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708 做坏事,也会上瘾(一更,八千)

708 做坏事,也会上瘾(一更,八千)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489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39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时青犯了罪,你也跟着不惜命,殷时青是江家的独苗,殷俊杰是他江家唯一的后人……  “奶奶……”  殷俊杰依旧目光巴巴的看着她……  白丰茂的这句话,是命中了她的要害。  殷时青自打知道他是姓江,而不是姓殷后,这些年来,性情愈发的激进,性格也更极端。  明明不是殷家人,却生长在殷家。  他不断强调着自己身上流的不是殷家的血液,可骨子里,却又是那么羡慕流着殷家血液的殷时修。  沾染着殷家人的习性,他同样看重血脉传承。  施海燕的手在哆嗦。  自始至终,她也就是一个凭着出色的家境而嫁给了一个胸怀大志男人的普通女人。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足以配得上殷时青的才华和能力。  以至于,她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不仅不是思虑周全,而是……会让丈夫的处境愈发的危险。  就在这时,家里的玄关大门又开了,进来的是……殷博文。  他面色匆匆,连鞋子都没有换就大喊道,  “妈!妈!施小海和施小洋是怎么回事,他们——”  殷博文话还没有吼完,终于是看到坐在自家客厅里的白家老爷子和儿子殷俊杰。  殷俊杰满脸泪水,而施海燕也是泪眼婆娑的样儿……  白家老爷子面色冷峻,一大把年纪,却是威严的很。  殷博文一见着场面,便知事态不对。  “白,白爷爷……您怎么在这儿?”  “这有些明知故问了吧?”  白丰茂悠悠道。  殷博文咽了下口水,看向母亲,有外人在场,他这嘴是张也不是,不张也不是。  不说话定是有猫腻,可说了话就怕会满嘴跑火车……  看着儿子惊慌的样子,再看看孙子可怜的样子,施海燕这心被揪的紧紧的。  做错事,也许就是头脑那么一热,而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可能也就是头脑那么一冷。  这么多年了,丈夫的本事,她是半点儿没学到。  这个小家也好,还是她的娘家也好,三十多年来,没有什么是不依靠着丈夫的。  兄长施盛德再有本事,赚的钱再多,多少也是靠着自家父亲的权位,靠着丈夫的权位。  不是个优秀的妻子,也不是个好的母亲。  殷博文,多聪明的一个孩子,愣是被她给*着惯着大了。  做事不差,可是品性品行终是限制了他的人生,阻拦了他的前途。  归咎其责,是她。  “爸爸,你劝劝奶奶,让她放了双双和煌煌吧。”  “……”  殷俊杰话一出,殷博文这心“咯噔”一下沉到了谷底,顿时一脸惊愕,  “妈,真的是您!”  施海燕只觉得唇干舌燥,赶忙辩解道,  “我没有要做什么,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就是让小海小洋领着双双煌煌出去玩一圈,很快就会回来的!”  白丰茂一听施海燕的嘴松了,立马把话接过来,  “殷夫人说的话,我信,双双煌煌这两个孩子本来也不怎么怕生,但是这两个孩子是我的心头宝,还请殷夫人你打个电话给你的两个侄子,让他们把双双和煌煌给送回来。”  “不然,这摊子摆的大了,就是我,也不好替你们收拾。”  殷博文一听白丰茂这话,便知道,老人家没想借机发挥。  若是换了小叔说这话,殷博文还真不太心,但白丰茂德高望重,他能说这话,就是能做这事。  “妈,您还不快些给两个表弟打电话。让他们把双双和煌煌送回来!”  施海燕闭了闭眼……  红着鼻子,拿出手机,手机屏幕上已经有施小海的好几个未接来电,颤抖着手指回拨了施小海的电话,电话接通,施海燕只淡淡的说了一句,  “别玩儿了,带那对龙凤胎兄妹回家吧。”  “姑姑……您是说真的么?”  “是,带他们来我家,我和他们的曾外公在家等你们。”  “好,好!”  电话那头传来施小海干脆利落的应答声。  施海燕知道,尽管自己没有对那两个孩子把“绑架”二字说出口,可那两个孩子大概心里头也知道……  电话挂断。  她抬头,目光与白丰茂相对,眼里含着泪水,  “兄弟俩性子善良,随他们的母亲。我哥不好,但是这两个孩子却很好……”  “我相信。”  “白老先生……我施海燕对天发誓,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您的这两个曾外孙,从来没有。”  “……”  白丰茂只是沉着脸色,没说信还是不信。  “我只是……慌了,只是走投无路了……我不能让这个家就这么毁了!白老先生,您能明白么!如果我的丈夫出不来了,这个家就完了!”  “是吗?”  白丰茂慈爱的目光落在殷俊杰身上,  “我看这个家不会完,有俊杰这样的后代,你们这个家绝对不会完。”  “……”  施海燕神情错愕,她看向殷俊杰……一抹苦笑溢出老眼,  “是啊,俊杰是个了不起的孩子……只是,怕是不想再认我这个奶奶了。”  殷俊杰抹掉眼泪,直起身体,双手环住施海燕的脖子,  “奶奶,不会!我觉得奶奶做的很好,俊杰打心底里敬爱您。我只怕奶奶您不像认我这个坏孙子……呜呜……”  施海燕恸哭。  紧紧环绕着孙子瘦小的身躯,抱紧。  “煌煌小叔叔,还有双双小姑姑回来后,一定也会很感谢奶奶您……”  殷俊杰认真道。  “傻小子,他们只会恨奶奶……奶奶对他们一家人……”  殷俊杰的这一抱,把施海燕心底的那份愧疚和悔意都给抱了出来。  回首细思自己的这一生,跟着丈夫,实在是做了太多见不得光的事。  殷俊杰站着,捧着施海燕的脸,伸手抹掉施海燕脸上的眼泪,  “奶奶,没关系的……我们错了,我们就改,以后不要再错,四爷爷一家一定会原谅我们的。”  “……呵呵。”  施海燕轻笑着,摸了摸殷俊杰的头。  再怎么成熟懂事,他也终究是个孩子,十岁的孩子,永远也理解不了年过半百的他们……  已经没有了改过自新的机会。  他也理解不了,她和丈夫让殷时修夫妇受的那份苦,此生都无法偿还。  不是殷时修夫妇不够善良,不够大度,而是他们做的太狠太绝……  一次又一次……  施海燕不是不明白,只是做坏事,也是会上瘾的。  尤其是这些坏事能够维护住自己的利益,能够为自己抢夺到更多的利益。  这一上瘾,就是几十年。  “俊杰啊……爷爷和奶奶真的对不起你……”  殷俊杰摇头,又把施海燕给紧紧抱住,话说不出来,只是眼泪往下流。  他知道,爷爷奶奶都犯了大错,他们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也知道……他的爸爸可能也逃不了干系……  他的未来迷惘的一塌糊涂。  小俊凡的未来也乱的一塌糊涂……  可是……  “奶奶,我答应你,我会带着俊凡一起长大,不管在哪里长大,我和俊凡都会成为正直的人,然后给你养老。”  施海燕神情诧愕,咬紧唇,泪水彻底决堤。  “奶奶要答应我,咱们错的,就好好认,好不好?不要听爷爷的了……爷爷不对……”  “呜呜……俊杰……”  殷博文站在一边,看着这个孩子,陌生的一塌糊涂。  可偏偏,他又是自己的儿子。  母亲是个将近五十岁的妇女,一整个家都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难免脆弱。  而殷博文?  母亲和儿子哭成这样,要说一点儿也不动容是假的。  可是,他心里的悔意和歉意没有那么多,更多的是……一种认命的无奈吧。  殷博文多多少少得承认,他不是父亲那样拥有雄心壮志的男人,顶多就是一个纨绔子弟。  肩膀宽阔,却从来没有承担过什么责任,也扛不起这个家。  以前有父亲撑腰,他有恃无恐。  随着他们家的势力被一点点削弱……殷博文也只能是稍稍收敛一些,收敛,然后认命。  用父亲的话来说, 他的确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白丰茂看着这一家三代人……  没了殷时青这个主心骨,这一家人的底气都没了,兵败如山倒,约莫也就是这样了。  庆幸的是……  他这一趟没有白来。  庆幸的是……  做事的真的是施海燕,而不是已经进去的殷时青。  庆幸的是……  施家的那对兄弟不是施盛德那样心性狠辣之人。  厅内安静了好一阵,白丰茂面前的茶都凉了好几拨。  家家有难念的经,世人再怎么冷眼看待殷时青这一家人的所作所为,再怎么嫉恶如仇……  凡是存在的,即是合理的。  殷时青夫妇的不择手段也好,殷博文的纨绔,不思进取也好,殷俊杰的成熟懂事,正直正义也好……  有其因,有其果。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故事,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期待和绝望。  白丰茂坐在这,话没有多说,但是心下却多少生出些感慨。  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要说一声看尽世间苍凉,看通看透,委实差得远。  殷时青的贪,固然是很可怕的。  可是谁敢说自己不贪?谁敢说自己就真的无欲无穷,谁敢说自己就真的那么与世无争,不抢不斗,谁敢说自己就那么的……逆来顺受?  在白丰茂看来,人有七情六欲,“贪”实在是其中一个太小太小的人之常情,人性的缺陷。  助长了殷时青将这份“贪”,将这“贪”发展到了贪权,贪财,贪誉,贪荣……的,正是把他领养回殷家,培养他长大的殷绍辉夫妇。  