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724 七年之痒(7)

724 七年之痒(7)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195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44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录最后一节的时候,她过来捣乱。”  白思弦立刻便失声笑了出来,温柔的摸了摸煌太子的头,把耳机还给煌太子,  “已经弹的很好,但瑕疵也不少,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恩。”  煌太子点头,虚心接受白思弦的意见。  对面,苏成济和小萌并排坐着,苏成济还在叨念着殷时修没有回来的事情,也因着苏小萌刚才的情绪问题而说了两句,  “小时工作忙是常态,你可不要太有情绪。”  苏小萌这十个小时的飞机做完,心里窝着的那团火其实已经消散了,结果被爸爸这一句话说的,顿时火就大了起来!  但这大起来的火也只能自己消化,她还不想把她和殷时修之间的问题拿到父母跟前,让父母跟着操心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闷着气,低低的应了声,“知道。”  知女莫若父,这一声“知道”明显就带着情绪了。  苏成济这手一摊,  “你听听看你自个儿这话里头的怨气……小时只是说晚一点再回来,又不是不回来。”  “爸,您还是仔细听听您这好外孙女儿都念叨了些什么吃的,回头你好下手给她买啊。”  苏小萌好心劝着苏成济换话题。  苏成济看着苏小萌,忍不住就叹了口气,  “你要不是我闺女,我会担心你们夫妻不和么?你倒是嫌老爸啰嗦的多了?”  苏小萌忙干干的赔笑道,  “好好,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你说的,我都听着哪!我没有怨他,真的,我知道他工作忙,尤其是他正在参加一个科研项目,似乎关联的东西非常多……诶呀,不提他了成不?”  “既然不怨,咋就不能提了呢?”  苏成济立即反问。  苏小萌脸色一冷,看向苏成济,  “爸……”  “恩?”  “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话。”  “……”  “您是真的越来越啰嗦了,您高兴您就说吧,反正我不想听了。”  说完,苏小萌就用手把耳朵给堵住,吐着舌头晃着脑袋,一副随便苏成济怎么讲怎么说的样子。  “你这丫头!你……”  苏成济还想说点什么,却见苏小萌这一副不愿听闻的淘气样儿,倒也是没了脾气。  白思弦看的忍俊不禁,轻声笑道,  “其实你们父女俩啊,真就是一个样子。”  结果就见这父女两用如出一辙的表情,语气,异口同声道,  “谁和她(他)一个样子!”  尤其是苏小萌,这耳朵堵着,白思弦说的话,却是一个字都没有漏掉。  父女俩四目相对,而后犟着脾气别过了头。  白思弦心下念着,就这样,还说不是一个样子……  好笑归好笑,但白思弦瞧着苏小萌这样儿,心下也不免生出些许担心。  虽说这夫妻俩之间要真出了什么问题,其实也轮不到他们做长辈的来插手,但……  总归是盼着他们能美满幸福一些。  闺女不愿意提,白思弦自然也就没有再多问。  车子是直接开到了九灵山附近的一个高档住宅区内,这是父母决定搬到北京住之后,外公就给他们置办下来,只是之后交房,装修,再加上家里出了不少事情,父母一直都没有搬进去住。  直到她和双双煌煌去了伦敦,离开了北京,父母才搬了进去。  地理位置不算多好,但是离外公近。  如果住在山上的话,那白思弦去教育中心,苏成济去植物园就都太麻烦了。  所以夫妇俩折中了一下,住在山附近的小区里,到了双休日便上山陪老爷子,如果老爷子愿意,平日里也可以下山住在小区里。  