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52容乔,你在我身上找优越感(8000+)

652容乔,你在我身上找优越感(8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599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29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苏小萌走到容靖跟前,递出手里的请柬,莞尔一笑,  “容少爷,日渐憔悴啊。”  容靖笑着接过苏小萌的挖苦,道,“有苏总这么殚精竭虑的想要抓住容氏的马脚,我这日夜担忧的,怎么能不憔悴?”  “看你都能借玩笑回应,看来你们容家应该是有不错的应对方法了……”  苏小萌说着,这双精灵似的大眼睛轻巧的扫过容靖和站在他身边的容乔,  “今天容老先生六十三岁的寿辰……不会是给我苏小萌设下的鸿门宴吧?”  容乔神情僵了一下,没等容靖回应,急忙开口道,  “苏小萌,你也太会往你自己脸上贴金了吧!”  “我爸的寿礼,到场的都是商场和官场上鼎鼎有名的人物,让这么多人帮着设下一场针对你的鸿门宴,你有这么重要?呵!”  “说起来,容大小姐,我们还真是好久没见了……”  小萌往前微微迈了一步,略施粉黛的清秀面庞上,依旧是莞尔的笑意,目光上下扫了遍容乔的穿着打扮,  “容大小姐这一把年纪了……还真是喜欢粉色啊……”  “苏小萌,你说什么!”  容乔就是被容家父子捧在手心的明珠,生怕摔了,容司也好,容靖也好,对这个骄纵的容家大小姐多是宠溺。  “两年了吧?容大小姐的脾气还真是一点儿没变。”  天真又有些幼稚的十九岁苏小萌,如今已经成长为了最年轻的帝国集团女总裁。  而骄纵任性,那个惦记上了的就一心想要得到的容乔,还是原来的那个容乔。  两个女人都漂亮,此刻站在一起,旁人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容靖却是看的分明,虽是宠爱妹妹,却也不得不承认……  容乔已然在各个方面都差了苏小萌一截。  苏小萌面带笑意的不过轻轻说了两句话,已然像是点燃了容乔的炸药包似得,让她炸了。  容靖见容乔眼睛一瞪,还想说点什么质疑反驳,他忙伸手拉住容乔,将她拉到自己身后,  “苏总也了解家妹的性子,就不要多和她一般见识。”  “怎么会?只是容大小姐脾气这么暴躁,这要是来一个客人,随便说上两句,她就这么狰狞着一张脸,渍渍……容老先生过个寿,心可真大啊。”  “两年没接触,我看苏小萌你是别的本事没有,说话冷嘲暗讽,句句带刺的本领倒是涨了不少。”  容乔深吸口气,压下自己蹿起来的怒火,还是忍不住说了句,这眉眼一挑,  “果然,你这年纪不大便没了丈夫,没了殷时修的庇佑,你也就只能靠着满身的刺保护自个儿了。”  “都说寡妇的性情尖酸而刻薄,今日再见苏小萌你,我算是信了。”  苏小萌听完这话,脸上竟是没有丝毫蕴怒的情绪,反而是略带嘲讽的看了眼容靖,什么都没有说,径自进了礼堂大厅。  容乔这就看不明白了!  她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她都不生气?!  “哥!这还是苏小萌么!她刚才那是什么表情啊?!”  容靖沉着一张脸看向容乔,  “我告诉你,她那是什么表情。”  “什么表情啊!”  “别丢人现眼了的表情。”  “……”  “小乔,你就算把香奈儿今年秋装限量款给穿上,她也没有把你当对手,哥说句不好听的,你和苏小萌的脑子里,装的东西不一样。”  “……”  容乔震惊的看向容靖,拳头攥紧,  “哥,你……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她了……”  “不管我喜不喜欢她,她一直都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  十九岁时,她有十九岁女生的魅力,二十三岁时,她有二十三岁女人的魅力。  