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701 必死无疑

701 必死无疑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72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3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电话对面明显顿了一下才给沉声问道,  “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我真不知道,这么多警察在场,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我,我也不敢多问。”  “行,知道了,既然苏小萌认为你可疑,接下来这段时间你不要主动联系我们。殷时修这对夫妇厉害的很。”  “恩,我知道。”  姜欢应了声后,话音有些顿。  “怎么了?”  电话那头敏锐的察觉到女人的停顿和欲言又止。  “虽说那是你姑妈,可——”  “姜欢,好了,有什么话事后再说吧。我先挂了,你自己也要各方面都谨慎些,别露出了马脚。”  “……好。拜拜。”  电话被挂断,姜欢吐出一口气,墨镜下的眼睛含着不安和担忧。  ————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带走双双煌煌的人的呢?”  苏小萌坐在车上,问的焦急。  “其实早在我回国之前,Eric就一直派人在暗中保护双双和煌煌,怕的就是有些人会狗急跳墙,不择手段,让旧事重演。”  “……”  苏小萌愣住了,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其实就在前几天我还和Eric联系过,让他把人撤掉,毕竟我已经回来了一段时间,局势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稳定的。”  “是Eric坚持着再守一些时日。”  殷时修对苏小萌老实道,  “虽说是暗中保护,但我也不确定对方是怎么运作的,所以刚才我就找到了Eric,Eric替我联系到了人。”  “……那些人认识施小海兄弟俩?”  “对方接人的时候,近照被他们拍下来了。”  苏小萌拳头死死的这么攥着,手心冒着汗。  “Eric的人一直在跟踪着那辆车子,所以只要小舅他们利用好我给的跟踪信号,双双和煌煌会没事的。”  殷时修安慰着苏小萌。  苏小萌心是一直悬着,只是相较之前无头苍蝇般乱转的自己,现在是看到了一点曙光。  “好,那我还要回来么?我还是想直接去公安局等消息,家里人……你说吧,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和几个老人讲,我怕……”  苏小萌一想到这几个老人都是把双双和煌煌疼爱进骨子里的,要是让几个老人知道兄妹俩被歹徒给绑架带走了……  只这么一想到,苏小萌就怕的很。  “行,事情我会和家里人说的,有什么消息,你就立刻告诉我。”  “恩!”  “萌萌……”  “恩?”  “我们的这两个孩子,连恐怖袭击都经历过呢……他们可不是一般的小孩儿。”  “恩……我知道……”  苏小萌哑着声音,鼻子还是忍不住的发酸,  “我就是……就是怕他们受苦……就是怕……”  “不怕,有这么多人帮我们,一整个市局的警力在呢,啊。”  苏小萌抿着唇,抹掉眼泪,这种时候,真的是怕也没用,该来的都已经来了。  殷时修挂了电话,侧首看向坐在一边拢着白眉的老人……  “外公……”  “去吧,去告诉你的老父亲老母亲,让他们好好看看,到了现在,在受罪的还是你和小萌,还是你们这个小家。”  “……”  殷时修看着白丰茂,面露担忧。  “去吧,外公挺得住,我这两个曾外孙,有福气的很,上天会保佑他们的。”  白丰茂说道。  殷时修点头,遥控着轮椅往外走。  君苑空荡荡的,睡醒的殷俊杰看看主卧室都没了人儿,推开门出来,偌大一个庭院,安静极了。  只有一个蓄着白胡子的老人坐在长廊上。  殷俊杰知道,这是白家的老太爷。  径自走过去,  “白太爷爷,唔……我四爷爷呢?人怎么不在屋里了?”  稚嫩青涩的嗓音响起。  白丰茂看向殷俊杰,让小家伙在自个儿身边坐下,  “你四爷爷他们有事情,出去忙了。”  面前的这个小男孩儿,殷时青的亲孙子……  身上流着的是江家人的血,可目前看来,骨子里却是殷家人的性情。  别看殷俊杰仅仅是个十岁孩子,可是近两年随着家里不断发生事情,变得异常懂得察言观色。  仅是看着面显老态的白家老太爷这噙着水光却掉不出眼泪的浊目,殷俊杰便觉得定是又出了什么事。  “是……我爷爷又来了么?”  殷俊杰小心的问。  