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46他看到了爸爸(8000+)

646他看到了爸爸(8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46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2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一家人吃完火锅,白思弦没像往常一样去收拾餐桌,等吃的差不多了就回屋,看这模样,*成是去给小舅打电话了。  苏成济今天也是忙了大半天,见苏小萌帮着阿素一块儿收拾桌子,他便主动的带起兄妹俩。  阿素在洗碗,苏小萌在一旁洗水果切水果,看的出心情很好。  “自从四少爷不在了,我就没见四少奶奶你这样惬意过。”  “惬意?是嘛?”  苏小萌微微笑着,阿素在家帮佣,多少会观察到她的表情,心情。  “少奶奶今天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了?”  “不算什么开心的事,只是……心口憋着的一股气,今天算是泄了一半。”  阿素隐约觉得苏小萌不打算详说,也就识相的没有继续问,作为一个家庭的帮佣来说,懂得察言观色,点到即止是最为重要的。  于是话题被跳开,又跳到了基本上已经占据了整个家庭中心的双双和煌煌身上,  “这两天苏妈妈去幼儿园陪双双和煌煌,说双儿和煌儿进步特别大。也没惹祸了。”  小萌笑道,  “这俩孩子不是那种会主动惹祸的孩子,双儿虽然调皮,但性情可爱没什么心眼儿,就是磕着碰着了,一有其他新鲜好玩儿的,注意力就立刻转移了。”  换句话说,  “就算有不开心的,两三分钟可能就忘了。”  “那煌煌小少爷呢?”  阿素虽说也是看着双双和煌煌这么一天天的长大,但对兄妹俩性情的捕捉还不算多精准,有的时候,还是会经常误会兄妹俩的心思和举动。  这着实让阿素时常感到挫败。  “煌煌啊……其实煌煌就更乖了,他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但只要你真的对他好,他绝对能感受得到。”  慢慢的,小家伙就会卸下那副像是生下来就穿着的硬铠甲。  “花点时间,有点耐心,不用愁和他相处。”  “要真说惹祸,煌煌就更不是会主动惹祸的性子……但,这只限于主动。”  苏小萌说完自个儿也是颇无奈的笑了一下,  “这要是有人犯到他头上,他绝对会一直记恨着。这孩子心里自有一杆秤。”  这杆秤现在虽然还很单薄,还很轻巧,但小萌相信,随着煌太子一天天的长大, 这杆秤会愈发的结实,厚重,会不断的完善。  最终成为他为人处世的原则信条。  这孩子的性情,大抵是根深蒂固在基因里,从一出生时便已经定下了,随时修。  “苏妈妈说之前那孩子再也没来过幼儿园了……”  苏小萌点了点头,  “恩,那一家人,起码那孩子的父亲还算是有自知之明的,事情发生后是主动办了转园手续。”  “其实阿素还真没想到四少奶奶最后会让对方转幼儿园呢……”  阿素笑道。  若是换了一般人,阿素铁定会鄙视那人一番,总觉得这根本就是以权势来压普通老百姓嘛!  作为普通老百姓中的一名,阿素铁定会站大众立场。  可现在做这事的人是苏小萌,阿素心里的感受就完全不同。  就觉着苏小萌做的是对的!英明的!  “我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到双双和煌煌,也不想和那对父母打太多交道,我看那女人的意思就是想让双双和煌煌转幼儿园,一察觉到那女人有这个想法,那我觉得……”  苏小萌把切好的一小片苹果递到阿素嘴里,冲她笑道,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应该谈不上没有道德吧?”  “哈哈!原来是这样!那女人也真是够没眼力的。你说那孩子的父亲挺有自知之明的,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没眼力的女人?”  “长得漂亮呗。”  苏小萌耸了下肩,“那男人一看就是能挣钱的,他都那么能挣钱了,自然不需要女人也有多少能力,能带的出去就成了呗。”  阿素轻笑,忙道,  “我看那男人虽然有自知之明,但也不是多智慧。现在哪里还缺长得好看的人?”  “就算天生长得不好看,去医院稍微动一动也都能好看。”  “但是内外兼修的太少,果然,像我家四少爷那样有眼光的男人,真的太少了。”  “你是在夸我吧?”  苏小萌眨眨眼。  阿素忙笑道,“当然啦!如果四少爷能看到四少奶奶你如今的模样儿,四少爷一定会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运的男人!”  