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77 那你们应该庆幸,还好我只是个商人

677 那你们应该庆幸,还好我只是个商人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7990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33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677  天津港事件当晚,他就是这样……对嘛?  宁可自己粉身碎骨,也绝对不能让她的父亲出事,不然,她的心就要滴血了……  “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目的?”  容靖深吸一口气,冷静问道。  “你这么聪明,不知道么?”  “殷时修,你觉得就凭你刚才说的那几句话,我就会动容?你现在是想趁火打劫?”  “为什么不动容呢?”  殷时修微微偏了下头,搭在轮椅上的手还是像平时那样磨着他和苏小萌的婚戒,  “容靖,容老爷子对旁人再怎么心狠手辣,可你是他的心头肉,你进了看守所,明明也就是拘留个几日便能回去,可你父母却担心的夜不能寐。”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不相信,白思东以及这看守所里的在职人员会依法依规办事,他们认为你进了这看守所就是落到了我殷时修手里。”  “他们认为我绝对不会让你在看守所里过上一时一分的好日子。”  殷时修淡淡说着,看着容靖的目光倒是多了几分沉重和……情意,  “这又是为什么?”  他问。  容靖这一直以来都显得颇秀气的面孔,此时眉头拢着,没有吭声。  殷时修又答,  “因为你容靖,你容家是的的确确的对不起我,的的确确的做了迫害我殷时修,殷家的事情。”  “所以你们心虚。所以容老先生,容老夫人夜不能寐。”  容靖抬眼,看向殷时修,  “警察一个个拿我没有办法,所以轮到你来侧面审问?”  “审问?呵……阿靖,你生来就是公子哥,哪怕是当年你去伦敦留学时,容老爷子也是把你的吃穿住行包了个彻底,你又何曾吃过一点苦?”  “真正的审问,根本就没有开始。”  殷时修神态悠悠,  “怎么?你当你这些日子接受的询问就是审问了?”  容靖深吸一口气,慢慢沉住,蛇般的眸子微微眯起,  “原来如此……只可惜,警方能把我继续拘留在这的时间,不长了吧?”  “是,不长了。”  殷时修低眉,看着面前的案台,  “但也足够让你父母等到崩溃。”  “从什么时候开始,时修哥也开始做这么下作的事情?”  “还不是跟阿靖你学的?”  殷时修抬眼,鹰眸牢牢锁住容靖,  “你们容家的人,有耐心,谨慎又大胆,深谋远虑,所以在你十几岁留学的时候选择伦敦,选择我毕业的院校,把你交到我手上,让我多照顾你。”  “所以在我回国后没多久也就让你跟着回国。”  “容司多了老谋深算?他心知自己的儿子绝非凡人,以为容靖你会成为殷家老四最大的对手。”  “以为赢了殷家老四,就算是赢了殷家,这积攒了好几十年的怨气,就算是出了。”  “容靖你也从未辜负过你父亲的期望。”  “学业,事业,生活,甚至是……感情……无一,你都带着对我的挑战。”  “说起来,也有好久没有见过罗菲亚了……”  “……”  “罗菲亚”这个名字乍然从殷时修嘴里冒出来的时候,苏小萌和容靖都愣了一下。  这实在是个有点久远的名字。  勾起苏小萌记忆里那些不太好的回忆,也惹出容靖心下一时的唏嘘。  “罗家大小姐嘛……”  殷时修说着,颇有几分叙旧的味道,  “和你一样,心高气傲,生来就带着良好的基因和家族背景,没吃过苦头,当然,我不单只说你们没有吃过苦,而是我们这一代人,都没怎么吃过苦……”  “啊?”  这一说,容靖没吭声,苏小萌倒是眨巴着眼睛匪夷的看向殷时修。  