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61 最好的,一定最艰辛

661 最好的,一定最艰辛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5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3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苏小萌有些担忧,  “别压着腿。”  “没事儿。”  那边双双也跑了过来,伸手就要抱。  殷时修一点儿也不偏心,手一抬,卯足了劲儿也把双双给抱到轮椅上。  “爸爸……”  煌太子两只爪子把殷时修的脖子兜的紧紧的,一张俊俏的小脸埋在他的脖颈里头,小嘴喃喃着一遍一遍的念,透着小家伙这满心已经溢出来的思念。  双双的表情就精彩多了,大大的眼睛里闪着晶莹的水光,开怀的笑着。  蹲着跪在殷时修腿上,身板挺得直直的,小手一会儿戳戳殷时修的脸,一会儿捏捏殷时修的耳朵。  “真的诶……爸爸是真的诶……”  一脸惊喜的看着一旁的苏小萌,  “妈妈,你摸摸。”  苏小萌脸上不无担忧,实在是这里没人比她更了解殷时修的伤情,双双和煌煌现在体重也不轻,这么压着……  “恩,爸爸回来了,妈妈和你说过,爸爸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对不对?”  “对啊,妈妈好聪明哦……”  双双一双小手十分贪恋的抚着殷时修的脸庞,柔嫩的十指能感受得到殷时修皮肤上的粗糙,  “胡子……”  手移到下巴上,摸着他下巴上的胡子,有点小扎手。  殷时修微微侧首,用唇咬了一下她的小手指,轻轻的一个举动竟是让有些跳脱的双双红了眼眶,  “爸爸……”  小丫头往他怀里一靠,全然一副眷恋姿态。  苏小萌很想说点什么,好让双双和煌煌从殷时修身上下来,然殷时修却冲她微微摇了摇头,用嘴型轻声道,  “没事儿……”  他说着没事儿,可……怎么可能没事儿?  苏小萌拳头攥紧,一旁的任懿轩看到苏小萌这有些发白的面色,再一想到之前在宴会厅上,那容靖用手狠狠拍打了一下殷时修的双腿,殷时修都蹙紧了眉……  可此时父子三人拥在一起的场面,根本没人敢上前去打扰。  而另外一边,本聚集在客厅里的众人,看到进来的是一个……活生生的殷时修……  无人不激动。  而最被挠心便是殷家二老。  殷绍辉和周梦琴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竟是死而复生,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嘴唇颤抖着动了动,半天也只能哑着声音喊上一声,  “老四……”  “小俢……”  “时修……”  “……小殷”  “四,四少爷……?!”  “这,这怎么回事?这……哈哈哈……老四!”  “时修哥……”  “小叔……”  “小舅!”  殷时修抱着双双和煌煌,轻轻拍着两个小家伙的背脊予以安抚,抬眼间,望向早已白发苍苍,仿佛又老了数十岁的父母。  顿时……  热泪涌出了眼眶,  “爸,妈。我回来了。”  “……”  “……”  殷绍辉和周梦琴互相扶着想要走向殷时修,殷时桦见了,生怕老人家身形不稳,在一旁护着……  颤颤巍巍的走到殷时修跟前……  两双饱含浊泪的目光,实在是装着厚重的千言万语,有太多的话想说,最后也只是化成一句,重复着无数遍的一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呜呜……回来,回来就好……”  双双和煌煌像两只树袋熊一样挂在殷时修身上,二老想抱抱自己的儿子,无奈中间横档着两只树袋熊……  于是乎只见两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明明是饱含着思念的情绪伸出的手,最后只能很是压抑而收敛的拍拍殷时修的肩膀。  一旁的人虽是因重逢场面的感动和喜悦而落着泪,但看到这一幕,还是不免笑了出来。  对啊……  重逢,就应该是高兴的事。  对啊……  活着,回家,才对。  有人用尽手段,就是想让殷时修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可天道有公,被这么多人牵挂着的,思念着的,爱着的人,老天也不舍得让他殒命。  这样就对了……  白思弦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般往下掉,眼底却充满着狂喜的喜悦。  而她的手,正轻轻拍着丈夫的背,很是无奈的安抚着这个已经是失声痛哭出来,比在场任何一个人的情绪都来的更加激动的男人。  苏成济紧紧搂着白思弦的一条手臂,像个孩子一样大哭着。  白思弦虽然很想嘲笑他一番,但……大抵没人能比她更懂丈夫的心情。  苏成济这一辈子,积极乐观,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够笑颜以对,生活给他的苦难,他全都当成是一种恩赐。  