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50二十岁的父亲(6000+)

650二十岁的父亲(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1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29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车子离开看守所,却并不是回家。  苏小萌看着殷时修闭着眼靠在车座上,头微微仰着,双手环着胸。  “还好吗?”  她轻声问。  “没事。”  他淡淡答。  “那就好。”  苏小萌没有揭穿他强忍着的疼痛,从包里拿出干净的帕巾轻轻擦着他额头上渗出的密密的汗水。  殷时修睁开眼睛对上她的视线……  苏小萌轻笑,“北京就是这样,九月份,天气还是热的要死,你看你额头上的汗。像我老家成都多好呀,这个时节气候就非常的温和。”  殷时修握住她的手,牢牢的扣住,  “去成都养伤应该是个不错的决定。”  “嗯哼。”  “等双儿煌儿放寒假。”  苏小萌摇头,  “等你把七个阶段的治疗做完,双儿煌儿接下来会有很多的寒暑假,随便挑一个时间,他们都会愿意和我们一起去的。”  殷时修望着苏小萌的眼底全是温柔。  如果不是身体太疼,这会儿估摸着会不顾时间地点的把她搂在怀里一顿狂吻。  小萌伸手还是耐心的,忍住心下的心疼不舍给他擦汗。  他要回来,要兑现他和煌煌的承诺,回来的那么坚决,一句“他们需要我”让她所有的阻拦都被咽回了肚子里。  支持,支撑。  是她能为他,必须为他,也只能为他做的。  车子开到了二环外的一个别墅区内,别墅区内有一家私人医院,在北京权势圈内非常有名。  以昂贵的价格和精湛的医术以及院长奇葩的处事风格闻名。  院长名叫肖安和,今年五十一岁,年至半百,却还是一头乌黑的头发,据说这人很懂得养生。  也因此许多达官贵人来此治疗倒不是为着什么疑难杂症,多是为了“永葆青春”。  肖安和在医学界相当有名,但是这种名气却是有两极组成,极高明的医术,极贪财的脾性。  要说起这人的人生,那也是异常的精彩而独特。  *十年代,因为贪财,只想着凭借医术赚钱的肖安和而备受诟病,医者仁心这一词语,放在肖安和身上,那便是糟蹋了这个词。  但到了二十一世纪,随着国内社会的兼容性不断扩大,“道德绑架”这个罪名倒是解救了肖安和。  说“解救”其实也就是旁人觉得,肖安和自个儿是无所谓的。  人有能力,有医术,有自己的人生,凭什么就一定要能者多劳,医者仁心?进入所谓一级二级医院和大多数医生一样活着?  人家就是贪财,你说人家医疗费用贵,但人家也不是胡乱收费,不然这私人医院哪里能这么容易挂上正规的牌子?  人家就是有能耐,人家赚的就是达官贵人的钱……  这是人家的生活方式的,你说,那就是你嫉妒,你眼红,你没有这样的能耐和胆魄,你没有这样的勇气走出主流。  然最让人对肖安和感到无语的是,他的父亲可是首都中心医院的老院长。  有一个这样的父亲,任谁都会觉得他会进入首都中心医院成为一名国家级的医学教授,为他父亲的老脸上添光添彩。  偏偏肖安和不仅没有像大众猜想的那样,反而走上了与这条路完全相反的道路,并且越走越远。  殷时修和肖安和不算熟,但肖安虽然没什么医德,但做人还是有原则的。  回来之前,他便和肖安和联系上了,天价酬金面前,肖安和自然是对殷时修的到来十分欢迎。  “三楼的诊疗室,所有的医疗器材,绝对不会比你在伦敦皇家医院的vip待遇差上一丝一毫。殷先生。”  “接下来一个月,这里的一切都为你服务,我已经推掉了所有这个月要来看诊的病人。”  看,多么独特而贴心的服务?  谁敢说那天价“医疗费用”不值?  其实肖安和是个非常有头脑的……唔,商人。  他把医疗技术作为产品,做的是高端定制服务。  即便受人诟病,但这份诟病里面怕是掺杂的多是嫉妒和艳羡。  苏小萌倒是第一次见肖安和,怎么说呢……作为一个五十岁出头,即将迈入老年的男人来说,他的确保养的很好,而这种保养又没有给人一种卖弄的感觉。  看的出,这个男人年轻时也该是一代风华。  浓眉,深隽的眼,面貌和他贪财的名声并不相符,包括他说话时,沉沉的嗓音也和他话里本该表现的谄媚客套的意思不符。  唔……  苏小萌莫名就对这人大感兴趣。  “谢谢肖院长。”  殷时修说道。  肖安和忙道,“殷先生给钱,我干活儿,谈不上什么谢不谢的。”  “我给钱,你干活,也还是需要谢谢。”  “不愧是殷叔叔的儿子。”  肖安和的父亲肖开诚,首都中心医院的老院长,和殷绍辉也算是老相识了。  真要说起来,父辈两人可是再战地结下的情谊。  这家私人医院里就只有肖安和一个医生和三个护士。  