为了保有你的权势,知法犯法,以为官官相护,就能护的你一世周全。”  “你还想不断的拥有更高的权利,更大的势力,不间断的去害死一个又一个人……”  “大伯,你感觉不到么?你费尽心思得到的这些权势,只是让你失去亲人,挚友……即便你拥有权势,活的就真的高兴么?”  武荣眉头皱起,听着武煜的话,五官都扭曲起来。  他听不到武煜话里的劝导,听不到武煜话里的真谛,脑中只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重复……  就是这么一个小毛孩儿,现在都开始向你说教了……  “你给我住嘴!你懂个屁!”  武荣这一激动,手里的力道便有些不稳,小刀又扎进了陆萍的皮肤一分。  “武荣!你冷静点!”  白思东忙惊叫道。  “白思东,你让我冷静点?好,我冷静。”  “……”  “给我备车,我要离开这儿,离开北京,如果你们不想让这女人给我陪葬,最好按照我说的去做!枪,还有枪,我知道门外有人,手上拿着枪吧,去把枪给我拿过来,这次如果再不到我手上,我也就不折腾了。”  武荣这么长长的一句话,语气还真的是很平静,井井有条的。  白思东抿了抿唇,  “你自己也是刑警出身,出过那么多的任务,绑架案件你也参与过,你该知道警方有一百种手段解救人质,击毙挟持者。”  “所以我也知道,什么时候是真的没有活路了。”  武荣声音骤然下降几度,这话音落在陆萍耳边,更是寒冷。  陆萍心下是怕的,可是相较于死了十五年的丈夫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震惊,悲喜,那份害怕已经不值一提了。  目光牢牢的落在武耀身上。  他的面容全变,这十五年来,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要让自己变得如此面目全非……  这十五年,他是怎么做到,真的一次也不出现……  阿耀,你对我们母子,当真是好狠的心……  武耀与陆萍的视线在空中相遇,十五年……哪怕是五十年,自己深爱的女人,望着自己的眼神里带着怎样的情绪,他也能看的透。  看透的同时……心痛。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十五年来,昼夜不停的在心里反复对他们母子说的便是这一句话。  太多的对不起,太多的亏欠,所以他不能让好不容易找到的转机这样白白失去……  若是陆萍不在了,这么多年他所做的一切就都没了意义。  “我去给你拿枪。”  武耀说着就转身往外走。  白思东眉头皱起,正打算拦武耀的时候,白思东的余光里慢慢出现了让他整颗心都跳到嗓子眼的一幕——  就在落地窗的窗帘后头,苏小萌悄无声息的走了出来,她的手上正是方才踢过了头的枪。  她举着枪,利于武荣的身后,枪举起来,那枪管离武荣甚至连一米都不到。  这个距离……  就是射击能力再差的人,也不会打偏!  白思东知道小萌之前在陆萍家,可是从进来到现在,他也没察觉到小萌的身影。  她要么已经想办法离开了陆萍家, 要么就是躲在了卧室和洗手间里。  白思东是这样的判断,总之不在客厅里,他就放心了。  谁能料到……?!  ……不对,有人料到了。  白思东强自镇定下来,在极短的时间里,目光瞥了眼一旁的武煜。  他那一脚做的判断如此的迅速,并不单单只是让枪落不到武荣的手里,也不是因为惊慌而把枪踢过了头。  而是因为……  武煜知道那厚重的落地窗窗帘后面有人。  那人便是苏小萌。  能看到苏小萌的人,自然不只是白思东,还有武煜和武耀。  武煜面色平静,一点波澜不起。  武耀心下大惊,却强自忍住了,竟是继续往门外走。  十五年前,武耀就是极其出色的刑警,当初之所以能让武耀代替武荣去执行卧底任务,也是因为这人良好的警察素质和极佳的应变能力。  这么一对比,倒是白思东显得最为不淡定。  他自然是不淡定的……  苏小萌和武荣是什么关系?  那是真正的仇人!杀夫之仇!  有几个人能在杀夫仇人面前,忍住自己报仇的冲动?  尤其眼下这情势,更是给苏小萌提供了太多开枪的理由和借口。  这一枪,若是开了,对现下的情势转变得多有利?  可这一枪,若是开了,他这外甥女……接下来的人生,还能平静么?  想要杀人和真的杀人是完全两件事。  仇恨着一个人,想要一个人在这个世上消失,和亲手让这个人从世上消失……  是不一样的。  白思东四十多岁,看过了太多太多这样的例子。  多少人为了报仇让自己成了杀人犯?多少人以为报了仇就能痛快,却半生都不能安稳入睡。  其实这是个非常矛盾的命题。  为何杀了自己的仇人,还会睡不安稳,还会难以平静?  明明报仇才是最大快人心的事!  眼前的人杀了自己的亲人,然后自己再杀了他,这是多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事实上却并不是这样……  这世上大多的人,都是敬畏着生命的,正是因为敬畏生命,才会对有人剥夺了他人的生命而感到悲愤!  而当自己剥夺了别人的生命……  哪怕是在自己看来,仿佛是理所当然的剥夺,那种心情,那种心理,都是一种煎熬。  所以,才会有法律。  所以,从人类进入文明社会后,便开始禁止私仇私报。  小萌……  不能开枪,小舅有办法,小舅见过无数这样的场面,小舅能处理的好这件事。  武荣,会被逮捕归案……  白思东想要用眼神把想说的话传递给苏小萌,然而苏小萌的目光从头到尾就没有落在他身上,只是紧紧的盯着武荣的后背。  