施海燕的愚,同样让人愤怒。  可是呢……  这世上又有太多的人像施海燕这般,嫁夫随夫,愚不自知。  丈夫便是一切,丈夫说的话就是真理,丈夫的所作所为都是有理由的……  能够有所依靠,又为何还要自己去努力?  照着丈夫说的去做,义无反顾的支持着丈夫……  没有血缘关系,却比亲情要更深厚浓厚的不就是夫妻之间的感情?  是这样的感情让施海燕的愚,一年复一年的更深,更重。  有这样的夫妇,又能期望他们教育出一个怎样顶天立地,怎样有责任心的儿子呢……  偏偏,人生又太具有戏剧性,有太多难以用逻辑来解释的存在。  比如……殷俊杰。  大概……天不亡人,也不愿意亡掉一个家。  所以还留下这么一颗种子。  殷博文就这么一直站着,目光沉沉的,难得的给人一种在思考的状态。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他又突然开了口,  “白爷爷……”  白丰茂抬眼,对上这个脸上冒着青色胡茬,外表弄得不太干净的小辈。  “那……那小海小洋都已经以“绑架嫌疑人”的罪名被全城通缉了……电视和网上都挂出了照片……我知道这事就是在网上看到了市局的全程通缉消息。”  白丰茂倒是真不知道儿子的动作会这么快。  施海燕一听殷博文这话,顿时就懵了,忙看向白丰茂,  “白老先生,这……这小海和小洋绝对不是绑架双双和煌煌啊……他们只是听我的话去接两个孩子而已……”  白丰茂抬手,示意施海燕不要太着急。  从怀里掏出手机,这手机屏幕正闪烁着白思东的来电。  手机一直处于静音状态,白丰茂这一看,儿子都已经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他都没有接到。  这会儿一接起来,就听那头白思东惊慌的喊声,  “爸!您在哪儿啊!您没事吧!”  “我这会儿在殷时青的家,我在和殷夫人聊天,手机静音了,所以……”  “那施海燕没对你怎么样吧?”  白思东急忙问道。  白丰茂倒是没想到儿子会这么问,回道,  “殷夫人对我很客气,你不用担心,还有,关于施小海和施小洋的通缉解除吧,殷夫人已经和我解释过了,这都是误会。”  “误会?”  电话对面白思东愣了一下。  这边,施海燕,殷俊杰还有殷博文都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这件事情最后会被定成什么性质,白老爷子现在开口说的这几句话实在是太重要了。  白丰茂把事情的原委轻描淡写的给白思东解释了一下,之后补充强调道,  “所以很快那兄弟两就会把双双和煌煌给安然无恙的送回来,你就别整那么大动静了,时修和萌萌在不在边上?在的话,也和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别着急了。”  “爸。”  “恩?”  “大哥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他在外头。”  “你现在出去,把电话给大哥,我有话和大哥说。”  白思东的声音很是严肃。  白丰茂两道白白的眉毛拢了起来,施海燕见白老爷子这表情凝重,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白老爷子……是出了什么事儿么?”  白丰茂抬手让施海燕不要说话,径自起身往门外走。  施海燕这心悬着,下意识的就跟着白老爷子一同往外走。  白正祥就在门口,见父亲出来,忙上前道,  “爸,好了么?”  “老三要和你说话。”  白丰茂把手机递给白正祥,却是刻意的把手机摁了免提。  “老三……”  “哥,你现在带着老爷子赶紧离开殷时青家!现在立刻!”  白思东的语气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老三……怎么回事?老爷子和殷时青的夫人谈的蛮好的,施家的两兄弟已经答应了要把双双和煌煌给送回来了!”  “我不知道施海燕在玩什么,我只知道五分钟前,施小海直接打电话给殷时修,让时修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准备好四千万,不然等着给两个孩子收尸!”  “……”  白正祥一惊,再看向老爷子,白丰茂立即转身看向施海燕,  “殷夫人!”  施海燕此刻也是一脸的茫然,忙摆着手,惊慌道,  “白老爷子,这,这怎么可能呢!刚才我给小海打电话,您也听到了!他答应了的!”  “白局长,您确定是小海么!我们根本没有要绑架双双和煌煌的意思,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地方误会了!”  “白正祥!我再和你说一次,现在立刻带老爷子从殷时青的家离开!”  “好,好好!我这就带爸离开!”  