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814 孩子的父亲是谁

814 孩子的父亲是谁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132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5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池教授……你有什么话要说,就直说吧……”  “我没什么话要说呀!”  池纶手一摊,忙道。  苏小萌鄙视了他一眼,“你这一副神叨叨的表情,分明就写着你是有话要说。”  “你想多了。”  池纶温柔一笑。  苏小萌这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对了,你今天几节课?”池纶问小萌。  “就上午第二大节,下午没课了。”  “那你帮我去代一节课。”  “啊?我帮您老去代课?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池纶笑盈盈的问道。  “这个……教授级别的课一下子降到了助教水准……学生们买账么?”  “我把课间给你,你照着念,上一节课而已,瞧你慌的。”池纶每每看着苏小萌,都觉得她很有趣。  一般的豪门太太,不,就算只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的夫人,在外头向来都是自信心爆棚,仿佛无所不能似得。  苏小萌性格活泼跳跃,有很多让人觉得有趣的面,有的时候呆呆的,有的时候慢半拍,有的时候显得不那么聪明,其实她很稳,她的每一步走的都很踏实,从不冒进。  所以她的进步,显得没有那么快,但却从来没有止步不前过。  这是个非常优秀的品质,也是个很强大的优点。  “我这不是怕砸了你池教授的招牌嘛!”苏小萌忙笑道,撑着下巴看着他,“那你下午要干什么呀?”  “补个觉。”  “……”  苏小萌当即一支笔扔了过去,池纶一个偏头躲过,“这要是被你砸中了,这张脸的招牌可是真被你毁了。”  小萌不再和他贫嘴,这要是稍微有志气一点,是绝对不会给这个池教授代课的,看小萌……寄人篱下,况且就冲他相信自己没有抄袭人北大教授的论文这点,她就该好好报答他一番了。  于是午后的那节课,苏小萌替他去上了。  然后苏小萌发现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真的不是一点点,座无虚席,人满为患!  池纶在北外的高人气就是直白显眼到让人没有丝毫质疑的机会。  然后小萌也是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现实……如今的女生们真的是现实到了一种境界,意见池教授请假换了人过来代课,苏小萌这一个转身,就从后门溜出去了几个,再一个转身就又溜出去了几个。  等她把池纶给自己的课间给念完,下课铃声也跟着响起,小萌再看教室里的情况,只觉得……荒唐!  原本的座无虚席,如今空了一半……  苏小萌重重叹了口气,“好了,下课了。”  “谢谢老师!”  “老师辛苦了!”  不管怎样,还是有不少有礼貌的好学生们,这多少给苏小萌这个初入教学生涯的年轻老师一点慰藉。  学生们陆陆续续的离开教室,苏小萌整理好教本正要走时,发现偌大一间教室里竟还有一个学生坐在那儿,不,看起来……并不像个学生……  她头发披着,戴着个眼镜,穿着朴素,对上苏小萌的视线后微微一笑。  “这位同学怎么还没有走?”  既然视线对上了,小萌便主动的打了个招呼。  那同学站了起来,从座位里走了出来,小萌才发现她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她走到小萌跟前,把自己的头发给扎了起来。  小萌的瞳孔急遽收缩了一下,定睛望着面前的女人,难怪她觉得有些眼熟。  