可这次不一样。  殷时修的死,几乎成了压在他心头的一座泰山。  前所未有的沉重感在潜移默化间加深了这男人额间的皱纹。  表面上,他依旧是一个生活的开心果儿,仿佛还是那个心大到让她足以操上一辈子心的苏成济……  可实质上呢?  愧疚感,负罪感让他活的比任何时候都辛苦。  他不会想着自己被绑架的根源其实是因为殷时修,他只想着,殷时修是为了就他才死的……  这个向来认为人生而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从事任何职业都是值得被人尊重的。  也正是有这样的信念,所以当年他能义无反顾的抛开旁人的眼光,旁人嘴里的“配不上”,从白家带走白思弦。  可……  殷时修死了之后,他却说……不值得……  却说……自己这条命不过是一条贱命……让殷时修以命换命,太不划算,太不值得……  白思弦比谁都了解这个生性善良淳朴的男人,所以当苏成济承受着这些的时候,她感到一样的心痛。  苏成济嚎啕大哭的宣泄着自己的情绪,这是好事。  丈夫心里压着的巨石被移走了。  这块……他们都以为会压到他们死那一天的巨石,有朝一日竟能被移走。  ————  丰盛的晚餐,香味飘散在客厅里,十几个人围着加长的餐桌,然而真的没什么人有饥饿感,哪怕已经到了晚饭时间。  殷时修依旧坐在轮椅上,双双和煌煌倒是还想被爸爸抱着……  但苏小萌已经很是认真的和兄妹俩打过招呼,告诉他们,爸爸的腿受了伤,如果一直这样压着,爸爸可能以后都会站不起来。  煌太子听了这话后,表情瞬间石化了般,而后很是懊恼的摸摸头,瞥了苏小萌一眼,竟是带着责怪语气嘀咕了一句,  “妈妈怎么不早说……”  苏小萌冤枉啊……  前两天,煌太子问起她殷时修的事情,苏小萌还和他说过爸爸是受了很重的伤,需要安心治疗。  然后刚才进来的时候,她倒是也想说啊,可是这小兔崽子直接就冲了过去,给人留时间了么?  双双听妈妈和哥哥的对话,大概明白爸爸的腿不能压,也就是说刚才自己要爸爸抱是不对的……  这么一想便意识到自己做了错事。  但一听哥哥把责任怪到妈妈身上,眼珠子一转,跟着哥哥就学着说了一遍,  “妈妈怎么不早说……”  “……”  苏小萌这一瞬间,突然觉得,这兄妹俩压根不是自己亲生的。  所以,吃饭这会儿,双双和煌煌便把自己的儿童餐椅搬到殷时修边上,一人一边,就这么挨着爸爸坐。  苏小萌也只能退位。  周梦琴和殷绍辉依旧坐在上位,其余的人倒也没太讲究什么辈分,就围着餐桌随意坐着。  一双双眼睛都红红的,除了跟着单明朗蹭饭的曾笑承没哭之外,其他人都激动的不行。  单明朗原本就挺感性的,加上这人是自己最崇拜的小叔,更是激动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这就看的曾笑承心下五味杂陈了。  单明朗是殷时修的外甥,舅舅和外甥之间的感情有这么深厚么?曾笑承心下忖着,要是哪一天他嗝屁了,单明朗要是能哭的有现在十分之一凶,他在黄土之下都能笑醒。  “别哭了……”  这餐桌上的女人们,时不时抽纸巾抹一把眼泪,曾笑承能理解,单明朗还在这抽抽搭搭的……  单明朗吸了吸鼻子,看了眼曾笑承,  “你懂什么,这是我小舅,我最喜欢我小舅了。”  “……”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  曾笑承这心头的醋缸子感觉分分钟要被打翻了。  “帮我看着点双儿,我去给我哥打个电话。”  单明朗不忘把这么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单明旭,离了席去了阳台。  就这么个空当,门铃声响起,阿素起身去开门,单明旭还穿着部队里的衣服,看起来有些风尘仆仆。  “明旭少爷?”  “恩,阿素姐。”  单明旭打了个招呼,身上的手机响了,他一边看着手机的来电显示,眉头高扬了一下,一边走了进来。  “额……明朗?”  “恩!是我啊,哥!竟然打通了,我还想着电话不通就往你部队宿舍打呢!”  单明朗说着,明旭扫了眼客厅里头的人,视线落在殷时修身上时,没有其他人的错愕惊讶,只有满满的……欣喜和怀念。  “……”  “哥!我和你讲啊!我和你讲,那……”  单明朗激动的话都说不完整,而这边单明旭也实在没有心思去听单明朗的话。  径自走到殷时修跟前……  高高大大的一个挺拔军人,皮肤像是又黑了不少,五官看着愈发坚毅。  此时……倒是显出有些无措的样子。  单明旭不像单明朗那样,有情绪就发泄,纵然是如此的想哭,但还是屏住了眼泪。  最终也就是挠了挠自己的头,喊了声,  “小舅。”  殷时修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明旭肩上这担子重了吧?”  单明旭忙摇头,  “没,没有。”  “家里照看的很好,很多事情也都处理的非常得当,你小舅妈都和我说了,我们家,就属你最像老爷子。”  单明旭听殷时修这么一说,顿时鼻子就酸了,抬起头,愣是不让眼泪掉下来, 稍平复一下心情后,看向殷时修,  “和小舅比,差远了。”  “去洗个手,过来吃饭吧。”  “好。”  单明旭应了声,正要去洗手间,目光对上从阳台走进来的单明朗。  