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60 等

660 等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7762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3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我就说今天容司的生日宴会少了点什么,刚才看到殷时青父子,才发现殷时青没来参加容司的生日宴会实在有点怪。”  苏小萌嘀咕着,而后蓦地笑道,  “刚才看殷博文那表情,诶哟我去,真是爽到爆!哈哈!”  苏小萌笑的肆无忌惮,白思东也跟着轻笑。  一行人乘着电梯,直接下到了地下停车场。  车子停的近,任懿轩道,  “我开自己的车吧,一会儿在你们家碰头。”  “好,那你开慢点儿啊。”  苏小萌叮嘱道,任懿轩应了声。  白思东扶着殷时修上了车,车里头已经坐了个人……  肖安和冷着眼看着殷时修,苏小萌跟着钻进来,也是愣了一下,  “肖院长……你也跟过来了?”  肖安和叹了口气,  “不跟着能怎么办?收了钱,不得干事儿么?”  他这一边说着,一边就从随身带的医疗箱里把药水和针管拿出来,而后又把一小袋子药递给殷时修,  “吃了,把针打了,我就走,这是今天的量。”  “麻烦肖院长了。”  殷时修说道。  “嘴上说的客气,举动上却看不出有丝毫觉得麻烦我的意思……”  肖安和这一边嘀咕着,一边已经拿酒精棉给殷时修的手臂消毒,打针。  这弄完了,也就利落的下车, 苏小萌赶紧跟着下了车,拉住肖安和,  “肖院长……”  “恩?”  “那个……他……”  看着苏小萌担心的面孔,肖安和便知道这女人心里头想的什么, 笑了一下,  “放心吧,死不了。”  “……”  苏小萌一时间表情古怪。  死不了……这听着一点儿也不像劝慰的话啊。  肖安和见她这不死不活的表情,不由换了个说法,  “还是那句话,适当的活动没有问题,但不能太累,要注意情绪。”  “嗯嗯!”  苏小萌忙点头如捣蒜。  “那就行了,明天记得按时过来诊疗。”  “好好好!”  肖安和看着苏小萌,蓦地笑了出来,“殷太太,这有时候,你还真和个小孩子一样好哄啊……”  苏小萌神情一僵,忙问,  “您刚才都是哄我的?”  “啊哈哈!不是,不是……好了,我先走了。工作结束,晚上去看个电影!明天见。”  说着,肖安和便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只留了一个无比洒脱的背影给她。  苏小萌是真心觉得这大叔日子过得忒潇洒。  无忧无虑,还能赚钱赚到手软……  小萌上车之后,脸上还透露着一脸羡慕那肖院长的表情。  “时修,要不我不学翻译了,学医吧?”  “……”  “……”  殷时修和白思东都没有理她。  .......................  周末,双双和煌煌却难得的起了个大早, 苏小萌出门前,他们就已经醒了。  吃了早饭后,兄妹俩又回房里折腾起来。  不仅兄妹俩自己在房里折腾,还不许别人进去,门关着愣是不给开。  阿素在外头都好奇死了,好说歹说就是不让进,只好叫来白思弦。  白思弦在外头听了好一会儿,偷偷开了个门缝,只见满*上全是兄妹俩的衣服。  兄妹俩拿着衣服站在大镜子跟头,一件一件的试……  “双双煌煌这是怎么了?这么用心打扮?”  阿素问道。  白思弦笑,  “可能是知道今天爷爷奶奶,还有几个长辈亲戚都要来家里吃饭,所以想好好打扮一番吧。”  阿素眨眨眼,想了想又看看房间里一边换衣服,还一边商量着的兄妹,总觉得哪里不对, 但……  “哥哥,这个裙裙好看……”  “……恩。”  “还是这个裙裙好看?”  “恩……”  “还是这个?”  “都好看吧……”  “哥哥!你专心点啊!”  “……”  煌太子被双双这么河东狮般一吼,吼的整个人都精神了。  “再看看……”  双双喃喃着,而后一手那条短裤一手拿一条长裤,问,  “哥哥,哪个好?”  煌煌其实觉着双双穿啥都一样,所以就随手点了那长裤,  “这个吧。”  “哦……”  双双应了声,而后把手里的长裤甩了,“长的热,穿短的!”  “……”  煌煌眼睛蓦地瞪大,极其匪夷的望着心下早已经有了主意的双双一眼,好像在说……  你这明明有了想法, 还问我干嘛?  双双没理会煌太子这略带幽怨的神情,哼哧哼哧的穿起自己的短牛仔裤子。  然后摸摸自己的腿腿,  “好漂亮的腿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素实在是绷不住了,顿时笑的前俯后仰的。  白思弦也是紧紧捂着嘴,见阿素这么大笑出声,忙拍了一下她,示意她小声点。  “哦。”  阿素这才捂着嘴。  只觉得这兄妹俩真是能乐死人。  双双这穿好了短裤,正准备攻下一件合适的上衣,就听外头一阵癫狂大笑,忙拍了一下煌太子,  “哥哥……”  “恩?”  “你有没有听到魔鬼的笑声?”  双双一本正经的问。  煌太子很是从容的点了点头,  “恩,听到了。”  双双眼睛瞪圆。  “阿素阿姨嘛……”  煌太子忙道。  双双还狐疑,“阿素阿姨变魔鬼啦?”  听到这儿,门外一直偷听偷看着的阿素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魔鬼阿素……”  白思弦打趣的在阿素耳边念叨。  “夫人!”  “好了,别管他们俩了,今天要忙的可多了。”  “哦,好。”  阿素跟着白思弦进了厨房,有些狐疑的问道,  “话说今天殷老爷和老夫人怎么会想着过来吃饭?”  白思弦耸了下肩,“小萌就说了他们会过来,时修的几个姐妹也会过来。”  “哦。”  阿素应了声,也就没再多问,反正来不来也都得做饭做菜。  白思弦本来也是没多想,后来见双双和煌煌穿的又漂亮又帅气的在家里,兄妹俩坐在沙发上乖了一个上午。  这眼睛时不时就往门口瞄了瞄,这走廊里要是出了什么脚步声,立刻就像两条小猎犬一样溜蹿到了门边上,翘首以盼着……  要是没人开门,他们又会失落落的回来。  满腹心思的样子,让白思弦觉得有些怪。  兄妹俩的爷爷奶奶自然是很*他们,他们也喜欢爷爷奶奶,但殷家老爷子和老夫人也不是第一回过来吃饭。  老夫妇有点儿想孙子孙女了,殷时桦便会和他们一同过来吃个晚饭。  从来也没见兄妹俩这么“盛装打扮”,这么“翘首以盼”。  莫不是……  午后,兄妹俩向来都是要午睡两个小时的,就是平时玩的嗨了不肯睡,最后也会因为倦乏而睡。  今天,这精神满的……  “煌儿,双儿,你们是在等谁啊?爷爷奶奶么?”  煌煌看了眼白思弦,鼓着腮帮子,没说。  双双见哥哥不说话,自己也不说话,只是冲着外婆伸出食指,然后放在嘴唇上,  “嘘……”  “……”  “外婆,秘密啊。”  “……”  白思弦醉了,秘密个头啊, 一会儿要来的除了殷家老爷子和老夫人之外,不就是殷时桦殷时兰,单明朗和殷梦……  “在等明朗哥哥啊?”  兄妹俩喜欢明朗,这是众所周知的,明朗陪兄妹俩玩,兄妹俩能玩上一整天。  “嘘……”  双双这么不牢靠的人,今儿竟是难得的坚持,依旧冲外婆发出长长的“嘘”……  白思弦叹了口气,始终也不明白这兄妹俩在搞什么名堂。  “双儿,煌儿,他们要到晚上才能到家,我们这会儿先回房间好好睡一觉,醒了我们再等好么?”  煌太子忙摇头,  “不困,不睡。”  