殷时修温柔轻笑,“夫人有什么疑惑?”  苏小萌赶忙道,  “什么时候我和你是一代人啦?”  “……”  “我们差的多哩。”  苏小萌下巴一抬,娇俏模样儿尽显。  容靖看着,倒是不由得轻笑了一声,笑意多少带点酸涩。  殷时修握着她的手,  “年纪差再多,你是我的太太,那就是一代人。”  “……”  苏小萌撅起嘴巴,嘟囔了句不清不楚的话,而后便没再吭声。  被她这么打了下岔,气氛倒是缓和了些。  这间不怎么明亮的沉闷屋子,随着轻轻的笑声,变的有些不像探询的地方。  “那时我和罗菲亚刚开始交往,罗大小姐的性格挺呛人的,但那会儿,哪个男生不想着征服一匹烈马?”  三十五岁的殷时修,深刻的眉眼间,有着对二十多岁,年轻时候的向往。  “结果我这还没征服呢……你就介入了进来。说起来,那会儿,我的傲气要比你更甚,以至于罗菲亚不甘寂寞落了你的套。”  容靖嘴角轻轻扯了一下,  “是她入了我的套,还是我入了你的套?”  殷时修轻笑了一下。  “我要是早知道你对她不怎么上心,我也不会费着那力气去追她。”  容靖耸了下肩膀。  苏小萌坐在一旁听着,越听这眉头就皱的越紧……  很是不认同的目光落在容靖身上,容靖不经意撞上她的目光,忙道,  “苏小萌,你这可不公平,就算是要鄙视,也是该鄙视两个人。”  说着用手指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殷时修。  “两个人,没一个好东西。”  苏小萌哼了声,别过头。  “是,没一个好东西,所以,本来可以成为朋友的人,成了仇人,本来可以成为好兄弟的,却要相互算计。”  殷时修接过话说着,  “到现在为止,容靖,你还觉得跟我这么斗下去是有意义的么?”  “上一辈,甚至上上一辈的家族恩怨,又是以那样动荡的社会作为背景,到了我们这一辈,是不是还要继续继承延续下去?”  “说这些话,一点也不像你。”  容靖靠在椅子上,下巴抬着,目光懒懒的看着殷时修。  “哦?那你说说,怎样才像我?”  容靖身体直起,双手交握着放在桌子上,戴着手铐的手腕上可以看出深深的两道血痕。  也不知是挣扎的,还是摩擦的。  “把我碎尸万段,用尽方法折磨我,凌辱我,把你受过的苦痛百倍千倍的还给我,才像是你殷时修会做的事。”  “如果我没有结婚,没有孩子,我一定会这么做。”  殷时修立刻答道。  “呵……秀恩爱啊?”  “冤冤相报何时了?人就这么一条命,我惜命的很,在天津港的那一晚,我一个人上了游艇,知道那艘游艇上装满了炸药的时候,其实我特别后悔……”  殷时修说着心里话,  “特别后悔,为什么你们容家要斗,我就主张着和你们斗?”  “活着是那么好的一件事……却因为上一辈的恩怨,在那一瞬间让“活着”成为一种奢求。”  “说到这个,时修哥,我真是对你感到由衷的敬佩,你的运气真的是贼好!”  容靖苦笑一下。  “是运气么?”  殷时修眸子蓦地沉下,  “是因果报应。”  “……”  “你在看守所里,所以你不知道外头发生的事,你至今都不明白我为什么能活下来吧?也不明白武荣怎么就锒铛入狱了,对吧?”  容靖还真的是一无所知,这些日子待在看守所里,真正让他感到疲惫的点也就是在这。  想不通,想来想去都想不通……  “邓炜,在你们容氏工作了十来年,一步一步爬上来,成为你父亲心腹,你父亲退下来后又成为你的得力助手的邓炜……”  “原名叫武耀,武荣的亲弟弟,十五年前在打击一起黑社会贩毒案中被武荣陷害。”  “武耀命大没死,改名换姓又回到了北京,这么多年,他就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审时度势,一晃十五年,你说,这耐心是不是让人佩服?”  “后来,他等到了我,等到你容靖和越狱的施盛德联系,知道了施盛德和武荣相勾结,想要灭我的口。”  “游艇上,是武耀以命相赌。救了我,他自己也受了重伤。”  