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722 单少爷?应该是教官!

722 单少爷?应该是教官!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8005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42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可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有时候真的很短暂。  月底,牡丹幼儿园这边的转学手续已经全部办妥,英国皇家幼儿园的入学准备也妥当了。  十一月最后一天,恰逢周五。  幼儿园放学时间比以往要早,午饭后,家长们就可以过来接孩子回家。  煌煌在转学手续办的差不多的时候,就没有再来学校。  双双却是一直坚持到最后一天。  马思远因为马星昶工作的原因,周五回家的时间也很不确定,总之没人来接他之前,他就待在学校等人接,园方也知道马思远的特殊情况。  双双要去英国的事情,马思远早早的也知道了。  难得在幼儿园交了好朋友,突然间好朋友就要去很远的地方,小小的心间,充满着不舍和难过。  苏小萌来接双双接的有点晚了,来的时候就见双双和马思远坐在一块儿画水彩画。  两个小朋友头顶着头,笑的不亦乐乎。  双双手里的水彩笔有意无意的跑到马思远脸上添了两笔,把好好的一个小帅哥给画成了小花猫。  “双儿……”  苏小萌喊了双双一声。  双双一扭头,谁知,这小丫头自个儿脸上更惨,偏偏一脸高兴的样儿。  “妈妈!”  “恩,我们该回家啦!”  “哦!”  双双应了声,放下手里的水彩笔就起身,拖着自己的书包就往苏小萌那儿走。  马思远还坐在小木桌前,桌子上的零散堆放的水彩笔还有一张极其抽象的水彩画……多半是双双的原创。  原本就乖巧沉默的马思远,看着双双欢快的跑到苏小萌跟前,脸上的笑意褪去,呆呆的……愣愣的……不知道说什么……  只觉得小小的心脏被人掏空了似得。  马思远知道,明天双双就去英国了。  这几天双双总是在他耳边和他叨念着她在英国的那个家,住在很高很高的楼房里,隔着玻璃往外看,可以看到很大很漂亮的圆盘!  她说,爸爸告诉她,那个叫摩天轮!人可以坐在上面,然后大圆盘就转!可以转到很高很高的地方……  她说,家里还有两个很温柔的老师,克莱尔和莉莉。  她说了很多,很骄傲,很得意,很兴奋,也带着那么一点坏坏的小炫耀……  马思远总觉得哪里有点不舒服,但又说不清楚,他究竟是哪里觉得不舒服……  不懂。  就是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因为她的兴奋高兴而兴奋高兴。  他……很难过。  “小马马啊,你快点啊!”  马思远低头,看着小木桌上堆放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心情有些烦躁了。  就在这时,双双转头冲他喊了一声。  马思远立刻便抬起头,看着双双眨巴着眼睛冲他招手,马思远有些茫然。  苏小萌忙道,  “晚上去我们家吃饭吧,我给你爸爸打个电话,双双和煌煌明天要走了,就当是送送他们,好吗?”  “好啊!”  马思远半点犹豫都没有,在苏小萌说完后,他便立刻爬了起来,书包一拉开,也没空把水彩笔放回盒子里,全都一咕噜甩进包里,用力拉上拉链,背起书包就跑到双双边上。  “阿姨,我,我好了……”  苏小萌笑笑,和园长道了别,就领着两个孩子出去了。  双双主动牵着马思远的手,就跟在苏小萌边上。  小萌就听着双双很是认真的对马思远道,  “小马马,你会不会写信啊?”  “写信……什么啊?”  马思远眨眨眼,不是很明白。  “就是那种……”  双双忙绞尽脑汁的和马思远解释着……  苏小萌笑着,想起昨天晚上临睡前,双双跑过来问她,  “妈妈,我去伦敦以后,是不是就不能和小马马见面了啊?”  “可以呀。”  “可是隔好远呶……”  “哪,你们可以写信,可以打电话,也可以用pad视频哪,就像以前爸爸不在家,你们和爸爸视频一样。”  双双皱皱眉,然后看着苏小萌,特别有礼貌的问道,  “可是……双双不会啊……妈妈,你可不可以教双双啊?”  “……可以啊。但你要和小马视频聊天的话,他也得会才行哦。”  双双忙点头,  “好,明天我和他缩!”  双双和马思远解释了一通之后,马思远忙扬起眉,立马道,  “那画画也可以寄给你啊!”  “对呀!”  双双点头。  马思远之前的小失落多少淡了一些。  原以为双双这一走,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听双双这么一说,两人还是可以联系的嘛!  或许正是知道的少,了解的少,孩子才能这般天真。  和朋友远距离分开的恐慌,会因为所谓的写信,视频而减轻。  晚些时候,苏小萌便给马星昶打了个电话,告诉他马思远在他们家,如果方便的话,可以晚上过来一起吃饭。  亦或者明天,她会亲自把马思远送回去。  马星昶公务繁忙,苏小萌来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开会。  她这么一说,马星昶便说明天他会亲自去接,顺便给他们一家送行。  殷时修两天前就已经飞去了德国慕尼黑。  医疗团队已经做好了准备,殷时修也不想让那些医学教授多等。  途中有保镖和助理跟着,到了地方,也有专人去接。  白思弦烧了一桌子的菜,基本都是孩子们喜欢吃的。  煌太子这几天在家也没闲着,拼了一幅一百多张的拼图,折腾出了两个机器人模型。  老阿布离开后,外公伤心的很,白思弦就把外公也接过来小住了几天。  煌太子每天跟着太姥爷学书法。  苏小萌看着煌太子,真觉得这孩子不像她生的。  她小时候除了对跳舞有兴趣之外,像是书法啊,围棋啊,绘画啊统统都没有兴趣。  这煌太子倒好,到现在为止就没有找到什么是他不愿意去碰的。  小小的年纪,跟着太姥爷在书房里一待一下午,反反复复写一个字写好几十遍,也没有吭出半声不愿意。  白丰茂对煌太子在各方面的资质,已经夸的不能再夸了。  双双领着马思远回来后,便扯着马思远进了她和煌太子的小房间。  尽管两人已经许久没在自己的房间睡过,但玩具什么的,都是堆在小房间里。  一进屋,双双就松开马思远,一个人在*底下,桌子底下坑着淘着……  马思远就在一边好奇的等, 终于,听到双双喊了一声“早(找)到了”!  就见双双手里拿着两只兔子递给马思远。  马思远一愣……看着手里可爱的兔子,抿了抿唇,下意识的就认为双双是要把这两只兔子送给他。  “谢谢……”  喃喃出口。  马思远有点不好意思。  双双眨眨眼,也没在意他的这声谢谢,只是径自指着他手里的兔子,  “耳朵坏掉了,你看……”  双双怕马思远看不到,还特意拉住兔子的耳朵,一左一右,倒挺对称。  马思远又愣了一下,不过很快脸上就恢复浅浅的笑意,虽说双双把坏了的兔子送他,但也是心意啊……  “不能让妈妈看到,你帮我修好啊……”  双双认真的看着马思远,小声道。  “……”  马思远这脸上的表情顿时就是一僵,抬头看向双双……  “唔……妈妈看到兔子坏了会骂我的呀!”  “……”  “也不能让哥哥晓得……他会告状的呀!”  “……”  “你帮我修一下,等我回来,你要还我的哦!”  “……哦。”  马思远抿了抿唇,他这下可真的是自作多情过了头。  不过……算了,她高兴就好。  马思远把两只兔子塞进书包,然后拍拍鼓的像个大圆球的书包,冲双双龇牙笑道,  “这样,阿姨看不出来吧?”  双双看了看,点头,  “恩,看不出来!”  “嘿嘿。”  “小家伙们,出来吃饭了!”  苏小萌冲房里喊了一声,双双和马思远从屋里出来,正好看到靠在门边的煌太子。  