这么一幢经过改造的三层别墅已经完全没了居家的模样儿,苏小萌推着殷时修跟着肖安和上了内设的电梯,上了三楼。  贵……  不是没有道理的!  苏小萌这么看了一圈,别看这地方不大,但样样看起来都极其的专业。  上了三楼诊疗室,护士接手了殷时修的轮椅,将他推进了诊疗室,没让小萌跟进去。  小萌愣了一下,肖安和面带笑容的对她道,  “殷太太,您丈夫状态可不好呢……”  “……”  苏小萌抿紧唇,肖安和这么说,她一点儿也不惊讶。  殷时修并不是身上的伤好了才回来的,他是勉强撑着回来的。  “看你这表情,也已经猜到。你们这样……可是再玩火哦。”  苏小萌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只觉得心口“噗通噗通”的乱跳。  “不过,殷总既然找上了我,起码,我不会让他觉得他支付的医疗费不值得。”  “……”  苏小萌定定的看着这个比自己年长一倍多的男人,他笑着,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笑,很有礼貌,很温和,也很平淡。  “殷总找我算是找对了。”  “……”  “我也是个特别喜欢玩火的人,已经死了的人,半残了的人,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轰动。”  肖安和说着,而后对小萌道,  “你可以四下里转转,这里没什么不能见人的,就记得不要随便乱碰就行。可能需要一点时间。”  “好。麻烦肖院长了。”  “你们夫妻这么客气……钱,我可不会少收一分哦。”  “肖院长说笑了,是我们,不会少给您一分。”  肖安和笑笑进了诊疗室,诊疗室看起来是玻璃造的,但是这种磨砂玻璃却是无法让人从外面看到里面。  既然肖安和说苏小萌可以随处转转,小萌也就不客气了。  这别墅内部空间的改造,让人觉得很是新鲜。  尤其是小萌看到这私人医院里还充斥着满满的个人生活痕迹。  这种生活,应该很是自由吧?  肖安和院长可真是会享受,做自己擅长的事业,赚自己喜欢的钱,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任别人怎么说……  这世上多少人有这样的梦想,却难以实现,哪怕只是实现一个边角。  这里有最高端的医疗器械,但小萌不是学医的,这些她倒是看不出什么名堂,这转悠悠的倒是晃到了肖安和的……书房,还是办公室?  不管是书房也好,还是办公室也好,和接待区域是开放式连接的。  小萌走到巨大的书架前,看着这约莫三四米高的书架,几乎铺满了一面墙,上面关于医学方面的专业书籍,当真是多的吓人。  苏小萌随手蔫了一本,放置的位置较低,看起来名字不像是医学方面的书籍。  著书的人……肖开诚。  一打开,结果还是医学方面的书。  苏小萌顿时对这书架失去了兴趣,回身,倒是在肖安和的办公桌上看到了两张照片,用玻璃相框裱着,相片表面干干净净,看得出经常擦拭。  微微伏腰,苏小萌蓦地轻笑,她果然没猜错,肖安和年轻的时候的确是一表人才,看起来应该是他三十来岁时候的样子,这穿着打扮也是挺*十年代的。  身旁被他亲昵搂着,脸颊上带着点娇羞的漂亮女人……应该是他的妻子吧。  看来,这肖安和是个很爱妻子的丈夫。  而旁边的这张照片……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皮肤极白,与白希皮肤形成强烈反差的便是如墨漆黑的眸子,唇薄,但颜色明艳。  俊气的少年……  苏小萌望着这少年望了许久,总觉得……很是面熟。  照片并不是只有少年一人,少年穿着米色的风衣,身上背着个孩子,这地方是机场。  苏小萌的记忆一下子就被拉到去年十月,她和殷时修带着双双和煌煌去伦敦,当时在首都机场,她遇到的那个带着孩子的少年……  那孩子……眉心有花儿似的印迹,她记得,漂亮极了。  若不是那孩子是男孩儿,而不是女孩儿,她一定会疯了般的抢过来……  苏小萌的目光下意识的收紧,落在照片里帽子戴的好好的,看不到面貌的孩子身上。  这张照片……应该是……偷拍?  心脏“咚咚咚”的跳着……  生活仿佛就一定要这样……  苦苦折磨着人,让那些想要被磨灭的伤口总是这样时不时的,在不经意的时候在心口裂开,让她在刹那间痛的愕然。  小宝。  苏小萌抿了抿唇,出了屋子,突然间就觉得这个格调十分独特的改造成私人医院的别墅对她失去了兴趣,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好在别墅的后院,有一个花园,还能供人呼吸呼吸新鲜香甜的空气。  两个小时不到,肖安和下了楼,面上依旧带着笑,只是眼里有些许疲态。  “肖院长。”  “这会儿药物影响还没过去,要再过半个小时左右,大概才能醒过来。”  苏小萌点头应了声。  这样的治疗,接下来一个月,两天就要来一次。  