苏小萌笑笑,淡淡说了句。  “他会看到的。”  “恩,一定会看到的。”  阿素没有多去想苏小萌话里的深意,只是点头附和着。  她现在拥有的这一切,全都是殷时修给的,是殷时修这个男人造就了如今勇敢无畏,坚强踏实的苏小萌。  这世上最幸运的人,是她。  端着水果到客厅,放在茶几上,双双和煌煌跑过来伸手就拿。  双双拿了一片苹果,正要放自己嘴里,苏小萌拧着眉瞪向她,  “双儿,刚玩了玩具,洗手了没?”  双双忙像被人戳了脑袋的乌龟一样,小脑袋往脖子里一缩,像是能缩进壳里似得。  苏小萌正想好言教育她去洗洗手,只见双双那刚刚缩进去的脖子,立马伸了出来,身体一转,苹果就塞到了苏成济的嘴里。  而后回头看着苏小萌一本正经道,  “妈妈啊,没洗手不能吃东西,双双知道的啊!”  “……”  苏成济这嘴里是双双塞进来的苹果,瞪着大眼看着这个小丫头。  “双双没吃。洗手手!哥哥?”  她正想着要带煌煌一起去洗手,却见煌太子这边手上也拿着片苹果,这会儿放也不是,吃也不是。  脑子转速已经迅猛的双双,立马就教育道,  “哥哥,要洗手才能吃,脏脏啊!”  说完就从煌煌手里把苹果拿了过来,顺势就是往苏成济嘴里又是一塞。  苏成济的眼睛瞪的更大了,就见没脸没皮的小丫头拖着哥哥一块儿去洗手。  厅里,苏成济和苏小萌面面相觑。  良久……  “哈哈哈哈!”  厅里终是爆发出了苏小萌的大笑声!  苏成济这黑着的脸,一边艰难的咀嚼着味道还挺香甜的苹果,嘎吱嘎吱着……  一边心下反思着,他对这兄妹俩的教育是不是出了些许问题?  厅里,一盘水果都吃的差不多了, 才见白思弦从卧室里出来。  苏小萌抬头对上白思弦的目光,只这么一眼,小萌便知道,妈妈应该是了解了情况。  “苏小萌,你过来。”  “哦。”  小萌赶忙跟着白思弦走到侧厅的一角,脚边有一盆大的室内香樟。  “妈……”  白思弦看着苏小萌看了良久,才道,  “接下来呢?”  “啊?”  “武荣被抓了,我看你也不像是就解了恨。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参与审判。”  “还有呢?”  “殷博文。”  “……”  苏小萌目光无比坚定,小姑奶奶死在殷时青家,这件事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过去。  白思弦吸了口气,而后叹了出去,只是抬手摸了摸小丫头的头发。  什么都没再说,回到了客厅,面对苏成济眨巴着眼睛的好奇面孔,白思弦把水果盘里剩下的水果全都戳着塞到苏成济的嘴里。  “唔唔唔……谋杀亲夫啊……”  “咯咯咯咯!”  双双和煌煌看的直拍手,高兴的不得了。  白思弦最终也没有发表些什么意见,这对苏小萌来说已经足够了。  她想,武荣被捕这件事让母亲多少相信了,她也是有和这些看似手段多端,看似十恶不赦的人斗争的能力和勇气。  即便她没有,白思弦也相信,她的身边有许多帮助着她的人。  ........................  给双双和煌煌洗完澡,把兄妹俩哄睡着了,苏小萌这才拿着平板电脑躺阳台上去了。  北京的夜幕沉沉,厅里的老钟敲了九下。  伦敦时间是下午三点。  殷时修正在用电脑查看股市,手上的手机开着股市app,手指的动作也没停。  Eric进来的时候便见他又在分析走势,不由得叹了口气,  “要是被小萌知道我就这么纵容着你,估计她会想尽一切办法留在伦敦,亲自看守。”  “那你就想办法别让她知道。”  殷时修是头也不抬的就说了解决方式。  Eric瞥了他一眼,“这要是换了以前,你这么说我认同,现在……呵呵。”  “怎么了?”  “你老婆的精明程度可不比你差啊,我感觉再过个几年,她和你相比,只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会的。”  “是嘛?”  Eric一脸不信,他觉得苏小萌真的是可精明可精明,就是到了今天,他也没从那日的阴影里走出来。  明面上应下和容靖的联姻,实则却是为了逼他露出马脚。  “你还在编!Eric,你当我是白痴么?!是谁教你的?”  “是……殷时修么?”  “带我去见他。”  “我知道……他没死。Eric,我知道。”  圆目怒瞪着他,简单的四句话像四根冰柱戳中他的心口,让他错愕到浑身发冷,惊诧到说不出一个字。  那一幕,迄今,他都还历历在目。  这样的苏小萌,Eric总觉得还不是终点,那些所谓的坎坷,那些所谓的艰难,并没有打倒这个女人,而是让她愈发的坚强,愈发的不可抵挡。  殷时修在手机上操作着的手指终是停顿了下来,他抬头看向Eric,  “她不喜欢从商,所以我也不会让她一直留在商场上。”  Eric愣了一下,“我觉得她挺有潜力的啊,也挺有商业头脑的,是个有脑子的领导者。”  “但她不喜欢。”  “……”  殷时修抿了抿唇,目光稍有飘远,  “商场如战场,但也并非只有商场如战场,激烈的竞争,人心的难测,其实哪儿都一样。”  “……”  “小萌倒不是怕竞争,但这一块儿的确不是她所热衷的,你看,同样是竞争的地方,她和英国最顶尖的学生一起参加口译大赛,她站在大赛场上,哪怕紧张,哪怕焦躁,但她很高兴。”  “你再看,她在产品竞争台上,她说的话,发表的言论同样让她光彩熠熠,可是……她眼里没有热爱。”  Eric摸了摸头,听着殷时修这么说,心里却没多大的代入感。  大概,只有把苏小萌爱进了骨子里,才能透过她外在表露出的情绪,直窥她内心的真实情感。  “那你当初还把殷氏留给她?”  Eric笑道。  殷时修忙摆摆手,  “你看你这就不懂了吧?”  Eric的眉头高高的扬着,等着他的下文。  “我就是让整个殷氏集团给苏小萌当玩具玩到废掉,总也不能拱手让给容家吧……”  殷时修的脸看起来依旧瘦削,但已不像之前那般活像个尸体似得,如今起码脸上血色红润。  薄薄的唇轻轻弯起,勾出一抹弧度,一抹,依旧从容于世的弧度。  Eric想想也是。  “当初我也没想过小萌能利用多方资源,把殷氏给撑起来。只想着若是真没了,那就没了。”  “如果我还能活着,便再创一个帝国,若我死了,她也自由了。”  “大概就你一个人这么想。”  Eric指着殷时修,话里带着满满的鄙视哼了一声。  殷时修笑了笑,叹了口气,“是啊,大概……就我一个人这么想,所以想的这么轻松……”  “所以你是打算等你回去后,就不让她继续碰这些东西了?”  “不是我让不让,她会主动不管的。”  “……”  Eric眉头皱着。  “小萌其实也是很懒的。”  “噗……”  Eric还想说什么,那边苏小萌的视频已经接进来了。  她果然躺在阳台的躺椅上。  这几天,若是他们要视频电话,她便是挑这个点,等煌煌和双双都睡了,一个人躺在阳台的躺椅上和他视频。  “在干嘛呢?”  小萌问。  “等你的视频。”  苏小萌环着自己的手臂,头微微歪着,脸上的笑容大大的,  “这么乖?今天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恢复的怎么样?什么时候进行下一个阶段的治疗?”  “恢复的挺好的,下一个阶段要到十月中旬了。”  小萌连忙掐指算了一下日子,“还有一个月多点。”  细细想来,六月到九月,这一整个燥热而烦闷,忙碌又慌张的夏季,竟是过去了。  眼下也只剩这酷暑夏季的余热……  小萌躺在躺椅上,身上穿着的还是长袖衣衫,  初秋夜,微微凉。  “武荣……被抓了。今天上午。在陆萍家。”  苏小萌对殷时修说着,言简意赅。  殷时修倒是面露一丝诧异,  “我还当得再等几天呢。”  “恩,我也这么以为,果然我小舅办事就是效率。”  苏小萌打趣着说道。  其实心忖道,约莫小舅心里也是憋着一团火,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泄火的地方,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松警惕的。  小萌大致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和殷时修说了一通,避开了些敏感的地方。  殷时修是多谨慎而细致的人?  一件事情的发生要有其完整性,那是方方面面的,苏小萌有意避开自己开枪打了武荣的事情。  殷时修总是能察觉到事情的发展有些含糊。  但,也没去拆穿。  听她这么说着, 言语里尽是解气,殷时修也跟着笑。  再精于算计的人,也有太多太多算计不到的地方,武荣,眼下你自己算是尝到了其中滋味吧?  苏小萌说完今天发生的事情后,便又说起了接下来的打算。  殷时修听着,关于苏季芳的案子,本来没那么容易解决,但如果武荣在这案子里扮演了某个角色的话,那么整个事情也就算是有了切入点。  “先不要急,一步一步来,看武荣能吐出多少东西,再决定下一步,会更好。”  殷时修建议道。  小萌点头,“恩,也是。”  她靠在躺椅上,目光落在窗台外的星空,可惜现在的伦敦还是白天,不然……  同看一片星空,也是一种浪漫啊……  病房里,Eric早已经出去了,虽然那两人也仅是在视频而已,但他站在旁边,自己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多余。  叹气……  苏小萌正打算再和殷时修说说双双和煌煌这两天在幼儿园里发生的趣事,当然,这些都是从苏妈妈那儿听到的了。  结果这还没开口,就听到屋里传来孩子的哭声。  殷时修也听到了,他忙切了一下窗口,维尼熊的摄像头可以看到孩子在床上的情况。  “是双儿……哭了,尿床了?”  殷时修仔细盯着屏幕里的景象,狐疑的问着。  