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92 畜牲能入,殷时青不能!

692 畜牲能入,殷时青不能!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2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36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白丰茂放下筷子,拿过一旁的帕斤擦了擦嘴,看向殷绍辉,只说了一句话,  “狼若回头,不是报恩,就是报仇。你觉得,你这儿子是会报恩的人么?”  一句话问的殷家二老的脸色又青上几分。  “白老哥……”  殷绍辉沉吟良久,还想再开口,只是这刚叫了白丰茂一声,白丰茂就抬手示意他打住。  借着一旁的帕巾擦了擦手,看起来有些老皱的双手搭在桌子上,  “殷老弟,周妹是好面子的人,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殷正委说到底是你们养大的儿子。”  白丰茂沉着声,悠悠说道,  “自家兄弟之间的恩怨,家长里短的麻烦事,总是不希望当着众人的面谈及。”  白丰茂两句话说到了殷时修和周梦琴心里。  殷时青那么冠冕堂皇的几句话,似乎是带着慢慢的歉疚和悔意……  可殷绍辉和周梦琴若是在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还盲目的固守着这份父子,母子情缘,选择去相信殷时青的话。  那可真的是老糊涂了!  只是乔迁宴本是喜事,里厅三桌人,外厅三桌人。  难道要当着这么些人的面解决自家的矛盾,况且这个矛盾压根就是解决不了的。  这个大儿子想要做戏,那便让他做呗。  好过让这么多人看殷家的笑话,好过今天之后,殷家的家长里短在外头被传的沸沸扬扬。  白丰茂点到殷绍辉心里了,殷绍辉忙接道,  “今天毕竟是乔迁宴会,亲朋好友们过来也就是为了庆祝,又何必……”  “是,殷老弟和周妹子心里怎么想的,我知道。”  白丰茂没让殷绍辉把话说完,直接截断了殷绍辉的话,正色对着他,道,  “可是我觉得,殷老弟和周妹子这两张脸,实在是太过金贵。”  殷绍辉眉头微动,白丰茂这话里明显是带着讽意的,忙道,  “白老哥这话是什么意思呀?”  “意思就是……你们两位实在是太把这面子当一回事!连是非曲折对错都不当一回事了!”  白丰茂这沉声一呵,着实是让这一桌子的人都吓得不轻。  殷绍辉这脸色“唰”一下就白了。  白丰茂起身,拄起拐杖,拐杖抬起,直指还站着的殷时青,  “若我有这样的儿子,殷家大门外就会贴上大牌子!畜生能入,殷时青不能!”  “……”  “……”  一阵阵倒吸气声响起,不少人都瞪大了眼睛错愕的看着白丰茂。  白丰茂这一声足以让厅内厅外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畜生能入,殷时青不能!  九个字,将堂堂新上任的中扬级别大官圆贬的连畜牲都不如!  偏偏……  说这话的人,在场还真没人能对其说三道四。  白丰茂,元老级别的领导人之一,有着这样厚重的,让人肃然起敬身份的人,指着现任的中杨正委说出这样的话……  可想而知,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施海燕整张脸都白了,而站着的殷时青呢?  黑着脸,五官沉静着未动,之前那悻悻然作态的歉意和愧疚,脸上浮着的浅淡笑容,全数褪去!  殷时青和施海燕趁着乔迁宴过来,是真的要来求和的,哪怕只是表面上的求和。  容姓一家对他们的避而不见,断绝了关系。  这让殷时青惴惴不安了好些日子。  殷时青和容司容靖虽然有来往,但所有的交集并未触及到法律问题,容司也不至于能拿他殷时青做什么文章。  可是……  容家人毕竟是犯了法的,原来的容氏集团也常做一些黑色的不透明贸易。  万一公按句,检查园方面对此大做文章。  这容司又因为自己的儿子入狱,原容氏集团被吞并,性情难定,若是他们真的什么都对警方,检查园一方透露。  殷时青只觉得会有麻烦上身。  这周五,也就是后天,中杨派遣的审查小组到首都来对殷时青进行全方面的考核和审查。  只要过了这一关,之前落马的大老虎空下来的位置,便是他的囊中之物。  这点实在是太过重要,殷时青万万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出什么幺蛾子。  只要能再往上爬一阶,他的仕途就还有康庄大道可走。  可机会就伴随着风险,尤其是和他水火不相容的对手殷时修活着回来了。  这一回来,这一举手一投足都惊天动地啊!  武荣落马,十五年前错判错审的旧案重判重审,容家大公子容靖入狱,容氏集团没了。  