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713 难熬的一夜(上)一更五千

713 难熬的一夜(上)一更五千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11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4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时修的愤怒,白思东看得到。  车子驶进殷宅,时间已是当晚的九点。  殷宅灯火通明,乔迁晚宴取消,宾客在下午被陆陆续续的送了回去。  也许从明天的各种小道消息里,不明原因的宾客们能够打听得到殷家的小孙子和小孙女儿被绑架的事情。  老老小小都集中在正苑里,车子是直接开到了正苑门口。  车子由远至近的声音一下子便让老老小小从屋里小跑了出来。  小萌下了车,怀里是已经睡熟了的双双。  白思东帮着把煌太子从殷时修怀里抱了出来。  煌太子一感觉到动静,身体哆嗦一下,大眼睛便睁开了,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下意识的伸手去抓殷时修的手……  这么个小动作,让看到的人心都碎了。  殷时修忙道,  “煌煌不怕,咱们已经到家了。”  说完,煌太子这有些惊慌犹疑的眼神才慢慢定了下来。  殷绍辉和周梦琴赶忙把孙子孙女儿抱进怀里。  兄妹俩愈发重了,时桦夫妇在一旁兜着。  苏小萌此时也是满脸的疲惫,当二老问起事情始末的时候,苏小萌根本不想回答。  白丰茂站在边上,见两个孩子还算平安, 多少松了口气,只是看着外孙女儿这一脸的倦意和苦闷,倒是倍感揪心。  伸手搭上苏小萌的肩膀拍了拍。  小萌深吸口气,抬头,冲外公轻笑着问,  “外公,您累了吧?”  小萌不问还好,这一问,做外公的就更心疼了。  再累还能有她这个做母亲的累么?  “还撑得住,你们都平安回来,外公一会儿倒床就能睡。”  “我让人送你去君苑,早些休息吧?”  “你不用挂心我,赶紧带着俩孩子回去睡吧。”  苏小萌抿了抿唇,看向还心有余悸的抱着兄妹俩的二老,也是不忍。  转过身对白思东道,  “小舅,辛苦您了,和小舅妈报备了么?”  “说过了,她已经睡下了,我这会儿回局里,明天会有两个警员过来问兄妹俩一点问题,反正……你们看着办,要是兄妹俩不愿意回答也没关系。”  “……”  苏小萌点头。  白思东正准备把殷时修从车里抱出来,只见殷时修端坐着,没有半点儿下车的打算。  “我想立刻去见一下施海燕。”  殷时修对白思东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苏小萌皱起眉,不同意,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你也要休息了!”  “是啊,老四,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殷绍辉也忙说道。  谁知殷时修连看也不看殷绍辉一眼,只是径自对白思东道,  “不好意思,小舅,这一面不见,我睡不着。”  “……”  白思东有些为难的看了眼苏小萌……  苏小萌本想说自己跟着去,可又转身看看双双和煌煌,实在又走不掉。  “那让司机送你过去,回头还能让司机送你回来。”  “这个你就交给我吧,萌萌。”  白思东说道。  苏小萌看着自己的小舅,如今也是四十多岁的年纪, 谈不上老,却也绝不是精力和体力最旺盛的时候。  “诶哟,我家萌萌啊……”  白思东上前忙抱了抱苏小萌,  “这是什么表情呀,小舅做这个工作,时常都是要熬夜干活的。”  白思东不说还好,一说,苏小萌这心里的愧疚和委屈一下子便涌了出来,  “对不起……小舅……每次都这样麻烦你……”  “老爷子,你听,你外孙女儿说的这都是什么话!”  萌萌心思愈发的细腻,想事情也愈发的周到全面……这固然是好事,而缺点便是……太多的顾及别人的感受,会让自己变的累。  “好了,时修交给你,完事了再送回来。”  “恩,好。”  白思东应了声,松开苏小萌,见她眼眶上还挂着眼泪。  