苏小萌忙把平板放一边,  “等我一下啊,我去看一下。”  “恩。”  苏小萌起身回屋,见双双在床上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小萌在她身下一摸,果然……  尿床了!  忙把双双抱起来,  “双双不哭,换身衣服就好了,想要尿尿,要喊妈妈,我们去洗手间,这样就不会尿在床上了。”  双双也是知道羞羞的。  这个年纪的孩子,尿床本就挺普遍的。  但双双也知道尿床是很不好的,这会儿双手紧紧绕着苏小萌的脖子,哭的泪眼婆娑,  “呜呜……呜呜呜……臭臭……”  小萌忙哄着把她的衣服脱下来,抱着小丫头进浴室,  “妈妈给你洗干净,就不臭啦!”  双双就紧紧勾着苏小萌,埋在她怀里,估摸着还是困,趴着趴着也就睡着了。  苏小萌真是拿这丫头没辙。  给她洗干净又换了身干净的睡衣,这才把她抱回她的小床上。  而后伸手就把大床的床单给扯了下来,丢到洗手间左右就先把尿湿了的地方给手搓几下。  小萌搓着搓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蓦地,脑中一道精光闪过,苏小萌赶忙从洗手间跑了出来。  看到大床上什么也没有,床边的地上也看了看……  煌太子呢?  苏小萌眉头皱紧,真怕是自己方才把床单猛地一扯,把小家伙给扯得甩地上了。  可眼下,她没有看到煌太子的身影……  余光无意一瞥,竟是看到通向阳台的门微微开着……  苏小萌心下一个“咯噔”,大为不安。  .....................  殷时修靠在床头,下午一直忙着分析容氏集团的股市走势,对于一个重伤中还未痊愈的病人而言,多少还是有些勉强。  可偏偏……  他又舍不得兀自挂断视频。  于是便把视频切到后台,又把股市页面给切了出来。  殷时修不是闲得住的人。  如今武荣被逮捕,如果不出意外,很多东西都会随着武荣的落网而被拉出水面。  殷时修心知自己不可能就这样安然无恙的躲在某些人的视线盲点里,兀自的恢复。  起码,已经摸索到了些许重点的容靖,那容家一家人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他躺在床上,总不能就干干等着小萌的保护,等着容家那一家人把他从他们的盲点里给拽出来……  掌握主动权,才是他的做事风格。  容氏的股市走的一直都不稳,这就和如今的容氏当家人容靖的性格一样,谨慎而大胆,所以波澜不断,却总体往上。  这样的发展趋势有一个弊端,就是经不住打击。  眼下国内是没有同行业的企业有这个能力去和容氏竞争。  有这个胆魄的轩然科技倒是可以期待,但短期内,轩然和容氏在实力根基上还是有较大差距。  没人能给容氏打击。  殷氏纵然能,但苏小萌现在一心只是想稳住殷氏的发展,太过大胆的决策,她不会做。  即便要做,那也是等到他回来,能够主持大局的时候去做。  不过,眼下倒是有一个相当不错的机会……  武荣被捕,不知道能否对容氏产生一定的冲击,如果有,那就是他的机会。  殷时修正这么想着,倒是听到了些许急促的喘息声,声音很细也很弱……再然后便是平板电脑被拿起来的动静声。  小萌回来了。  这是殷时修的第一想法, 赶忙收起手机把视频的页面给切回来。  唇轻轻勾着,“弄好——”  话戛然而止,空气蓦然安静。  ————  妹妹尿床了,床上都给弄得湿湿的,煌太子极不舒服的醒了。  兄妹俩其实也没睡多久。  见妈妈抱着双双去了洗手间,煌太子自个儿爬下了床,坐在床边上,大脑可能还处在睡眠中,被妹妹这么一折腾,其实心下真的是可不爽了。  郁闷的挠了挠头,嘀咕了句,  “还尿床呢……”  他就这么坐着,而后这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就落在了通往阳台那微微开着的门上。  小家伙也知道这几天妈妈常常晚上一个人在阳台上,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但平时好奇心也没那么重,困意又大,就没去管。  今天反正也是醒了,小家伙穿着拖鞋便走了出去。  看着阳台上的躺椅上搭着一条毛毯,煌煌正儿八经的爬了上去,把毯子盖在自己身上。  唔……  小家伙估摸着觉得这样睡还挺舒服。  这圆圆的黑眼珠四下里转着,终于是转到了一旁小台子上的平板。  屏幕上——  煌太子一双睡眼惺忪的眼,蓦地瞪大,里面盛满了太多情绪,几乎是这个年纪的孩子能表达的所有情绪。  惊讶,错愕,狂喜……  “爸爸……”  煌太子大概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日思夜想的父亲,竟是突然出现在了平板电脑的屏幕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