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725 双木非林,田下有心(四卷完)

725 双木非林,田下有心(四卷完)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10488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42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隔天一早,苏小萌一如往常的醒的很早,六点不到便强硬的撑起自己的眼,简单梳洗一下,烤了两片面包,热了杯牛奶,捧着书就坐在餐厅里一边看书一边吃早餐。  看了一个小时的书,克莱尔便到了。  他们不在伦敦的这半年多时间,克莱尔也被雇佣到别人家工作,但一听说殷太太一家要回伦敦,便立刻提出想回来殷家帮工。  小萌心里自是感激,没多久,莉莉便也回来了。  “Sue?今天可是圣诞节,左右也放假一天,放松一下不好吗?”  苏小萌可怜兮兮的看着克莱尔,  “开学了就是考试,考不过就得重读一年,这个时间我可浪费不起啊。”  “你这么聪明,怎么可能通不过考试?放轻松点啦。”  苏小萌只是笑笑。  克莱尔的安慰自然让她觉得舒服,可是巴斯大学严苛的升学条件摆在这,真的是不容她舒服一分一秒。  以前还好,就是考了13分,也没觉得压力多大,可现在……  怎么说,苏小萌也是小有名气的人物,谈不上人人都认识,但但凡有心点的人,查点和她有关的消息。  这要是考试挂科,留级,亦或者考个E,不及格。  这脸不知道得丢到哪里去。  同班的同学又以华人居多,稍微关心一下国内的新闻,多少对苏小萌也会有点印象。  “谢谢啊,只是这学业上面的事情……我可真的不敢存丝毫侥幸。聪明可真的无法成为任何一个人的优势……况且我还算不上聪明……”  苏小萌扶额。  “太太,您可真的是太谦虚了。”  “我说的可是实话。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要是自以为聪明就放松警惕,最后肯定会成为垫底的那个。”  “哈哈!”  “你还笑……Aaron和Haley一会儿也要起了,先去准备早餐吧。”  “好的。”  克莱尔应下后便进了厨房,没有再去打搅苏小萌。  苏小萌还在那儿啃书。  又啃了近一个小时后,苏小萌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着大楼外的高空景象……  人的心态真的很容易发生变化。  想她以前是个多么讨厌读书的人啊,让她起个大早啃上两小时的书,那还不如杀了她来的容易。  但她也知道,该读的时候还是得读,不然将来没有出息了,就只能啃老了。  啃老可是她最不耻的行径之一。  混日子倒是也混上了北京A大。  再后来便遇上了殷时修,再后来……“混日子”“混及格”的程度远远无法支撑起和殷时修在一起的自信。  于是,她考巴斯。  读书真苦,读书真累,读书真让人绝望……  好不容易考上了巴斯,来了巴斯,全校的学生,一个个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聪明牛气,那个因为考上了巴斯而沾沾自喜的自己,一下子就变成了空气里的尘埃般渺小。  每一天都觉得很辛苦,每一天都很累……  可现在呢?  比起管理殷氏,比起无时无刻不全身戒备的去应对突发事件,面对他人的质疑和责难……  比起生活中遇到的困难,比起人心的叵测和难懂。  读书,真的是一件不那么辛苦的事。  每天早晨起来,可以什么都不用多想的翻开书本,这是一件多好的事?  “都怪你啊!哥哥,就是你先睡着了,我才跟着睡着了的!