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721 有人宠爱有人鞭策,有人关心有人激励

721 有人宠爱有人鞭策,有人关心有人激励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45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4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忙忙碌碌的,殷家祭祖之日便这么过去了。  不管多少人不愿意,不甘心,不服气,殷时修和苏小萌成为殷家第十任家族掌管人,已成既定事实,谁也改变不了。  太阳落山前,旁亲分家的人便都驱车下了山。  留在别墅里过夜的也就是殷绍辉这一脉的家庭。  如今……殷时兰殷时桦也只能称之为老宗家的血亲了。  隔天早上,殷时修和苏小萌绕了半山去了外公的宜静山庄,其余人便也陆陆续续的下山,回殷宅的回殷宅,去其他的地方就去其他地方。  宜静山庄矗立在这半山腰,多少年来,没有变过一丝模样。  老外公早先便知道他们要过来,差佣人去后山的大棚里摘了点新鲜瓜果和蔬菜。  殷时修和苏小萌领着双双煌煌走过来的时候,大门就这么敞着。  一家人也就不客气的进去了,就见老佣人在门口择(zhai)菜,一见苏小萌和殷时修便笑着冲他们打招呼,  “孙小姐和孙姑爷来了,小小姐和小少爷也来啦!白老在后院抓鸡呢!”  “抓鸡?”  苏小萌这脖子一伸,以为自己听错了。  老佣人忙道,  “后院那几只鸡,白老养了许久了,说是有喜事,所以今天逮一只宰了庆贺。”  苏小萌看向殷时修,  “什么喜事?”  殷时修耸肩,也没有想到一个好的答案。  “抓鸡!妈妈,外公在抓鸡啊!”  双双听到了新鲜的话题,立马仰着小脑袋说道。  “……恩。”  双双松了苏小萌的手,一双手立马举高,  “双双也会!双双要去帮太姥爷抓鸡!”  喊完就往后院跑。  苏小萌是叫都叫不住,一个没注意,煌太子也偷溜着跟了过去。  殷时修坐在轮椅上,轻笑着推了一下苏小萌,  “去看着他们俩,可别摔着了。”  小萌跟进去追兄妹俩,殷时修便在前院里待着,山上的雪化的慢。  其实今天的温度已经比前两日高了几度,但山上还真是感觉微妙。  这老佣人也有五十好几了。  照顾白丰茂起居的一共有三个人,都住在山脚下,轮流着上岗,人都是白正祥找的,在家政服务方面绝对是专业的。  “孙姑爷家的事情忙完了?”  老佣人也就是个普通老百姓,只知道雇佣她的人是个大财主,压根没想过白丰茂是什么人物。  这些年照顾老人家也是兢兢业业。  心下一直都很羡慕白老爷子膝下儿女都是异常出色的人才。  也大致知道这山上的另一幢山庄别墅,也是家大财大的人家。  “忙完了。”  “孙少爷这腿是怎么了?受伤了么?”  殷时修倒也不介意这个老佣人话家常似的和他搭话,百无聊赖,索性也就和她聊了起来……  后院,苏小萌紧赶慢赶的追着两个小家伙,没想到俩兄妹这腿短,但是溜的速度还挺快。  一眨眼,就蹿到了铁网围住的鸡圈里。  苏小萌站定,这还没来得及出声,就瞧见这鸡圈可是热闹。  老爷子弯着老腰,伏着身体,兜着几只肥硕的老母鸡转,逗的是,老阿布这也不知道是在帮老爷子抓鸡还是在自顾自的撵鸡寻乐子。  阿布和老爷子站对角,老爷子往前一兜,阿布跟着就是一叫,几只母鸡被狗吓得“咯咯咯”直叫唤,顿时急的都飞起来了。  “阿布啊,你出去啊!捣乱么这不是?”  老爷子似是也意识到老狗没帮上忙不说,还坏了事,叉着腰,很是无奈的对阿布说道。  阿布“呜呜呜”了两声,像是在反驳。  而后便见阿布胸部伏下来,紧贴着地面,后臀高高撅起,就见那尾巴来来回回的摇,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像是说,我要认真了!  