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712 审她!

712 审她!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69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4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712  “好,萌萌……装好了就扔下去。”殷时修一边对苏小萌说着,一边看着施小海,手却是指着那堵墙,比了个“四”……  施小海的神情立变。  一时间,苏小萌也不知道殷时修搁这儿和施小海打什么哑语。  看向殷时修,殷时修也没给她什么指示。  苏小萌也就是提着两大袋子的钱走到窗户边,窗户一推,楼下垃圾堆的恶臭几乎是迎面而来。  “确定扔下去?”  她问施小海。  施小海点头……  苏小萌抬起那一大袋子的钱放在窗口,手一推,一大袋子的钱,两千万就这么被推下去,“咚”一声,扎实的落在垃圾堆里。  几乎是停顿都没有,第二个袋子也被扔了下去!  “可以了么?可以把我儿子还给我了?”  苏小萌冷眼问。  施小海抿着唇,步步后退,退到煌太子边上,神情严肃的看着他们,  “现在还不可以,半个小时以后,我离开这,你们的儿子还给你们。”  “施小海!你有没有人性!他才三岁!”  苏小萌的情绪顿时便激动起来!  “我也没有办法!我没有伤害你儿子,你们也只要按我说的耐心等上半个小时,这孩子……”  “你已经在伤害他了!”  苏小萌截断他的话,愤然道!  “外头的天已经黑了,现在你还只让我看到我的儿子,我的女儿呢!她人在哪儿!”  “殷太太,您激动也没有用。”  施小海和苏小萌的对话听起来一点儿也不像绑匪和家属。  苏小萌的问话更像是质询。  施小海依旧抿着唇,他知道,殷时修已经发现了端倪。  见殷太太情绪如此激动,殷时修也没有吭声,只是这般放任,施小海也是当下便明白,不阻止是为了让隔壁房间里真正的歹徒听到。  煌太子也不知道爸爸到底有没有看明白他的意思。  妹妹就在隔壁,坏人也在隔壁……  这头都扭的酸了,还没停……  苏小萌见这施小海除了人长得高一点儿,也并没有多壮硕,手上倒是拿着一把刀,但是……越看越不专业。  整个绑架环境的氛围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苏小萌有些焦急,警方的狙击点都已经设置好,从苏小萌站的这个角度往窗外看,能够清晰的看到隔壁那幢楼的楼顶上就架着狙击枪。  狙击手也是整装待发。  苏小萌也不是要施小海死,但如果出现机会,给施小海一枪打出一个机会来,起码能让她抱到煌煌。  她心急,但多少也明白,论解救人质,小舅绝对是专业的。  此时她离施小海和煌太子也就几步远。  小萌还记得在武耀的家里,她离武荣也就这个距离,当时她便是一枪打中了武荣的肩膀,结束了危险的僵局。  “半个小时……行,那就再等上半个小时,施小海,干等也是等,不然我们再唠唠嗑?”  殷时修悠悠问。  施小海咽了下口水,他突然有些怕,怕和殷时修唠嗑。  “你别紧张,说点儿轻松的好了。”  “……”  苏小萌皱着眉,搞不明白自己的丈夫,都到这种时候了,他竟然还有空和施小海唠嗑?  “就说说看……我这一双儿女好了。”  “……”  施小海愣了一下,浑身戒备着,又惊惧着,以至于表情实在是显得扭曲而怪异。  “你们兄弟俩把他们从幼儿园带出来,在一块儿也相处了好几个小时,说说看……我这一双儿女怎么样?”  施小海竟下意识的考虑着回答殷时修的问题,目光不自觉的下瞄,瞅了一眼煌太子……  良久,答道,  “男孩儿比同龄人懂的多的多,小小年纪就透着精明……我和小洋觉得这真的是很像你们的孩子。”  “小丫头呢?”  殷时修又问。  “小丫头……”  施小海的脑子里闪过小丫头坐在车上,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晃着腿儿一本正经和小洋谈论“儿童座椅”问题的模样儿。  “笑起来像精灵……哭起来……让人心疼。”  施小海喃喃说着。  苏小萌心下自是知道小丫头要是害怕了肯定会哭鼻子,只是听施小海这么一形容,脑中补充出来的画面便更让她揪心。  “你有女朋友吧?”  “……”  施小海蓦地抬头,神情里的警惕又重了一分。  “那个叫姜欢的……幼儿园老师,是你的女朋友吧?”  “她和这件事没有关系!她就是个普通老师而已!”  施小海一下子就显得更加惊慌了!  