不……不然我一定能见到圣诞老爷爷……哼!”  “是你先睡着的啊!”  “你胡说啊!我可听到你打呼噜了咧!”  “你胡说,你才打呼噜!”  小萌听着身后两小只喋喋不休的争论着,声音越来越近,心下不由觉得十分好笑。  兄妹俩这都才几岁啊,睡觉打什么呼噜……  “妈妈,哥哥又欺负我!”  双双见着苏小萌,立马就跑过去把苏小萌一抱,装出十足委屈的样儿,哼唧道。  “一天到晚就知道乱告状。”  煌煌很是鄙视的嘀咕了句,压根就没太把双双跑到苏小萌跟前告状的事情当一回事。  爬到餐桌上,克莱尔便把早餐端了上来,  “Good morning,Aaron.”  “Good morning……”  煌煌礼貌的回了一句,接过早餐也不忘说“Thankyou”。  双双见自己的行径似乎也没有威胁到哥哥什么,便也觉得有些自讨没趣,爬到煌太子边上的座椅上,低头扒吃早餐。  苏小萌下意识的把自己的书拿的离兄妹俩远了一些,这才撑着脸问他们,  “昨天圣诞老人给你们送了什么呀?”  “一只很可爱的狗狗,还会动哟!”  说完,双双就爬下椅子,“我去拿给你看。”  苏小萌真后悔在吃饭的时候问她这个问题。  见煌太子还坐在那安份着不动,倒是好奇的看着煌太子,  “煌煌收到什么了?”  煌煌嘟着嘴,瞥了苏小萌一眼……  “怎么了呀你?”  “妈妈……你是圣诞老人啊……?”  “……”  苏小萌这表情一僵,眨了眨眼,硬撑着道,  “妈妈怎么会是圣诞老人呢?圣诞老人就是圣诞老人呀。”  “可是……昨晚明明是妈妈把玩具放在大大的袜子里面的……”  煌太子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圆溜溜的看着苏小萌,小嘴不自觉的嘟了起来。  “你……你看到了?你看错了吧?妈妈昨晚睡的可早了,一觉睡到天亮呢。”  “我要等圣诞老人嘛……就,就一直装睡……”  苏小萌顿时心里有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  她两点多才去放的玩具,他怎么可能撑到两点多!!  “妈妈……是你吧……”  苏小萌一时间有点不喜欢煌煌了……孩子太聪明,真的不好玩儿。  尤其是这么一副“我已洞穿一切”的表情来揭穿你的行径……  苏小萌自个儿都觉得自个儿的脸颊在发烫发红。  煌太子见苏小萌支吾着没说话,仅是耸耸小肩膀,  “反正我看到了,我不会告诉双双那个白痴的……”  “……妈妈谢谢你啊!”  苏小萌简直是咬牙切齿的蹦出这几个字。  煌煌就这么简单的拆穿了父母装扮圣诞老人的真相,让苏小萌深觉到了十来岁还在相信有所谓的圣诞老人的自己,就是煌太子嘴里的那个“白痴”。  不过好在……  “妈妈!你看!按这个按钮,它就可以动了!还能唱歌呢!”  双双献宝似得把圣诞老人给她的新玩具放到了餐桌上,按下电动按钮,就见一直仿真度极大的宠物狗摇头摆尾的在餐桌上走着。  “圣诞老爷爷人真好!我真爱他!”  双双偏着头说着,这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儿和一旁煌煌那洞穿一切的淡定面孔形成鲜明对比。  苏小萌竟是不敢轻易开口……真觉得自己这装模作样哄双双的行径在儿子眼里,恐怕真的就是一个笑话。  “妈妈,哥哥收到了一辆小卡车!炒鸡丑的!”  “丑?哪里丑了?”  苏小萌忙皱眉。  双双忙道,“黄色的就是很丑!”  “……”  苏小萌还想说什么,却被煌太子斜了一眼,这一眼……仿佛在警告苏小萌,再说下去,可就露馅了。  “圣诞老爷爷真的很聪明,知道双双比较乖,所以送双双的礼物就比较好!”  煌太子扬着眉,小腿一晃一晃的在那儿吃早饭,随便双双怎么说,他的心情看起来都极其的不错。  