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711 吓唬?是,你们成功吓到了殷某(一更,九千字)

711 吓唬?是,你们成功吓到了殷某(一更,九千字)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7353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4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贼眉鼠眼的歹徒笑道,  “敢情你们哥俩和咱哥俩是同行啊!”  “……”  “……”  施小海和施小洋都愣了一下,几乎是同时对视了一眼,再看向两个歹徒……  只见人扯着嘴角,颇“好心”的把手机拿到施小海跟前,  “这两个孩子不就是他们么?至于通缉单上的人不就是你们兄弟俩么?”  通缉……?  全城通缉……  施小洋就是光听着,脸色都变了。  施小海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姑姑会打电话让他们把俩孩子给送回去。  警察岂止是出动了……  他们哥俩都成通缉犯了。  “你们帮姑姑这个忙,想办法把对双胞胎从幼儿园里接出来,姑姑不是让你们犯法,只是帮姑姑这么一个小忙。让姑姑能有筹码和殷家那对夫妻谈判。你们姑父走到今天实在是太艰难了……”  听着姑姑电话里声泪俱下的乞求,施小海便也没想太多。  施小洋大学学的就是信息模拟,根本不需要市面上兜售的声音模拟器。  施小洋上网找到殷时修在大学做讲座的视频,将音频拷贝下来,计算机操作着模拟一下,真的不费事。  “话说,这兄妹俩的父母可真够了不得的……哥,你看,殷氏集团不就是市中心顶高顶高的那幢大楼么?”  “渍渍,还真是。”  “以前咱俩还说,要是能打劫一下这楼的主人,这辈子就不用愁了!还能回老家娶漂亮媳妇儿咧!”  小眼睛的歹徒似乎是已经看到了金山银山堆于眼前,看到了自己美好而光明的未来。  这施小海心下其实已经认定了这两人是笨贼。  自己想来,他和弟弟现在被全城通缉,说不定也是个机会,只要警方在追捕他们,那么迟早会发现这里真的是有两个歹徒。  他们获救的可能性只会比之前大。  让这两个“笨贼”直接和警方他们交涉,对他们兄弟也有好处。  “咝……哥。”  “恩?”  那小眼睛的歹徒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这眼睛一眯,狐疑着问道,  “你说这北京城的警察都出动了,咱俩……能跑得掉么?打劫可就真的变成了绑架了啊!”  小眼睛歹徒意识到这两件事的性质是不一样的,不由得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这话刚说完,做大哥的抬手就是一巴掌拍了一下小弟的头,  “你笨啊,我们跑什么?”  “啊?”  大眼睛得意洋洋的冲施小海笑道,  “这两个孩子本来就是他们绑架的,要钱勒索的当然也是他们,我们根本不用出面,真和警察面对面的对着干,那以后可就真的得东躲西臧的活了。你想那样?”  小弟听大哥这么一说,一脸恍然,手一拍,崇拜的看着大哥,  “还是大哥你聪明!”  施小海听着,这心却是沉了下来。  还当这两人是笨贼,呵,看来这年头,笨的就只有他和小洋而已。  双双和煌煌的书包上各挂着一个不织布织的小玩偶,上面写着家庭住址和一个电话号码。  之前煌煌还为这个东西给妹妹抱不平,和其他同学打了一架。  现在,看着两个坏人把他书包上的不织布给扯下来却是大喊都不敢。  妹妹哆嗦害怕的身体让哥哥揪心。  两人一前一后出生,相隔不过一分多钟,可打从煌太子能说话,有理解力开始,父母就告诉他要保护妹妹。  所以哪怕一样的年纪,哪怕是这么小的年纪,煌太子也懂得要保护妹妹。  施小海按照歹徒的要求给殷时修打了电话。  四千万……  其实是四个人头。  四千万对殷时修来说绝对不算大数目,在二十四小时之内筹成现金,估计也难不倒他们。  电话打出去之后,这兄弟俩就开始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  “他们的老爹不是残废了么?