双双做贼心虚,跟着马思远也做贼心虚……  “哥哥,吓人哦!”  双双忙道了一声,煌太子瞥了双双一眼,嘀咕了句,  “干什么啊你们?”  目光无意间对上马思远,马思远立马就把眼神给移开了,跟着双双往客厅走去。  煌太子见这两人就觉得可疑,探头往里头瞄了瞄,苏小萌又喊了一声吃饭,煌太子这才晃着身体过去洗手吃饭。  只要马思远来家里吃饭,这双双就变得特别的懂事,还特别的能照顾马思远,不过煌太子基本就被双双给忘了个干净。  煌太子是向来自立自强的。  双双没那么折腾,这一餐饭,苏小萌和父母吃的还是比较顺心。  就是……应了那句古话。  慈母手中线,临行密密缝。  白思弦和苏成济的叮嘱可不少,哪怕是知道伦敦那边的生活问题都有人打点……  晚上和殷时修联系了一下,过几天他就要做手术,苏小萌是真想过去,但殷时修又百般拒绝。  同样的问题,两人已经折腾了无数遍……  最终,还是听了殷时修的。  她忙她的,他治疗他的……  就是他保证,手术一结束,助理就会打电话给她告诉她手术情况。  飞伦敦的航班是下午两点的。  午后,马星昶过来接马思远,顺便把苏小萌和双双煌煌送去机场。  司机倒是省事了。  白思弦和苏成济没有去送机,怕去了……又会有太多不舍得。  堂堂副市长给苏小萌母子三人当司机,这一路上,小萌都还在打趣着说自己面子可大了。  马星昶原本就话少,也没说什么。  不过小萌也知道,这面子绝不是她苏小萌的面子,而是她外公老人家的面子。  行李不多, 到了机场,苏小萌就没再让马星昶往里送……  这边小萌和马星昶马思远道完别,正要领着双双和煌煌往里头走,一低头就见双双低着头在哭……  再一抬头,马星昶边上的马思远也在哭……  苏小萌愣了好半晌,摸摸头,对马星昶笑道,  “看来他们感情还挺好的……”  马星昶看着儿子两只小手不停的抹着眼泪,深吸口气,对苏小萌道,  “你们到了伦敦以后,如果方便的话,还请殷太太你多发发视频过来,让双双和思远能常常交流。”  苏小萌听马星昶这么说,都傻了眼,忙道,  “放心吧, 一定会的。”  “好了,思远,和你的朋友们说再见吧?”  马星昶牵着马思远的手,晃了一下。  马思远忙吸了下鼻子,抬起通红的眼睛,呜咽着出声,  “再见……”  双双撅着嘴,就点了点头。  苏小萌很无奈,让煌煌去牵着妹妹,而后就这么一步三回头的……进了机场。  办理好登机牌,小萌和双双煌煌在头等舱候机室里坐着。  双双还在擤鼻涕……  “就这么舍不得小马呀?”  双双嘟着嘴,老实点头。  苏小萌摸摸双双的头,抱了抱小丫头,  “你们还会再见面的。”  煌太子晃着腿,这眼睛四下里转悠着,倒是没有半点伤离别的情绪。  不过上飞机前,苏小萌倒是接到了单明旭的电话……  “小舅妈,你们到机场了没啊?”  “到了啊。”  “哦,那好吧,我刚回来,这边刚路过你们家门口,想着要是你们还没出发,就顺路送你们去机场。”  “谢了啊,我们出来的早了点。”  “唔……那小舅妈,你们一路顺风啊。”  “好。”  “到了伦敦报个平安回来。”  “单明旭,我发现你越来越啰嗦了,不是我的错觉吧?”  “有么……没有吧。”  那头单明旭抓了抓头发,嘀咕了句。  苏小萌挂了电话,只觉得这单明旭真的是神出鬼没的,说部队严格吧,当军人难有假期,他倒好,这三天两头的往回跑。  巧的是,这边电话刚挂,那边贵宾等候室倒是进来一个贵宾。  只是这贵宾……看起来有点蔫儿。  “曾笑承。”  苏小萌轻笑着喊了他一声。  曾笑承背着个包,看起来真的是没什么精神,听到苏小萌的喊声,这才抬头看了过去……  “嫂子……”  小萌抬手冲他摆了摆。  双双和煌煌抬眼看向曾笑承,兄妹俩对这人也不陌生,见了好几次,曾笑承和双双的关系也还不错。  “咦?明朗哥哥来啦?”  结果双双这一张口,就问道。  好像看到曾笑承就应该看到单明朗。  曾笑承笑着走到双双跟前,把她抱起来,坐在苏小萌边上,  “你明朗哥哥可不愿意跟着我去英国哟……”  “你去英国干嘛?”  