双双倒是不太理解,有些匪夷所思的看了煌太子一眼。  而后还傻不愣登的碰了一下煌太子,  “哥哥啊……”  “干嘛?”  “你咋不生气啊?”  双双这么一问,苏小萌真的很无语,敢情双双就是故意的想惹煌太子生气……  煌太子看了双双一眼,冲她龇牙一笑,什么都没说。  双双拧眉,忙对苏小萌道,  “妈妈,哥哥也同意我说的了!”  苏小萌清了清嗓子,忙道,  “闺女乖,赶紧吃饭哈!食不言,寝不语。”  “哈?”  双双以为苏小萌说了外星话,这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带跑了。  “唔……食不言的意思就是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寝不语呢,就是睡觉的时候不要说话。”  “哦……次饭!”  双双忙低头吃饭。  苏小萌看着鬼精灵般的双双,突然觉得……双双很可怜。  上午十点的时候,苏小萌总算是等到了殷时修的电话,手术的情况昨晚她已经从主治医生那儿了解到了,总的来说是比较顺利和成功的。  但术后会不会有不良的排斥反应还得等殷时修清醒过来后再做判断。  电话里殷时修的声音带着术后刚清醒的虚弱和无力。  “难受么?医生在边上么?可以打电话么?”  “还好……怕你担心啊……”  手机是护士拿着的,摁着免提。  殷时修鼻子上的呼吸管都还没有摘掉。  苏小萌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她真的是很担心,可是说多了又怕显得自己太过啰嗦和胆小,也怕他会有过重的心里负担。  病情方面的事情,她又早先和医生通过电话,说来说去,无非也就是这些。  “啊,老公啊……”  “怎么了?”  “我被你儿子鄙视啦!”  苏小萌想到早餐的时候,“圣诞老人”被煌太子揭穿时的窘迫,顿时委屈的想哭。  “呵呵呵……怎么回事呀?”  殷时修轻轻笑笑,轻声问着……  “我和你讲!……”  巴拉巴拉巴拉的一堆,小萌可委屈可挫败可无奈可伤心了……  殷时修听完后,也是乐的很。  “我现在终于是体会到以前爸妈和我说的了……”  “说什么了?”  “儿子太聪明,太机灵,真的会让做父母的少很多乐趣……我现在是万分同情你的爸妈,难怪在你那么小的时候就把你送出去!”  “哈哈……不然你也早早把煌煌送出去?”  “那不行!”  “呵呵呵……”  苏小萌听着他的笑声,心下宽慰不少,听起来精神还可以,比之前的两次手术结束后的状态要来的好多了。  “萌萌……”  “恩?”  “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  挂了电话,苏小萌坐在案台前,屋外有克莱尔教双双煌煌英语单词的声音。  稍稍趴着休息了一会儿便继续看书做练习。  让苏小萌没有想到的是, 到了傍晚,一个神秘的宾客悄然而至。  门一开,竟是雪莉王妃。  苏小萌当时就惊讶极了,看着明显乔装打扮过的雪莉王妃,呢大衣上还沾着几片雪花。  赶忙请人进来。  双双和煌煌对雪莉似乎还有一点印象,但印象着实不深。  但是双双童话故事看多了,一听妈妈介绍进来的阿姨是王妃,顿时就两眼冒着星星眼。  成为公主,成为王妃,成为皇后,对年幼的女孩子来说,就是一个美好的梦想。  只觉得穿着高贵礼服的公主,王妃,皇后是最闪亮的。  “王妃阿姨……”  “Haley,叫我Shirley就好了。”  雪莉蹲下来,目光与世上平视着,只见双双忙捧着自己的脸,激动道,  “哇……可以吗?”  雪莉看向苏小萌,  “你这女儿,真可爱。”  “谁让你是王妃呢?”  