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98 是殷时修的声音(已修,六千字)

698 是殷时修的声音(已修,六千字)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528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37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把画面拉近一些。”  苏小萌忙对监控室的管理人员道。  随着监控视频里穿着干净衬衣牛仔裤,戴着灰色帽子的年轻男人被拉近放大了容貌时,苏小萌的眉头拧的更紧了。  帽檐下,男人竟是还戴着一副会变色反光的眼镜,从他们的角度看过去,竟是看不真切眼睛。  仅凭着鼻子和嘴巴,还有这略宽的下巴,苏小萌实在是难以认出这个人。  但是……  这略宽的下巴,这露出来的鼻子嘴巴,却是隐隐的让苏小萌觉得似曾相识。  男人看体型外貌,走路姿势,应该也就二十多岁,顶多三十。  “殷太太,这个人,您认得么?”  苏小萌眉头深锁的思考着,而一旁的幼儿园园长就站在苏小萌边上,不说心情会比苏小萌更加焦急,但是,心焦如焚也是必然的。  “不认识。”  苏小萌不能凭着脑海中生疏的印象和这种难以作为线索推断的似曾相识感来说话。  年轻的男人,她不认识。  这三个字,让园长心里头仅抱有着的那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园长就这么站在边上,面如死灰。  苏小萌心下的恐惧绝对是高于幼儿园园长。  若是双儿煌儿真的出了事,这幼儿园园长顶多是卸职来承担责任,可她却是失去自己的亲生孩子。  好在苏小萌来之前,这一路上就已经想到了最坏的可能,也有了最坏的打算。  如今,监控画面里的男人,她不认识,也就是说,事情的发展真的不容乐观。  苏小萌对监控管理道,  “麻烦你把这男人出现在幼儿园门口开始一直到他到班级里把兄妹俩接走的这段视频给下载保存下来,一会儿交给过来的警察。”  “好的。”  苏小萌拿起手机便给殷时修拨了电话,尽量冷静,压下恐慌的情绪,如实把情况告诉殷时修。  “这会儿我去找一下那个新老师,再联系。”  她甚至都没等殷时修说话,或者给出反应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兀自让园长领路,去了教师办公室。  幼儿园其他年级的教职工已经都下班了,这位年轻老师姓姜,名叫姜欢。  简历上写的是北京师范大学幼教专业优秀应届生。  长相甜美,黑色的长发简单束在耳后,穿着简单素朴,一副邻家大姐姐的形象。  苏小萌这第一眼就觉得这位年轻的新老师就是孩子们会喜欢的那个类型。  可是自己的孩子,回来后却并没有表现出对这个新任的年轻女老师的半点喜欢,甚至还有些本能的排斥和反感。  之前,苏小萌只当是因为马思远念英文念的不好,可能被这个新老师点过几次名,言语里透露着她可能对马思远不那么喜欢的意思,所以双儿不喜欢这个新老师。  可是苏小萌偶有和煌煌谈及这个年轻的新老师时,煌煌也是嘀咕着说,  “不好看,不喜欢。”  问他原因,煌儿支吾着摇头,只是固执的说道,  “就四不好看,就四不喜欢。”  煌煌固执,苏小萌也就没再多问。  倒是也没太把这当一回事,双儿煌儿不喜欢新来的老师,也没有说具体是什么原因。  而这个年轻的女老师似乎还挺照顾俩孩子。  苏小萌也没有道理对孩子们口中的这个新老师有情绪。  没有任何一个幼儿园老师能说自己百分百的可以招所有孩子们的喜欢。  “小姜啊,殷太太来了。”  园长出声说话,这话音多少都有点发颤。  事情仿佛一下子就闹大了。  是谁不好,偏偏是殷家的这对兄妹俩……  园长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不对,哪个孩子不是爹生妈养的,哪个孩子出了事,她心里都过意不去,都难受。  可……  姜欢忙站起来,木制椅子在地上摩擦着发出刺耳的声音。  “殷,殷太太……”  姜欢神情慌张,视线闪烁着,泛着泪光。  看着苏小萌,一脸无措。  苏小萌表情绝对算不上好,  “姜老师,孩子是你让人接走的,你是一名幼教,我和园长电话交流的时候,说起你,她说你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幼教专业学生,所以一毕业就进入牡丹幼儿园工作。”  “你现在告诉我,你的专业性在哪儿?”  “殷太太,对,对不起……那人说殷时修先生来接两个孩子,说你,你们家在办乔迁宴……所以要接孩子回家。”  “我……”  “你不认识我先生?”  “那人说殷先生腿脚不便,人在车上,说他是司机,还用手机给殷先生打了电话,我是接了电话之后才放兄妹俩走的。”  “你……接了电话?”  苏小萌一脸错愕,  “电话那头是我先生?你确定?你听过我先生的声音?”  “殷太太,我只在电视和报纸上见过您先生,哪里听过您先生的声音,我是让两个孩子却听的。”  姜欢忙认真道,  “殷瑾兮和殷怀瑜总能认出他们夫妻你的声音吧?是他们自己和殷先生通的电话。”  “我只是问他们,是不是你们的爸爸,他们点头说是,我这才让人带走了兄妹俩……”  姜欢说到这时,眼泪“啪嗒啪嗒”的就往下掉。  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又不是殷先生……我也弄不明白啊……呜呜……”  不明白的岂止是姜欢,杵着的人都不明白。  是双儿和煌儿接的电话……  兄妹俩确认了那是殷时修的声音,才跟人上的车。  怎么……可能呢?  “殷,殷太太,你先坐着休息一会儿,警察应该一会儿就到吧?”  园长随手从教师办公桌边拉过一张椅子给苏小萌。  苏小萌此刻哪里能坐的下来。  哪怕是想表现的平静一些,哪怕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思考,可焦虑感,恐慌感却依旧盖了上来,让她无所适从。  姜欢走到园长身边,小声的问园长,声音哆嗦不停,  “园,园长,我是不是闯祸了?”  园长现在哪有心思安慰姜欢,若是那兄妹俩真出了事,这祸事就是整个幼儿园的!  别说她这个刚毕业的应届生,就是她这个老园长,恐怕都得丢饭碗。  “姜老师,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让双双和煌煌接了电话?他们真的确定那是他们的爸爸?”  苏小萌目光严肃。  姜欢也是目光直直的对着苏小萌,用力点头,  “真的,双双还问您先生,可不可以把马思远也给接走,你先生说不可以,双双还很失落呢。”  “煌煌也接电话了?”  “恩,您先生说不可以带马思远一块儿走之后,就是煌煌接的电话,他和你先生说,让你先生稍等,他会带着妹妹跟着叔叔出来。”  姜欢努力把双方通电话时的过程复述给苏小萌,尽量不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苏小萌听完后,心下已经笃定了,那人不是殷时修。  不只是他们夫妻,包括双儿煌儿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家里的佣人司机都有这个默契,派去接孩子的必须得是孩子认识的人。  如果是他们的家人,一定会亲自去接,而不是让一个陌生人进幼儿园去接人,更别说还打电话确认了。  “接电话的不是我先生,和瑾兮怀瑜说话的也不是我先生。”  苏小萌手撑着一旁的办公桌,沉吟道,  “我先生一直在家,和我在一起。也不可能接什么电话。”  “可,可是瑾兮和怀瑜和我说,电话里头真的是他们的爸爸!”  姜欢忙道。  苏小萌深吸口气,  “现在市面上有一种东西叫做声音模拟器,是一些电话诈骗团伙惯用的手段,电视新闻都曝光出来过。”  “对!殷太太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去年,隔壁小学还出过一个群体性的诈骗事件。”  园长忙道,  “犯罪份子就是采集了学生的声音信息,然后给家长打电话说孩子被他们绑架了,利用声音模拟器模拟出孩子的求救声音,不少家长被吓惨了,还有的当时就给犯罪分子打了钱。”  姜欢一脸惊讶,  “这么可怕?对方是怎么采集到学生的声音信息的?”  “现在个人信息泄露的这么厉害,若是有心人为之,根本防不胜防,就为此,当时市教育局还在会议上告诫学校的领导老师,一定要把防范做全,做到万无一失。”  园长一边说着一边拍着腿,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事情竟是落到了牡丹幼儿园头上。  的确,现在个人信息的泄露情况很是严重,手机上收到的垃圾短信,接到的推销电话,诈骗电话不计其数。  怎么泄露出去的,大众不知道,但总是有这样的途径。  用园长的话来说,那就是有心人为之,防不胜防。  采集殷时修的声音信息,那实在是太过容易。  “殷太太,真的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光明正大的为非作歹,我真的没有想到……”  姜欢低着头向苏小萌道歉。  声泪俱下。  苏小萌听的有些厌烦,深吸口气,  “姜老师,你的确是失职。但现在我的两个孩子都还下落不明,警察要调查追踪,需要你的口供。所以如果你真的感到愧疚和抱歉,麻烦一会儿警察过来后,你能仔细把那个男人的外形特征以及接走孩子的全过程,细节不差的告诉他们。”  “殷太太,您放心!您放心!我一定会全力配合!”  姜欢抹掉眼泪,连忙点头。  苏小萌看了眼这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年轻教师,长相素雅干净,但是正如马思远说的,不算丑,也不算多漂亮。  白思东到的比苏小萌想的要晚。  两人刚一见着,苏小萌就把情况全数告诉他。  白思东看了监控视频以及听了姜欢的口述之后,一个电话打回局里成立专案小组。  根据监控里的画面截取了车辆信息,只是半个小时后,白思东就得到交警方面的回应,车辆用的是套牌,车子转进了监控死角,再然后就不见了。  说不见了是口语化,也就是说车辆可能进行了重新粉饰,换了别的模样继续上路。  又或者就是直接换了一辆车。  这些情况堆砌在一起,不难判断出,这是一起有预谋,有计划的犯罪行动。  具体是绑架,挟持还是带有其他性质的目的犯罪,尚且不能下定断。  “我个人觉得,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偏向绑架案件。”  白思东对苏小萌道,  “但是歹徒到目前都还没有给你或者时修打电话,这点多少有些奇怪……眼下我们也只能等。”  “等……”  苏小萌喃喃,蓦地开口,  “会不会是殷时青?小舅,会不会是殷时青在报复我们,这时间点未免也太巧合了,你前脚把他从殷宅带走,后脚就有人把双儿和煌儿从幼儿园带走……”  “你说的这种可能,来之前我就已经想到了,所以特意在看守所审问了殷时青一番。”  “你问过他了?他怎么说?是他么?”  白思东摇头,  “依据我这么多年审讯的经验,殷时青和这件事可能真的没有关系。”  “他可是殷时青,不是一般人!他说的话,小舅你信?”  苏小萌忙道,她想不出到了这种时候,还有谁会和殷家对着干,还有谁会这么不要命!  “殷时青说他是一个官员,官员就该以身作则,警方需要他配合调查某个刑事案件,他自然应该配合。不过是配合调查而已,他有什么理由去绑架?”  “他说的光明磊落,可当初设计谋害我流产,这些事情是他做的不假!旁人不知道,他自己不知道?”  “他做过,他就该害怕,他害怕就会采取行动!”  “萌萌,人做事是需要理由的,是要符合逻辑的,你刚才说的那些,的确,能构成犯罪动机,可是不合逻辑。”  “……”  “旁人不知道,你和时修该清楚,光凭郭彤的那一段视频录音根本就不足以给殷时青定罪,顶多也就是在规定的时间内限制他的行为。”  “你想,我们是在想尽办法给殷时青定罪,周旋了这么久,依旧没有拿到足以给他定罪的铁证,可见这人有多么谨慎。”  “你觉得他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主动提供一个“绑架”的罪名给我们?”  “殷时青怎么说也是堂堂政委级别的大人物,若真的愚蠢到这地步,也不至于让你和时修费这么多脑细胞。”  白思东分析道。  苏小萌听着,然而这些有条有理的分析却并没有打消她怀疑殷时青的念头。  见苏小萌不予回应,只是紧皱着眉头,白思东拍拍她的肩膀,  “你拜托小舅做的事,小舅可有一件没办成?”  苏小萌抬起头看着白思东……  “小舅一定会竭尽全力把双双和煌煌接回来,他们喊我这一声舅姥爷,可不能让他们白喊了,对吧?”  “小舅,我信你,只是……那殷时青擅长的不是什么谨慎,而是找替死鬼。”  “……”  “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每一件事都有他的影子,甚至有些事情他也是当面向殷时修承认过,可是我们没有证据。”  “的确,在这种时候主动提供一个“绑架罪名”过于愚蠢,可如果他不涉案便能达成目的呢?”  苏小萌认真的提出自己的猜测,  “看起来是很愚蠢的行为,又何尝不是一种大胆的尝试呢?”  “……”  “中央审查小组不日便到,时修把郭彤的那段视频录音给你,不就是要在这段时间内给殷时青发难?”  “所以眼下的殷时青,比谁都更要迫切。”  “不是做不出这种大胆行径的人……况且……”  尽管此刻监控室里只有两三个警察和她,苏小萌还是往白思东跟前迈了一步,压低了声音道,  “他杀人不眨眼。”  苏小萌漆黑的大眼与他直直相对,水汽氤氲在眼眶里。  杀人不眨眼……  苏小萌是切身尝过这其中滋味的。  这时,敲门声响起,一个警员匆匆进来,把打印出来的一张画像递给白思东,  “根据姜欢老师的口述,嫌疑人的模拟画像已经出来了,局长,您看一下。”  白思东瞄了一眼这画像而后递给苏小萌,  “你看看,有没有印象。”  苏小萌接过这画像,第一眼并非是认不认识……  而是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眉头紧蹙着,看着这画像看了好一会儿,她摇头,  “不认识。”  “之前你不是还说看监控录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现在画出来了,怎么不认识了?”  苏小萌摇头,  “画出来后反而没有那种感觉了。”  白思东神情凝重,问下属,  “姜欢老师可有看过?像不像?”  “她说差不多就长这样了,不过那人戴着墨镜,他们接触的时间又不长,长相有点模糊,但感觉就是长这样。”  小警员把姜欢的原话转述给白思东和苏小萌。  “那就这样吧,把这张画像让交警部门传下去,在市界各个高速路口和地面路口设拦。让抓紧,一定要快!”  怕的就是罪犯已经带着两个孩子出了北京。  “萌萌,我回局里的总指挥中心,你先回家,一有消息我就给你电话,好吗?”  “小舅,我和您一块儿去公安局可以么?我,我现在回家哪里能坐得住?”  “萌萌……”  白思东深吸口气,搭着她的肩膀,  “除了你和时修,家里头的其他人还不知道出了这事吧?”  “……恩。”  “事情到了这一步,得让他们知道啊……瞒是瞒不住的。”  苏小萌咬紧唇瓣,低着头,视线一下子就模糊了……  “我,我该怎么说……他们会急死的呀……”  白思东轻轻拍了拍苏小萌,他实在给不出太多的安慰。  只知道,他能做的就是争分夺秒的追踪到把双双和煌煌带走的那辆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