她实在是不敢抱怨什么,不仅不能抱怨,还得感到庆幸,北京还有这样一个地方,能够在短时间内保护住他们*的同时又得到最好的医疗。  “真的谢谢肖院长。”  “其实呢,我说实话,我现在做的也就是从伦敦皇家医院那边接过来工作,前三个阶段的治疗之后,我才能结合我自己的方法给他治疗。”  苏小萌点头应道,这些她都是知道的。  这些都已经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好上太多了。  “肖院长,那明天……他能出门么?”  “……”  肖安和眉头蓦地皱紧,他费解的看着苏小萌,  “你觉得呢?”  “如果肖院长说,他不能出门,不能再像今天一样,我们就不出门。”  苏小萌忙说道,她和殷时修的想法可不一样。  她一点儿也不想拿殷时修的身体做赌注。  肖安和看了眼苏小萌,“两个小时,最多两个小时。”  “……”  “你别这么看我,刚才殷总已经问过我了,我也是这么说的。”  苏小萌无语了,本来她还想着,若是肖安和咬死了殷时修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出门……  肖安和唇角微微勾起,轻笑了一下,  “不知道殷太太参观过这里后,对我这家私人医院有何感想啊?”  小萌忙笑道,  “肖院长真是个人才。”  “哈哈!”  “不过我刚才去了你办公室的书架前看了看,应该没关系吧?”  肖安和摆摆手,“没关系,我说了你可以随便看。能摆出来的东西自然是可以让人随便看的,那些不能给人看的,自然是要收起来,比如病人的个人资料,你说对嘛?”  “时修说肖院长做人很有原则,的确如此。”  虽然贪财,但看诊治疗明码标价,虽然贪财,但也不是谁都能把钱甩到他脸上。  有些捧着万贯金银的人来求他一诊,他冷眼回上一句“不收”,也就打发了。  苏小萌听肖安和这么说,倒是放心了,毕竟有的人说随便看那是客气……  小萌这么转悠其实是太不客气了。  “不过我在肖院长的书桌上看到了两张照片。”  她这么说着的同时也和肖院长一起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小萌还得填写一些资料。  肖安和忙道,  “那是我太太。漂亮吧?”  半百的男人突地像个孩子献宝似的转过头冲苏小萌炫耀道,这苏小萌也被吓了一跳。  而后忙道,  “漂亮,真的漂亮。”  肖安和脸上的笑容再不是那般的平淡,没有情绪,而是满满的幸福。  “您太太从事什么工作呢?也是医疗方面的么?”  “她死了。肝癌。”  肖安和说着,脸上并没有多么明显的情绪变化,可这一句话却让苏小萌原本轻松的表情大变。  一张空的表格递到苏小萌面前,  “殷太太,填一下这个表格,我留个记录。”  “啊?哦,好。”  苏小萌愣了一下,接过表格和笔填写着表格,多余的话再没多问。  可肖安和却没有就此打住,而是蓦地来了一句,  “我父亲不喜欢她,所以她死了。”  “……”  苏小萌的鼻尖抖了一下,殷时修的修字差点儿都写成了花体字。  抬头看向肖安和,他依旧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情绪,简单说的这么一句话竟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小萌自然是无意窥探这其中的渊源,尽管心中的确好奇,可是……这漂亮的女人已经死了。  红颜薄命,就是有再多的故事,她也不想听,哪怕故事再精彩,也笼罩着一层悲伤。  “殷太太应该懂那种失去挚爱之人的心痛吧?”  肖安和问这话倒不是在寻求同理,这话更像是聊天时随口带上的一句。  苏小萌应道,  “恩,知道。”  剔骨削肉的痛。  “那旁边这照片里面的是……”  肖安和脸上又浮现了方才炫耀他美丽妻子时的表情,忙道,  “我儿子。”  “和您年轻时候很像呢。”  “他长得更像我太太。”  “恩,都像。”  苏小萌应着,继续填着表格,莫名的,话题好像不由自主的就被自己引向了那个她其实本不打算多问的地方。  别人扯你的伤口,你是无奈。  自己去扯,那就是自虐了。  “你的儿子怀里抱着的是……”  “他儿子。”  “哇,您儿子看起来岁数不大,竟然都有孩子了。”  “年轻人嘛,做的事情是我们这些人看不懂的。”  肖安和说着,苏小萌想,这肖院长真的是和一般人不同。  “别的家长如果见自己孩子这么小就当了父亲,肯定会觉得很愁。”  “愁什么呢?我没看出他有了孩子之后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那孩子母亲是……”  “我也不知道呢。”  肖安和又笑。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