苏小萌笑道,“中国的君主制度早就废除,小孩子们看的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大多出自你们英国,王妃啦,公主啦……可把我们中国的小女孩们迷得团团转,一个个都巴不得自己成为公主,成为王妃。”  雪莉听了笑笑,  “是啊……哪个女生小时候没有幻想过自己是公主,是王后呢……”  “话说您怎么会这个时候过来?今天圣诞节啊……皇室里……”  “我很快就不是王妃了。”  “……”  苏小萌愣了一下。  雪莉坐到沙发上。  煌太子和客人打过招呼后就趴在一旁的沙发上玩着那辆黄色的变形卡车。  而双双实在是没法轻易把“活的王妃”从自己的视线里移开,特别黏糊的坐在雪莉的边上,一双大眼真的是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狂打量着雪莉。  雪莉也并未表现出不悦,反倒是纵容着双双的好奇。  “您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呀?”  苏小萌却有些不解,煮了两杯热咖啡端了过来,立刻便问道。  雪莉端起现煮的咖啡,闻了闻,微微勾起唇角,  “我打算放弃皇室贵族的身份,和哈里王子和平离婚。”  “之前……我听Eric说起过, 说你们之间是因为孩子的原因……可上次见您的时候,您不是有了么?”  “可惜……没能保住。”  雪莉耸了一下肩膀,说起来是云淡风轻。  可听的人却偏偏是苏小萌,一个同样失去过孩子的母亲。  云淡风轻的叙述下,或是千斤重石般的沉重。  “不提了!是我和那孩子没有缘分,不怨别人。”  雪莉王妃冲苏小萌笑笑,而后道,  “我是听Eric说起,你回伦敦了,两个孩子去了皇家幼儿园……皇室的圣诞节活动白天就结束了,晚宴……我实在是不想参加就找了个烂借口出来了。”  “说来……家人,朋友都不少,可是都不想去,就突然想到你了。”  “这该是我的荣幸。”  “一边学习,一边还要带两个孩子……肯定很辛苦吧?要不要我出面帮你去巴斯……”  “可千万别。”  苏小萌忙道。  “你可想好了, 趁着我现在还有皇室成员的身份……”  “你可别再引诱我了,我真的会受不住引诱的。”  “哈哈!”  “我能……多问一句,离开是因为……”  “我还年轻。”  雪莉王妃认真道,  “哈里纵然有高贵的身份,皇室纵使是无数人趋之若鹜的地方……可我真的体验不出身为哈里的王妃,身为英国皇室成员有什么价值和意义。”  目光无意落在双双冒着星星的大眼上,轻笑,  “或许,就像这样,什么都不用做, 就受到别人的景仰和羡慕……”  “哈里王子的风评……似乎不是很好……”  苏小萌小心的用着措辞。  “唔……反正我和他离婚后,会有新的王妃继任,我也不想再关心太多。”  雪莉说着。  让苏小萌感到庆幸的是,说出这些话的雪莉,面上并无透出一丝一毫的幽怨,反倒是有一种即将解脱后的释然。  “Sue……”  “恩?”  “我是假的王妃,可你是真的。”  “……”  苏小萌愣了一下,而后赶忙指着自己的这张脸,说道,  “我这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血缘……”  “……”  “孩子刚没的那段时间我是真的很抑郁,Eric倒是帮了我不少。”  “拥有一个帝国的男人,怀着雄心壮志的男人,愿意把你宠爱进骨子里,你不是王妃,是什么?”  苏小萌抿抿唇,良久,才道,  “人生还很长,我和Arthur要走的路也还有很长很长……雪莉,谁也不要羡慕谁。”  “……”  “只有到人死的前一刻,才能确定这一生究竟是快乐更多,还是痛苦更多。你说对吗?”  “当然。”  “如果你下定决心和哈里王子离婚,不稀罕这皇室贵族身份,那我觉得所谓的皇室贵族,于你而言,也不过是一堆粪土,一文不值。”  