他们的娘看着细皮嫩肉的,就让他们父母来交赎金。”  大哥磨着下巴说着,  “我们把这施小洋给带走,剩下的让这个施小海来解决,这家伙不是挺有种嘛!”  小弟在一旁连连点头,只觉得大哥真的特别聪明。  大哥走到施小海跟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我们兄弟俩没什么文化,但是吧,这人是各有所长,我们兄弟俩擅长打劫,你们擅长绑架勒索,那勒索的事情就由你来解决,怎么样?”  施小海抬眼对上男人凶狠却带着违和笑容的眼,  “我们没有绑架这两个孩子,里面有误会,况且,你们看我们这样子,像是绑架犯么?”  “挺像啊,不然为啥进这黑旅店?怕的不就是身份证的入住信息被查到么?”  “……”  施小海一时间竟是没有办法反驳,只知道,这一次,他和小洋要被姑姑给害死了。  “你们的目的是钱,对吧?”  施小海抬眼与男人目光相对。  “废话。”  “你自己也说了,人各有所长,绑架勒索我们在行,那我给你一点建议,你听听看是不是有道理,怎么样?”  “哦?又想教我了?”  “大哥,我只是说,做不做你自己决定。”  施小海脸上滴出汗来,顺着脸颊从下巴掉下来。  男人扬了下眉,  “好,你说,我倒要听听看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你把我弟弟带走,留下我和这两个孩子和警方周旋……不错,我的确是为了保护弟弟尽全力拿到钱,回头还得把钱拿给你们换我弟弟的命。”  “有什么问题么?”  “问题是我是个通缉犯。加上我弟弟也是个通缉犯,一旦我失败了,你们拿不到钱,警方也不可能去管另一个通缉犯的死活。”  “那……就当这笔买卖没做过,我找个地方把你弟弟埋了,又能有什么问题?”  男人耸耸肩,在这男人的眼里,似乎只要不和警察面对面的杠上,他就不害怕,哪怕是杀个人,他也无所畏惧。  “可是我有办法,让你们百分百能够拿到钱。”  “哦?你会这么好,帮我们想一个万全之策?”  “我不是为了你们,我是怕我做成之后,你们会害了我弟。”  “……”  男人不自觉的轻笑一下,  “你倒是挺有脑子的,好吧,说吧,什么办法。”  施小海头一侧,嘴努了努墙面的方向,  “这道墙隔壁的房间是不是这家旅店的?”  “……是。”  .................................  殷时修和苏小萌是在公安局碰的头,双方信息一汇总,施小海和施小洋的车辆信息,他们已经锁定。  只是人具体在小镇的哪个位置还需要进一步搜查。  没想到就在这时,施小海给殷时修打了电话。  勒索,绑架!  案件的性质和目的似乎已经明了。  白思东几乎是当下立断,派出一个小队的警力直接去殷时青家进行嫌疑人控制。  施小海的电话信息暴露之后,通讯方面立刻就查出半个小时前,施小海和施海燕有过联系。  光凭这一点,不足以抓人,但是把人控制住还是可以的。  只是……  “如果目的真的是勒索要钱,而没有别的目的,那还真不一定和施海燕有关。”  殷时修沉着眼,分析道。  警车上,殷时修和苏小萌还有白思东同坐,车上还有已经备好的两大箱子现金,四千万人民币。  “可是刚才和老爷子通电话,施海燕是承认了,施小海兄弟的作为是她指使的……施海燕并没有要绑架勒索的意思。”  白思东说道,  “而且在我们打通老爷子电话之前,施海燕和施小海的那通电话内容,老爷子在旁边是听着的。”  “施海燕是清清楚楚的要求施小海和施小洋送两个孩子回家,还说她和老爷子在家里等他们。”  “这中间的半个小时……”  苏小萌的唇抿的已经没了血色,  “是不是那兄弟俩自己改变了想法。”  “还真没人了解那兄弟俩的脾性,依照施海燕所说,这兄弟俩心性良善,和施盛德不一样。”  白思东双手交握在一起。  苏小萌立马便道,  “有其父必有其子,施海燕说的话能信么!那兄弟俩骨子里就留着施盛德的血!”  “……”  小萌想要冷静,只是事态的愈发严重, 让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只觉得累,只觉得想哭,只觉得老天爷对他们一家实在有太多的不公平。  “这兄弟俩肯定是想趁机报复!可是施盛德难道不是咎由自取?