老爷子也像是看明白了阿布表达的意思后,手指了指它,  “哪,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啊,这次再逮不住,你就出去别捣乱。”  “汪!汪!”  像回应。  阿布这身体是伏的越来越低,慢慢的往前挪着身体,很是专业的猎捕动作。  白丰茂显然是挺满意阿布这份看起来的专业样儿,伸出拇指给阿布点了个赞,于是老爷子也慢慢的把几只鸡往前兜……  就见两条腿的鸡头四下晃着,意识到危险不断逼近……  “呜呜呜……”  阿布低声发出叫声……  一双圆圆的眼睛瞪得可直了,老爷子已经瞄准了最肥硕的那只母鸡,正要下手去擒,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两个使坏的兄妹俩往鸡圈里一跳!  “哇呜!”  双双还喊了一声!  顿时,鸡飞狗跳,鸡鸣狗吠,鸡毛乱飞。  白丰茂这一转身,便见兄妹俩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直接跑进了鸡圈,顿时大腿一拍,指着门边上靠着看戏的苏小萌道,  “里头可都是鸡屎啊,可赶紧把兄妹俩给弄出去!”  “太姥爷,双双帮你抓鸡啊!”  双双听外公的话像是在嫌弃他们兄妹俩,立马举手表明自己想要帮忙的心情。  煌太子和双双就不一样了,也就是一时兴起跟着双双跳了进来,可这一跳进来, 煌太子就后悔了。  这鸡圈里可真是太脏了。  “双双乖啊,太姥爷能抓着鸡,一会儿抓着了炖鸡汤给你喝啊!”  “可是太姥爷还没抓到咧。”  双双一脸朴实的道出真相。  白丰茂被双双这么一说,说的脸有点挂不住,清了清嗓子,忙道,  “主要是阿布在捣乱!”  老阿布此时嘴里叼着一只鸡,一听到白丰茂喊自己的名字,立马扬起脑袋,摇着尾巴等赞扬。  “哇!阿布抓到了呀!阿布好厉害呀!”  白丰茂也是压根没想到自己这一把年纪,被一只狗给打了脸。  “呜呜……”  阿布哼哼唧唧的凑到白丰茂身边,白丰茂不是很情愿,但还是从阿布嘴里把鸡给逮着,领着两个孩子还有一只老狗从鸡圈里走了出来。  苏小萌这才上前,笑着问外公,  “怎么您在这抓鸡啊?”  “外头就一个人在忙,不是没得空么,另一个帮忙的阿姨今天请假上不了山。”  “……那就等我来了再抓呗,您一个人跑这鸡圈里抓鸡,万一摔着……”  “不是有阿布吗?”  白丰茂这会儿倒是不计较先前老阿布打自己脸的事情了。  伸手摸摸阿布的头。  苏小萌看着觉得神奇,  “这狗咬鸡,都没咬出血……”  白丰茂不由得意道,  “也不看看是谁养的狗,通人性的很……这鸡圈圈出来后,里头就是一只鸡崽子,没我的允许,它绝不会下嘴咬上一口。”  “真厉害。”  “阿布的妈妈是你妈妈养的,那狗也通人性极了……就是最后离世的时候,也没等到你妈妈回来摸摸它……”  苏小萌听着,莫名就戳中了泪点。  看看阿布……  阿布此时就一直跟着双双和煌煌,闻闻两个小家伙身上的味道。  双双伸手摸了摸阿布的头,很是老道的说,  “布布,你好乖啊,你好厉害啊,一会儿给你鸡腿吃啊!”  “噗……”  这有些悲戚的感伤被小丫头一句话给打退。  阿布抬头蹭了蹭双双的手心,而后便又默默的跟在白丰茂身边。  待白丰茂把鸡给了老佣人,洗了手坐下后,它也就定下,趴在白丰茂脚边……  双双喜欢阿布,这宜静山庄也实在是没什么好玩的,双双就围着狗狗转……  但一开始阿布还会翻翻身,翘翘腿给双双一点回应,之后也就是圆眼珠子动动……  白丰茂见状,把双双拉起来,对双说道,  “阿布帮着太姥爷抓鸡抓的累了,也要休息会儿。”  “啊?