容靖淡淡说着,他方才对容乔说的话并不是要帮苏小萌,只是单纯的实话实话。  他是容乔的亲哥哥,兄妹俩之间说话,他自然也不愿意再去转什么弯子。  容乔看着婀娜着身姿走进礼堂的苏小萌,眼里都快喷出火了!  站在门口招呼客人?  容乔压根不是这么懂事的人,  “哥,你自己忙吧,我去看看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小乔。”  “干嘛?”  容靖耸了下肩,  “今天是爸的寿礼,你注意分寸,如果要是在今天这场合上惹了祸,或者是丢了人,丢的可不只是你自己的人。”  容靖的语气算轻巧,但分量却不小。  “知道了。”  容乔应了声。  ....................言情首发,请支持正版阅读......................  参加容司生日宴会的宾客络绎不绝的抵达。  容司倒是也给殷家二老递了请柬,然而二老并没有买容司的账过来参加。  殷家和容家连过去表面上维持的那份交好都荡然无存了。  苏小萌也不是以殷家的身份过来,而是以殷氏集团总裁的身份过来。  她知道容司举办寿礼的目的,眼下容氏面临着重重危机。  容司向来以自己广大的人脉而自信,想来这次举办生日宴会也是为了能借助这层层人脉给容氏找到一个转机,野心更大一点的话,也许还想  找一个漂亮的反击机会。  这反击的是谁?  苏小萌不至于傻到不清楚。  只是她心想,武荣已经录了口供,以小舅的效率,口供生效后,下令对容氏集团进行审查,也就是接下来几天的事情。  既然容司心大到给她递了邀请函,她自然没有不到场的道理。  说起来……  小萌也挺心虚的,容司举办生日宴会的事情,殷时修是知道的,可是容司给小萌递了邀请函的事情,他却不知道。  她今天过来也没有和殷时修说。  看了下时间,这个点,肖安和院长应该在给他做药物诊疗,也不知道结束了没。  “话说苏小萌,这别人出席这种场合都是成双成对的,你这么形单影只的,看着挺落寞。”  苏小萌心里悬着丈夫的情况,进了宴会大厅,也只是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正想打个电话问一下,耳边却又响起了容乔的声音。  这个穿着名贵衣服的大小姐落坐在苏小萌面前。  小萌握着手机的手顿了顿,目光微微抬了一下,淡淡的落在容乔身上。  容乔尖细的下巴微微抬着,伸手冲着不远处找了一下,那媚眼生波的模样儿……  苏小萌循着她招手的方向看过去,果然……  一个穿着名贵,西装笔挺,看着颇帅气的年轻男人正和几个商人围在一起侃侃而谈,青年才俊。  这名青年才俊在收到了容大小姐的“召唤”后,微微抬手回应,而后面容谦和的向那几个商人说了句什么,便迈着绅士般优雅的步伐向他们走了过来。  “乔乔。”  “丁嘉致,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这就是鼎鼎有名的殷氏集团女总裁苏小萌。”  容乔伸手便拉过面前样貌端正,气度非凡的男人,让他坐在自己身边。  凭着两人相依偎着的距离,不难看出两人正在交往。  这名叫丁嘉致的男人有一双深隽的目光,就凭着这一双眼,应该就能迷倒不少女人吧……  听了容乔的介绍后,丁嘉致忙向苏小萌伸出手,  “苏总,您好,久闻大名,没想到百闻不如一见,苏总看起来竟比在电视上,杂志报刊上更加年轻漂亮。”  丁嘉致话里的欣赏和崇敬,听得容乔心下一阵烦躁,握着丁嘉致的手,当即就是一紧。  这紧紧一握,倒是让丁嘉致有些懵。  苏小萌忙笑道,  “当着女朋友的面夸别的女人年轻漂亮,丁嘉致先生也可爱的太过分了哦。”  这一笑,以及那言语里分寸得当的玩笑话,竟是让丁嘉致耳根一红,这一红便红了小半张脸。  容乔这下心里头便是更为气恼了!  