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58 先抑后扬

658 先抑后扬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0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3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时修说着,而后问苏小萌,  “脚怎么样?还能走么?如果不能走的话,还麻烦懿轩你帮扶一下小萌……”  “恩,我扶着。”  任懿轩应了声。  就殷时修和任懿轩相见的这个场面和态度,容靖看都看不懂。  要说任懿轩对苏小萌真没有男女之情,容靖是死都不信,情敌相见本该分外眼红,这会儿看来,殷时修倒是比他想象中要大度的多了。  “呵,时修哥,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不在的这些时间里,任懿轩和苏小萌走的可是很近的,他们俩以前不是还——”  “容靖!”  苏小萌抬眼就是一个狠瞪,她知道容靖想要说什么!  容靖轻笑,  “怎么了,小萌,这么慌张?我也就是好心提醒一个时修哥,别被戴了绿帽子还不知道。”  “容总,您这话说的有点落井下石了。”  站出来与容靖呛声的竟是一旁的丁嘉致,正气的五官,温和的面孔,性子敦厚,说话有度,但却不绕弯,这在商界场上的你来我往中,可谓是一股清流。  丁嘉致……  容靖蹙着眉,这里哪里轮得到这家伙出来说话?  丁嘉致目光与容靖相对,容靖的腹诽之词已然透过这双蛇眸泄露出来,丁嘉致看的清楚。  然,这并没有让丁嘉致把原本想说的话给咽回去。  “我丁嘉致虽然只是一个初入商场没多久的年轻创业者,做生意,自然是比不得在场诸多前辈们。但论做人,论处事,我想,这应该和年纪和阅历无关。而是和一个人的教养有关,和一个人的家庭有关。”  “丁嘉致,你什么意思?”  “容总,如殷先生说的,事情的真相只有一个,三个多月前天津港事件的惨烈,我想大家不会轻易忘记,关注时事的群众也不会忘记。”  “如今,当事人殷先生还活着,警方一定会对天津港事件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和取证。”  “到时,究竟是殷总的推测有理有据,还是容总的揣摩更加符合事实真相,一定会有一个结果。”  “容总,就事论事没有问题,但您方才说的那些话……实在有点不合您容氏集团总裁的身份,看着……竟更像是个被逼急了而乱吠的……”  “丁嘉致!你再说一遍!”  “嘉致……”  容乔也没有想到这个向来温润如玉的朴实男人,竟会在这样矛盾激烈的场合下,给兄长难堪……  他是疯了么?  丁嘉致并不是疯了,只是个喜欢就事论事,心中有正气的热血青年。  若不是在一旁待了半个多小时,听着容靖和殷时修言辞相悖,看着容靖不仅出言不逊,还出手有意伤害殷时修……他不至于忍不住。  这才毅然站出来。  丁嘉致对殷时修生活中的为人并不清楚,但在从商问题上,丁嘉致是非常敬重并且崇拜殷时修的。  这个三十五岁男人,就是他们这一代年轻创业者的先导者,殷时修极少应邀去大学里做演讲,但凡是他做的演讲,让人听了以后都受益匪浅。  丁嘉致正是其中的受益者。  殷时修的创业理念,对中国创造领域的执着和坚持,让人看到了他们这一代能发挥出来的力量。  心中有梦想,有追求,有热血的敦厚年轻人,如何能不敬重殷时修?  殷氏和容氏水火不相容,似乎非要争个你死我活,所谓的绑架威胁,非法勾当,听得人心惶惶。  丁嘉致知道,任何一个圈子都是鱼龙混杂, 有着这样那样所谓的灰色地带,可丁嘉致不耻这些。  眼下听殷时修说了那么多,他的身后站着的便是首都公安局局长……  容靖的那一番看似也有道理和根据可循的言论,在公安局局长面前,就显得很是儿戏了……  偏偏,向来聪明睿智的容靖,这会儿却像是脑子秀逗了一样。  强词夺理,死命挣扎……狡辩。  丁嘉致的脑子里也就只能想到这几个词了……  他如此,在场有眼睛,有脑子的人,又何尝感觉不到?  “好了好了,丁先生,您就少说两句吧,现在已经够乱的了。”  马奇骏忙说了句。  这马奇骏可以说是在场宾客中最为头疼的一个了,容靖那番话说的牛头不对马嘴。  而殷时修说的话,仿佛都有公安局局长在背后撑着一样。  任谁都可以轻易分辨的出,谁说的话更有分量。  偏偏马奇骏之前因为殷氏易了主,就连忙见风使舵的上了容氏的船。  现在好了,看殷时修这回来的气势,容氏接下来会是个什么样儿,还真没人敢说。  