阿布累了嘛……”  双双有点失落,因着阿布不能陪她玩儿,但随即便又心生爱惜,顺着阿布的毛温柔抚摸着,  “阿布好好休息哦……乖乖睡觉觉哟……”  白丰茂看着小双双,对苏小萌道,  “是个温柔有爱心的孩子……”  苏小萌点头,不可否认,虽然这小丫头有时候会像男孩子那般跳脱调皮,还会捣乱恶作剧,但小丫头的确是个心性善良,富有爱心的温柔孩子。  煌太子闷声不吭的趴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木雕的雄鹰,小手顺着雄鹰的头,翅膀,一寸寸观摩着。  白丰茂看了煌煌一眼,喝了口茶,  “都说三岁看老……这孩子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还真是令人期待。”  苏小萌深吸口气,  “我不敢说自己一定能把他们教育成多优秀的人,但起码……会让他们成为一个好人,心性乐观,热爱生活并有所追求的好人。”  苏小萌说完,不自觉的便又侧了下脑袋, 好笑的看着外公,  “反正外公能看得到!”  “你瞧,阿布都老成这样了……外公又能坚持多久?”  “外公肯定能活到一百岁!双双和煌煌到时候也长大了,到时候给您办个世纪寿辰!”  “哈哈哈!诶呀,外公就是现在闭着眼睛想想都觉得开心的不得了啊!”  白丰茂笑的酣畅……  殷时修在前院转了一圈后进屋,苏小萌递了热茶给他,  “喝一点,暖暖。”  “谢谢夫人。”  苏小萌扬了下眉,嘀咕了句,“假客气。”  白丰茂看着这夫妻俩,不由得叹道,  “年轻是真好啊……”  “外公啊,这话你要说明白的啊,我是年轻,他可不年轻了啊。”  殷时修这脸一板。  白丰茂也跟着被逗乐了。  反正殷时修的年龄这个梗,苏小萌能玩一辈子。  “话说时修,你说你爸妈是不是很搞笑?”  “……”  “你和小萌刚在一起那会儿,他们是怎么也想不到最后这殷家掌权人还是落到我这外孙女手上吧?”  “外公就莫要再取笑家里那老爷子老太太了,就双双和煌煌被绑架那事,真的是把两个老人家吓坏了。”  “外公说句不中听的,殷绍辉和周梦琴就应该多被吓一吓!一辈子掌权掌惯了,这眼界是愈发的狭隘!”  白丰茂这么数落殷绍辉和周梦琴,殷时修也没法反驳,因为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你们殷家的事情,我不插手啊……所以呢,接下来这话,我是说给小萌听得。”  殷时修扶了扶额。  殷家那老爷子和老太太愈发的像小孩,但比起白丰茂外公,都已经算成熟的了。  “您也是我的外公啊……您老有什么话就说吧,时修一定谨记在心。”  白丰茂瞥了他一眼,没搭理她,就径自握着苏小萌的手,  “萌萌啊,你这丫头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有我这么一个外公。”  “……”  这是个事实,苏小萌承认,但是听白丰茂自个儿这么大大咧咧自吹自擂的说出来,还是喜感更多。  “最倒霉的就是遇上殷家这一家人。”  “咳咳……”  殷时修忙清了清嗓子,一脸的窘态。  白丰茂也压根是没打算给殷时修什么面子,继续说道,  “今天呢,外公宰鸡就是给你庆祝,起码以后那么大一个殷家,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  说这话时,尤其的瞪了一眼殷时修。  殷时修一脸的无辜,忙道,  “外公啊,殷家纵然是有人会欺负萌萌,那也绝对不可能是我啊!”  “你懂个屁,你当我家萌萌现在还是软柿子么!以后,这谁都不可能欺负我家萌萌,偏偏就是你!”  “……”  殷时修一愣,竟是哑言。  这一时间没能明白,但很久以后,殷时修才慢慢明白,白外公这话当真是说的精准。  苏小萌在一旁笑的肚子都疼了。  “这殷家啊,妖魔鬼怪太多,你就是当了殷家的这个家,也别太把这当回事儿,凡事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苏小萌摸摸头,看着外公,  “您这话是开玩笑么?”  