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95 忍常人不能忍,方能为常人不能为(求月票!)

695 忍常人不能忍,方能为常人不能为(求月票!)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8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36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结束了和老爷子并不愉快的对话,殷时修便在苏成济还有小俊杰的陪伴下回了君苑。  而早早已经回到君苑的苏小萌正陪着白丰茂在这四合院里坐着,院子中央的那棵梧桐到了凋零的季节,风吹上一阵,梧桐叶便窸窸窣窣的掉  落下数十片。  白丰茂就坐在佣人搬出来的木质靠椅上,不是什么名贵的木材,却是非常古朴的样式。  “你外公我,就像你们院子里的这棵梧桐树,这树根是死死的扎在北京的这片土地里,年岁大了,反而是愈加的顽固。”  白丰茂悠悠说道,握着苏小萌的手,叹了口气,  “你这小丫头的性子,外公是真喜欢,殷家老夫妻俩这“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一套,我着实是看不上。”  苏小萌搬了个小凳子就坐在白丰茂边上,给老人家捶着腿,冲他嘿嘿笑,  “我也喜欢外公,不只是性格,外公的所有我都喜欢。”  白丰茂伸手摸摸小丫头的头发,  “殷家这对老夫妻,不是不讲理的人,只是一直以来性子蛮横强势,尤其那殷绍辉,打了一辈子仗,那军营是个什么场合?”  “他又是当了那么多年的军官,发号施令发惯了,这部队里头,他就是说一不二的主,部下也没有敢反驳他的。”  “所以他蛮横,强势……也死要面子。”  苏小萌微微嘟起嘴,  “外公……听你这话,像是在为我公公开脱什么似得……刚才在厅里厅外,您可也是一点儿面子都没有给公公啊。”  “哈哈!”  白丰茂大笑两声,只是苏小萌并没有找到外公的笑点。  “我不给他面子,那是因为真论官阶,我比他大!”  “……”  苏小萌面色一僵。  “可你当众不给他面子,就有点过了……”  “……”  苏小萌听白丰茂这话,又是一愣。  漆黑的大眼茫然的睁着,看着白丰茂。  “你觉得奇怪,明明外公不觉得你那么做是对的,却还是及时出声,像是在帮你,对吧?”  “……恩。”  苏小萌低低的应了声。  “萌萌,你要永远记得,咱不说什么像殷家这样的豪门世家,还是向你爷爷奶奶那样的普通农村人家……长幼有序这点切勿忘记。”  “外公……我也是气不过……并不是存心想要当众顶撞公公婆婆……”  小萌岂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就是在当众给殷家这两位德高望重的老长辈打脸么?  可真到了急火攻心,气急败坏的地步,谁也忍不下这口气,谁也按捺不住那一时的冲动。  所以哪怕现在回过头来,外公私下里和她谈论着这事。  她也觉得有些不妥,但让她再来一次,估计还会如此。  “你得忍住啊……”  白丰茂听着苏小萌的话,看着小丫头这双精灵般漆黑的眼,便知道小丫头心里头存着怎样的情绪。  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谆谆教导般的语气,苏小萌这满腹的怨气和委屈,突然就散了。  “殷家这老夫妻俩把殷家的家谱,把象征着殷家家族荣耀的象牙杖都交由你处理,他们是把你当什么人?”  “……”  “你以后在殷家又会成为什么样的存在,还用外公提醒你么?”  苏小萌咬着唇,眉眼低着,沉默了良久,而后喃喃低声道,  “今天之前,我是很明白二老的心意,可现在,我不那么明白了……”  “怎么?就因为他们在饭桌上纵容了殷时青?”  苏小萌忙抬起头,  “外公,您该知道,一次纵容,两次纵容,那可以归咎于很多原因,可我和时修都已经付出过血的代价,甚至是生命的代价,我不懂,到了这种地步……”  “到了这种地步,他们竟还想着让我放过殷时青一马!竟还想着维护这个十恶不赦的养子!”  “外公,我总觉得公公婆婆是有大智慧的人,可现在看来,他们对殷时青的腻宠,已经到了丧心病狂,走火入魔的地步!”  苏小萌说着,心里都滴着血。  白丰茂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外孙女眼里噙着的满满的对殷时青的怨恨。  “所以……如果哪怕今日的情景在你跟前重新展示一次,你还会如此,对吧?”  “……恩。”  苏小萌点头,只是目光没再与外公相对,怯了。  白丰茂看着小丫头低着的头,发顶漆黑,发线清晰。  “忍常人所不能忍,受常人所不能受,方能为常人所不能为。”  “……”  “萌萌,现在的你,有一百一千种方式打击殷时青,折辱殷时青。”  白丰茂捋了捋自己的白胡子,微微勾起唇角, 说出这句话时,老人家的脸上满是对自己外孙女的骄傲和自豪。  苏小萌抿着唇,慢慢的抬起头,午后的微风在这宽敞空旷的四合院里吹起。  粗大的梧桐树树枝轻颤,枯黄的叶子从枝头掉落,绘出外公的背景。  “外公不是要责备你,只是对你有更高的期待。”  “你的公公婆婆也是一样。”  “……”  白丰茂悠悠的说着,苏小萌就在他膝前坐着,看着这位长者,智者给自己的指点。  循循善诱,谆谆教导。  “方才在席间,我说的那一番话,也不是在帮你,我只是在说我自己的想法,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立场。”  “我身为你公公婆婆的老朋友,看不得他们这样盲目,身为你的外公,也见不得那个伤你害了时修的人,在那人模狗样的说话。”  “仅此而已。”  梧桐叶被风吹得簌簌作响。  苏小萌坐着,看着落在地上的枯叶子……像是在沉思,像是在咀嚼着外公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白丰茂就坐在那儿,入秋的天,凉了,但午后的阳光,还算暖。  没过多久,白丰茂就闭上了眼,呼吸沉稳,胸口起伏……  苏小萌起身回屋拿了件毯子出来,给白丰茂盖好毯子,她还坐在那张小凳子上。  随手捡着脚边上的一根树枝,剥开地上的落叶,在土地上随手划着……  君苑的大门再开。  苏成济推着殷时修的轮椅,身旁跟着殷俊杰,一行人走了进来。  苏小萌听到声响便忙起身走了过去,示意他们小声一些,外公刚睡。  苏成济愣了一下,  “在外头睡?”  “太阳晒的挺暖和的。”  苏成济微微颔首,也就没再说什么,沿着长廊把殷时修给推进了房间。  殷俊杰也跟着……  苏小萌看着小俊杰这红肿的眼睛,伏腰,伸手揉了揉他的脸,  “哭的累了吧?”  殷俊杰低头,嘴巴轻轻的嘟了一下,“有点儿。”  苏小萌把殷俊杰收进怀里,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对不起啊,小俊杰……四奶奶实在是顾及不到你的感受。”  “……”  “我和你四爷爷,和你亲爷爷奶奶之间的恩怨,本不该把你这个小孩子给牵扯进来……”  “四奶奶……”  殷俊杰伸手抱住苏小萌,头埋在她怀里,良久认真的抬眼问道,  “爷爷……会怎么样? 奶奶……会怎么样?我爸爸……会怎么样?”  三个问题。  伴随着殷俊杰那耿直的,漆黑的,本该纯真天真,本该单纯无忧的眼神。  苏小萌觉得自己在这个孩子面子,就是一个刽子手,一个亲手毁了他家庭的刽子手……  “我不知道。”  “四奶奶,没关系的……你告诉我,我只是想知道……我只是想知道而已……”  殷俊杰略显焦急道。  苏小萌有些无措的把目光投向殷时修。  殷时修深吸口气,伸手拉住殷俊杰的手,而后对苏小萌和苏成济道,  “你们出去吧,我和俊杰说几句话。有些话,男人和男人来谈,会更好,对吧?”  殷时修看着殷俊杰。  殷俊杰松开苏小萌的手,看向殷时修,点了点头。  苏小萌这才松了一口气,没再说什么便和苏成济一块儿出了屋子。  院落里,梧桐树边,外公还睡着。  “那我回正苑去帮帮你妈妈应付宾客。”  “爸,等一下……”  “恩?”  “唔……能不能陪我走一圈?”  苏小萌搂着父亲的手臂,撒娇似的晃着。  苏成济略显讶异,不过自个儿闺女的要求,他怎么可能拒绝。  “走。”  苏小萌轻笑。  君苑的长廊一直延伸到后院,这后院的花草种的比前院的更杂乱无章一些。  苏成济还是第一次跑到这君苑的后院,一见这宽敞的土地,杂草丛生,立马拍起了大腿,  “这怎么搞的?野草不除,这秋海棠怎么开得出花?”  苏小萌被苏成济给吓了一跳。  “啊!哦,这个应该是园丁还没来得及弄吧,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会弄好了,毕竟整个宅子都空置了许久,就更别说我和时修以前就鲜少回来居住的君苑了。”  她随口这么说道,并未太在意。  “这怎么行呢?这秋海棠的根既然扎了下去,就该好好的呵护……”  苏小萌心下不自觉的叹道,  老爹的这职业病说犯就犯,比起以前在成都开一家花店,现在着手打理一片植物园。  唔……  该说他是愈发的专业了,还是愈发的痴迷了?  苏小萌心下还在腹诽嘀咕,那边苏成济已经踏进了院子,竟是徒手把几颗碍眼的杂草给拔掉。  这狠劲儿,看的苏小萌还挺心疼这院子里的野草的。  靠在长廊的圆柱子上,苏小萌抱着双臂,  “其实我觉得这个杂乱无章的,顺从大自然的法则肆意成长,也挺不错的啊,这秋海棠能活就活,不能活——”  “不能活也不能怪这些野草是吧?”  “唔……的确是不能怪啊。谁让这秋海棠的生命力没有野草来的旺盛呢?”  苏小萌耸了下肩膀。  苏成济弯着腰还在徒手拔着这些杂草。  听苏小萌这么一说,弯着的腰顿了一顿,不过也就是这么一顿后,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头没回,身形也没直,拔掉的草就扔在一边,只是随意的问了句,  “那我家萌萌觉得,你是这野草,还是这秋海棠?”  小萌倒是真没想到老爹会问她这样的问题。  被这么一问,倒也认真的思索起来。  “杂乱无章,肆意生长,你像是这些野草,对吧?”  苏小萌忙点头,  “嗯嗯。”  应完后还挺自豪的说道,  “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野草就是生命力顽强。”  “哦?是嘛?”  苏成济话锋一转,突然笑着问道。  苏小萌扬起眉,  “对呀!”  “你像是野草,其实是这一株株海棠花。”  “……”  “你小的时候,我和你妈帮你拔掉周围的野草,让你能够汲取充分的土壤营养。”  “后来,有朋友同学帮你。”  “现在,你的丈夫,你的外公,你的公公婆婆,你的叔伯舅甥。”  苏成济直起腰,转过身,好笑的看着她,  “你是哪门子的野草?又是哪门子的生命力旺盛?”  “……”  苏小萌目光直直的看着苏成济。  父亲的容颜渐老,这两年尤其,可他眉眼间带着的那一丝幽默诙谐的笑意,从未变过。  他扔掉手里的野草,  “萌萌,无论一个人她有多大的本事,在自己本该尊重敬爱的长辈跟前强势,以自己更加年轻,更加精力充沛,更加桀骜不羁的性子,放任自己的情绪, 冲动……”  “无论她多么在理,都不会让她显得有多智慧。”  苏成济拍掉自己手上的灰。  “哪,我不知道你要我陪你走上一圈,是不是想询问我关于刚才在宴会上的事情,你做的对与错,但刚才说的那些话呢,只是我给你的一个小小建议。”  “老爸没有你这样的本事,萌萌,论智慧才学,老爸比不上你妈,现在也比不上你, 我说的也未必就对。”  “所以,你听听就好,如果觉得老爸迂腐,也大可不必理会。嘿嘿。”  苏成济咧嘴一笑,  “你这株绽放娇艳的秋海棠,是多少人精心栽培出来的呀!可不能以为自己艳压群芳,就忘了是谁培育了你哦。”  “爸……说话绕这么大弯子,真不像是你的风格。”  苏小萌叹了口气,不过……  也正是父亲的这个弯子,让她豁然开朗。  “哈哈!这样不是显得你老爸也比较有文化嘛!”  “去去,快点回正苑帮我妈吧。”  “利用完老爸的价值就赶老爸走了?”  苏成济眨眨眼,似是有些不相信。  然而……苏小萌已经是推着他往大门外走了。  苏成济只能是边摇着头叹息,边往外走,  “女儿养大了,也是白养啊!”  苏小萌把苏成济给推出君苑,大门关上,小丫头笑了笑。  外公和父亲和她说的话,并没有半点觉得饭桌上殷家二老对殷时青的纵然是对的的意思。  只是,她的做法也不恰当。  这是两件事,而外公和父亲对这两件事的判断和劝导,她全盘接收。  精心培育出她这朵绽放艳丽的秋海棠的,不只父母,外公,丈夫, 还有……殷家二老。  北京,这座城,催她长大。  而殷家二老便是褪去她稚嫩无知的第一剂强心针。  风一凉,白丰茂也就醒了,这一睁眼,便见眉目明媚的外孙女儿蹦蹦跳跳的过来了。  白丰茂轻笑。  “外公,醒啦?”  “恩,风有点大了。”  “那我扶您回屋再睡会儿。”  “也成,还是有点倦。”  白丰茂应道。  苏小萌搀着白丰茂往房间里走,  “您先休息着,家里的司机已经去接双儿和煌儿了,等您一觉醒了,估摸着他们也就回来了。”  “诶哟!”  “咋了?”  “你这不提小双儿和小煌儿还好,你这一提,我都激动的没了睡意。”  白丰茂忙解释道。  苏小萌被外公这调皮样儿给逗乐了。  “先睡,先睡,您这会儿不睡,一会儿兄妹俩回来,您都折腾不动。”  小萌也只好赶紧哄道。  “这倒也是,老了,这体力不行了,休息休息,不然怎么陪两个小祖宗折腾……哈哈!”  给白丰茂安排睡下后,苏小萌便出了客房的屋,走到主卧室门前,侧耳听了听里头的动静。  这殷时修和小俊杰这男人之间的对话似乎还没有结束……  苏小萌也没有敲门进去打扰他们,绕开屋子,径自去君苑的书房里待着。  从老旧的书架上翻下来几本书,人刚落座,静谧的书房就又被一阵急匆匆的敲门声给打扰。  “进来。”  匆匆跑进来的倒不是君苑的佣人,而是本该在正苑帮着收拾的阿素。  阿素脸色苍白,神情惊惶。  苏小萌扬起眉,  “怎么了?你这副见了鬼的样子?”  “四少奶奶,双双小姐和煌煌少爷……不见了。”  “啪嗒”!  手中刚翻开的书,落在地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