白丰茂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可能还是泄露了心下的不安。  “白太爷爷,您就告诉我吧,是不是我爷爷又来家里……又和四爷爷四奶奶他们吵架了?”  殷俊杰话出口都颤,两眼瞬间就红了……  人越老,这心便越软,看着孩子年纪小小,却要被大人之间的事情影响情绪,不免心疼啊。  “不是。”  “那白太爷爷……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  “您这表情……看起来都要哭了……”  殷俊杰直直的看着白丰茂。  白丰茂深吸口气,拉住殷俊杰的手,  “孩子……你喜欢你爷爷么?喜欢你奶奶么?”  殷俊杰撇着嘴,目光牢牢的看着白丰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没有人再问他这样的问题。  就连爷爷奶奶也不会再关心他这个孙子是不是喜欢他们……  明明小的时候,再严肃刻板的爷爷也会抱着他,问,  “俊杰啊,爷爷教你写字,你喜欢爷爷么?”  明明那时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很爱他,很*他……  “爷爷……很坏……”  殷俊杰憋了很久很久,而后哑着声音说着这句话,眼泪顺着脸颊就往下掉,  “爷爷很坏……奶奶也坏……他们做了很多坏事……我都知道……呜呜……太爷爷,我都知道……”  殷俊杰这一说,眼泪就更是停不下来,左手抹一把眼泪, 右手跟着抹一把。  “可是……可是俊杰也很喜欢爷爷奶奶,他们以前也很爱俊杰……呜呜……”  白丰茂伸手摸了摸殷俊杰的脸,替他抹掉眼泪,  “孩子……别哭……”  “呜呜……白太爷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啊?”  白丰茂和殷俊杰并排坐着,搂着小家伙的肩膀,喃喃道,  “双双和煌煌被人绑架了……”  殷俊杰的眸子顿时瞪大,俊俏的面孔惨白,  “是,是……我爷爷奶奶做的么?呜呜……呜呜……”  白丰茂紧紧抱着殷俊杰,嘴巴张了张,话还是转了个弯,  “不是,是别人,你四爷爷和四奶奶已经报了警,对方的行踪,警方也已经掌握,他们这是去接双双和煌煌了。”  “呜呜……真的么?”  殷俊杰还在哭,不知为什么,他觉得白丰茂的话没有那么可信。  总觉得……  和他的爷爷奶奶有关,总觉得……  “真的,白家的太爷爷是不会骗你的。”  “呜呜……”  殷俊杰抱进老爷爷,脸闷在他怀里,  “太爷爷,我可真怕……真怕爷爷奶奶再做坏事……如果他们再做坏事,我和小凡凡就没有家人了……呜呜……”  白丰茂轻轻拍着殷俊杰的肩膀,无声的安抚着这可怜的孩子。  心下不禁感慨……  这作恶的人心里不怕,可看着的人,却怕的紧。  “孩子……”  白丰茂目光凛然,握着殷俊杰的手,认真的看着他,  “太爷爷不想因为你是个孩子,就什么都不告诉你。”  “……”  “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太爷爷要和你说的话,也许你觉得很难接受,但是……太爷爷希望有些事情,可以让你自己来做主。”  白丰茂说着。  这样,起码这个孩子长大后,不会太过怨天尤人。  殷俊杰咽了下口水,他并不知道白丰茂要说什么,可是心脏就狂跳着。  “你爷爷犯了错,犯了大错,人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孩子,你懂么?”  殷俊杰的嘴巴不自觉的又撇了起来,强忍着哭意却还是没有忍住,五官都扭在了一起,点头……  “乖孩子,太爷爷知道你心里难受……”  殷俊杰继续点头,小手捂着自己的胸口,  “太爷爷,我的心好疼啊……”  “太爷爷知道,太爷爷知道……”  “呜呜……爷爷是不是再也回不来了?警察叔叔不会放他出来了,对吗?呜呜……”  “这个……太爷爷不知道,但太爷爷得告诉你,刚才我骗了你。”  “啊?”  “带走双双和煌煌的人,是你奶奶家的人。”  “……”  看到殷俊杰的表情又死沉一分的时候,说实话,白丰茂有一点犹豫,是否还要继续说下去……  “是……是奶奶……么?”  “太爷爷觉得……应该是的。”  “那,那我去找奶奶,我去找奶奶!不能让奶奶伤害小叔叔他们呀!”  殷俊杰说着就已经站了起来。  可是出乎白丰茂意料的是,这个孩子真的是坚强,通透,隐忍的让人……心疼到仿佛刀子在割似得。  家里有这样一个懂事的孩子,这一家人是怎么忍心,在歪路上越走越远。  “太爷爷……就是想让你去找你的奶奶,想让你告诉你奶奶……再错下去,你们这个家就真的散了。”  “好,好……我去和奶奶说!”  殷俊杰抽噎着抖着肩膀。  四下里望了望,面上露出些许茫然,应该是在思量着怎么去找奶奶比较好。  