白正祥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演的哪一出。  施海燕泪眼婆娑,一脸惊慌,可这女人毕竟是殷时青的夫人,这对夫妇更是向来以心狠手辣,诡计多端而出名。  许是苦肉计,许是其他的什么计……  “爸,咱们走吧。”  就在这时, 殷博文连忙上前就要拉住白丰茂,白正祥见势,整个人戒备起来,立马横在殷博文和父亲中间。  白正祥如今也五十好几,和殷博文这年轻比起来,他就显得有些老态臃肿了。  但是……  若是殷博文敢动自家老爷子一根手指,白正祥绝对是会豁出这一条命!  “殷博文,你想干嘛!”  殷博文伸出去的手有些僵,舔了舔唇,忙解释道,  “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只是想让白爷爷留下来,我们可以一起商量一下……”  “你们这一家人从老到小,都透着狡猾和狠毒,你觉得我会把我家老爷子留在这当你们的挡箭牌。”  事情急转剧下的实在是太快,小小年纪的殷俊杰压根就看不明白了……  小眼神晃晃荡荡的,全透着小家伙的不知所措。  白丰茂深吸口气,目光沉沉的扫了眼施海燕和殷博文,  “你们刚才说的话,我相信,但是你的侄儿也是的确打来了勒索电话。”  “白老先生,我那两个侄子,和俊杰一样,都是好孩子。”  “如果是好孩子,还会听你的话去幼儿园把两个三岁小孩儿给绑了?”  白正祥厉声质疑。  施海燕一时间真的是痛苦不已,事情发展到现在这地步,她施海燕就是有十张嘴,都说不明白。  白丰茂拉了一下儿子,对施海燕和殷博文道,  “现在最着急的绝对不是你们。既然勒索电话已出,事件性质就变了,如果真像你们说的,其中有误会,那也请你相信,我的儿子绝对有能力解开这其中的误会。”  “白家太爷爷……”  殷俊杰稚嫩的嗓音带着浓浓哭哑劲儿,喊了白丰茂一声……  “小俊杰,太爷爷答应你的,太爷爷不会忘。”  “……”  “但是,也希望你能够理解,太爷爷现在,这心悬着我那两个可怜的曾外孙儿的心情……”  殷俊杰抿紧了唇,只是重重的点头。  “陪着你奶奶,还有你爸爸,在家等消息。”  “好!”  白丰茂上了车,白正祥上车后没有丝毫停留,就驱车离开这个别墅区。  就在他们离开别墅区的大门时,两辆警车一前一后的驶进了别墅区。  “爸,这到底什么情况?真的是殷时青那老婆在耍花招么?还是……其实还是殷时青在筹划?”  白丰茂也在思考。  只是良久也没思考出个结果来,  “去市局。”  “爸,您要去公安局?”  “不去的话,怎么才能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正祥忙应了声,一边往市局开,一边给三弟打了个电话,先知会他一声。  白思东应了,但是等白正祥开着车带白丰茂到了市公安局的时候,白思东已经带人出警了。  只留下了一个警员接待白老爷子。  白正祥再给白思东打电话, 白思东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老三这是……”  “白老爷子,局长已经留了话,让您老在他的办公室里等消息。”  “……”  白丰茂拧着眉,深吸口气,心下沉着怒气。  白正祥扶着白丰茂上楼,在一旁劝慰道,  “你就体谅一下三弟吧,案件这么紧急,您再掺和着问东问西,只会打扰他的思绪。”  白丰茂也没吭声,去了局长办公室……  这一进门,白丰茂被这所谓的堂堂局长办公室的环境着实吓了一跳。  文案几乎堆成了山,积压在偌大一张办公桌上。  小警员天天进出局长办公室,看着这凌乱的环境也是看习惯了。  这会儿白老爷子进来,这才意识到……  “白老爷子,不是我们不帮局长整理啊,是局长不允许我们动他办公室里的东西,一张纸也不能动,所以……”  白丰茂微微抬手,打断小警员的话,轻轻笑道,  “我的儿子,我能不知道么……”  “……”  小警员抿着唇,并没有听出老人家话里的深意。  只是赶紧请老人家坐下,而后便出去给老人家沏茶。  白正祥倒是第一次进白思东的办公室,一时间倒也是瞠目结舌,  “这小子……你说那么多省厅,市局的领导人办公室,有没有像他搞得这么乱的?”  “这不就是你弟么?要的从来不是面子,要的是……实事。”  白丰茂眼里是满满的骄傲和自豪。  说实话,白丰茂这心里有那么一点儿小小的嫉妒……  嫉妒自己这个三弟。  无论做什么,似乎都能让父亲骄傲自豪。  “白老爷子,您喝茶,如果局长来消息了,我就告诉您。”  白丰茂抿了抿唇,对小警员道,  “你让他专心办案,不用顾及我这,就是麻烦孩子你给你们局长带个话。”  “白老爷子您说。”  “剥开表面找实质,施海燕的话,我是信的。”  “……好的。”  小警员又拿了个水壶过来,对白丰茂和白正祥道,  “那白老爷子和白老哥,我先去忙,如果有需要,然外头的局长秘书来叫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