明朗明旭五官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这几年身处的环境不同,在长相上多少有了些分别。  面庞白希,五官清秀的单明朗此时完美诠释了什么是“一脸懵逼”。  “明朗。”  “哥……你……你早知道小舅没死?”  “额……”  单明旭顿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而在座的人,撇开那份失而复得的满足和重逢的惊喜后,一个个,目光也都充满的质疑的扫视着单明旭还有……苏小萌。  “什么时候知道的?”  单明朗严肃了起来,两步逼近。  单明旭抓了抓头发,  “其实和我没关系,是小舅妈发现的嘛!嘿嘿,我洗手去!”  苏小萌这手一僵,瞪了眼把锅甩给她的单明旭。  单明朗一双单纯的大眼就这么紧紧盯着苏小萌,苏小萌对上这双干净澄澈,充满信任的眼,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而后……  忙站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冰箱里有好喝的饮料,我去拿!”  “小舅妈!”  “不是,你这个也不能怪我,你问你小舅!你小舅不让说的!”  苏小萌这立马就把锅甩给殷时修了。  离了席就钻进了厨房。  单明旭一着急也没找对洗手间方向,人就在厨房里洗着手,见苏小萌进来,忙道歉,  “小舅妈,你别怪我啊,你看那一双双眼,我还想完好无缺的回部队呢……”  苏小萌叹了口气,耸了下肩,双手环胸的靠在冰箱上,  “没事儿,我让你小舅去扛了。”  “……”  “看我干嘛?本来就是他瞒着我的,这锅甩的没毛病。”  苏小萌扬扬眉,  “咱们那时候只是确定了那手臂不是殷时修的,那殷时修是死是活,咱两知道么?”  单明旭这么一想,忙点头,  “恩,说的有道理,是小舅的问题。”  苏小萌嘿嘿笑了两下,只是这笑了两下后,目光依旧笑盈盈的看着正在洗手的单明旭。  余光里接触到如此意味深长的目光,单明旭实在不能当做察觉不到,狐疑的问她,  “小舅妈,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话说你怎么说回来就回来?”  “只能说你的电话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呗,我们哪有那么多假可以休?这次也是执行个任务。”  “哦。难怪。”  “上头让我去和武荣交涉一下,具体的我就不能再说了,都是任务机密。”  苏小萌点了点头。  和武荣交涉……大抵应该是武荣之前做过的勾当有关吧。  “怎么还看着我?”  单明旭抽过一旁的纸巾擦了擦手。  “喂,听你妈说,上次你去相亲,对方很中意你啊。”  单明旭这下巴一抬,  “就你外甥这*倜傥的样儿,怎么可能不中意?”  “哦?这么得意啊?”  单明旭耸了耸肩。  苏小萌轻笑道,  “那住你家的那位浮笙姑娘呢?”  “……”  单明旭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凝滞住了,所有的情绪都收了回来,只剩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怎么了?你别告诉小舅妈,你不知道人家姑娘喜欢你?”  单明旭深吸口气,看向苏小萌,  “小舅妈,你记得当初我和明朗是怎么对你的吧?”  “……”  “现在所有人都接受了你,但是小舅妈,你不觉得这条路很辛苦么?”  “……”  “浮笙的身上,有太多太多的谜,我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去参透她。不过也好在我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去参透,不然……参透了她,只怕也  会伤透了她。”  单明旭说着,  “我和小舅之间差远了,不只是做人做事,是任何地方。我的年纪和阅历摆在这,注定我还担不起这么大一个责任。”  苏小萌听他这么说着,唇角却是勾着浅浅的笑意。  真正担不起这么大责任的人,根本说不出这样的话。  能说的出这样的话的人,必是能承其重的人。  “好,我也就是八卦一下,没打算掺和你的感情生活。但是呢……不作为长辈,作为一个和你年纪差不多大的朋友……”  苏小萌站到他身边,  “我没想和你说一句,想要得到这世上最好的东西,那本就是需要付出无数倍于常人的辛苦。”  “……”  小萌拍拍他的肩膀,先走了出去。  单明旭丢掉手里擦湿了的纸巾,眼底一闪而过一抹沉思,纸巾揉成团丢进纸篓。  他走了出去,  “哥,你去死!”  这一出去,单明朗就冲了上来,双手掐住他的脖子,  “你一开始就知道了!你一开始就知道了!!你竟然……!一开始就知道了还不告诉我!!”  “……”  单明旭吐舌,没想到自己在枪林弹雨间执行任务都没出事儿,此时却面临着被弟弟掐死的危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