雪莉睁着大眼看着苏小萌……  良久,笑了出声,  “好个……一堆粪土,一文不值!”  “我也就随便说说……唔……你可千万别太当真。”  “你说的不错,活的比我智慧……”  被英国王妃这么夸,苏小萌这一下就显得有些局促了。  “有没有……酒?”  雪莉问道。  苏小萌点头,  “还有一点,你要喝么?”  “可以来一点么?”  “好。”  苏小萌起身去酒柜挑了一瓶酒,倒也没怎么看,就给开了。  雪莉这一看,立马瞪大了眼,  “没有必要开这么贵重的酒啊!”  苏小萌忙看看酒瓶瓶身,上面密密麻麻的法国文字,她只能稀释着读懂几个单词,茫然的摇头,  “贵重么?诶呀,不管啦!”  雪莉有些啼笑皆非,  “这么一瓶酒,得有几十万英镑哦……”  苏小萌这手一抖,险些就没拿稳酒瓶,着实是被这数字给吓了一跳,  “真的假的啊?”  雪莉接过她手里的酒瓶,告诉她上面的法文代表的产地和年份。  “……”  苏小萌心下懊恼。  一瓶酒几十万英镑……里头装的是金子么?不对,装满了金子都不会这么贵。  “我不会忘的……”  雪莉抚摸着酒瓶瓶身,  “曾经我就是开错了这样一瓶酒,被哈里罚着跪了五个多小时……”  “……”  苏小萌倒吸一口气,拿过酒杯,给她倒了一杯,  “喝吧,再名贵的酒,不喝,就没有价值。”  “哈哈哈!你先生会不会心痛?”  “我先生躺在病床上,暂时管不了这么远。再说……他也没叮嘱过我不能开这瓶酒,是他的错!”  雪莉举杯,  “敬你有一个好丈夫。”  “敬你会有一个新的更好的生活。”  苏小萌的酒量依旧浅的很,没喝多少就有些醉了。  雪莉王妃离开的时候,她已经趴在沙发上不动弹了。  克莱尔把双双和煌煌都安抚睡了这才离开家。  苏小萌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半醉半醒间,发现自己还趴在沙发上……  她知道雪莉之所以和哈里王子离婚,主要还是因为他们夫妻间的感情早已名存实亡。  伦敦恐怖袭击事件中,雪莉甚至有轻生的念头,而那个哈里王子在为难关头也没有把自己的妻子当一回事,只顾着自己逃命了。  殷氏危难之际,她和雪莉碰面时,当时她已有身孕,婚后一直没有子嗣的问题似乎要得到解决了……  然而……  谁也没有想到,那看似可以维系住夫妻感情的孩子,竟也没有了。  雪莉是有多难,才会在圣诞节这样的日子里到……她这个……和她并不算太熟的友人家里。  迷迷糊糊的摸着自己的手机,苏小萌看了眼自己的手机,凌晨两点……  看着丈夫的电话,想了想还是没有按下去,转而用了微信给丈夫留言……  “酒柜里有一瓶很贵的酒,我给开了……雪莉王妃晚上来了,她说这就好几十万呢……老公,我咋这么败家?”  “不过……你也有错啊,这么贵的酒应该和别的酒分开放啊,我又不懂酒……”  苏小萌发完文字,突然一个视频请求就发了过来。  可把半醉半醒的某人给惊醒了。  苏小萌忙坐起来,接受了视频就见屏幕一亮,殷时修的鼻子上还插着呼吸管……手胳膊上还打着点滴。  “你也喝酒了?”  看着妻子红彤彤的脸颊还有这乱糟糟的头发,不由好奇的问。  苏小萌赶忙道,  “我就小小的喝了一口,不多!”  “双儿煌儿睡了?”  “恩!”  苏小萌乖乖点头!  殷时修看着她这乖巧又孩子气的模样儿,不用想也知道她这酒劲儿还没过去呢!  “王妃怎么晚上上你那儿去了?”  苏小萌嘴巴微微嘟起来,  “她说……不想去家里,也不想去其他朋友那儿,听Eric说我回伦敦了,她就来我家了。”  “我开了一瓶酒……”  “恩,我看到了。”  “你看看,是不是真的像雪莉说的,这么一瓶得好几十万啊……”  说着,苏小萌伸手把那瓶只剩一半的酒瓶子拿到摄像头跟前晃了晃,头一偏,  “是不是啊?”  殷时修点头,  “还真是。”  苏小萌这小嘴一撇,把酒放回桌上,一脸委屈的说道,  “我不是故意的……”  “我没有怪你。”  “我好败家。”  “我就怕你不败家,不然赚的钱要怎么花?”  她微醺的脸上,五官像是会跳舞一般,只是看着她的表情,殷时修便乐此不疲了。  “可是……我好肉疼啊……好几十万呢!你真的不怪我啊……”  苏小萌并非完全不懂酒,她也知道,这酒虽然多少有一个定价,但越贵的酒却并非就只是一个“贵”而已。  有些名酒,可能更多的是收藏价值,甚至是艺术价值。  不然谁神经病,花几十万英镑买一瓶酒在家里当饮料喝?  再有钱也不是这么挥霍的……  虽然在雪莉王妃面前,大手一挥,说的雄赳赳气昂昂,可……  “真的没有怪你。”  “唔……那就好,不过……感觉这几十万英镑一瓶的酒,也没有多好喝嘛……”  “哈哈哈!”  “那半瓶给你留着哈!等你彻底痊愈之后,留给你喝!嘿嘿!”  “好。”  “唔……时修,话说我给你发微信,你怎么都秒回啊,你不在睡觉啊?”  “忘记关网了。”  殷时修淡淡道。  “哦,以后可别忘了,万一再有和我一样的小狐狸精大半夜勾你咋办?”  苏小萌说着说着,大眼一弯,还真是媚的像只小狐狸精。  “可是关了,不就没法被你这只小狐狸精勾了么?”  苏小萌眨眨眼,“也是哦……那你还真是得不偿失啊!”  小萌伸了个懒腰,把手机立在茶几上,人侧躺在沙发上,手合十垫在脸下面。  微醺醉人的样儿是真的可爱撩人。  看苏小萌这眼皮子往下一搭一搭的……  估摸着是又要睡了。  “老公……我真的好爱你哟……把我当王妃……”  说完,嘴巴动了动, 便睡着了……  殷时修这心一动,想来晚上雪莉王妃来家里,和她是说了不少真心话。  雪莉王妃和哈里王子表面上是非常恩爱的典范夫妻,然而不少八卦媒体却是多次扒出夫妻间相敬如宾的尴尬,以及两人间种种不容忽视的问题。  哈里王子在外的风评并不好。  估摸着小萌听了雪莉王妃的故事后再想想自己,知足感便油然而生。  这世上,怨偶那么多,却还是有无数人前赴后继的跳进婚姻。  很少有人对婚姻是抱着最美好的期待而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忧和畏惧的。  可即便大多数人都知道婚姻或许是个坑,他们也想赌一把,赌自己能跳进一个暖坑,而不是火坑。  他和苏小萌又何尝不是豪赌了一把。  将自己的性命都赌进了这场婚姻,这份感情里?  小萌的知足,何尝不是他的知足?  ............................  时间过得极快,苏小萌和殷时修终究没有能回国过年。  一月底,殷时修做了最后一个阶段的大型手术,手术非常的精密,不容出一丝一毫的差错。  德国的医疗团队花了足足二十个小时,完美的完成了这台手术。  可是殷时修醒来后却承受了巨大的折磨,双腿死坏的神经重接过后,需要一段时间的过渡。  而这期间,双腿只要稍稍动一下,便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一般。  这些,苏小萌并不知道。  她只知道手术很成功,为此,她喜极而泣,知道丈夫重新站起来像常人一样走路的希望大了许多。  与此同时,苏小萌也有一个好消息,那便是通过了巴斯的考试。  双双这个人精,无论置身于何种环境,都能成为众人眼里的开心果。  就是在英国皇家幼儿园,她也俨然成了个小“明星”,有很多的朋友,可以和大家打成一片。  煌太子虽然没有双双这样的交际能力,但他自有自己的一套处事方式。  他耐得住寂寞,就这酷酷的不太搭理人的样儿,竟也挺招人。  转眼便到了二月份。  苏小萌和殷时修已经有近三个月没有见面,最后一个手术之前,他们基本上维持着每天视频,但手术结束后,却是隔三差五的才能视频一下。  小萌想着要去慕尼黑一趟,英国和德国离得也不是太远。  