他马奇骏算是已经把殷氏得罪了个彻底……  虽是容靖有意在挑拨他和苏小萌的关系,可他和苏小萌生死劫都经历过两回了, 又怎会被容靖给挑拨成功。  只是……  若说殷时修心下一点醋意都没有,那真的是不可能。  可……他能怎么办?  这两条腿没有力,他连站起来都困难,想要扶她一下是那么的力不从心。  任懿轩及时扶住小萌的瞬间,他的心口就像被一块石头沉沉压着,极度的压抑。  比起心下那点儿嫉妒,有一个人能扶稳小萌,不让她受伤才更为重要,仅此而已。  容靖的话……  自然说的过了,殷时修心下的不舒服也不是因为容靖的话。  戴不戴绿帽子什么……  这样的疑问就不是嫉妒的问题,而是信任问题了。  “懿轩,小萌,我们走吧。”  殷时修没有再去回应容靖,只是对他们二人道。  白思东扬了下眉,推着轮椅转身。  他们身后,是一片寂静,明明那么多宾客,却愣是没人敢出声,此时竟是都望着这四人的背影。  多数人心里头大抵还觉得殷时修的出现就跟做梦一样。  他这一走,会不会梦就醒了……  “啊!对了……”  殷时修蓦地又出了声,背对着他们渐行渐远的几个身影又蓦地停住。  顿时,在场的宾客们大多又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殷时修倒是没转身,只是径自开口,  “容少爷,我忘了问你,那份我在施盛德逼迫下签名的殷氏集团股权转让书……你是让谁去销毁的?”  “……”  容靖前一秒还兀自沉浸在自得的胜利中。  后一秒, 殷时修等人蓦然停住的步伐让他下意识的警惕起来。  再然后……  殷时修这一问,宴会厅的空气仿佛一下子被人抽光了似得,稀薄的让容靖感到难以呼吸……  那份股权转让书……他是让谁销毁的……  邓,邓炜……  殷时修问这个问题,目的压根不是要容靖回答。  问完,唇角勾出那抹运筹帷幄,胸有成出的从容浅笑。  白思东蓦地笑了出声,不用回身也能想象的出身后的容靖会是什么表情。  没有证据?  谁说的?  只是他们的证据没有随身携带着而已。  容靖再抬眼时,眼白处布着的红血丝真的是密密麻麻到瘆人。  是邓炜!  他竟忘了,当时那份股权转让书是让邓炜去销毁!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怎么可以假借别人的手去销毁?!  容司并不知道容靖把股权转让书交给邓炜去销毁,只是见儿子身形僵硬,心中大感不妙……  “阿靖,你,你……”  容司吞吞吐吐的,还不好直接开口问,你是让谁销毁了那份股权转让书,那就真的是应了殷时修的计,在场的人若是知道他们有意去销毁转让书,那他们想掩盖的,便昭然若揭。  他们父子再想凭着这一张嘴挣扎辩解什么,就太困难了。  容靖的拳头攥紧,脑子飞速运转着,越想,心却是越往下沉,最后,在看到另外一批人和殷时修白思东擦肩进来时,彻底沉入大海。  进来的正是穿着一身警服,肩上戴着勋章的执法人员。  他们见到白思东时,一点诧异也没有,反而是点头喊了声“局长”,而后连一句解释都没有便径直走了进来。  而白思东推着殷时修的轮椅,一行人就这么离开了宴会大厅,厅门关上。  “那位是容靖先生?”  容靖抬眼。  “我是公安局刑事调查科一科科长汪豪,容靖先生涉嫌参与绑架威胁,这是逮捕调查令,麻烦容靖先生能配合我们回局里调查。”  “……”  ————  白思东推着殷时修出了宴会厅后,不禁笑道,  “你这人啊,实在太腹黑。”  “这从商做人都一个道理,先抑后扬嘛。”  殷时修喃喃说着,苏小萌的脚虽是崴了一下,但并不算严重,走路还挺稳当。  云里雾里的苏小萌不解的问,  “什么情况啊? 刚才进去的好像在公安局里见过,小舅,是不是啊?”  “武耀已经把证据提交到了公安局,汪豪来就是带容靖回去调查的。”  “小舅……”  “恩?”  “你做事真的是风厉雷行啊!看我膜拜星星眼!”  “别搞怪了!”  白思东敲了她的脑袋瓜一下,  “你这做事是越来越不喜欢和人商量了,这要是时修和我没打算来,方才那场面,你要怎么应对?”  苏小萌两道柳眉挑的高高的,  “我自然有我应对的方法呀!”  “呵呵!你说说看,什么应对方法?”  白思东冷笑一声。  “反正我就是有就对了。”  苏小萌咬死了这点,这一时间稚气的像个孩子。  “任先生是和我们一块儿走还是?”  “去我家吃饭吧,我妈应该做了不少好吃的,你想不想念我妈做的菜?”  苏小萌眉开眼笑,很有“*”的意思。  任懿轩虽是察觉到了殷时修可能没死的事情,却对其中的缘由经过一概不知,心下是真的挺好奇。  “殷总……介意么?”  “一起吧。”  殷时修也是有风度的人,心里头的那点醋意,压得死死的。  