她不太擅长记人的长相,从昨天知道有蒲薇这个人后,她也就是在网上瞄了几眼蒲薇的长相,黑框眼镜,头发梳的齐整,在脑后盘起,知性又成熟。  今天头发散着,大波浪卷发散在肩膀上,和头发齐整的盘在耳后完全是两个样子,小萌第一眼是真没认出来。  她……来上池纶的课做什么?  “苏小萌,你好,我就是蒲薇。”  说实话,这真的是个简单又大方的打招呼方式,不会让人产生丝毫的不悦感,如果不是这人抄袭了她的论文却还在贼喊捉贼的话。  “您好,您喜欢池教授的课?”  “不,我是来找你的,刚才去你的办公室,池教授说你在这里帮他代课,我就过来了,过来的时候……看到空位还蛮多的,我就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正好,我也挺想听听看你上的课。”  “……”  苏小萌心里顿时懊恼起来了,她干嘛要帮池纶代这个课,让蒲薇看到自己上课上的学生都走了……真的是超没面子的事情!  “蒲教授来找我……是和论文的事情有关?”  蒲薇点头。  苏小萌看着面前的女人,她也是打心底里觉得这女人挺不错的,出身教授世家,从小就有非常良好的家庭教育背景,看着也是一个温文尔雅,落落大方的知识分子。  真的,要不是苏小萌确信那论文是自己写的,就这么一个人站到自己跟前,自己可能也会相信蒲薇是个被抄袭的受害者。  “蒲教授,正好,即便您不来找我,我想这两天我也会去拜访您的。”  蒲薇微微笑了一下,表情里透着一丝尴尬。  “那篇论文,真正的抄袭者究竟是谁,蒲薇教授心里比谁都清楚,您是怎么得到我的稿子,又是怎么得到那些证据,我也是真的很好奇,想要——”  苏小萌话还没有说完,蒲薇抬手打断了她的话,  “苏老师,我们出去说吧?”  “……”苏小萌心里本想拒绝,但……还是应了声,“好,校外有个咖啡馆不错,带包厢的。”  “那正好。”  小萌也没有回办公室,就抱着课件和蒲薇一块儿出了校门,期间蒲薇还是把头发散了下来,路上的学生们倒也都没有认出这位知名的北大翻译学教授。  蒲薇的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成熟有韵味,很衬她的个人气质。  苏小萌想,这应该是一个很了解自己适合什么的女人。  “苏老师,你可不要这么打量我,我没什么特别的。”约莫是苏小萌打探的视线过于刺眼,蒲薇轻笑着开口说了句,语气也是温柔里带着分寸得当的玩笑笑意。  以至于小萌就算是想好好的反唇相讥一番,都怕觉得自己失了风度。  “我只是第一次和蒲教授见面,对蒲教授有些好奇而已。”  “若不是因为论文抄袭的事情,恐怕我这么个没人要的老女人是无论如何得不到殷家少奶奶的好奇的吧?”  蒲薇依旧是打趣的语气,然小萌还是感觉到了话里头的丝丝刺意。  “您和我先生的往事,我也是昨天刚知道的。”  苏小萌说完,蒲薇也没有丝毫惊讶的表情,只是浅浅的笑笑,直到两人进了咖啡馆的包厢里,蒲薇才再次开口,  “殷太太……”  这一开口,称呼都改了。  小萌人已经坐在了沙发靠椅上,却见蒲薇还未入座,喊了她一声“殷太太”后便双膝一弯,直直的跪在了她跟前……  这一举动可着实把苏小萌给吓着了。  她忙站起来,“蒲教授,你这是干什么?”  “殷太太,您不要慌张,我向您跪下自然是有我的原因……”  “不管您有什么原因,您比我年长,这莫名其妙突然就跪我是要折我的寿么……”  苏小萌汗颜,这辈子最怕的真的就是被人跪,被人磕头,被人当佛。  “殷太太……我真的没有想到一切会这么巧。”  “……”  苏小萌上前要拉她起来,可是蒲薇的膝盖就像是钉在了地上一样,小萌怎么拉她也没能把她给拉起来,索性也就不拉了。  小萌重新坐回座椅上,锁着眉等她的后文。  “第一巧,您的论文,的确是被我抄袭了,我看到你的论文是在你的论文导师的电脑里,八月份我去过一次巴斯。但当时我看重的就是这篇论文,而非针对你。”  苏小萌震愕的睁大眼睛,匪夷所思的看着蒲薇,“您可是教授,一个硕士的毕业论文,您拿来就抄?师德在哪儿?”  “殷太太,若不是遇到了些事,我也不会做出这样出格的事,去年四月份,我出了一场车祸,躺在病床上躺了整整三个月,而出车祸前我患了严重的抑郁症,外人并不知晓。”  