白丰茂忙咂了下嘴,  “外公和你开什么玩笑啊,你也不看看这都什么年代了,殷家的那天家规早就该淘汰了。”  殷时修虽不是老顽固,也没那么看重所谓的家规祖训。  但殷家好歹是名门望族,被外公说成这样,多少还是感到些许窘迫。  “无为而治知道么?”  苏小萌眼睛一亮。  “这殷家的事情,麻烦的让他自个儿处理,你还年轻,多追求追求自己的理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知道么?”  白丰茂轻轻拍着苏小萌的手。  这话听起来,仿佛每天都有人挂在嘴边。  可此时……  苏小萌心里的确因为这句话感到窝心。  她听出外公的担心,外公的期盼,外公的美好祝愿。  其实真的很奇怪……  父母和外公从来也没有要求自己做什么,承担什么,成为什么样的人。  反倒是丈夫,殷家二老无形中迫使自己去做,去承担,去成为更优秀的人。  并不是要把两方拉在一起比较。  只是放在一起思考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无比的幸运。  有人*爱, 有人鞭策,有人关心,有人激励……  “外公,您放心!”  苏小萌握紧白丰茂的手,笑道,  “你外孙女儿很聪明的!反正以后呢,累的事情就给殷时修做,我就挑轻松的,赚钱的事情,他来,我就学着花钱!怎么样?”  “这就对了!”  白丰茂拍拍苏小萌的肩膀。  殷时修在旁边听着,这祖孙俩玩笑掺着真话,真话夹着玩笑,他也是听得无奈而绝望。  浓郁的鸡汤香味扑面而来……  老佣人哟呵着一家子吃饭!  双双见老母鸡汤呈了上来,立马对苏小萌道,  “妈妈!我答应了阿布,要给它吃鸡腿的哦!”  苏小萌迟疑了一下,而后很认真的对双双道,  “双双,你看哦,一共就只有两只鸡腿,对吧?”  “……恩。”  “太姥爷吃不了太油腻的,所以两只鸡腿呢,就分给你和哥哥,一人一只。”  “……恩。”  双双再点头时,便有些迟疑了……  “你可以把鸡腿给阿布,但是你自己就没有鸡腿吃了。”  “……”  双双不点头了。  阿布还趴在那儿休息,眼睛沉沉的……但却是看着小双双的。  “所以……你自己决定好么?”  苏小萌摸摸双双的头。  双双这下真的是有点纠结了,这小丫头是真的挺喜欢吃鸡腿的……  苏小萌径自舀着鸡汤……分着鸡肉。  双双蹲下来,摸摸阿布的头,  “布布啊……你真的……很想很想很想吃吗?”  “……”  阿布只是偏了下脑袋。  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双双。  可能是方才陪着白老爷子抓鸡抓的累了,到现在都还喘着气。  “布布啊,你不想吃,对吗?”  布布又偏了下头。  双双抿紧了唇,脸上露出她的纠结……  “恩,我知道了!”  双双站起来, 认真的看着苏小萌,  “妈妈,布布说它想吃!”  “恩……那你就没有了哦!”  “那,那……”  双双还是有些不舍得, 支吾了好一会儿,才问道,  “那我可以吃别的肉肉么?”  “当然可以呀!”  “好吧,那鸡腿给布布吃!布布看起来好累诶……”  双双嘀咕道。  这句话倒是引起白丰茂的注意,老目垂下,看了眼这个和自己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老朋友”……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阿布抬起头也看向了白丰茂……  白丰茂站起来,走到阿布身边蹲下,  “老伙计……怎么了你这是?”  阿布只是动了动头,嘴巴张了张“呜呜”了一声。  再没有上午那蹿起来逮鸡的精神。  “阿布……不会是……”  苏小萌自个儿是没有养过狗的,但是爷爷奶奶家却是养过狗。  