于是乎,一行四人便一道进了电梯。  只是并排的几个直梯,与此同时又有一座直梯停在了这楼,殷时修他们进了电梯,而旁边的直梯里走出来一行人。  “时青,博文,你们倒是快点儿,这都迟到多长时间了?”  施海燕焦急的踩着小碎步,车子殷时青的手臂,喊着殷博文……  “妈,您别这么着急,容家老爷子知道爸刚下飞机,不会生气的。”  “人家不生气那是有气度,现在是非常时期,你给我快点!”  “诶呀,毛毛躁躁的像个什么样子……”  殷时青扯开施海燕的手,理了理身上的西装。  施海燕抿了抿唇,没敢再说些什么,恭恭敬敬的像个小媳妇儿似得跟在丈夫身边。  殷博文这双手插在西装裤袋里,穿的也是人模人样,头微微扬着,依旧是那副官二代的吊儿郎当样儿……  他跟在父母的后头,晃着两条长腿,正悠悠走过殷时修他们进入的直梯,此时电梯门还没关上。  一行四人正对着电梯门,看着殷时青这一家三口从自己面前过。  殷博文的脚步蓦地顿住,只觉得余光里出现的人实在太过扎眼,下意识的就这么转过身来看向这缓缓合上电梯门的电梯。  那懒散的目光蓦地一紧,瞳孔急遽收缩……  一双眼对上四双眼,此时倒是对上个正着。  殷时修眉头微微一扬,倒是颇有长辈姿态,冲殷博文轻轻一下。  电梯门合上。  殷博文整个人都僵硬在原地,像石化了的雕像。  施海燕跟着丈夫往前走着,可是听不到儿子跟着的脚步声,不由蹙眉回头,见殷博文站着不动,一脸惊恐,面色惨白……  “博文?你干嘛呢!”  施海燕这么一喊,殷时青便也回头,见殷博文这一副“活见了鬼”似的表情,也不由得蹙起眉头,沉声问,  “怎么了?”  殷博文瞪大了眼,手指哆哆嗦嗦的指向一旁的电梯,狂咽了口口水,竟是出不了声。  “到底怎么了!”  “爸……我,我看到……小叔了……”  殷博文这话里头每一个单字音节都带着殷博文心里头的惊惧,音节颤抖的厉害。  “哪个小叔?”  殷时青没当回事儿,根本就没想到是殷时修。  “殷,殷时修!”  殷博文大喊出声,只觉得这额头上,后背都已经渗了厚厚一层汗水,衬衣都已经湿透了。  殷时青顿时瞥了殷博文一眼,  “别装神弄鬼的,赶紧进去了。”  他压根不信,施海燕也觉得是儿子看错了,这光天化日的还能见着鬼不成?  那殷时修已经葬身大海,尸骨不存。  “爸,是真的!真的是真的,就,就从这个电梯下去的!里面还有苏,苏小萌,白,白思东和,和……”  殷博文受惊吓不轻,一时间也蹦不出来任懿轩的名字,结结巴巴的半天,殷时青依旧没当回事。  “管好你的傻儿子,大白天说什么疯话。”  殷时青近段时间是越看殷博文越不爽,总觉得冲这个智商就不是自己亲生的。  施海燕被莫名的迁怒也是万分糟心,回身走到殷博文跟前,拽着他往宴会大厅走,  “别犯嘀咕了,里头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可别再给你爸丢人。”  “妈,是真的,是真的……”  施海燕听得烦了,索性不理,殷博文不知道该怎么让他们相信……  宴会大厅的门被推开。  殷时青前一秒还板着的脸,此时已经换上了极具官方特色的面孔。  只是这表情才刚换上不到几秒钟,宴会厅内的场面却是让他的面部表情着实僵硬住了。  “汪警,您带我回去调查吧,我儿什么都不知道啊!”  “爸……爸……”  容乔见老父亲主动将双手递到刑警科长跟前,顿时便哭出了声……  大小姐此刻心下是真的慌了。  容靖心下也是万分无措,这要是跟着汪豪进了公安局接受调查,会不会也像武荣一样,进去了就没有办法出来,就连外界想与之取得联系都困难?  那殷时修和白思东联手,根本不会放过他。  这一次……  是不是彻底完了?  他们到底掌握了多少证据,准备告他什么罪名?  容靖一边咽着口水,心下一边琢磨着……  “容老先生,您这是在妨碍警方办公。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把你们父子俩一起带走了。”  “为何要逮捕我儿呀!我说了和阿靖没有关系!”  “容老先生……”  “这,是怎么回事?”  殷时青走上前来,问了句。  容司一见到殷时青便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忙道,  “殷政委,您可一定要帮帮我啊,殷时修和白思东联手想要陷害我儿阿靖,汪警官要带走阿靖,麻烦您帮帮忙……让汪警官——”  “等,等一下。”  殷时青眼皮子跳了一下,眯起眼,  “你刚才说谁?”  “殷,殷时修啊!”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