殷时修微微抬手示意他不要太激动,  “她是不是个普通老师,这是后话……我想说的是,等你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孩子,届时,你一定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不用殷时修说,施小海现在就已经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此时,隔壁房间里的大小眼兄弟俩有些惴惴不安的互相对看着。  大眼睛壮汉压着声音问小弟,  “这家伙到底靠不靠谱?这孩子的爸妈都到这时候,怎么语气还这么强硬?他们就不怕被撕票?”  那小眼睛歹徒也不明白,隔着一堵墙,听着隔壁的动静,可是这动静越听越不像是犯罪现场。  “不管怎么样,你赶紧把干净的衣服换掉,去下面把钱拿走。”  “哥……我,我有点怕。”  “怕啥?之前电话里就已经说清楚了,如果带警察来,直接撕票!他们敢带警察?”  “我……我觉得有警察……”  小眼睛歹徒咽了下口水,支吾着说道。  “要是有警察,八百里远就能听到警车的鸣笛声了,现在外头这么安静,连狗叫的声音都没!”  “就是连狗叫的声音都没,我才怕,这外头安静的太吓人了。”  “妈的!”  “嘘……”  小眼睛的歹徒此时就是兜着自个儿的心脏,活脱脱一只惊弓之鸟。  “就算真的有警察来,也是盯着这兄弟俩,你装成倒垃圾的下去拉垃圾,谁敢拦你!”  四人所在的这个房间,比之前的那个还要破,只有一扇单边的玻璃窗,玻璃脏得很,外头的景象都看不清。  加上两人本就害怕,即便是一扇单边的玻璃窗,也没敢开。  施小洋和双双绑在一起。  小丫头本来累的靠在施小洋身上都睡着了,后来隐约听到隔壁传来爸爸妈妈的声音。  就这么一直睁着眼睛,总觉得下一秒爸爸妈妈就会推开门来接她。  然而……  小丫头觉得自个儿真的已经等了好久……  “王小五,你能不能有点种!已经到这地步了,你给我退缩?!”  大眼睛壮汉扯着弟弟的领子就瞪着他。  王小五这一双小眼睛晃了晃,点了点头,  “我去,我现在就去。”  大哥这才松开他的领子。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两个歹徒四目对上,都被吓了一跳。  “哥,会,会是谁,谁啊?”  “别结巴,去问一下!”  “……要不,咱就装哑巴不说话吧?”  “万一有人硬闯怎么办!去问!”  “哦哦。”  王小五小心翼翼的走到们后头,问道,  “谁啊,什么事儿!”  “小五,我是老板。”  “老板?干嘛啊?”  王小五忙问了句,而后对大哥道,“大哥,还好,是旅店老板而已。”  “我来给你们送消息……”  老板的声音压低,王小五的耳朵凑到了门上仔细听,  “什么消息啊?”  “我老婆打电话回来说在镇上看到警察来了,部署着抓人呢!”  “……”  王小五顿时就惊了,忙看向大哥,“真的有警察,怎么办?”  “小五啊,你们要不要去楼顶的仓库里躲着?这房间就在隔壁,就怕一会儿警察来了会借用这个房间啊!”  老板这么一说,王小五当即便拍了一下大腿,  “特么的还真是有可能!大哥,要不要先躲上去?”  “……”  这大眼睛壮汉并非亡命之徒,这眼珠子已经在眼眶里打着转……  “小五,你还在听么?”  外头老板依旧是压低着声音催促着问道。  王小五看向大哥,  “大哥……”  “你问一下老板,隔壁是什么情况?真的就夫妻两个人上来?”  王小五照问,老板立即答道,  “是啊,就那夫妻两个人,但是警察随后就到!”  “哥……”  王小五面露焦急,大眼睛壮汉终是说道,  “这样,你先撤下去,把钱拿了。到我们说好的那个地方汇合。”  “那,那哥你呢?”  “这一大一小不能留,他们肯定会供出我们,到时候我们就是拿了钱也活不自在。”  “……”  施小洋听了这话,心头顿时一惊,这才恍然, 原来这大哥真的是没打算要让他们活着。  “可,可隔壁还有一个人呢!”  “把这两个人做掉,那施小海只有一张嘴,还有一个三岁孩子,他们说不清的。”  王小五这么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  从头到尾警方都是以施小海兄弟为目标,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这下,钱他们拿了,黑锅让施小海一个人背了。  至于施小洋和这个小丫头为什么会死,或许是内斗,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  总之和他们无关了。  “那,那大哥你做事要小心些!”  王小五这边话都还没有说完,只见大哥已经冲施小洋和双双亮出了利刃。  这就是一把水果刀,上面布着斑驳的锈迹,刀刃却是极其的锋利。  双双的眼睛瞪的极大,惊惧的直缩身体。  