不过她立刻就把愤怒化为攻击力量,  “嘉致向来老实,实话实说,苏总的确年轻漂亮。我就是爱他这一点。”  说着,容乔往丁嘉致的身上靠的更紧了些,仰起头冲着丁嘉致笑。  丁嘉致忙摸了摸鼻子,脸又是更红了。  苏小萌猜想着,这男人应该是比较老实认真的那一类,也挺喜欢容乔的。  她无法对男人的眼光做任何评价, 青菜萝卜,各有所爱。  只是……  “诶呀!”  容乔这边还冲丁嘉致笑靥如花的笑着,下一秒,这表情蓦地又僵住,好像是她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似得,忙掩嘴道,  “我们这样秀恩爱,苏总看了一定会难受的吧?毕竟……”  这后面的话,容乔便没再说了,这一脸的愧疚感,苏小萌看着,是真觉得精彩。  若是现在的年轻演员有容乔这个演技,国产偶像剧也不至于让人看不下去。  苏小萌心下这么想着。  丁嘉致倒是真没想到苏小萌丧夫这一茬儿,被容乔这一惊一乍的模样弄得有些懵,感觉……很奇怪。  容乔见丁嘉致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又露出一脸“嘉致你真迟钝”的表情,忙小声道,  “嘉致,苏总的丈夫已经过世了呢……”  “……哦。”  “而且,苏总以前和她丈夫很是恩爱呢,恩爱的我都快羡慕死了,还好现在我有你了……”  容乔解释着,脸上满是可怜同情,最后一句多了些庆幸。  丁嘉致了解了,只是经容乔这么提醒,丁嘉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并不是对苏小萌有什么愧疚感,只是觉得这件事,怎么说都是一件让人觉得可惜的事情,加之殷时修过世也就是三个多月前的事情……  若是殷太太和她的丈夫很是恩爱,那么像容乔这样乍然提起来,岂不是在揭人的伤疤?  是他的错觉么……  小乔的这番话,并不是在为苏总着想,倒更想是一种……攻击?  丁嘉致眼里的迷惑,容乔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倒是苏小萌看出来了。  心下忖道,这容乔啊,凭着身材和外貌,以及甜甜的性格,其实还是很能得男人心的。  若是她能把羡慕嫉妒怨恨他人,过于在乎他人的眼光的心思放在真心诚意的爱自己的伴侣身上,她应该也会有一段好的因缘。  这世上脾气不好的人太多,可惜容乔不仅脾气不好,性格不好,就连心性都是极差的。  端着酒水饮料从旁经过的侍者被苏小萌叫停,  “麻烦给我一杯柠檬水,谢谢。”  “好的。”  小萌接过侍者递过来的柠檬水,喝了一口,解渴。  容乔见自己说的话,竟是没有得到苏小萌的半点回应,顿时心下就有烦恼起来了。  想起方才哥哥说的话……  “别丢人现眼了。”  苏小萌真的是在鄙视她?真的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就连她这样戳着她的伤口,她都不觉得疼?!  “嘉致,等我们结婚的时候,我们也请苏总到场吧?我们那么幸福,如果把我们的幸福分一点给苏总,苏总应该也会觉得幸福的吧?”  这话……  简直就像是十三四岁女生偷偷看的校园言情小说里面,矫情到让人鸡皮疙瘩落一地的语句。  丁嘉致面上的表情更僵硬了,他忙握了握容乔的手,  “苏总的丈夫如此年轻就逝世,真的很可惜。您的丈夫真的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商人,我还在学校的时候,就很崇拜他。”  丁嘉致言语真挚,刻意的将话题的感*彩从不合时宜到让人作呕的悲悯转走。  “我觉得殷时修先生的妻子也绝非凡人,你们夫妻恩爱,又岂是生死能够隔开的,小乔不会说话,但她是没有恶意的。”  容乔的脸色有些变了。  她在想办法让苏小萌心里不舒服,可是丁嘉致……  “我今年二十八,和苏总比年纪,我要年长些,但我想阅历,我却是比不上苏总的。