他伸手抹掉,  “我这小外甥女儿,咋这么没出息呀?思弦,你这女儿不像你啊!”  白思东忙对父亲身边的白思弦说道。  白思弦走过来,圈住苏小萌的肩膀,揉了揉这瘦弱单薄的小肩膀,  “好了,都过去了,外头凉,进屋吧。”  白思弦哄着小萌,对白思东道,  “哥,你们路上慢点开,这事儿不用着急,谁也跑不掉。”  “恩。”  白思东驱车带着殷时修去看守所。  而殷宅的正苑里,殷家二老问苏小萌什么, 她都不肯回答。  明显看得出……  她对二老很有情绪。  这种情绪可以称之为迁怒。  小萌承认。  只是她没有办法不去迁怒。  蚀骨噬心之痛,一次又一次……  如果不是殷家二老一次又一次对殷时青的放任,不是他们对殷时青夫妇的纵容……  双双和煌煌不会受这苦,不会露出一脸惊悚害怕。  他们才三岁,哪里经受的起这样的打击……  谁都看得出小萌此时心里有情绪。  最后还是白思弦开的口,  “有什么事情还是明天再说吧,成济,抱着煌煌,爸,我们也回君苑先休息,萌萌和孩子们也都受惊了。”  “殷伯,你们也早些休息吧……”  殷家二老互相看了一眼,没再说什么,把两个小家伙给了白思弦和苏成济。  灯火通明的殷宅,这一夜,几乎就是在灯火通明中度过。  踏实入睡的终究没几人。  双双和煌煌被绑架的事情,并没有像白思弦说的那样,就这么过去了。  心有余悸的并非只有苏小萌和殷时修,殷家二老……  殷时兰看着受惊的双双和煌煌,不自觉的便会想到孙子绮阳。  殷时桦会想到明朗和梦梦……  殷时青是一个疯子,这个疯子的疯言疯行自打老四把萌萌领回家之后,愈演愈烈。  这三年多的时间,殷时青的种种行径愈发的让人望而生畏。  可怕的是,如今已经不只殷时青一个人疯了,那一家子都疯了。  那个嫁到了别的城市的女儿殷博美,似乎真成了泼出去的水,在这两年殷时青受到的诟病愈发多起来的时候,她也没有再回到京城来过。  “慕楠……”  殷时桦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恩?”  “你说殷时青还有没有可能再出来?”  “……怎么了?”  “我有点害怕。”  “……”  “如果他还有机会出来,如果那一家子还能耀武扬威……你说,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敢做的?”  单慕南深吸口气,握着殷时桦的手,良久这口气才吐了出去,  “让你跟我回天津,你非要留在这是非之地……”  “……”  “时桦,即便殷时青再也不能出来,殷宅这个大宅子,永远都不会有真正的宁静……”  殷时桦侧首看向单慕南。  单慕南回过头看她,  “一个家族的延续是开枝散叶,而现在的殷家是太过的枝繁叶茂……枝繁叶茂过剩,那就需要定时的剪枝修叶。”  殷时桦回过头,依旧看着天花板。  她知道,丈夫说的没有错。  哪怕这之后殷家的家主家母变成了老四和小萌……  枝叶过剩,也总是需要修修剪剪。  而这种修剪又绝非真的像修剪植物那般容易,流的不是茎叶汁水,而是赤红的鲜血。  “被你这么一说,我觉得生活真的没劲。”  单慕南轻笑,  “你看,这年头,实话就是不招人喜欢。事物的本质总是直白的残忍……”  “……”  “不过事在人为,谁能知道时修和小萌接手殷家之后,殷家这个庞大的家族会变成什么样呢……”  单慕南揉着妻子的手。  殷时桦侧身抱住丈夫,  “和你说话就是费劲!有没有读者说你的文字晦涩难懂?”  “……还真有!”  单慕南忙道。  “哦?那读者可真的是和我一样一针见血。我告诉你,你再不改改你的风格,看以后你的文字,还有谁会埋单。”  “你啊。”  “……”  “时桦,我写的文字,只要你能读得懂,就好。”  殷时桦的唇角微微扬起,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她想,这世上终究是没有那么多的痛苦。  因为哪怕是千斤百斤的痛苦,也并不需要千斤百斤的幸福和甜蜜去抵消,只需要那么一点,只需要那么一点点……  她想,苏小萌是个智慧的女人,她不会看不透这一点。  