只是这想法一提出便遭殷时修拒绝。  如果要来,必然是要带兄妹俩一起,殷时修可不想让自己现在这虚弱的样子被俩孩子看到。  苏小萌没辙,也只好是应了殷时修。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到了二月中旬,伦敦的天气还是比较寒冷,脱了羽绒服,苏小萌是绝对不出门。  心里头牵系着丈夫……  好在课业繁忙,让她没有多余的心思和精力时时牵挂着殷时修。  从Eric那儿得到的消息也都是在提殷时修的好转。  和殷时修电话也好,视频也好,苏小萌也能感觉到他慢慢的恢复了精神。  过了中旬,紧接着便是苏小萌的生日,2月18日。  这天和往常没有任何不一样,逢周三,她还是得一样的上课,一样的接送孩子,一样的回家吃饭。  这一天除了是苏小萌的生日以外,还是他们结婚四周年的纪念日。  一大早,她便给殷时修发了短信,留了言。  一句“四年了,我比以前更爱你”一直到下午都没有得到回复。  她知道他在进行复健,复健的过程,他是怎么都不愿意和她通个视频,让她也看一看。  苏小萌又不是傻瓜,哪里能不知道他是怕自己看了心疼。  下课,收拾好书本,正要拉上书包拉链,一个礼品盒倒是递到了苏小萌跟前……  苏小萌眉头微扬,抬起头对上沈大卫有些支吾的模样儿。  “生日快乐。”  “你怎么知道……”  “这个不难知道吧?”  沈大卫撇撇嘴,嘀咕了句,  “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是两张百老汇的剧演门票。”  “……”  苏小萌眨眨眼。  “你不要误会,我自己有票,这个是送你的,你高兴和谁看就和谁看啊!”  “这么好?”  苏小萌轻笑着看着沈大卫。  “你不要啊?不要还给我。”  “不,不是,我要!”  苏小萌冲沈大卫笑笑,再回到巴斯,秦回已经不在了,楚姣也永远的不在了。  如果没有沈大卫,这座大学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陌生了。  “谢谢,我是没有想到你会记得我生日,还特意准备了生日礼物。”  “我们不是朋友嘛……”  苏小萌点头,“你说的对,咱们是朋友,等你生日的时候,我也会好好的给你准备礼物的。”  “我生日已经过了。”  “……”  “上礼拜三。”  苏小萌这一下就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有点打脸了。  沈大卫笑了一下,  “好啦,明年记得啊!”  “恩,一定!”  苏小萌把东西装进包里,沉吟了一下,看向沈大卫,道,  “其实今天不只是我的生日。”  沈大卫扬了下眉。  “今天还是我和我丈夫结婚四周年的日子。”  “……”  沈大卫听完后顿时头一别,“我真的是自己在找虐!”  苏小萌笑了笑,  “不过……他还在慕尼黑接受复健治疗,今年没有办法一起过了。”  苏小萌说着,眼里多少还是流露出些许惋惜。  “那你怎么不去慕尼黑看他?”  苏小萌想了想……  “还是算了,老夫老妻的了……我也没有那么黏他。”  沈大卫眨了眨眼,不是很明白已经结婚了的人对于结婚纪念日究竟有什么样的情怀。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晚上打个电话, 视频一下,也挺好。”  苏小萌说完和沈大卫摆摆手,  “我回家了,还得去接孩子,明天见了。”  “恩,好。”  苏小萌走了两步还是回头又和沈大卫道了声“谢谢你啊!”  沈大卫看着走远的苏小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怎么能有人下手下的那么早,二十四岁的苏小萌,竟然已经结婚四年了……  真是禽兽!