嘉致觉得,一个人的内心是满的,是有爱的,哪怕这份爱是对一个已经离开了人世的人,这个人也是幸福的。”  “她不需要别人来把幸福分给她。爱人本身就是一种幸福,苏总, 这是嘉致愚见,还请您不要见笑。”  这容乔是真找到了个不错的男人……  话语真挚,有见地,态度诚恳而谦逊,这不是说装就能装出来的。  这样的男人,容乔配不上,起码,今时今日,坐在这里的容乔,配不上。  “方才乔乔说的话,其实真的没有恶意,她说话直,我也一直挺忧心她这一点,就怕她会因为说话不好听而得罪人。”  容乔僵坐在原地,她没有想到丁嘉致会这么说……  之所以看上这个男人,便是看到他的诚恳,聪明,正直,只是没想到他此时的正直诚恳,让她胸口堵得厉害!  苏小萌修长的双腿叠着,黑色礼服让她的身材显得更为曼妙而you惑。  她双手捧着柠檬水……  澄澈的目光与丁嘉致相对,  “丁先生,你知道这世上最让人讨厌的那类人中,哪一类最让人烦?”  丁嘉致愣了一下,忙笑道,  “这个,我还真没有想过。”  “就是那一类……总是拿“说话直”,“不会说话”,“直肠子”,“自诩情商低”来做借口,肆意伤害别人的人。”  苏小萌悠悠说着,话尾像的剑锋,随着目光直指容乔。  丁嘉致咽了下口水,他虽是个老实人,却不是个笨人。  “不巧,你身边的容乔,容大小姐就是这一类人。”  苏小萌微微笑着,手轻轻一伸,意味深长的说道。  容乔脸色“唰”一下就白了!  “苏小萌,你什么意思?!”  “容乔。”  丁嘉致忙拉住容乔,就怕她脾气上来,会和苏小萌起冲突。  “你干嘛?你干嘛拉住我!丁嘉致,你是谁女朋友?!啊?!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话!我哪里说得不对了!”  容乔这火顿时就冲着丁嘉致去了,发的丁嘉致也是一脸懵!  还好宴会厅够大,所至宾客好不算多,只是陆陆续续的到。  加上宴会厅一角有专业的钢琴师和小提琴手在演奏乐曲,他们又靠近这个角落,所以容乔这蓦然暴躁起来的声音没有招来旁人的视线。  苏小萌好整以暇的看着大发雷霆的容乔。  容乔冲丁嘉致猛发一顿火,对着丁嘉致说不出话的表情,心下蓦地就是一阵后悔。  咽了下口水,她心知自己的情绪过于激动了……  “我……我就是见不得你帮别人……”  容乔忙小声说了句。  丁嘉致也是了解容乔脾性的,自然是没打算和她多计较,上前抱了抱她,  “没关系。”  容乔躲在丁嘉致怀里,可余光却还是看到了苏小萌轻轻笑着的脸,顿时心中一阵恶寒……  她是故意的!  这女人……她自己没了丈夫,所以想拆散她和丁嘉致!  她笑的……好坏,好恶毒!  这便是容乔的视角,拳头微微攥紧,从丁嘉致怀里钻出来,不行……  若是再发脾气,一冲动肯定会被苏小萌给抓住把柄。  “苏总,对不起,我情绪是有点激动了……只是刚才您那样说,也确实是让人心里很不舒服嘛……”  哦哟,容乔也不算完全的笨蛋嘛,知道自己这暴躁的脾气会惹来丁嘉致的讨厌,立马就改变了姿态。  “我也不是故意要戳苏总你伤口的,我和苏总也认识的早,之前还一直传你和我哥会结为连理,我还挺高兴的呢……”  “……”  “只是没想到最后你却是把我哥狠狠的戏弄了一番,我心里难免就有点赌气……”  容乔这么说着,身体便是更加往丁嘉致的怀里钻,那小鸟依人的模样儿仿佛都是一种示威……  那姿态分明就在说,我有心爱的人可以依靠,你心爱的男人却已经入了黄土。  “所以……嘉致,你懂我,对嘛?我真的没有恶意……”  丁嘉致轻轻拍了拍容乔的背,却并没有应声,他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今天容乔说的每一句话,都挺让人不舒服的。  苏小萌纵然是再不把容乔当一回事,也不能任这个女人这么放肆。  “容大小姐有没有恶意,我真的难以做出评断,但我想……”  苏小萌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容乔,微微伏腰,  “容大小姐恐怕是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能比得上我的地方,便只能借着我丈夫早逝这点来找优越感了。”  “……”  容乔做不到, 她真的做不到!  忍着苏小萌,她是真的做不到!  揪紧了丁嘉致的衣服,她正着头,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苏小萌,  “苏小萌,我看你真的是蹬鼻子上脸!殷时修已经死了,你当你自己很了不起么?!这么大一个殷氏,你真当是你自己一肩扛起来的?!”  “……”  “你不过是农村里出来的乡下丫头而已!殷时修要不是因为你,他也不会这么早就死了!”  “容乔!”  丁嘉致听容乔这么一说,手臂拉着她的力道便立即加大了!  将她的手狠狠一扯!  容乔吃痛,痛到眼眶里都泛着红血丝和泪光,  “丁嘉致,你是我男人!你该帮我!”  苏小萌神情冷漠的看着容乔……  丁嘉致忙对苏小萌道,“苏总,真的对不起,我替乔乔向你道歉,真的。”  他哪里能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一个地步,又怎会想到容乔对苏小萌的怨气这么重……几乎是字字句句都要往人家伤口里戳。  “丁先生,你不用替她道歉,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她这么痛恨我……”  苏小萌唇角微微勾着,容乔的瞳孔慢慢收缩,她这么充满笑意的看着自己……容乔仿佛意识到了她想说什么。  “容大小姐的初恋便是我的丈夫殷时修,可惜只是她的单恋。”  “苏小……”  “容大小姐之后的未婚夫,又是我的青梅竹马,和她在一起,也只是用容大小姐来报复我……”  “苏小萌!你住嘴!你这个践人!你——”  容乔上前张开双手就要去掐苏小萌的脖子,就在这时,苏小萌却被一股力道拉到一边,稳稳的扶着。  “没想到这么久,容乔你还是老样子。”  话说的淡淡的,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任懿轩。  容乔在看到任懿轩的刹那,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炸了!  丁嘉致只觉得自己搂着的容乔,整个身体都僵硬住了。  “今天是你父亲的寿宴,你这样不分场合的找架吵,这样接待你父亲的客人,应该不是大家闺秀有的风范吧?”  任懿轩的手搭在苏小萌肩膀上。  容乔的目光看着那只大手,只觉得眼睛烫,烫的厉害,蓦地从眼眶里滚出来的泪水,都像是烧沸了似得,滚在脸上,便灼着这张脸皮。  “任……懿轩……”  容乔嘴唇轻轻动着,这三个字……吐得有多艰难?  “好久不见了,容乔。”  任懿轩眼里全是冷漠还有一层淡淡的恼意。  他,他在恼自己……  就,就因为刚才她骂了苏小萌几句?  可是,刚才苏小萌说她的话那么难听……他,他听到了么?  “任总……”  丁嘉致看到任懿轩,神情里有些许茫然。  任懿轩和他的年纪差不多,可以算是同期创业的后辈,不过单拿他们两个出来比较的话,任懿轩的资历又要比他老上一些。  “丁嘉致。”  “任总您还记得我。”  “当然,上一次,轩然没有和丁先生合作,我一直觉得很可惜,以后有机会,丁先生可不要拒绝轩然。”  “哪里哪里。”  丁嘉致忙道,目光看看任懿轩,看看苏小萌,又看看身边的容乔,此时真的是有点茫然了。  苏小萌知道任懿轩要来的,他也接到了邀请函,只是没有想到……  来的这么……  苏小萌抿紧了唇,有些懊悔自己一气之下说了那样的话,哪怕是用来怼容乔……  任懿轩看出丁嘉致的迷惑,唇角微微勾起,  “我是小萌的哥哥,和容大小姐……有过一段短暂的……姻缘。”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