这一夜,或许小萌无法入眠,或许双双和煌煌这两个可怜的孩子还在未泯的余惊里辗转反侧……  这一夜是如此的难熬,这一路走来,苏小萌和殷时修这对夫妻经历的坎坷和苦难似乎会在这一夜堆成一座山……  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可是……  这一夜也有施海燕的嚎啕大哭。  看守所里,施海燕泣不成声,捶着自己的胸口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隔着铁栏杆,殷时修表情冷漠至极,  “施远成不仅有一个好儿子,还有一个好女儿,这个好女儿断送掉了他仅有的两个孙子的前途,让这两个似乎还有些许良善的孙子在大好年纪里戴上“绑架犯”的镣铐。”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那两个孩子是无辜的……他们真的什么都不明白……”  施海燕恸哭,并不是因为她有多慈悲,而是她实在承担不了这份罪责。  施小海和施小洋是兄长仅有的两个孩子,两人都尚未成家。  父亲年迈,兄长去世之时,他便已伤心过度,如今这仅有的两个孙子……却因为她的一时糊涂踉跄入狱,其中一个还在医院里抢救……  施海燕怎能不崩溃?  “说来可笑,你还真不是个能配的上殷时青的女人。如果是殷时青,他起码做到,在事情败露后能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四弟……四弟……你该知道小海小洋不是坏孩子,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你就放了他们吧……”  施海燕不敢想,如果远在国外的父亲还有嫂子知道施小海和施小洋进了监狱……  不,不能让他们知道,父亲一定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他老人家也再不能经受这样的打击了!  “我还真没看出,大嫂竟然是一个这么有担当的女人……”  殷时修依旧面无表情,此时他站在施海燕的跟前,和冷面撒旦并无区别。  幽暗的看守所里,潮湿发霉的空气里,四处充斥着的都是绝望。  “四弟,施盛德已经死了,我父亲已经退休,若是小海小洋也……他们该怎么活?”  “你心疼你的父亲,你的家人……可想过我的两个孩子,才三岁?可想过我的小女儿,刚出生就死了……是谁害的?”  “……”  施海燕的嘴巴微张,只觉得唇干的厉害……  豆大的泪珠子还顺着脸颊往下掉……  “一年前,苏小萌险些一尸两命,你们差点害的我失去此生挚爱!”  “那,那……那是郭,郭彤那个贱,践人……”  施海燕哆哆嗦嗦的,还在辩解。  “郭彤的母亲,苏季芳就是被你儿子杀死的!”  “不,不是!你胡说!博文没有杀人!”  施海燕眼睛蓦地瞪大!  殷时修唇角扯起,  “你的儿子可没有你丈夫的那份倔强,他已经承认了。”  “你,你骗人!他没有杀人!是那苏季芳要杀博文,我儿子那是正当防卫!这个案子已经定案了!我告诉你,殷时修,你别想把我儿子也拉下水!”  “那施海燕,你该记得这个案子……是谁定的吧?”  “是……是……”  施海燕这眼睛转了一圈后,表情就木了。  下一秒,她缓缓低下头,而后撕心裂肺的哭出声……  “定案的人是武荣。”  “你觉得武荣被抓后,他不会供出这件事?你丈夫用武荣的犯罪事实威胁武荣的所有事情,武荣早就全招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没有证据弄死你丈夫?”  “早在殷时青还没有当上政委之前,你就伙同你兄长贪污受贿,你一路瞒着殷时青,殷时青应该会很高兴,最后把他逼上死路,就是他的枕边人。”  “……”  施海燕只知道哭,此时也只能哭……  “殷时修,求你……我求你了……起码放过那几个孩子,起码放过那几个孩子!”  “……”  “我会配合……你们问什么,我都会配合的回答!殷时修,求你了……多少看在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你也叫我一声嫂子的份上,啊?”  “我不需要你的配合。”  “那你来干什么!”  “来告诉你,你丈夫,儿子,两个侄子,不会有一个被从宽处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