这一步一步的……  殷时青要说一点儿也不害怕,是假的。  或许正是因为大家都太过忌惮殷时修。  所以施盛德和武荣才会想置他于死地。  所以殷时修的死讯传出来的时候,他才会欣喜若狂!  才会肆无忌惮的在他出殡之日逼迫殷家二老交出殷家家主的位置,想要借机看这一家人的丑态。  曾经笑都能笑醒的美梦,现在却成为折磨着他们难以入眠的噩梦。  惴惴不安了些许日子后。  殷时青想通了……  殷时修回来了就该照着以前殷时修没死的时候那样,哪怕只是表面上的相好,也要维持住。  撕破的脸皮得重新缝补回来。  既然容家已经和他断了关系,倒是正好成了一种证明。  一切都是因为容家在他背后怂恿,是容家想要离间他和家里人的关系。  殷绍辉和周梦琴既然能养育他这么多年,既然也能把他当亲儿子看待,那就有转圜的余地。  不管会受多少谩骂和质疑,他也要摆出一副低姿态来求和。  道歉,愧疚……  只要能让二老心软那么一会儿,能让殷时修犹豫那么一会儿……  待中杨审查小组通过了对他的考核,就可以了。  从进门开始,事态发展的挺好,殷家二老并未对他的言论做回应,甚至在苏小萌出口质疑他的时候出声制止。  他就是掐准了两点。  第一点,二老好面子,乔迁宴上人多,二老是无论如何不会把家丑在这种时候大肆扬起!  第二点,二老已经老了,老到一年一个模样儿,一年一种心态……人老了,很多事情,能算了的就不会再去追究。  所以殷时青相信只要他能好好的把话说完,把歉疚和愧意表达到位,二老一定会心软的。  可现在。  白丰茂指着他的鼻子谩骂,气不可遏,这……不合规矩。  是的,这不合规矩,也不合常理。  清官能断家务事,还是别人家的家务事。  按规矩来,殷时青在和自己的父母,兄弟讲话时,旁人是不该插嘴的。  按道理来,就算是要指责数落殷时青的不是,那也该是殷时青的父母。  白丰茂这一把年纪,身居官场多年,不可能连这点人情世故的道理都不懂。  可偏偏……  那已经被磨损的略有些严重的拐杖,此时就直直的指着他,像一根枪管。  殷时青铁青着脸,看着这根握的牢牢的,直指着他不为一丝颤动的拐杖……  白丰茂这一出声,一抬拐杖,代表着什么?  殷时青几乎是立下意识到了。  而在座的宾客也慢慢都联想到了。  白丰茂这等级别的人物,并非退了位就没了地位,面前的这位挂着白胡子,梳着一头干净短短的白发老人,可是坐在权力最高位上的人年年都要来拜访探望的大人物。  白丰茂这是要……  一句话断掉他殷时青的仕途啊!  殷时青的眼里显现出几条血丝,与白丰茂这双浑浊却又不失锋芒的老眼相对……  “白老爷子,您这话……言重了吧?时青可真的是受不起啊!”  殷时青多聪明的一个人,这不是以前和父母打交道,还可以撒娇耍赖,哪怕语气重一点,却到底是家里人。  此时和白丰茂讲话,若是硬碰硬,殷时青清楚,自己一定会死的粉身碎骨。  畜生能入,殷时修不能!  并不是说中杨审查听到这九个字就会否定他的工作能力和作为当员态度忠诚度,以及为人民服务的决心。  可这九个字却足以让审查小组对他殷时青换一种眼光。  若是将这一年内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串联在一块儿。  白家的白思东,容家的容司容靖,甚至一直在背地里查着伦敦恐怖袭击案的单明旭,再加上,虎视眈眈盯着他的殷时修和苏小萌。  想把他弄死,虽是要费上一番功夫,却是实实在在能够做到的。  施家倒台,施盛德死亡,武荣落马,容家和他断了关系。  这样腹背受敌的孤独感,的确是让殷时青显得有些狼狈……  接下来还会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殷时青甚至都已经不敢去想。  所以,如果踩空了这层阶梯,他就会跌的粉身碎骨。  “受不起?”  白丰茂手里的拐杖轻轻敲了敲他跟前的桌面,而后就把拐杖放在桌上,双手背在身后,踱步到殷时青身边,  “一句畜生不如,你受不起,卖掉你父亲用铁血换来的百年老祖宅,在你兄弟死后落井下石,六亲不认你倒是受得起!”  “……”  殷时青慌了。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这么多的宾客能让他在殷家二老跟前求和,也能让白丰茂把他弄得声名狼藉。  看白丰茂这样子,他便知道,这老头子是铁了心的要弄死他。  苏小萌看外公这般激动,忙起身走到外公身边,扶着他,  “外公……”  白丰茂轻轻拍了拍苏小萌的手,  “萌萌,走,咱们到外边儿去。”  “……”  苏小萌有些不明白,但还是跟着白丰茂尚且稳健的步伐往外走。  殷时青忙咽了下口水,他忙看向殷绍辉和周梦琴,  “爸,妈……白老先生怕是喝多了吧?”  殷绍辉抬眼,  “你为什么来?”  “我……我说了,今儿来是想给爸妈还有老四道歉的……”  “滚。”  “爸……”  “你还配叫我一声爸?!滚!殷时青,看在父子一场的份上,劝你一句,再不滚,这场面一定还可以更难堪一些。”  殷绍辉就是不想让场面落到这样窘迫的局面。  可现在白丰茂已经替他们把局面给打开了,并且丝毫没有收势的打算。  殷时青杵在原地,浑身僵硬,坐在他身边的施海燕这会儿是一脸的惊恐。  殷俊杰就低着头,两只手无措的相互抠着,“啪嗒”……  眼泪落在桌面上。  兴许有人察觉,却似乎没人此刻有暇问津于他。  小小的身体里,小小的年纪下,承载了太多的悲痛。  那是他的亲爷爷啊……  殷时修的余光里,便是默默落着眼泪的孩子……  说起来,这个十来岁的孩子和他可以算是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他的五官棱角长的也不像殷家人……  可是,这性子,这骨气,这承受力,却有几分殷家老爷子的味道。  伸手拉住他的手腕,温厚的手掌一碰上殷俊杰冰凉的手腕时,殷俊杰只觉得鼻子更酸,胸腔里憋闷的痛楚一股子随着血液四处蔓延。  殷时修拉紧他的手,把他拉到苏小萌的位置上而后搭住他的小肩膀,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一刹那,殷俊杰的情绪也有些收不住了,脸死死的埋在殷时修的怀里,不想哭出声,可是眼泪汹涌,只见这瘦弱单薄的身体因强忍哭声而剧烈抽动着肩膀。  于此,不少人侧目看向这个伤心的孩子,一时间心疼不已。  而最受孩子牵动的便是施海燕……  施海燕打殷俊杰小就*他,祝岚也不是个懂事的主,生了俊杰也不懂照顾,还是更喜欢自己玩乐。  这孩子,真的是这个奶奶一手带大。  祝岚*这孩子,她也*,以至于那“太子病”越演越烈。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孩子的少爷脾气慢慢的被消磨掉了。  虽是被消磨掉了,但施海燕其实更疼爱他了,殷博文就这么一个孩子,郭彤那孩子早早就流掉了,家里那个一岁大的孩子身上流的不是他们家人的血。  感情自然也就不一样。  直到殷俊杰去殷时青的书房把那么重要的东西偷了出去……  孩子的这一个举动,毁了武荣,接连着回了容氏,也让他们自己落入困境。  施海燕看着这孩子,说不来气是假的。  可偏偏……  日子越过越难受,越过越寂寥,看着这身形小小的孩子……  他最起码是她施海燕的亲孙子。  他聪明,可爱,乖巧,懂事,机灵……  他这么小,能懂什么呢?  施海燕至今还是觉得殷俊杰会去殷时青的书房偷东西一定是背后有人指使……  奶奶对孙子百般疼爱,何以因为他做错了一件事,酿造了大祸就摒弃他?哪家的孩子从小不闯祸呢?  施海燕恨不起来这小家伙……  所以看着殷俊杰死死揪着殷时修的衣服,强忍哭泣的模样儿,心肝儿疼的厉害。  “俊杰啊……”  施海燕心疼着喊了一声,伴随着这一声呼喊,做奶奶的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  殷俊杰是为什么哭……  不难猜。  施海燕这一声没有得到殷俊杰的回应,却换来殷时修充满怒气的瞪视。  话没出口,但眼神里已经写的很清楚……  带俊杰来就是想让家里人看在孩子的面上给你们说话入座的机会,连孩子都利用!  施海燕心疼孙子,收到殷时修的眼神后立马就心虚了。  “殷时青,带着施海燕回去吧。”  殷时修沉声道,  “回头我会送俊杰回去。”  殷时青看向殷时修……  再看看这厅里的人,家里的兄弟姐妹也好,稍远一些亲戚一些,甚至是父母辈的朋友也好,此刻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鄙夷和愤慨。  而一些不好事的人,此时表露出来的眼神,也是视他为不速之客的目光。  殷时青的拳头攥紧,他得忍,他得忍……  可是他发现,事情发展到这地步,已经不是他忍下这口气便能挽回的局面了!  “爸,妈,老四……时桦,时兰……”  殷时青话锋微转,表情也突然变了,放低的姿态重新摆正起来,  “在座的各位来宾,我的老父亲老母亲记性不好。白老爷子是外人,殷家的事情,他终究有所不知。”  “方才白老爷子那般谩骂我,我敬他是大人物,不与他见识。”  “……”  “你们不会忘了,老四“头七”之后,殷家的家主已经是我了。”  “呜呜……呜呜呜……”  对殷时青的这句话最先给予回应的是殷俊杰实在无法忍住的哭泣。  殷时青的无可救药和病入膏肓,就连十岁的亲孙子都感觉到了。  殷时修楼紧了殷俊杰,抬头看向那个弯着唇角露出得意笑容的殷时青。  举起面前的高脚酒杯,向上便泼了殷时青一脸,殷时修闪着寒光的眼睛看向他,语气森然问道,  “殷正委,白日梦,可醒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