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96 我不信老天,但我信你(求月票!)

696 我不信老天,但我信你(求月票!)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3252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37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四少奶奶,双双小姐和煌煌少爷……不见了。”  “啪嗒”!  手中刚翻开的书,落在地上。  “阿素,你说清楚,怎么回事?什么叫双儿和煌儿不见了?”  苏小萌心下强烈的不安狂风骤雨般掀起。  神情肃穆的盯着阿素。  阿素急忙咽了口口水,向苏小萌说明着方才去接孩子的司机打回来的电话内容,  “老黄司机说他早就到幼儿园门口了,到了放学时间就跟着排队进园接孩子的家长一起进了幼儿园。其他家长都接到自家孩子走了。”  “老黄司机说他和园长说他是殷家的司机,来接殷瑾兮和殷怀瑜。”  “谁料,园长一脸惊讶的看着老黄司机,告诉他,孩子们午睡时间刚过,双双和煌煌就已经被人给接走了。”  “被谁?”  苏小萌忙问。  阿素眉头拢着,  “那会儿园长不在,是新来的幼儿园老师在看着孩子,说是……孩子的父亲来接的。”  苏小萌心下的不安在不断的放大,一时间,手脚冰凉。  她知道,最不好的可能,正在发生。  若是换了旁人,苏小萌还有别的想法, 偏偏是殷时修。  孩子的父亲?  怎么可能?  “可告诉老爷子和老太太了?”  阿素摇头,  “老爷子和老夫人还在午休,电话是我接的,老黄司机的声音听起来都要哭了。他让我先告诉你和四少爷。”  苏小萌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抿紧苍白的唇,低低的嘀咕出声,  “不要慌,不要慌,苏小萌, 你不要慌,冷静下来……”  阿素站在一边,看着努力抑制心焦的苏小萌,一时间兵器不敢出声。  双儿和煌儿是她帮着带大的,两个小家伙在她心里,不亚于自己的亲生孩子。  老黄司机的电话一打过来,阿素就心乱如麻,此刻眼底还有惊慌的泪水在打转,整颗心悬在嗓子口,咽口水都觉得困难。  她都如此,更别说苏小萌可是两个孩子的亲生母亲。  “黄叔叔做的对……先不要惊动太多人,我们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  苏小萌喃喃着。  老黄司机以前也是老爷子带过的兵,老了之后就在殷家待着,给老爷子开车, 和老爷子侃谈着往日的部队生活。  他是殷家的老人了,对殷家人的忠心,苏小萌不说百分百,但是老黄司机对殷老爷子的忠心却是日月可鉴。  老黄司机让阿素忍着,先把消息告诉苏小萌和殷时修,这点就做的非常明智。  尤其是在今天,殷家办乔迁宴,不少宾客都还在殷宅里。  不管双儿和煌儿到底被谁接走了,宾客众多, 若是一传十,十传百,事情会被闹到难以收拾的地步。  “阿素,备车。”  “少奶奶,您要去哪儿?”  “得去一趟幼儿园。”  苏小萌冷言道,对阿素继续道,  “就说我出去办点事,千万别让家里的几个老人发现了,老人年纪都大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没落实,信息量越少,越容易让他们胡思乱想。”  “这几个老人可再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知道么?”  “恩……好,阿素知道。”  “快去吧。”  阿素转身便急步离开了君苑。  苏小萌则是推开了主卧室的门。  殷俊杰和殷时修的谈话结束了,少年哭累了,心思又重,这会儿一松懈,躺在床上就睡熟了。  而殷时修还坐在轮椅上,轮椅上装的小桌板上放着电脑……  见苏小萌进来,倒也没太当一回事。  结果发现她进来后倒是啥也不说,走到他身后推起他的轮椅就出了主卧室,反手把主卧室的门给带上。  一出屋子,殷时修便问,  “怎么了?”  苏小萌只是沉着声,把他推到不远处的长廊里,距离卧室和外公午休的房间足够远的地方。  这才沉声开口,  “黄叔去接双儿和煌儿,幼儿园的老师说双儿和煌儿一点左右的时候被声称是孩子父亲的人接走了。”  “……”  殷时修神情蓦地肃然起来,眸光凝重,  “什么时候知道的?”  “就刚刚,阿素接了黄叔的电话就跑过来告诉我了, 正苑那边还没人知道。”  苏小萌用最简单的话语把事情说过殷时修听。  说完后,也没等殷时修反应,便道,  “我让阿素继续瞒着,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最坏的结果就是“绑架”。”  “……”  “但到现在为止,我们这边也没有接到绑匪一方打来的电话。”  苏小萌说着,听着话,像是分析的理智。  可这话音里的丝丝颤抖以及紧紧握住却不住冒汗的手心,透露出苏小萌的惊慌和害怕。  “我,我得先去一趟幼儿园,电话里说不清楚,我得见了园长,还有那个让人接走双双和煌煌的新老师……”  “我得自己问一下她们……如果园长在的话,绝对不会让不是双儿煌儿爸爸的人接走他们,那个新老师……那个新老师……”  苏小萌扶额,顺手抓着自己的头发,  “那个新老师不是对我们家很了解么!还知道双儿和煌儿在英国住过!怎么会随便让人接走他们!”  她说着,就觉得事情发展的太过蹊跷。  殷时修见她情绪激动,赶忙拉住她的手,  “萌萌。”  苏小萌看向殷时修,对上他同样慌张的神情,蓦地,眼睛就红了,噙着水光,  “时修……如,如果……”  苏小萌说话的声音一下子就哑了起来,眼泪“啪嗒”就掉了出来,  “如果双儿煌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  “别瞎想别多想。”  殷时修紧紧握住苏小萌的手,目光定定的看着他,  “像你说的,如果说是绑架,或者是有别有用心之人带走了他们,那么对方的目的是在我们,亦或是殷家的某一个人。”  “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收到消息,这就是好消息。”  “你现在就去幼儿园,把监控录像调出来,一看便能知道是谁接走了双儿和煌儿。”  殷时修冷静道。  苏小萌赶忙抹掉因恐惧落下来的眼泪, 点头,  “恩,我这就去。”  “小萌,记住,一定要冷静下来,我去联系小舅,让小舅到场帮你,他是警察,是专家。有什么你发现不了的线索,他也能看出来。”  “好,好。”  苏小萌吸了吸鼻子,应下。  殷时修拽紧她的手,把她拉到自个儿面前,紧紧的抱了一下,  “我在家等你的消息。”  “……”  “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老天爷不舍得再让我们受折磨。”  “……这老天从来也不公平。”  苏小萌嘀咕了一句,真的是带着满满的怨气。  带着浓重的哭音,苏小萌对殷时修道,  “我不信老天,但我信你,你说会没事的,我就相信会没事的。”  ..............................  殷时修人坐在轮椅上,看着君苑的大门开了又关上,阿素让人备的车已经停在了君苑门口。  汽车发动的声音,很是刺耳。  偌大一个君苑。  明明是他这个殷家四少爷的住所,可他真正在这里居住的时日却是用两双手都能数的过来。  君苑是真正的老北京四合院建筑,后来殷家人搬进来后,部分又进行了重新设计和修整。  不过大体上还是保留着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味道。  暗红色的长廊,殷时修就坐在那,看着四合院正中央的这棵上了岁数的老梧桐。  绑架?  可能性不大。  牡丹幼儿园不说教育质量,在孩子的安全问题上,还是做得很到位的。  园长和老师基本上对每个孩子都有所了解。  平时谁来送孩子上学, 又是谁来接孩子放学,园长和各个班级的老师,心里都是有数的。  牡丹幼儿园建立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在孩子的安全上出现过问题。  如果是陌生人,按道理说,双儿和煌儿是不会跟着陌生人走的。  可是……  如果是熟人,又为什么要假借他的名义去接孩子?  这让殷时修感到极其的矛盾。  双儿和煌儿出事的可能性至少有一半。  殷时修有这样的预感……  他殷时修虽然树敌不少, 但真的做了什么,有让别人对他起杀心,对他的孩子起歹念予以报复的事情。  他眼下还真想不出来什么。  毕竟真正想要他死,想要报复他的人,不是在监狱里,就在去监狱的路上。  武荣,殷时青。  除了这两个心狠手辣之人,他也想不出还有谁会自负的做这般自以为聪明,实则愚蠢之极的事情。  除了武荣和殷时青,那就剩容家了。  容家这老老小小,殷时修也算是都摸透了。  容靖进了监狱,看起来像是都想通了,至于他父亲,若是在容靖即将面临法院开庭,进行审判的过程中再做出这等荒唐事……  那容司可能是真的想让他唯一的儿子,一生都被毁掉。  从一点到现在,已经足足两个小时过去了。  出了黄叔打电话回来告诉他们没有接到孩子之外,他们没有收到任何有关双儿和煌儿的消息。  到底是谁呢……  是有人在恶作剧?还是真的……  殷时修想至此,只觉得脑中的线索错乱纷杂。  想不明白的那根弦紧紧绷着……  他没有办法,现在真的就只能等苏小萌到了幼儿园,把具体的情况告诉他之后再做判断。  而另一边……  殷时修快速给白思东打了个电话,把事情告诉他。  白思东也着实是吓了一跳,几乎下意识便道,  “这殷时青刚被我带进看守所……就出了这事?”  殷时修愣了一下,而后道,  “应该不会是他……他难道有未卜先知的本领?而且,事情发生的实在太快了,他根本不可能有这个时间去安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