苏小萌好奇的问。  “公事……有几家公司要在英国上市,我去看看。”  “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怎么一脸的衰相啊?”  曾笑承耸了下肩,露出一脸无奈,但是什么也没说,只嘀咕了句,  “没什么。天气不好,影响心情。”  苏小萌隔着候机室的玻璃都能看到外头停机坪是一片暖阳照耀。  “一个人来的?还是……”  “明朗送我过来的。”  “哦?明朗送你过来,你还不高兴?”  苏小萌笑道,“你还真想让他一直陪着你啊?”  曾笑承听了这话后,不由侧首看向苏小萌……一脸诧异的问,  “你……你知道了……”  苏小萌扬了下眉,反倒是露出一脸无辜,  “知道什么啊?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啊……”  曾笑承定定的看着苏小萌,她这句“什么也不知道”可真的是半点说服力都没有……  “是……时修哥和你说的?”  苏小萌看向曾笑承,  “我说我自己看出来的,你信不信?”  “……”  “我是觉得有点奇怪,后来和时修提了一下,时修见我实在是纠结的有点烦人,就随口说了一句。”  “……”  曾笑承脸色微变。  苏小萌赶忙道,  “不过你放心啊,我可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你的私事,我也不会和任何人说。”  曾笑承听了这话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一脸的消沉了?不会……曾大少爷你……对明朗开诚布公了吧?”  曾笑承脸上没有半点笑意,可以说是面无表情……  淡淡的说,  “人人都当他单明朗傻不愣登,什么都不懂……其实,那家伙嘻嘻哈哈的,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明白什么都不说。”  “哪里需要我向他开诚布公……我这还没开口,他就已经给了回复。”  曾笑承耸了耸肩……  苏小萌看着曾笑承这苦闷的样子,本不想掺和这两人的事。  但还是压不住好奇……  “他……怎么回的?”  “让我做女人,不如让我死。”  曾笑承喃喃,就在十几分钟前,就在出境处,就在厅里,他和他拥抱时,想趁机表白,结果他的话还没出口,单明朗却在他耳边用全然不同以往的语气说道。  十个字,足以打消他所有狂妄的遐想。  苏小萌听完后,的确也是能感受到曾笑承所受的打击,只是……  多少,她也松了口气。  从殷时修那儿知道曾笑承的确如自己所想,在姓取向方面和他们不同后,她就一直很担心……  并非对同姓恋存在歧视,只是……中国社会到底还没有发展到像某些西方国家那样包容度。  更别说是殷家这样的家庭,和他曾家那样的大家……  若是单明朗真的也有那方面的倾向,殷家和曾家可不得掀起狂风骤雨?  苏小萌拍拍曾笑承的肩膀,  “失恋是常有的事儿,别太难受了。”  “嫂子啊,你听不出他这话里的意思?”  曾笑承一脸匪夷的看着苏小萌。  苏小萌眨眨眼,心下忖着,还能有什么意思,不就是拒绝你了么?  曾笑承一脸认真的看着苏小萌,  “他并没有拒绝我,我也没有失恋!相反的,明朗他其实是接受了我!”  “曾……少爷,您从哪儿看出来的?”  这下是换苏小萌一脸匪夷所思的看着曾笑承了。  “他只是给了个前提,那就是他不做女人。”  “对呀!”  “所以只要他不做女人,我和他就可以在一起!”  “……”  苏小萌傻了眼,眨眨眼,指着曾笑承,  “难,难道你是……”  “我不是啊!所以这个前提才让人苦恼啊!”  苏小萌嘘了口气,瞥了他一眼,腹诽道,那不就得了……  “但,但……”  “曾少爷……需不需要我用事实打击一下你?”  “……唔,嫂子,你说说看……”  “首先,明朗很直。我可以作证。”  “……”  “其次,如果你敢掰弯明朗,明旭会打爆你,真的,你知道单明旭是特种兵吧?”  