说完,蒲薇从自己带来的包里拿了几张文件给她,  “殷太太,这是我出车祸后在医院治疗的病情单,还有这是我治疗抑郁症的看病记录。”  蒲薇言辞殷切,小萌看得出她的焦急,似乎深怕自己不相信她。  小萌接过她给的单子,一张张查看了之后,有些沉重的放在了旁边的台子上,  “我不明白这些和你抄袭我的论文有什么关系……”  “殷太太,作为一个教授,在一点时间内必须要有一定的学术研究成果,若是什么都拿不出来……我这个教授必定会被别人瞧不起。”  “……您年纪这么轻就已经是教授,怎么会拿不出学术成果而去偷一个学生的毕业论文?”  “殷太太,您的论文真的写的很好,您自己看到了,网上的人甚至都不相信这只是一个研究生毕业论文……”  “说重点好嘛?”  “殷太太……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学术上有所钻研了……不是写不出,是……没有能力和精力。”  苏小萌越听眉头皱的越紧,脸上的表情显露出她愈加的不理解。  “我有一个儿子……”  “……”苏小萌一愣。  蒲薇有一个儿子?那个……池纶不是说蒲薇至今都单身么?不是还因为这个点想要拉殷时修下水么?  怎么会……有一个儿子?  “我的儿子……是先天性的智力残障。”  苏小萌心里一个“咯噔”,这完全就是全新的,她完全没有了解到的内容。  池纶没有提过,昨晚殷时修也没有提过,就连只是论坛上被爆了的帖子里,也没有任何一个网友提起过蒲薇有一个智力残障的儿子。  她真的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蒲薇说的话让她有些惊讶无措的同时有一些……不详的预感。  “他今年……十岁了,在我出车祸之前一直在家里生活,我是个虚荣的母亲,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有一个智障儿子……这听起来就像个笑话一样,全家都是教授,却有一个智力残障的家庭成员……”  “我的儿子叫蒲棱,当初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他有棱有角,长大后是个有个性的人。”  “谁知道……哪里需要等他知道,他从出生开始就已经和别人不一样了。呵呵……”  “……”苏小萌就这么看着蒲薇,看她眼眶湿润,眼泪打着圈,而后涌出了眼眶。  “殷太太……你嫁了个好男人,有一双优秀的儿女,我知道他们都非常的聪明,您的儿子……甚至是个钢琴天才……您的女儿,天真活泼,是所有人的开心果儿。”  “你……你怎么知道……”苏小萌心一冷,顿时就觉得后背发凉。  蒲薇凄楚的笑笑,“我当然知道啊……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很关注你们……就是因为太过关注你们,我才会患上严重抑郁症。”  “……”  苏小萌整个人都有些木了。  被一个女人关注着自己的家庭关注了那么长时间,换了任何人,心里都会发怵。  “我和你丈夫曾经交往过……我真的很爱时修,可是他说分手就分手……我以为他迟早有一天会回心转意,可是老天弄人,我没有等来他的回心转意,却是等来了一个被他疼爱宠尽的女人。”  “蒲薇……”  她哭着说着,摘掉黑框眼镜,眼泪扑簌落下,这让苏小萌心中不详的预感愈发的强烈,她不是个没有脑子的人……  有些事情不用说全,但是点连成线,线连成面,就全了。  “你的儿子今年十岁……他的父亲呢……”  苏小萌看向蒲薇,明明她是提问者,可是她的心跳却无比的快。  她不计较殷时修的过去,可不代表是那种难以平复,难以忽视和原谅的过去。  单身妈妈,孩子十岁,一直关注着她的家庭,了解透彻着她的孩子们……  蒲薇抬眼,她停止了哭泣,一双知性,本该是充满着学识的眼睛里,透着她的隐忍和痛苦,吐出三个字,  “殷时修。”  “……”苏小萌彻底傻了。  有所怀疑和真的听到事实,是两回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