狗的平均寿命也就十来年……  阿布已经算是活的长的了。  苏小萌这话还没有说完,便见外公落了泪。  她错愕的顿住了所有动作,手上是刚撕下的鸡腿,正好落在盘子里。  双双爬上椅子,端起盘子,把鸡腿放到阿布边上,蹲着小身体又摸摸阿布的头,  “布布啊,是不是饿啦,吃点肉肉就好啦!”  阿布的目光落在那鸡腿上,用鼻子闻了一闻,但是却没有去舔,去吃的动作,只是看着双双。  苏小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感性了。  只觉得阿布看着双双的眼神,着实温柔……像是在说谢谢。  白丰茂起身,  “好了,吃饭吧,他只是累了,最近经常这样,没办法,老了……”  说着,便主动领着双双去洗了手,这才回到餐桌前吃饭。  苏小萌和殷时修互相看看……  一时间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  午饭后,白丰茂问了一下殷时修和苏小萌接下来的打算。  苏小萌也据实以告。  殷时修会去慕尼黑接受治疗,她会带着双双和煌煌去英国,双双和煌煌的转学手续明天就去办,英国那边的幼儿园, Eric在帮忙联系。  至于她,要回巴斯大学继续深造。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学翻译,不能半途而废。  白丰茂想了想,  “那今年春节……你们是不打算回来过了?”  “也不一定,到时候看看时修的治疗情况。”  白丰茂点了点头。  午饭后也没再多留两人,只叮嘱了让他们回去路上小心些。  那根鸡腿阿布吃了一点,但终究是没吃完。  白丰茂出门送苏小萌和殷时修的时候,阿布也爬起来了,就跟在白丰茂脚边,蹒跚的走着。  待车子消失与山弯。  白丰茂才回过身,摸了摸阿布的脑袋,  “咱回屋。”  阿布蹭了蹭白丰茂的手,多走了两步之后,就倒下了,趴在地上是怎么都不肯起来了。  白丰茂蹲下身,摸了摸老阿布,  “我说呢,前几天累趴趴的,今儿怎么有力气帮我抓鸡……回光返照啊?”  “呼……呼……”  阿布只是躺着呼吸,眼睛四下转着。  白丰茂从怀里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没一会儿电话就通了。  “爸……?”  白丰茂隐忍着抹了把泪,说道,  “小四儿……来送送老阿布吧……”  那头白思弦这心一下子就被揪住,忙道,  “我这就来。”  “……”  那年小布布走的时候,她没送,老阿布走的时候,她应该来送送。  ..........................  殷氏集团的事务决策权,大体上已经回到了殷时修手上。  只要殷时修在,高级管理层的运作仿佛就能有条不紊,循着章法继续,哪怕殷时修不出面,有陈澜等人在,董事会都是放心的。  并购了容氏之后可能出现的一系列问题,陈澜和武耀也都能协调好。  双双和煌煌的转学事宜,安排的都还算顺利。  Eric给双双煌煌弄到了两个英国皇家幼儿园的入学名额,这真算是攀了Eric实实在在的一个亲戚。  双双和煌煌自绑架事件之后,苏小萌便没打算让两个小家伙去幼儿园。  谁知道双双却挺固执的,心理阴影没留也就算了,还把凶恶歹徒绑架自己的事情当成一种英勇事迹说给同学听。  就双双这喜欢自吹自擂的性格,苏小萌也是半喜半忧。  双双吹得热闹,但同年纪的同学们却并不都买双双的账。  有的倒是也听得认真,结果听完之后问双双,  “这是什么动画片?”  “……”  之后双双就没再搭理过那小男孩儿。  和双双玩的最近的还是马思远。  也只有马思远知道,双双说的都是真的……  苏小萌总觉得,双双这天天惦念着来幼儿园,大半还是因为幼儿园里有个马思远愿意听她吹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