不法之事做尽,还想有什么好的结果么!”  殷时修伸手扶着苏小萌的肩膀,把她拉到自己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肩头。  安慰的话,他说不出。  白思东也没了声,只是看着窗外思索着案情。  施小海兄弟的所在已经完全锁定,一家黑旅店的二楼房间。  穿着便服的当地警方已经把黑旅店的情况给摸透了,旅店老板也被控制住。  警车一辆接着一辆,一个小时后,基本已经把整个小镇都给围住了。  寻找狙击点,狙击手就位。  警力分布完成。  殷时修和苏小萌从警车上下来。  看着这狭窄又幽暗的楼梯,殷时修坐在轮椅上上去是不可能的了。  一个警员把轮椅扛上二楼,白思东亲自把殷时修给背上了二楼,两大袋子的钱,苏小萌提着都觉得勒手。  夫妻俩站在门口,苏小萌的胸膛起伏着,怕的不是里头的绑架犯,怕的是开门后,会看到兄妹俩受伤的样子。  心被紧紧的揪着。  白思东用手势问他们准备好了没。  苏小萌说不出话,殷时修握着她的手,  “萌萌,我不是在么?”  苏小萌深吸口气又呼出去,点头,  “好,好了。”  殷时修对白思东点了点头。  白思东人便退到了一边。  苏小萌敲了门。  “咚咚”两声,房间里的施小海心脏猛地一提,立刻整个人都振作了起来。  “进来。”  房门被推开,苏小萌下意识的就往房间里看,结果这一眼竟是只看到了煌太子,却没见到双双的影子。  煌煌被绑着,嘴上贴着胶带,哭的眼睛似乎都肿了。  苏小萌这心就像被撕扯开来般,疼的都有些不能呼吸。  故作镇定的把钱给扔了进来。  而后推着丈夫进了屋。  “关门。”  施小海对他们道。  苏小萌反脚把门给踹上。  “我女儿呢?”  苏小萌质问。  施小海深吸口气,  “钱到手后,你的女儿自会还给你们。”  苏小萌咬紧唇,  “施小海,你爸爸是怎么死的,你这就忘了?”  隔墙有耳,施小海是真的没有想到那两个歹徒不仅不笨,相反,还极其的狡猾。  他们竟然担心施小海会使手段伙同警察来对付他们。  甚至是连两个孩子都没有全留下,把双双和施小洋给带到了隔壁。  他和警方的交涉全部都算在他们的耳边,但凡他们觉得有出格的地方,就会掰断施小洋的手指。  施小海知道这两个穷凶极恶之徒,说得出做得到。  “我记得,是被你们害死的。”  施小海抬头,对上苏小萌的眼睛。  “你父亲是咎由自取!他走私贩毒,洗钱放高利贷,犯得是死罪!是他自己害死自己!”  “如果不是你们对我父亲步步相逼,我们家根本不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施小海深吸口气,竟是振振有词的反驳道。  “把你们家害到这步田地的,不是我们。”  殷时修淡淡开口,鹰般锐利的眸子闪着精明的光,  “那人叫殷时青,你的姑父。”  “……”  施小海之前的话也就是说给隔壁哦房间的两对耳朵听,父亲的死,他和小洋都明白。  是父亲做的坏事太多了,人在做,天在看,是因果报应罢了。  可是当殷时修说出殷时青的名字时,他是真的感到惊讶的。  “为什么……是我姑父……”  施小海不明白。  殷时修不介意解释给他听,只是……  “你姑姑说你们兄弟俩都是心性良善的好孩子。你看看你身边这个三岁大的孩子……”  “……”  施小海不忍心去看,人不是他绑的,但是他知道那两人下手不轻,小家伙被绑的时候疼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不管怎么说,孩子只有三岁,你要是想伤害他,他没有反抗的能力,给他松一下绳子,怎么样?”  看着儿子受苦,殷时修这心也是跟着在滴血。  煌太子一双大眼睛紧紧的看着殷时修,父子的眼神对上后,煌太子的目光里闪现着亮光。  殷时修本是以为孩子见到父母纯粹激动而已,正要开口安抚一下儿子,却觉察到一丝异常。  煌太子把头往另一侧转,目光定定的看着那堵墙!  如此反复着同一个动作。  苏小萌也在看,只是看来看去也只当儿子是在挣扎着想要撕掉封条……  “你就不能把孩子嘴上封条给撕了?”  苏小萌焦急的问施小海。  施小海侧首看了眼煌太子,狠心的别过眼,他知道这孩子特别的机灵,只是再机灵他也没有分寸。  若是因着孩子多嘴而害了自己的弟弟还有那个小丫头……  两条人命,他着实背负不起。  “殷先生,殷太太,你们既然把钱带来了,我也没有想过要伤害小孩子。”  施小海对殷时青的问题感到好奇不假,可也知道,这会儿真不是聊天的时候。  “现在麻烦殷太太把袋子打开,让我看看钱是真是假。”  苏小萌深吸口气,把袋子拉链拉开,把钱拿出来放在一旁的床上。  殷时修看着这个年轻人,明明是绑匪,却看不出一丝绑匪应有的神态和举止,再看看儿子总是焦急的重复着扭头这一个动作……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我说是你的姑父害了你们家?”  施小海深吸口气,看向殷时修,  “我只知道这么多年,我姑父帮了我父亲不少忙,虽然父亲不说,但我都知道。”  “……你也要知道,不只是你姑父帮了你父亲,你爷爷也帮了你姑父不少,他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之前倚仗的可都是你爷爷的权势。”  “……那,那又如何?”  “你和你弟弟应该都挺崇拜殷时青的吧?”  “……”  施小海定睛看着殷时修,还真是被殷时修说对了。  他和小洋比起自己的父亲,更崇拜姑父。  许是因为姑姑在家里总是夸姑父怎样的有能力,怎样的八面玲珑,又做出了怎样的政绩,受到中央怎样的重视……  比起天天在身边一起生活的父亲,暴躁的脾气,夜不归宿的恶习,甚至在生意场上用尽手段……  他们更崇拜姑父。  因为有距离感,又有神秘感,反而更生憧憬和崇敬。  看着施小海脸上微表情的变化,殷时修就知道自己说对了。  不然,哪怕施家再怎么落魄,也不至于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这两个孩子虽然谈不上多出色,但有一份稳当的工作,生活是不成问题的。  又何须依靠绑架勒索?  施海燕让他们绑,他们就绑,他们是木头不成?  会这么听施海燕的话,要么是他们很喜欢这个姑姑,要么就是兄弟俩对姑父心生崇敬。  所以在姑父有难的时候,他们愿意出手相助。  “你姑姑说,是她让你们带走双双和煌煌的,对吧?”  “……”  施小海咽了下口水。  “你们是不是觉得让你们去幼儿园绑走双双和煌煌的这个主意,是你们的姑父定的?”  殷时修慢条斯理的问着。  每一个问题都是掐着案件的关键。  每一个问题都直戳施小海的内心。  施小海舔了下唇,不知道该回答还是不该回答。  只是他忘了默认也是一种认。  殷时修微微抬起下巴,  “我告诉你,绑架双双和煌煌这个事情,是你姑姑一个人的决定,她是慌不择路才出此下策!殷时青在看守所里是一丝一毫都不知情。”  “……”  施小海面露微诧,其实……在这旅店待了几个小时,他也想到了这种可能。  事态的发展愈发的严重,这完全不像是姑父做事的风格。  姑父做事是滴水不漏的……  “我再告诉你,你这个姑姑让你们铤而走险带走我的儿女,也只是头脑一热,完全没有计划的。”  “……那,那又如何!”  “你姑姑也给你打过电话,让你带两个孩子早些回去吧?她并不想要钱,只是想利用这两个孩子让我放了殷时青。”  “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会改变主意?”  “我……反,反正你们那么有钱,为了这两个孩子,花一点钱又怎么样?”  施小海这完全站不住脚的理由,让殷时修心下的犹疑更重。  “你们害惨了我家,现在又要让我姑姑和姑父一家不得安宁……殷时修,姑父好歹是你的大哥,你这么逼迫你的大哥,你还是人么?”  施小海也没想到,趁着这个机会,竟是问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说到底,他和施小洋对殷时青和殷时修之间的事情并不了解,施海燕也不可能让这两个对丈夫很是崇拜的兄弟知道的面面俱到。  “殷时青做了错事,做了错事理应受到惩罚,我不知道这有什么问题。”  殷时修问施小海。  “可是他是你哥哥啊!就算犯了法,犯了错,你也不能这么六亲不认吧!说到底,你不就是因为姑父比你厉害,你怕姑父会抢了你在殷家的地位!所以你才会对姑父——”  “施小海。”  殷时修沉着打断施小海的话,目光静默的看着他,  “人可以无知,但不可以愚昧。”  “……”  “我不知道你的姑姑和你们说过些什么,或者是做过些什么,让你们觉得是我殷时修在迫害自己的大哥。”  “人长眼睛,是用来自己看,人长两只耳朵,是让你们要耳听八方,而非一人之言,人长嘴,有舌头,说话就要负责任。”  “……”  施小海怔楞的听着。  就这样的处境之下,殷时修竟像是个长者在教育他……  而他,偏偏就杵在这听着。  施小海的性子也有些急躁,遗传于父亲,可这会儿就静下来了。  “施小海,你的质疑,殷某现在就可以回答你。”  “……”  殷时修脸上没什么表情,说话淡淡的,沉稳着……  这让施小海对面前男人的从容感到佩服之余,又隐隐的担忧着接下来殷时修要说的话。  “你和你弟弟绑走殷某这一双儿女,并未殷某仅有的两个孩子,我太太在生下双双煌煌的隔年,又孕有一女……”  “就是被你的姑父谋害至死。”  “……”  施小海的眸子惊恐瞪大。  “也就是说,你的姑父杀死了殷某的一个孩子,而你和你的弟弟,正意欲帮着你的姑姑和姑父伤害我仅剩的两个孩子……”  苏小萌听着殷时修的话……  她心下其实是感到惊讶的,她没有想到……  殷时修竟然会相信施海燕说的话, 竟是会相信……这对兄弟心性良善。  施小海显然对这些事情完全不知道……  “我还可以告诉你,就在双双和煌煌才两个月大,你的姑父就借月嫂的手给我儿子下慢性毒药,导致他高烧不退,免疫力急速下降。”  “……”  “天津港绑架案件中,你的父亲绑架了我的岳父,以此来威胁我,如今,你和你的弟弟走上同一条路……”  施小海不自觉的咽着口水,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要让事情发展到眼下这个地步。  关于殷时青做的事情,施小海暂时是没有办法去判别真假。  可是天津港事件,前不久已经在网上公开说明过……  他知道是他越狱的父亲伙同前局长武荣做的。  “施小海,你觉得是殷某不给你姑父活路,还是你姑姑姑父一次次的迫害殷某这一家人?”  “我殷某这一家子,是钢铁身躯,还是不死之身,能经得起你的家人以及你们这样三番两次的迫害?”  施小海懵了……  “不,不可能……我,我姑父可能的确是手段多了点,但不至于没有人性到这地步!”  他不行!  “身为官员,他常常下乡考察,灾难发生,他也是第一时间莅临灾区,他是个好官!”  “你这话连你自己都说服不了。”  “……”  “既然是个好官,为什么要伤害两个三岁孩子?”  “姑姑和姑父也没有说要绑架伤害他们!只是吓唬一下你!”  正是因为知道姑父是个当官的,他才敢和施小洋这么做,当官的怎么可能没有分寸?  “吓唬……”  殷时修轻轻笑了一下,  “是,不管是你姑父也好,还是你姑姑也好,亦或是你们也好,都成功的吓到了殷某。”  “不仅如此……”  殷时修的眸子眯起,眸光透着狠厉,  “你们也吓到了殷某的两个孩子。你们的所作所为会成为两个孩子一生的阴影!”  施小海的身形不自觉的晃了一下,后脚跟似乎有些站不稳。  “我,我们……”  “我刚才说的话,你可以好好的想一想……萌萌,把钱装好,从窗口扔下去。”  殷时修突然对小萌道。  施小海还有些愣愣的没回过神,只见苏小萌已经把钱重新往袋子里装。  “四千万……这钱我拿的出来,只是施小海,你有没有这个良心花,我就不知道了。”  殷时修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机在发着短息……  施小海站着,看着苏小萌把钱一刀一刀的给装好。  四千万,施小海的眼里没有出现过一丝的波澜,任何以勒索,以钱为目的的绑匪不可能在见着这么多钱后,神情,目光都不为所动。  殷时修攥着手机,余光里,煌太子还在固执的扭头,固执的看向那堵墙壁。  手机震动……  殷时修低眉,看了眼回过来的短信——  人在隔壁,另有主谋。  殷时修稍稍松了一口气,并未表现出来。只是对施小海道,  “我想知道什么时候你才会把我的小女儿还给我。”  施小海被殷时修问的有点懵,这话题一会儿被带走一会儿又被带回……  “你先把钱扔下去!”  “好,萌萌……装好了就扔下去。”殷时修一边对苏小萌说着,一边看着施小海,手却是指着那堵墙,比了个“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