双双忙举爪子,“我也不困,不要睡。”  “……”  白思弦这就有点头痛了。  苏成济走了过来,  “好了,你去忙吧,我陪着两个小家伙,不睡就不睡,一会儿困了就知道睡了。”  白思弦心下想着也只能如此了。  苏成济开了电视,放着动画片,企图用动画片将兄妹俩的视线从门上转移过来。  平时最喜欢的动画片儿,此刻在煌煌和双双眼里,没有一点儿吸引力。  多啦A梦有一扇任意门,那门一打开,可以是这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  此时,这扇任意门就装在他们自己的家里,就是他们死盯着的这扇门,会有他们最爱,最思念,最想最想见的人走进来……  但是兄妹俩还太小,注意力和精神力都不够他们撑上一整天,午后两点不到,兄妹俩都倦乏了。  煌太子看着那扇门,大眼睛没什么神采,多了不少哀怨和愁绪。  此刻这模样,就像是主人出门后,在家里一直盼着主人回家的狗狗……  双双呢……  靠在煌太子身上睡得死死的……  苏成济呢?  脑袋贴着双双,睡得死死的。  白思弦忙了一段后从厨房里出来,便看到厅里是这样一副场景。  顿时郁闷个半死,她这个老公,什么时候才能靠谱一点?  “煌煌,真的不睡啊?”  煌太子没精打采,但是头却摇的很是固执,  “不睡……”  “那我把妹妹抱到房间里去睡觉了哦?”  煌太子看了眼身边的双双,而后冲白思弦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白思弦抬手“啪”一下把苏成济给打醒了。  “恩?”  苏成济一惊,对上白思弦瞪着他的眼神,他忙摸摸自己的头,  “不好意思,我竟然先睡着了。”  白思弦叹了口气,  “回房里去睡,睡舒服一些。”  “兄妹俩呢?”  “煌煌不困,我把双双抱进屋。”  “哦,好。”  苏成济揉了揉眼睛,白思弦知道丈夫这些日子也是累的很,时常早早的就去工地,植物园内部的设置,他都亲力亲为,交给别人做,他就觉得不放心。  白思弦也知道,丈夫这么做,多少是因为这植物园是殷时修送给他的。  女婿想要帮他完成梦想,女婿却又是为了救他才丢了命……  这植物园,他一定要弄到最完美!  白思弦抱着双双进了屋,把双双放在小*上,正要给她盖上被子,双双却又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啊……爸爸……啊回来了?”  白思弦愣了一下,只觉得心脏跟着紧了一下,深吸口气,温柔的看着双双,  “双儿,乖乖睡,外婆陪着你啊……”  双双眉头皱紧,睡得不踏实,这会儿又醒过来竟是带了点起*的小情绪,  “呜呜……不睡啊……”  “……”  白思弦愣了一下。  “我要去等爸爸啊……”  “双儿?”  白思弦哪里知道双双说的是真的,只当是孩子又想念起了殷时修,心下感到十分无奈。  双双固执的下*,有点儿焦急,  “爸爸一会儿就回来了……”  小丫头已经完全不记得哥哥和她说过,不能和任何人说爸爸会回来的事情……  那晚,煌太子因为这件事哭的很伤心,但最后还是默默的向殷时修妥协了。  这点,就连苏小萌也想不到,她还以为第二天,爸妈会狠狠质问她一番。  结果煌太子和双双像是商量过了一番,只字不提。  苏小萌也没去问兄妹俩,到了这种时候,要不要继续把家里人瞒的死死的,她也觉得没那么重要。  谁也不知道煌太子是怎么让神经跳脱的双双理解到这一点,竟愣是让双双憋了一个礼拜,一个字没漏出来。  煌太子掰了掰手指,今天这已经是第七天了。  爸爸今天就会回来……  兄妹俩昨晚激动地都差点儿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第二天又早早的醒。  