施小洋的双手被紧紧的绑着,两根手指都被折断,此刻以可怕角度竖着。  这男人看着便心狠手辣,施小洋和双双的嘴都给封条封着,就是想说点什么拖延一下时间都做不到。  “从小的开始好了,孩子,对不住了啊!早死早投胎!”  王小五没看自个儿身后的情景,套上破烂的环卫工人衣服便开门……  大眼睛壮汉的水果刀就要插进双双的小身体里, 施小洋竟是卯足了劲儿转了个身,硬生生的扛下了这一刀!  刀刃插进施小洋的背部……  王小五缩了下身体,门开……  “啊!”  随着一声惊叫,紧接着……“砰”一声枪响!  正行凶的大眼睛壮汉被闯进来的白思东一枪击中眉心。  那双大眼睛在死前的一瞬间充满惊诧和猝不及防……  “大哥!”  王小五被两个警员擒住。  白思东赶忙上前,松开施小洋和双双的绳子,嘴上的封条被小心撕掉。  双双看着白思东,小脸上有施小洋身上流下来的血。  呆怔的大眼慢慢有了情绪,紧接着便是惊天动地的哭喊……  这时,苏小萌已经夺门而入,拧着心把小丫头紧紧的抱进自己怀里,连声说着抱歉。  “妈妈……妈妈……妈妈……!”  双双哭的揪心,隔壁房间的煌太子也已经被施小海松了绑,这会儿正被殷时修抱在怀里。  两个警员上前,手铐拷住施小海的双手。  施小海无精打采的垂着头……看着旅店老板被警察给带走。  殷时修看了眼施小海,道,  “进监狱后,好好想一想,这是不是你们兄弟俩的结局。”  “殷先生,这当然不可能是我和小洋想要的……我只能说,我和小洋运气太不好,竟然碰上了真的绑匪。”  施小海苦笑。  殷时修沉眼,  “不是你们运气不好,是老天有眼。”  “……”  “就把这当成一堂生动的法律教育课。未必就是一件坏事,至少不会再走你们父亲的老路。”  施小海抿了抿唇,迟疑了一下, 他开口道,  “我弟弟……这件事,是我拉着我弟弟做的,他其实什么都不懂。”  殷时修冷眼看着他。  “他真的很善良,怕那两个歹徒伤害你女儿,他被歹徒硬生生掰断了两根手指,殷先生,我恳求您能不能看在……”  “施小海,我不善良。”  “……”  施小海神情僵住。  就在这时,白思东走了进来,对施小海道,  “你弟弟被歹徒刺了一刀,已经用警车往最近的医院送了。”  “……”  施小海面上血色全无,  “你,你说什么?”  “歹徒想要杀人灭口,我们冲进去的时候,刀已经刺进了你弟弟的背部,血流了不少。”  白思东老实道。  “小洋……小洋!我要去,去看他!我得陪着他!”  施小海立马大喊道。  然而白思东却没有给予任何回应,只是冷漠的对两个警员道,  “把他带回去。”  “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让我见我弟弟一面……让我见我弟弟一面……殷时修!”  施小海哀嚎着被警员拖走。  房间里充斥着潮湿的霉气,窗户还开着,楼下垃圾堆里飘上来的臭气都能闻的到。  白思东走过去便把窗户给拉上。  煌煌紧紧的搂着殷时修的肩膀,整个身体都缩在殷时修的怀里,嘴里喃喃喊着“爸爸”……  殷时修心疼的眼眶都红了。  窗外的天已然漆黑。  这让人煎熬的五个多小时……  苏小萌抱着双双走了进来。  小丫头就一直哭。  小萌一脸的担忧,紧紧抱着小丫头,一遍一遍的抚摸着她的后背……  “双儿,没事了……爸爸妈妈都在这人呢……”  “呜呜……妈妈,坏人好可怕……”  “恩,坏人好可怕……可是双双好勇敢,一直等到妈妈来救你,是不是?”  “呜呜呜……”  小丫头哭着……煌太子疲惫而安心的缩在殷时修怀里, 似乎是有些体力不支。  小萌哄着小丫头,让小舅给外公打了个电话,自个儿给殷宅打了个电话。  知会了家里人后,多少颗提着的心都松了下来。  殷时修环顾着这个房间……眼底冰冷的寒意看着瘆人。  没人知道他心底在打什么算盘。  夫妻俩带着孩子离开旅馆,殷时修坐在轮椅上,还回头看了一眼这家黑店旅馆,凌厉的目光又巡视了这一条街,看着店面外挂着各式旅馆的牌子,只觉得碍眼的很!  夫妇俩上了车,双双和煌煌是死活不肯松开苏小萌和殷时修。  哪怕俩孩子都哭的累的睡了过去。  白思东开着车,殷时修和苏小萌就坐在后座, 车里的氛围着实让人喘不过气。  看了眼后视镜,夫妻俩的表情都极为难看。  白思东深吸口气,说道,  “不管怎样,双双和煌煌安全接回来了,兄妹俩福大命大。”  “小舅,施海燕可以抓了么?”  殷时修没有接白思东的话,而是径自问道。  “已经抓了。”  “能不能连夜审她?”  “连夜审她?这桩绑架案?其实……不用这么急,她避不开这个罪名。”  “审她!审到她肯把殷时青的所作所为全部供出来为止。”  “……”  “连着施家那俩兄弟,我绝不轻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