白丰茂拉着殷俊杰的手,  “太爷爷陪你一起回去。”  殷俊杰点头。  白老爷子直接打电话给了大儿子白正祥,本是想让白正祥找一辆车来接他们,不想白正茂在知道老爷子意欲何为之后,立马就自己开车过来了。  白正祥进殷宅不难,不过车子直接从正苑门口疾驰而过,开到了君苑门口。  让当时正乱成一团,因着双双煌煌被绑架的事情弄的慌乱无措的殷家人都吓了一跳。  打电话给门口的警卫,这才知道开车进来的是白老爷子的大儿子。  白正祥的车子停在君苑门口,白老爷子和殷俊杰已经重整衣装,老爷子看起来精神的很,跟在白丰茂身边的殷俊杰也是一脸严肃。  “爸。您这一把年纪,真的要去殷时青的家?他那夫人……”  “双双和煌煌现在情况危急,不能单靠警方行动,凡是有可能挽回局面的事情,我们都要做。”  “您就这么确定是殷时青的夫人……”  “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若是把事情绕个圈子,就看不明白,那岂不是白活了?”  “那您……和老三说了么?”  “先到殷时青的家再说。”  “爸……”  白正祥还想再劝说父亲一下,毕竟老人家也八十好几了……  白丰茂这眼睛一瞪,眉头皱着,咂了下嘴,  “你咋这么多废话,要是耽误了救我这两个曾外孙,你赔我两个不成?这可是老四的两个外孙子!也是叫你一声大舅姥爷的!”  “是,是!我们这就去,这就去!”  白正祥忙扶着老爷子上车,让殷俊杰也系好安全带。  这边正苑的人在知道来人是白正祥后,本就感到有些奇怪,结果这边还没来得及打电话到君苑询问,只见白正祥开着车又“唰”的一下从他们跟前开走……  就这么往殷宅的大门方向开区。  疾驰而来,疾驰而去……  殷绍辉忙问殷时修,  “老四,这白老爷子……是什么情况?”  殷时修哪里知道,摇头,看着一旁失魂落魄跌坐在沙发椅上的老母亲……  周梦琴嘴中喃喃,  “我就知道……就知道……那梦是用来警告我们的……”  殷时修深吸口气。  “我就知道那梦不是随便做的。”  “二姐,三姐,爸妈就交给你们了,刚才白小舅来电话了,说是跟到了人,我得过去一趟。老管家,帮我备辆车。”  “老四,你这个样子,能过去么?你的身体吃得消么?”  殷时桦忙担忧道。  “就是没了这条命,双儿和煌儿也不能有事啊,三姐。”  殷时修惨然笑了笑,那笑有多牵强,看的殷家二老心都碎了。  轮椅转向门口,但是没有立刻往前走,而是顿了一下,  “爸,妈,殷家和江家之间的恩怨,我记得你对殷时青说过,那是时代社会使然,大难当头,人人自危,谈不上谁欠谁,谁陷害谁,所以你们问心无愧。”  “……”  “……”  “但现在看来,儿子却觉得,只怕当年的事情,你们做的有愧。”  “老四……”  “但不管你们是心安还是不心安……”  “如果这次的事情,真的是施海燕指使施家的人做的,殷时青必死无疑,立死无疑!”  殷时修说完,便径自遥控着轮椅顺着门口的那个小下坡道下来。  老黄司机已经开车回来了, 正好接殷时修。  下车后忙扶着殷时修上了车,把轮椅放好,这才驱车驶离。  路上,殷时修打了电话给白丰茂,本想问老人家带着殷俊杰是要去哪儿,结果白丰茂却一直没有接电话。  这一时间,殷时修也实在是没法想的太远。  一方追踪,一方逃躲……  追踪的步步紧逼,逃躲的胆战心惊。  “哥,要不要和姑姑打个电话说一声,情况有点不对啊。”  施小洋和施小海两人也不过相差两岁。  “这都已经惊动了警方,再这么下去,只怕不是能用些小借口糊弄过去的问题了,这是真的要负刑事责任的呀!”  施小洋谨小慎微,相对的,施小海的性子倒是有几分像父亲施盛德,胆子大,又有些自负。  “现在咱们家唯一能仰靠的就只有姑姑和姑夫,如果姑夫真的就这么完了,我们以后也都得完蛋。”  施小海说道。  “可是……这事,毕竟只是姑姑的主意,我们都没有和爷爷商量过,就帮姑姑做事,会不会……”  “姑姑的主意,那就是姑夫的主意,你要知道,咱爹都完蛋了,这殷时青还有本事继续往上爬!”  “你就是不相信姑姑的脑子,也得相信殷时青的脑子吧?”  施小海说道。  施小洋皱着眉,还是觉得有点儿不靠谱,心慌慌的,  “哥,我说……”  “苏苏(叔叔),我想喝水水……”  施小洋这还想继续劝说,那边双双的小手已经揪上了他的衣角。  这头一侧,就对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施小洋忙点头,  “哦,好。”  他拿过一瓶矿泉水,用小杯子倒了水递给双双,双双就靠在椅子上,晃着双腿,也不惊不慌的接过,  “谢谢苏苏(叔叔)。”  “不客气……那个……小哥哥要不要?”  “不要!”煌太子恨恨的两声!着实把施小洋给吓了一跳,不由嘀咕了句,“这孩子咋这么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