白思弦自然是没把双双的话放在心上,只是见她焦急的穿鞋想要往外跑,也只好跟在后头,顺着她,  “好好,爸爸一会儿就回来了……”  双双又跑到了客厅,往哥哥身边一靠。  煌太子看着门的表情,只能用望眼欲穿来形容。  “哥哥,我又来了!”  双双好整以暇的坐着。  煌太子揉了揉眼睛,白思弦这仔细一看,才觉得煌太子的眼睛有点儿湿润。  “煌煌……你怎么了?”  这不问还好, 一问……  煌太子小嘴就撇了起来, 抬手就狠抹了一把眼泪。  爸爸……  会不会骗人?  爸爸……  会不会不回来……?  “煌煌,你怎么了?啊?身体不舒服吗?你和外婆说说?”  白思弦见煌太子红着眼睛,眼里闪着泪光,顿时就有点心慌。  但是问的再多,煌太子也肯回答,良久,扁着小嘴,强忍着眼泪对白思弦道,  “外婆,不用管我,一会儿就好……”  “……”  这话说的可把白思弦的心给彻底揪了起来。  双双没有煌太子那么敏感,而且这小丫头本就是心大的主,今天还有一半呢,爸爸肯定会回来的!  她赶忙伸手把煌太子给抱住,  “哥哥不哭啊。”  “……”  一听双双这么说,煌太子吸了下鼻子,还真就不哭了。  毕竟……  双双都没有哭,他哭实在是太太丢人了!  让双双来安慰自己,也实在是太太丢人了!  “来,双双亲亲你一下!”  双双凑上自个儿的小嘴就胡乱抱着煌太子一阵乱亲。  煌太子只觉得半张脸都是双双的口水。  “嘿嘿,哥哥不哭,哥哥勇敢啊!你看,双双就不哭……”  白思弦这越看越觉得好笑,本来揪心,被双双这么两句话一说,再揪心的感觉这会儿也淡了。  好一个……双双就不哭……  煌太子斜眼睨了眼双双,那眼神里意味满满……说这话,你还要脸么?  白思弦见兄妹俩凑在一块儿,就算是有什么不好的情绪,也都能消,便也就没再管他们,继续进厨房忙。  只是忙着忙着……  她的心思也歪掉了。  双双这丫头虽然神经跳脱,但再跳脱也是有根据可循的。  而煌太子……做事就比较有章法逻辑,不会无缘无故一大早起来和双双一起跳脱。  能让煌太子这么望眼欲穿的……  难道真的是殷时修不成?  思及此,白思弦顿时忍不住冲自个儿翻了个白眼。  果然和孩子凑在一块儿太久,这脑子就不好使了。  殷时修……已经死了。  就算回来,那也是鬼魂罢了……  鬼魂……  白思弦抿了抿唇,其实哪怕是鬼魂也好啊……时修,家里人都很想念你。  “哥哥,爸爸啥时候回来啊?”  双双小声在煌太子耳边嘀咕着问。  “今天。”  煌太子说了句。  “哦。”双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而后又问,  “今天啥时候咧?”  “今天。”  “我是问今天啥时候哩……”  双双晃着腿,念叨着。  然而煌太子心里头绷着根神经,在双双这啰嗦反复的问话中,断了!  “今天啊!你笨啊!”  煌太子冲双双一吼,很是不耐烦的穿好鞋子,走到沙发的另一边坐着,脸上满是厌烦。  双双被喊的懵了,大大的眼睛愣愣的盯着哥哥……  煌太子坐好,双手重重的环胸,他早已等的快失去了耐心。  只觉得……  如果爸爸今天不回来,他一定会难受死。  “你干嘛这么凶哦……凶死了……”  双双嘀咕了一句,竟是没有哭,然后挪着步子又挪到了煌太子边上,爬上沙发,拉过煌太子的手,  “哥哥啊,你要爱护可爱的双双啊!”  “……”  这带着满满教育意味的话……  若是把相同的情景放到两个成年人身上, 估摸着这会儿能打起来!  但孩子就是孩子,双双这话一说完,煌太子看了她看了好一会儿,嘟囔了句,  “可爱的双双……”  “嗯哼!”  双双乖张的点头!  “你不可爱……”  “嗯……哼?”  