从武荣的后脑勺,肩胛,脊背,腰杆……  这目光仿佛就是在寻找一个射击点……像是在思量着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没有人敢轻举妄动,此时,一旦暴露了苏小萌,接下来会发生的事,谁也不敢想……  也许武荣没的逃了,但只怕他手里的这把小刀会深深的插进陆萍的颈子里。  白思东此时是真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忙对武荣道,  “如果你现在收手,警方也会酌情考虑你的态度,武荣,让事情发展到这样一个你死我活的地步,没有必要不是吗?”  “白局长,你可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武荣冷哼着,  “你们背地里勾结了谁,做了什么勾当,我到现在都还没有理清楚。”  “想来你白思东的手段也真是多的让我刮目相看。”  “武荣,你是真的一点忏悔之意都没有吗?”  白思东有些着急了,看着武荣,此时头都大了,他觉得苏小萌的耐心在一点点的被消磨。  “忏悔什么?”  武荣扯了下嘴角,似是觉得白思东这话问的很是好笑。  “那些被你害死的人!就因为你的一己之私,就被你害死的人!你对他们就没有一点忏悔?!”  “你是指谁?”  武荣又笑,“这个十五年前明明就已经死掉,如今又死而复生的武耀?”  “他隐姓埋名十五年,不就是为了今天?我为什么要忏悔?”  “哦,还有那个殷时修,想来白思东你是早就知道是我弄死了他?”  “……”  白思东听了这话,心一惊,顿时惊觉自己有些着急的同时,竟是将谈判的方向转向了一个更不利的方向。  这个不利指的是对苏小萌的不利……  “说到殷时修,我不得不承认,我武荣这一辈子认识那么多人,他的确是我为数不多打心底里佩服的人。”  “只可惜,这人心思太过缜密,若不是他无意踩到了我的雷点,把我推到了一个太过危险的境地,我也不会对他痛下杀手,把他炸了个尸骨无存,哈哈!”  武荣大笑着。  “武荣,你别说了!”  白思东真的是急了。  武荣觉得白思东这话倒是说的真新鲜,  “别说了?你不就是想让承认自己做的种种么?”  大概所有的犯人到了这种时候,心里都会产生一种逆反心里。  你越是不让我说,我便越是不想如你意,我便偏要说上一说。  武荣微微勾起唇,  “如果我今天死在了这里,回想我这一生,觉得自己做的最了不起的事情,还是让殷时修这样精明的人也入了套。”  “说句实话,殷时修死的时候,我这心里,的确是够五味杂陈的,有点难过,毕竟这世上像殷时修这样聪明的人还是很少的。”  “有点可惜,光是殷时修这个名字,就足以撑起我的身份地位,还有点……”  武荣眉头拢着,笑道,  “还有点成就感,大概这就是男人天生的劣根性,哪怕是自己的亲兄弟,也想要对方比自己弱,希望对方臣服在自己脚下。”  “武耀是这样,殷时修是这样,我也是这样……”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谈什么忏悔不忏悔的?谁不是用尽了心计在这世上竞争生存?”  “他殷时修就敢说自己这一辈子没为了自己的利益做过什么对不起旁人的事?”  “他武耀不也是为了夺回自己的名字和社会身份做了十五年的乌龟,让自己的妻子当了寡妇,让自己的儿子没了父亲?”  “还有你,白思东……”  武荣眸子危险的眯起,眸子里头的深意让人浑身不舒服,他喃喃,  “若你不是白丰茂的儿子,你觉得就凭你,能爬到现在这个位——”  “不要!”  “砰!”  “唔!”  “哐当!”  “啊!”  苏小萌扣下扳机的瞬间,白思东大喊出声,枪响……  本是应了武荣要去给他拿枪的武耀竟是在枪响的瞬间又冲了进来,两大步越过沙发一脚将中了枪的武荣踹开,把陆萍拉到自己身边!  一切发生的太快太快。  跟在武耀身后进来的便是一直在门外等待时机的副手。  听闻枪响也是立刻冲了进来,三下五除二便把武荣给擒住!  武荣倒在地上,血从他的身下漫开来,浸透了厅里淡黄色的素净地毯。  警察将武荣擒在地上,武荣想要回头却被警察给死死摁住。  是谁……  白思东一个上前,一把从苏小萌手里夺过了枪,  “你……”  苏小萌目光沉沉,并没有一丝开枪后的惊慌和无措,她的瞳孔漆黑漆黑,像是地狱深处无人能参透的黑洞。  枪给了白思东,  “小舅,我不会杀了他,为他,当杀人犯不值得。”  “……”  是……苏小萌……  武荣只觉得脊背恶寒。  竟是苏小萌?!不对……呵,果然是苏小萌……  肩胛处的伤口烫的厉害。  苏小萌绕过武荣,走到他正面,缓缓蹲下,神情冷漠的看着他。  在武荣的双手被警察绑在身后时,苏小萌却顺手拿过一旁的茶几上的烟灰缸抵着他左肩的枪口用力狠狠的研磨着。  “啊……”  武荣痛的闷声咬牙,脸上已是布着一层密密的汗水。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打我丈夫的那一枪,我替他讨回来了。”  武荣抬眼看向苏小萌……  虽是疼的浑身是汗,可是在看到苏小萌此刻的模样,他还是轻扯了一下嘴角,  “你该杀了我的,那样多痛快啊?苏小萌,我可是杀了你丈夫的人啊!就这么一枪,你就满足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