曾笑承倒是没想到单明旭健硕的身体,只是想到那一双可怕的眼……总是瞪着他!  想到这一层,曾笑承也是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最重要的一点,是殷家的两个老人,还有单明朗的父母。”  “嫂子……”  “恩?”  “明朗没谈过恋爱吧?”  “……好像没。”  “那你怎么能确定他很直?其次,如果明朗和我在一起了,明旭想打爆我,明朗不会视若无睹,置之不理。”  “……”  “最重要的一点!殷家的家主可不再是那两个老顽固啦!”  “……”  苏小萌这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对上曾笑承这不怀好意的笑脸……  “时修哥和嫂子你,不会歧视同姓恋吧?”  “双双,煌煌。时间差不多了,背好包包,要上灰机咯……”  “嫂子……嫂子诶!嫂子!……”  ............................  单明旭开着军用吉普,就这么开进了首都军区。下车后便直奔蔺新鸿的宿舍。  蔺新鸿正在打报告,见单明旭来了,忙笑道,  “这么快?”  “蔺新鸿,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没干什么呀!就是让你帮我带一带新兵!”  “你有病是吧!你让我帮你带新兵?我堂堂……”  “单明旭,我怎么说也算是你姐夫了吧?”  “滚蛋,你还没和我姐结婚呢!”  单明旭白了他一眼,拉过他案台前的椅子就坐下,双腿叠着,  “我告诉你,你不赶紧把调任书给我撤回,我肯定会让你后悔!”  “怎么后悔?”  “弄废你这一批新兵,你信不信?”  单明旭恶狠狠道。  蔺新鸿双手撑在桌上,深吸口气,看向单明旭,  “你断了两根肋骨!你需要好好休息!继续留在特种部队,继续接任务,你是不要命了?!”  “我自己的身体,我比你清楚!我惜命的很!”  “你惜命?是,不错,你的确惜命,有去无回的超S级任务,你可以带着全队凯旋归来!可一个C级任务,你却犯下最低级错误!单明旭,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去调任你这个特种大队大队长!”  “……”  “如果没有上面的命令,调任令怎么可能下的来?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我不管,我要回去。”  “你到底在耍什么性子?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不好么?”  “什么鬼休息?让我跑过来带新兵?蔺新鸿,你手下的人都死光了啊!”  “就你现在和我说话的语气,要是让你姐知道了,你看她会怎么弄你!”  “三句话不到,就谈我姐?蔺少将,你多出息呀!”  单明旭鄙夷的哼了他一声。  “我是没什么出息,所以我乖乖在军区待着,你是出息,再出息不也就为了女人的事情烦心么?”  “蔺新鸿,你是不是找死?我什么时候为女人的事情烦心了?”  “你敢说你这次行动中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不是为了——”  “蔺新鸿!我没有为她!”  “我还没说是谁呢,不知道单大队长的这个“她”指的是……”  蔺新鸿逮着了单明旭话里的漏洞,便是毫不留情的攻击。  单明旭一张脸冷峻的吓人,眼睛直勾勾的瞪着蔺新鸿,颇有一种他再敢多说一个字便要上去揍他的架势。  蔺新鸿也知道这个弟弟没那么好惹,话点到这也就不继续戳他心窝子了。  拖了个塑料凳子过来,蔺新鸿继续打着报告,就让单明旭靠在那儿……  单明旭靠着,全然就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蔺新鸿瞥了他两眼,随口问道,  “我说……带新兵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容易。