司机帮忙提了行李箱进了电梯,进了屋子后,就见外公坐在藤椅上,戴着个老花镜在那儿用平板电脑瞅着什么……  门都开了好一会儿,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直到双双这一声尖嗓子喊道,  “太姥爷!俺们回来喽!”  这浓重的东北乡土口音……吼的苏小萌是真想一头撞死在墙壁上。  要追溯这小妮子和东北的联系,可能也就殷家老爷子年轻时候在东北带过一阵兵,这得是多远的联系啊,怎么就能造就出这小妮子的东北口音呢?还说的这么乡土接地气……  但这一喊,却是喊得太姥爷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摘了脸上的眼镜儿,眯着眼睛往门这边一瞅,立马双手一击掌,  “诶哟!双双回来了!”  “可不是嘛?”  双双忙接到,而后“滋溜”一下,脱了鞋子也不穿拖鞋就跑到太姥爷跟前,把太姥爷一抱,  “太姥爷,您身上什么味儿啊?”  身上皱着鼻子嗅了嗅。  白丰茂忙道,“是不是不好闻啊,这每天都喝中药,喝得身上都带味儿了……熏着我家双双了?”  双双忙仰头,  “太姥爷怎么喝中药啊?中药很苦的啊?太姥爷是生病了嘛?”  一边问着,这小丫头便踮脚伸手摸摸太姥爷的额头,又摸摸他的掌心。  白丰茂被小丫头的关心和行径暖到,忙把小丫头抱到腿上,  “太姥爷没有生病,中药是强身健体用的。为的就是太姥爷能多活几年,好看你和你哥哥长大呀。”  双双立马抱住太姥爷,又皱着鼻子嗅了嗅白丰茂身上穿着的麻布料子的衣服,而后一脸享受道,  “这么一闻,这味道也挺美味的嘛!太姥爷,明儿个,我也要一起喝。强身健体咧!”  双双弯起手臂手腕,仿佛那细胳膊上能凸出一块肌肉似得!  “哈哈哈!”  白丰茂被逗的根本停不下来笑声!  苏小萌就是服了双双这会逗人能哄人的本事。  煌太子换了鞋子进来,手上还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停在太姥爷面前,蹲下身把自己这小行李箱给打开,小家伙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个盒子,捧起来就递给白丰茂。  “太姥爷。”  煌太子就喊了一声,其他的话也没多说。  “这是啥呀?给我的么?”  煌太子点头,“是啊。”  先不用管这盒子里是啥,不管是啥,白丰茂都喜欢。  接过来,白丰茂眯着眼睛仔细的瞅着,愣是没瞅出来里头是个啥,煌太子这抿了抿唇,赶忙主动的帮白丰茂把盒子给拆了,从里头拿出来了一个敲背用的按摩仪。  “这……这个是你买的呀?”  煌太子点头。  苏小萌走进来帮煌太子补充了一句,  “参加钢琴大赛拿到的奖金,真的是他自个儿花钱买的。”  白丰茂这眼睛就更亮更有神采了,老人家心里头可高兴坏了。  苏小萌心想,像外公这般受人敬仰的大人物,多少人费尽心思淘些古玩字画,山珍海味想讨老人家开心,最后却是不如曾外孙这么一个小小的按摩仪器。  行李都给拖进了屋子,给白思弦带的护肤品拿了出来,给苏成济和外公买了点保健品。  剩下的明儿个回殷家给殷家的几个长辈。  说实话这伦敦的东西,家里人也都不稀罕不惦记,用殷老爷子和白老爷子的话来说,咱要爱国,要支持国货,现在咱自个儿家的东西都挺好,没事干别买外国货,要多给自个儿国家提高点GDP.  说是说的头头是道,结果前年,苏小萌就没给殷老爷子和白老爷子带东西回来,就给婆婆和爸妈带了点东西。  两家的老爷子这嘴里头说着不稀罕,那露出来的表情可是别扭极了。说出来的话酸的不行。  之后苏小萌就知道了。  大概上了年纪的老男人们都这样,因为不好意思,所以嘴上嘀咕个不停,其实心里头是开心的。  这要是不带点东西回来,他们就觉着你不重视他们,就觉得你厚此薄彼。  什么支持国货,什么GDP,就是前司令,前总理,那都随它去。  你就是带回来一支其貌不扬的护手霜,大老爷们家的哪怕一辈子都没有习惯抹这玩意儿,只要你说这是孩子们买的,送的,那一准儿就够了,就满足了!  苏小萌补充了这么一句话,煌太子这脸就红了。  