禽兽!  沈大卫暗暗在心下不忿道。  不过,转而眼里又流露出一抹可望而不可及的无奈。  纵然不是那样一个帝国总裁,这个女人也会值得更好的。  苏小萌看了下时间,不急不慢的去了停车场,人刚到,便有一个快递员捧着一大捧满天星……夹着九朵玫瑰。  很简单很雅致的花束。  “Sue Yin?”  快递员问道。  苏小萌点头。  快递员将花递给她,让她签收,签收完快递员便走了。  一大捧花束中间卡着一张照片……  苏小萌眨了眨眼,看着这照片里极其眼熟的景象……  照片里两棵松柏占着三分之一的地方, 从两棵树中间望过去,是一片不大的花田……  这里是……  巴斯大学南门的景象。  苏小萌眨了眨眼,并不知道这是谁送来的花。  可翻过照片,这苍劲有力,极其漂亮的字迹,比照片里的景象要更让她觉得熟悉。  双木非林,田下有心。  苏小萌看到这字迹的瞬间,心脏便“噗通噗通”的狂跳着,满心满脑子都叫嚣着不可能。  双木非林,田下有心……又是什么东西?  可……  谁特么在乎这句话什么意思!  苏小萌捧着花,转身就往南门跑过去,几乎是穿过了整个巴斯大学!  沈大卫从教学楼出来正要往宿舍楼走去,却又看到已经离开的苏小萌捧着一束花往回奔,  “小萌?”  苏小萌根本就没有空暇和沈大卫打招呼,只能点了下头,也不知道沈大卫看没看到。  “赶着投胎啊……”  沈大卫摸摸头,倒也没去管太多。  看着地上落下来了一小簇满天星,蹲下身拾起来。  苏小萌拿出百米赛跑的冲劲跑到了照片里的景色里。  循着照片的角度,摸索着走着,可是眼前空旷的田地里……除了偶然经过的一两个同学,她并没有找到那个她以为会出现的人。  粗喘着气,她就站在那两棵树边,手扶着一棵树,看着面前的花田,田地里的花并没有开,要开也得等到三四月份。  她想……  她也是急疯了,估摸着自己要真的见到他,也得等到三四月份吧……  不是不能等,每天都会通电话,时常都会视频。  哪有那么多的相思,哪有那么多的——  苏小萌蓦地顿住,再看自己手里的照片,再看照片背面那简单却苍劲的八个字——  双木非林,田下有心。  身后传来脚步踏在草地里的声音,重重浅浅的……  苏小萌转身,就见殷时修撑着两根拐杖,一点一点的向她挪着步子过来,他的姿势极为怪异,可苏小萌看到他的脚踏在了地上……  黑色的呢大衣里是米色的高领毛衣,头发有些长了,风吹着还能有飞扬的质感。  近三个月的两地分离,早已把心田里的念想给煮沸了。  苏小萌正要上前,殷时修却出声让她在原地等,  “我是来炫耀成果的。”  苏小萌听着他孩子气似得话,一时间,有些啼笑皆非,眼泪竟是一下子便盈满了眼眶。  看着他一步一步的冲自己走过来,她笑着掉眼泪。  有激动的感动的,有心疼的心揪的,有热烈的热爱的……  殷时修终于是走到她跟前,他的面容依旧英俊逼人,近在咫尺,手一伸便能碰到的距离,抹掉眼泪,  “你,你怎么来了?”  “你生日啊。”  “这个……没那么重要。”  “很重要,四年前的今天,我娶了你,多重要啊!”  苏小萌吸吸鼻子,依旧是忍不住的低声笑了出声,笑声里全是甜蜜和幸福。  “抱抱……”  苏小萌嘟着嘴,全然一个少女撒娇的样儿……  结果这可苦了殷时修,尴尬道,  “这个……腾不出手啊……”  苏小萌也是故意刁难他吧,大笑出声,伸手轻轻环住他的腰。  殷时修微微低头,贪恋的吻了吻她的头发。  “想我就想我,还搞什么字谜,装深沉……”  “喜欢吗?”  “特!别!喜!欢!”  苏小萌紧紧环住他。  真的,有时候一个人什么都不用做,他就这么朝你走过来,你就已经满心欢喜,你就已经感天谢地……  ——————双木非林,田下有心——————四卷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