你就把这也当成一种任务不就得了?”  “……”  “况且,要不是上面下了命令,我也不愿意实打实的把你调来这边。为了梁浮笙的事,你心里算是把我给恨毒了。”  蔺新鸿随口道,话出了口又忙捂住嘴,对上单明旭那双简直都要喷出火的眼睛……  “我不是故意的啊。”  “不过……明旭啊,你真的不愿意带新兵?”  “不带!”  单明旭斩钉截铁道。  “也不是纯新的新兵,已经筛选过一拨了……”  “我说了我不带!你不是要我休息么?成,我就赖在你这宿舍,好好休息!”  “……”  蔺新鸿看着单明旭就这么起身,往他宿舍的小*上一靠,那平整的豆腐被子瞬间就被压的褶皱难看起来。  “你都多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这么耍赖皮,我就是对外说你是特种大队的大队长,也没人信啊!”  单明旭面对着墙壁,对蔺新鸿的无奈质疑施行无声抗议。  一人不开口,神仙难下手。  单明旭不吭声,蔺新鸿也没辙,看看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还是先忙完工作再说。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了,一道清亮的嗓音响起,  “报告!二连一排二班班长梁浮笙!”  “……”  那躺在*上面对着墙壁的身影顿时像是被冷冻弹给打了一样,除了心脏狂躁跳动外,身体彻底僵硬。  太过熟悉的声音,又有别于之前……  她……竟真进来当兵了!  蔺新鸿心下暗笑道,这来得早来的晚倒不如来的刚好。  斜眼瞥了下躺在*上的高大身躯,心忖,倒还挺耐得住性子,不过……  正因为这么耐得住性子,才更显奇怪吧?  单明旭弟弟啊……  这不管是谁进来,看到一个长官不像样的躺在*上,都会造成不好的印象吧?  除非……他就是不敢动!  哈哈,着一想到单明旭也会有不敢动的一天,蔺新鸿就觉得能笑上一整年。  梁浮笙穿着一袭笔挺的军绿色新兵军装,漂亮精致的像瓷娃娃般的脸,也不知是帽檐遮出来的阴影显得黑,还是晒得有些黑……  但……依旧漂亮,比过去的漂亮更漂亮……  这是此时脸对着墙壁,眼神却偷偷往门口瞄的单明旭得出的结论。  “什么事?”  “这个礼拜的日志报告已经写完了,还交给您么?”  “哦,放这吧。”  梁浮笙把一沓报告放到蔺新鸿桌角,离得近的时候,梁浮笙一改方才一板一眼的态度,冲蔺新鸿俏皮一笑,  “少将啊……”  蔺新鸿扬眉,  “干嘛呀?”  和梁浮笙相处了一段时间后,蔺新鸿也算是明白为什么单明旭能掉进她这坑里了。  这女人的确是美的出类拔萃!  “那个……你不是说有新营长过来带我们嘛……大家就很好奇,来的新教官会不会很*啊?”  蔺新鸿摸着他的下巴,沉吟了一下,道,  “用*这个词形容教官会不会不太好?”  “唔……”  “那浮笙你说说看,怎样才算*?怎样算不*?”  “你这样就挺*的了……”  “哦,那新教官要比我*的多!多得多!”  蔺新鸿一字一顿道,着意让躺在*上的某人听到。  梁浮笙一脸惊恐。  蔺新鸿双手交叉着撑着下巴,  “话说梁浮笙同学,你当着教官的面说教官*……胆子也是贼大贼大的嘛?”  “嘿嘿嘿!”  “好了,归队吧,一会儿还得练吧?”  “嗯啊,那我先撤啦!”  梁浮笙说完便要转身,就在这时,余光里蓦地出现一道身影,让梁浮笙下意识的往一旁警惕的退了半步。  单明旭整了整自己的军装,目光睥睨的看着她,  “看来在部队里过的还不错嘛……”  “……”  看到单明旭,梁浮笙也是有一点懵。  不过很快就回过神,笑道,  “托单少爷的福。”  “单少爷?应该是教官。”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