双双嘟着嘴,看看太姥爷拿着按摩仪器高兴的这样儿,不自觉的抓抓自己的头发,约莫觉着……自己能讨太姥爷欢心的方式比起哥哥的,的确是差远了。  但小丫头不高兴的不是哥哥更会讨人欢心,而是自己比起哥哥,也的确是有些……差远了。  “咦?双儿怎么了呀?”  双双就坐在太姥爷腿上,这一失落,白丰茂也是立即就发现了。  双双也是挺耿直的,立刻就解释道,一脸沮丧的模样儿,  “双双……很穷……没钱……”  “诶哟……哈哈哈哈!小丫头,太姥爷见着你就已经高兴的不得了了!哪里是要你给太姥爷买东西呀!”  “真的嘛?”  双双忙挺起腰背,问道。  太姥爷点头。  煌太子看了眼妹妹,蹲下身把自己的行李箱给合上,一边合上一边嘀咕了句,  “明明把钱都花去买吃的了,还没钱……”  声音说的不大,但是心虚的双双愣是听到了,一旁的苏小萌也听到了。  就见双双耳根子一红,下一秒却是捂住白丰茂的耳朵。  白丰茂倒是还真没听到煌太子那一声嘀咕,看向双双,不自觉地笑出声,  “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双双好久没见太姥爷了,想要多多看看太姥爷!”  一句话又把白丰茂给哄的笑个不停。  苏小萌把行李简单收拾了一下,只拿出来今明两天要换洗的衣物,其他的东西还是要带去殷宅。  看着行李箱里殷时修的衣物,苏小萌的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堵。  就这时,殷时修的电话打了过来……  小萌划开接听键……  “到家了么,落地后怎么也没给我发个信息?”  苏小萌抿了抿唇,  “你那么忙,不是怕打扰你么?”  “……”  那边顿了一下,苏小萌说完后也觉得自己这话里的语气可能真的像父亲说的那样,实在是埋怨的意味太重。  深吸口气,又问道,  “事情忙完了吗?”  “公司参与开发的科研项目的产品已经过了所有检测指标,中国,英国,美国和俄罗斯的项目合作人都到了伦敦,就产品的使用和——”  “好了,我知道了。就是说短时间内,你回不来,是吧?”  “……”  电话那头的沉默是苏小萌意料之中的。  其实这样或许也挺好,因为对他很了解,所以心里也明白,能用一通电话就让他掉头,那一定是相当重要的事情。  如此重要的事情,你又怎么能奢望他短时间内就能解决掉呢?  “萌萌……我只是在做我很想,很想做的事。”  苏小萌轻笑,  “你一直都在做你很想做的事,我没有不让你做。”  深吸一口气,  “爸妈来接的机,我和孩子们都到家了。放心吧。如果没别的什么事,我就挂了。”  苏小萌说完,也没等那头有什么反应,想也觉得殷时修不会有什么别的事了,这手正要移到挂电话的按键上,那头又传来了殷时修的声音,  “我们之间的问题……等我忙完这个项目,我们面对面的,好好交流,再解决,好吗?”  苏小萌深吸口气,一声未应,挂了电话。  看着装着他衣物的行李箱,许久,愤愤然道,  “我们之间的问题……根本就是你的问题!忙完再说,忙完再说……好吧,你自个儿去忙吧!”  苏小萌起身坐在床边,扶了扶自己的额,身体往后一躺。  北京……真热啊。  ————  隔了一天,小萌领着双双和煌煌回了殷宅。  兄妹俩转入的小学是北京紫荆小学,转学手续什么的,二老其实也没怎么操心,这样两个人物解决问题真的就是一通电话的事,会有人周全的把事情都安排好。  二老也是有半年多没见着孙子孙女,双双和煌煌去小学报名,二老也要亲自跟着。  苏小萌和祁军教授约了在北外见面,她也得去大学里熟悉一下环境。  其实她在巴斯读完硕士之后,给她递出邀请的并非只有北外,还有A大。  可能因着苏小萌心里对祁军教授有不小的敬畏,又加之……她并没有在A大读完四年本科,再就是论语言学的专业性,苏小萌觉得北外可能更强。  最后还是选择了北外。  哪怕A大于她……其实更亲切,有更多的回忆。  她是A大的学生,殷梦是她的闺蜜,她的堂妹苏锦也是A大的毕业生,她的表哥也是出自A大,还有单明朗……  说起来,她和殷时修的缘分同样也始于A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