双双头点了一半,立马眼睛瞪大,然后煌煌就给双双逗乐了,笑了出来。  “哥哥,你笑了啊!”  煌太子摸摸自己的鼻子,心情说美腻就美腻了。  双双就不是个能安静满三分钟的主,见煌太子笑了,立马就哼起了五音不全的,口齿不清的口水歌,  “一只眼睛哭,一只眼睛笑,两只眼睛开大炮,开大炮……”  “叮咚……”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兄妹俩顿时一咕噜窜起!  “爸爸!”  跑到玄关处,期待满满的开门,而后便见门外头站着的是……  “爷爷……”  “奶奶啊……”  殷时桦带着殷老爷子和殷老夫人到了。  老夫妻俩见着兄妹俩的表情,这心顿时就是“咯噔”往下一沉。  是……兄妹俩太久没在爷爷奶奶跟前待着,所以生疏了么?  怎么本来蛮高兴激动的表情,一见着是爷爷奶奶,满脸的失望?  周梦琴可着实心凉了一截,殷绍辉也是一样。  可孩子才三岁多,这问他们,他们能理解的了么?  白思弦闻声便走了过来。  “老爷子,老太太,你们来啦。时桦姐,快进来吧。明朗他们没来?”  “来了,在停车呢,我们先上来了。”  殷时桦解释道。  果然,二老进来没多久,明朗和殷梦也到了。  “殷双双!!”  明朗这一进来,手里就抱着个超大的*,举着两只小爪子冲双双喊道。  “哇!好大哦!”  双双忙上前就要抱,这边双双还没能把单明朗手里的*给抱起来,那边明朗却把双双给抱了起来。  和明朗一起上来的不止殷梦,还有曾笑承。  这曾笑承好奇的问单明朗,  “为什么你只抱这个,不抱那个?”  “这个”,“那个”指的就是双双和煌煌。  “哇哦,双双今天穿的真可爱!漂亮死了!”  “明朗……”  曾笑承这话问出去,却没有得到回应,很是无奈的又喊了一声。  “都一样, 你抱那个嘛!”  明朗随口说了句。  曾笑承眉头扬扬,蹲下来冲煌太子笑了笑,  “来,哥哥抱。”  然后,煌太子直接就直接略过曾笑承,站在殷梦跟前,让殷梦抱了一下。  “……”  曾笑承觉得自己伸出去的双手尴尬到恨不得剁掉!  明朗偷笑了一下。  人一到,家里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  白思弦看了眼时间,刚到四点。  明朗抱着双双玩儿,他们过来的时候给兄妹俩买了不少新玩具。  双双到底还是容易被分散注意力,充分发挥“人来疯”的特质。  拆玩具拆的停不下来。  煌太子是满腹的心思,谁来逗他,他都没有心思,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门。  周梦琴觉得煌太子不对劲,便寻思着问白思弦和苏成济,两人也是弄不明白。  门再响,煌太子又一咕噜爬起来,跑了过去,一脸惊喜的去开门,然后……  来的是殷时兰。  殷时兰摸摸煌太子的头。  “二姐,来啦!”  “恩……怎么了今天?有什么事儿么?”  殷时兰问道。  殷时桦耸了下肩,  “我们也是刚到,不知道呢,小萌只是在电话里说,晚上在这吃饭,具体什么事儿还真不知道。”  “哦……弘毅和静霜带着孩子出去旅游了,后天才回来了,今天来不了。”  殷时兰说道。  “你们都赶紧坐,我打个电话给小萌,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白思弦见人都到了,小萌还不见影,有些焦急。  看着这厅里的人似乎都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要凑在一起吃饭……弄得白思弦也是挺一头雾水的。  看看今天这日子,也没发现今天是什么值得庆祝的日子……  打了个电话给苏小萌,小萌倒是接了,说很快就到家了。  “晚上是有什么事儿么?你二姐三姐他们都一头雾水的,不知道你要干嘛呢。”  “我们到了就知道了。”  小萌轻笑着说着,目光盈盈的看了眼身边的殷时修。  殷时修握着她的手。  “搞什么神秘,弄得人心痒痒的。”  白思弦嘀咕了一句,而后叮嘱她路上小心便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又后知后觉的琢磨起苏小萌方才电话里说的话……  我们到了就知道了……  我们……  和谁?  一瞬间,白思弦这心下还真“咚咚”乱跳了几下,想到双双方才说的“爸爸一会儿就回来了”……  寻思琢磨着,门铃声又响了。  这次不只是煌太子,在厨房里的白思弦一听门铃声,立马就蹿了出来。  煌太子踮脚开了门,只见门外站着的是……  “懿轩?”  白思弦愣了一下。  任懿轩看了眼给自己开门的小家伙……  神韵真的很像殷时修……  但五官又透着苏小萌面容的清丽精巧。  煌太子这次是真的暴躁了, 一次两次三次都不是爸爸!  外加上这次门外站着的叔叔,他还压根不认识,顿时火大的把门“砰的一声给关上了!  任懿轩这脚刚抬,正要进去,就见小家伙小手一甩,门直直的就冲他的脸袭来,好在他反应灵敏,赶紧后退一步,不然……  整个屋子里的人都被煌太子这一举动给吓了一跳。  白思弦赶忙跑了过来,  “煌煌……你怎么把叔叔关外头了?”  煌太子没理会白思弦,穿着卡通T恤和背带裤的煌煌,此刻沉着眉眼,生着闷气,往回走,看这方向是要回房间。  “成济……”  白思弦忙喊了一声苏成济,指了指那失落愤懑的小身影。  苏成济忙得令跟过去,这还没开口哄,只听小家伙用很是“小大人”的语气道,  “我想一个人静静,外公,你不要管我。”  “……”  白思弦这头已经开了门,  “懿轩,对不起啊,小孩子不懂……事……”  白思弦抬头看着门外站着的人,顿时就没了声……  再紧接着,便捂住嘴,红了眼睛……  “天哪……”  “妈。”  开口的便是殷时修。  任懿轩摸摸自己的头,忍不住插嘴冲殷时修抱怨了一句,  “你儿子刚才差点儿用门撞坏我的鼻子。我是他仇人么?”  厅里头坐着的人,此时还未察觉到门口的情况。  白思东推着殷时修进来,殷时修一眼便看到背对着他正往房间里负气走去的小小身影。  他微微勾起唇,正想开口喊一声煌煌,却听另一声更为尖锐的大叫,  “爸爸——!”  双双这一声喊得,整个世界都仿佛安静了下来似得。众人的目光随着双双这一声呐喊,或是轻笑,或是好奇,或是惊讶,或是随意……的往门口那么一瞥,就这么轻轻扫过去的一眼……  坐在客厅里的人们,殷绍辉,周梦琴,殷时兰殷时桦,单明旭殷梦……只怕此生都不会忘记这轻轻的一瞥。  那个……那个让他们哭到肝肠寸断的人,此时就出现在家门口。  瘦削的面庞,身体看着也没以前壮实,此时人就坐在轮椅上……  但,那张脸却依旧帅气英俊,眼底有着最温和的笑意。  三个多月……他们的记忆里,仿佛就只剩下殷时修温和的浅笑,那种仿佛只要他在,一切都能迎刃而解的笑容。  煌太子转身……瞪大了眼,而后二话不说,直接朝殷时修跑了过去,这一个着急,下一秒就摔了个结实!  “小心!”  殷时修再喊,已经来不及了。  大人的心被吊了起来,苏成济离得最近,正要伸手去扶,只见煌太子一咕噜就爬起来,冲殷时修就跑了过去!扑了个满怀!  “爸爸!爸爸!爸爸!”  殷时修伏腰,双手一伸便把煌太子给抱了起来。  苏小萌有些担忧,  “别压着腿。”  “没事儿。”  那边双双也跑了过来,伸手就要抱。  殷时修一点儿也不偏心,手一抬,卯足了劲儿也把双双给抱到轮椅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