容靖深吸口气,闭上眼,脖子仰靠在椅子上,而后睁开眼看着略显昏暗的天花板,  “原来是这样……”  之前容靖已经猜出了可能是邓炜救了殷时修。  以为邓炜是殷时修和苏小萌的人……  原来并非如此。  “你看,这是不是因果报应?施盛德和武荣算的那么精细,算的那么巧妙,可事件的一个出口却是十五年前武荣自己亲手埋下的祸根!”  “容靖,容家和殷家的这场战争还要打多久?”  “容家和殷家还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过上平凡人想要过的那种简单生活?”  “你真的觉得这样的勾心斗角能够让容家取代殷家成为这所谓的“第一豪门”?”  “容叔如何教导你,我不清楚,但我自己是个商人,多少也能猜出来一点。过去的商人,能吃亏,肯吃亏,也经得起亏。”  “如今的商人,损他一毫利,就要亏别人数以千毫!”  “可你再看,你容家死活不肯吃亏,到头来,又全是你容家在吃亏……”  “容氏近十年来看似利润和价值不断上涨,实际上呢?和整个北京的经济发展,全国经济发展相比……这个涨势,不算喜人吧?”  “比尔集团的亚洲合约,你们败在哪里?是败在我太太苏小萌的临危不惧之下,还是败在你容靖的小聪明里?”  “若真那么有自信,何不堂堂正正的和殷氏打一场?”  “尽用些不入流的手段,尽做些见不得光的生意,以次充好,牟取暴利,你们容氏集团底下的企业品牌,真正能经得起推敲的,还剩下多少?咳咳……咳咳!”  苏小萌随着殷时修的这一声咳,顿时心就提了起来,忙道,  “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你说这么多干嘛呀。喝口水。”  殷时修结果苏小萌递上来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萌萌,你不知道,若是今天我不多说一点,只怕将来我都不会再有机会和容大少爷说上话了。”  “……”  容靖心一沉,看向殷时修。  “见你之前,我和白局长也沟通过了,好好的询问,你怎么也不肯配合……问什么你都不答,就是有意把*混混和你关在一块儿,你也不受鼓动。”  “看来这一心是想要等到拘留时限过去。”  “容靖,方才我已经说了,邓炜就是武耀,你觉得你们容氏集团是不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干净?”  “天津港绑架苏成济,谋杀殷时修事件,你知情不报,从中牟利,容靖,那就是参与谋划。光这一条,只要我起诉,你就摘不干净。”  “我知道你心性高,不甘心,明明已经赢了的,哪怕是用些不入流的手段,你也是赢了的……”  “可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手上怎么就戴上该死的镣铐,怎么就被拘留了?”  “……”  “三个条件。”  殷时修定眸看着容靖,  “一,容氏集团和殷氏达成企业并购协议!”  “二,有关殷时青的事,你们要知无不答,答无不细。”  “三,你必须得配合我接下来做的任何事情。”  “你父母跪在我跟前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提出了这三个条件,只要有一个不能达成……容靖,那就是你生生放掉了你拯救你人生的这根稻草。”  苏小萌看着容靖。  她话说的少,一边听着殷时修的话,一边便是观察着容靖的神情变化……  刚一开始那桀骜不驯的姿态,那浑身的刺,横冲直撞的棱角,被殷时修这一句一句的……给磨平了。  也许,他也在想着,这么多年来,把殷时修当成对手而不是朋友,用些不正当的手段去竞争而不是正大光明的比个高下……是不是真的有意义。  也许,他也在想着……  是继续斗下去,在法庭上搏上一搏比较划算,还是就此认输,应了他的这三个条件来的划算……  也许……  “他们真的跪了?”  苏小萌紧张不已的等着容靖的回答,谁知等了半天,竟是等来了容靖这么一句淡淡的,看起来似乎不是该在这个节点上问出的问题……  殷时修目光静静的看着容靖,  “你的母亲跪了足足两分钟,容老先生弯下膝盖之际被我阻止了。”  “……”  容靖眼底闪过一抹诧异,那抹诧异闪过之后,漂亮的眼睛里就只剩下泛着的水光了。  容靖别过头,眼睛藏在那前额微长的头发阴影下。  那是苏小萌第一次从容靖的脸上看到除了歼诈,狡猾,愤怒,得意,桀骜这些让她生不出半丝好感的表情之外,第一抹让她觉得这个让她看不惯的男人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的表情。  挺……新鲜的。  “他们答应了?”  容靖又问,依旧是别着头,苏小萌听出这简单的一句问话里藏着的那点哽咽。  “应了,毫不犹豫的应了。”  殷时修坦然答道。  容靖抬手随便在脸上抹了一把,让那不小心溢出来的眼泪在他们跟前糊弄过去。  然而……  还是有那么一滴眼泪直接从眼眶里掉了出来,手都没来得及遮掉。  “容靖,你还知道哭哪?”  苏小萌蓦地开口,话语里竟是带着些调笑的味道。  容靖吸了下鼻子,对上苏小萌微微泛红的眼眶,娇俏的脸上虽是笑容,却不是嘲笑,反倒像是为了化解他尴尬给他一个台阶下的笑容。  一时间,容靖心下又是有些五味杂陈之感。  身体懒懒的斜靠在椅子上,偏着头看着苏小萌,扯了下嘴角,  “苏小萌,你倒是奇怪啊……当着全国媒体的面,你倒是能狠着心半点台阶不给我下,现在怎么一副心软的样子?”  “有什么奇怪的?就是觉得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  “能么?”  容靖好笑的问道。  “当然能,自己受再多委屈不算委屈,若是爸妈为了自己受了委屈,那才是真的委屈。”  “……”  “我没想到容总也是性情中人呢……”  苏小萌这话里头倒是不乏些许讽刺。  虽然有讽刺,倒也不算多刺耳。  “你还叫我容总?这马上就不是了吧……”  容靖叹息一声,道,  “说得好听叫并购,其实就是殷氏单方面对容氏的收购吧……”  殷时修没说话,不予否认。  “时修哥,你可真是个不折扣不扣的商人哪……”  “那你们应该庆幸,还好我只是个商人。”  “……”  也许,有些东西它就是早早注定好了的。  他总是以为自己再有一步就能赶上殷时修了,总是以为自己就差那么一步,就能赢了殷时修……  总是这么自以为是……  容靖起身,径自往门口走,晃晃荡荡的走到苏小萌和殷时修边上时,  “三个条件,我答应。帮我给我爸妈带句话,没人苛待我。”  说完,警员给他开了门,带着他回了看守室。  苏小萌看向殷时修,  “你这是在给他机会啊……”  “殷家和容家总得有一个人让步。”  “……”  “不然,以容家人身体里流淌的那份血性,再过个十几年,二十年,如今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就有可能发生在双儿,煌儿身上……”  “……”  苏小萌心一惊。  “武荣哪里能想到十五年前埋下的祸根,会在十五年之后,他的仕途正顺的时候突地发了芽?”  殷时修握住苏小萌的手,  “血的教训之下,总得换来一些改变吧?”  “你想的永远都要比我多,比我远……”  苏小萌起身,推着殷时修的轮椅走了出去。  白思东倒是没有参与他们和容靖的会面,他们出来的时候,白思东正在接受下级的工作汇报。  “好了?”  白思东打断下级的汇报,径自问道苏小萌。  苏小萌点了点头。  “看样子,容靖那小子肯配合了?”  “恩,应该没有问题了。”  殷时修说道,而后忙对白思东道,  “不过,小舅,你们还得想办法关他一阵了,暂时依旧不要让他和任何人会面。”  “怎么了?怕他变卦啊?”  “这倒不是……”  殷时修说着脸上露出些许苦恼和无奈,  “家里头的两个老长辈不愿意呀……觉得这么做太便宜容家人了。”  “护犊心切?”  白思东问。  殷时修扶了扶额,“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护犊……”  “哈哈!比起你家那位上了八十的老爷子,你可不就是犊子?”  殷时修点头,  “是是。”  苏小萌对白思东道,  “那小舅,麻烦你了,我们先回去了,我看时修状态不太好,我有点担心。”  白思东表情立刻就没了玩笑,  “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有点累。”  殷时修忙道。  “要不要先送到公安医院去看一下情况?离得近……”  “小舅,真没多大事儿,就是多咳了两声小萌就不放心了。”  “真的?”  白思东严肃问着,只是是看着苏小萌问的。  苏小萌本是想再说点什么,但是听殷时修话里的意思,显然也是不想让白思东担心……  于是便也就含糊的点了点头,  “我就是担心嘛……放心吧,小舅,我带他去医院做例行诊疗。”  “恩,那路上慢点,有什么事就打电话,和那容靖有关的事情,不是太重要的就不要亲自跑过来。”  白思东叮嘱道。  苏小萌和殷时修连声应着,这才上了车离开了看守所。  去了安和医院,做完药物治疗,殷时修踏实的睡了一觉。  期间,肖安和把苏小萌给狠狠骂了一顿,  “你们要是再这样不把我的话听进去,还总是让他劳心劳力,身体恢复不好,落下终生病根,可和我没关。”  “……”  “若到时候你们败坏我肖安和的医术招牌,我肯定告你们。”  苏小萌挠着自己的头,揪着自己的头发,只好连声抱歉,保证下次不会了。  殷时修醒过来的时候,小萌已经回了家,肖安和没好气的和他说,  “你老婆把你丢这儿了,让你这两天在看护室里过,她会比较安心。”  殷时修愕然,赶紧给苏小萌打电话,结果手一摸枕边,手机没有。  “殷太太把你的手机拿走了。”  肖安和一脸看好戏的面孔。  “……”  殷时修抿了抿唇,赶忙向肖安和借手机用了一下。  电话响了许久才被人接起来。  晚上八点多。  苏小萌刚帮着双双和煌煌把幼儿园里布置下来的剪纸作业完成,看到殷时修的电话,没好气的接了起来,  “醒了啊?”  殷时修忙赔笑道,  “醒了醒了,赶紧来接我回家吧,啊。”  “回家?你还想回家?给我在医院待着!”  苏小萌偏着头用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手上收拾着双双和煌煌完成作业后这一堆残破碎纸片,  “不要吧……”  那边靠在病*上的殷时修只觉得头疼的厉害,忙恳求道,  “趁着现在还早,好萌萌,赶紧派司机过来接我。”  “不早了,司机都已经睡下了。”  小萌立马拒绝道。  “我这已经做了治疗了,这医院里全是消毒水的味道,我睡不着啊……”  “你别无病*啊,在医院里待着。”  殷时修闭了闭眼,叹了口气,  “你就算是让我在医院里待着,好歹给我留个手机和电脑吧?我这里啥都没有,我……”  “我把你扔医院里就是要你好好休息,别再把心思放在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肖院长今天已经把我狠狠骂了一顿了!”  “我这不是挺好的么!肖院长也说我恢复的很好啊……”  “是么?”  “是啊是啊。”  殷时修急忙应道。  “医院待着。”  就四个字,电话挂了。  殷时修手里的手机冰冰凉的……  他看向肖安和,  “我的身体不是恢复的蛮好么?你干嘛吓唬我太太呀?”  “现在是恢复的蛮好,但你再不知收敛,继续消耗精力和体力,接下来能不能恢复的好,我就不知道了。”  “肖院长,我有分寸的啊……”  “要是这病人都有分寸,那就用不着医生了。”  肖安和扬了下眉,  “你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要紧,但我不能不在乎我这“安和医院”的招牌啊。”  “……”  殷时修扶额,恐怕今晚真的就只能在这医院里头度过了。  “饿嘛?你太太是借着医院的厨房给你做好了晚饭才走的,这个点护士也回去了,我就帮你热一下吧。”  肖安和笑米米的说着。  殷时修看着肖安和这心情蛮好的身影,眉头微微拢起……  没一会儿,肖安和便端着小粥和下饭菜走了进来,摆好小餐桌。  “我还真没想到,那小丫头能有这么好的手艺。”  肖安和拌着自己碗里的皮蛋瘦肉粥,呵呵的笑着。  殷时修一觉睡醒也的确是饿了。  稠度刚好的粥冒着热气,这在眼前升起的袅袅热气里,殷时修仿佛都能看到她站在厨台前握着勺炳认真的搅着稀粥的认真模样儿。  “她妈妈做的饭菜可不输五星大厨。”  殷时修淡淡道。  肖安和捧着碗坐在*边的椅子上,眼里饶有趣味的看着殷时修,  “你们年纪差的挺大,怎么认识的?相亲?还是……”  “*.情。”  “啊……烫烫烫!”  肖安和百无聊赖的随口问,殷时修也言简意赅的答。  结果,他也没料到殷时修的回答能这么劲爆……  肖安和瞪大了眼看着殷时修……  殷时修轻笑,  “怎么?不相信啊?”  “你可是殷绍辉的儿子,名门望族,堂堂豪门少爷,把*.情说的你这么坦荡的……还真是少见。”  “既然得到的是个好的结果,那么怎么开始的,也都是好的。”  “你想的挺开的,这殷家的老爷子老夫人也能想得开?”  “白总理的外孙女儿,你说他们想不想的开?”  殷时修唇角又浮出一抹浅浅的笑容。  肖安和神情又是一惊,  “白总理是指……白,白丰茂总理?”  “可不是么?还能有几个白总理啊?”  殷时修也是实在闲的很,这才和肖安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肖安和想到苏小萌是白总理的外孙女儿……心下不由感慨,难怪那小姑娘教养好,性子好,看着样样都好。  然而下一秒,他又颤抖着手指指着殷时修,  “你这胆子……可真是够大的啊!”  “恩?”  “你连白总理的外孙女儿都敢睡?”  “咳咳……”  殷时修一时间不自觉的便笑出了声,小小的呛了一下。  并没有再做详细的解释,就让他这么以为着吧……  事实说明的太过具体,反而会失了美感。  肖安和看着殷时修就像是看着一个……“疯子”似得。  眼底还带着些许佩服和赞叹。  “肖院长平时就一个人?”  “对啊!一个人守着这么一家大医院,我是不是也挺厉害的?”  殷时修笑着应道,  “厉害。”  “说起来,平时看着殷太太前前后后的服侍着你,是真心羡慕啊。”  “听小萌说起,肖院长应该还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孙子吧?”  “……恩。儿子和孙子人都在美国。这一年也难回来一次。”  肖安和说着,神情里倒是有那么一些落寞。  这面子上嘻嘻哈哈的,到了寂静深夜,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  “你和殷太太的那一对双胞胎还挺好玩儿的。”  肖安和随口说道。  “改天,肖院长去我们家吃饭吧,萌萌的妈妈真的是做的一手好菜,不去尝尝真的是太可惜了。”  肖安和眉头微皱,看着殷时修。  “怎么了?”  “原来你这么热情好客?”  “额……”  “殷太太带的吧?”  “哈哈……可能是。夫妻在一块儿久了,心性倒是越来越相像了……”  殷时修笑侃着自己。  那日, 白思弦和他两个人在家里,两个人倒是聊了许久,其中,让殷时修最为印象深刻的话便是……  “时修,你走后……小萌便活成了你的样子。替你守护着你的一切……”  她活的越来越像他,他的性格也慢慢的被她带着跑偏……  唇角勾出浅浅的笑意。这样也很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