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865 大结局:我的打算里有你

865 大结局:我的打算里有你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251更新时间:2017-12-30 08:00:07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白瞬远好好哄了一番白丰茂,白丰茂这才不和他计较,不过白瞬远也挺惨的,往白丰茂跟前凑同样也是等于往双双和煌煌跟前凑……  这两个小家伙是真的很长很长没怎么见过白瞬远了,这一下见着似乎都有些不认识。  直到小萌过去给双双煌煌好好解释了一番,两个小家伙才隐约从记忆力挖出了白瞬远这么一个人。  “表舅舅……”  苏小萌琢磨着这个称呼问题,那边双双已经笑嘻嘻的喊了句,“帅哥!”  白瞬远看向小萌,脸上的表情分明就写着:真不愧是你养的女儿。  说实话,这带双双出门的确是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就双双这一脸“馋相”的冲白瞬远喊了声“帅哥”还真是把她喊得老脸一红。  “和我没关,是他爹的问题。”  苏小萌赶忙甩锅。  苏锦坐在一边,看着双双眨巴着一双眼好奇的问着白瞬远,问这又问那的。  小萌坐到小锦边上,“是不是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就这么一眨眼,两个小家伙都这么大了,像个小大人似得……对吧?”  苏锦点头。  时间真的过得太快了,快的让人都还来不及享受便已经从手指尖溜走……  最美好的,最残酷的,皆是时光。  “我还记得你以前说过,你不想要孩子,那时候你二十,我想我应该能理解,现在呢?这个冬天一过,你也要二十七了吧?”  苏锦看着双双和煌煌,喃喃,  “我的想法还是没有变……我不想生孩子。孩子的确很可爱,但我也的确没有那个耐性去应付孩子……”  苏小萌笑了笑。  “小萌姐,你笑什么啊?你可以不认同我说的话,但你不要妄想改变我的看法。”  “我又不是你爸,又不是你妈,我干嘛要改变你的想法啊,我是觉得……唔……我们苏家的所有兄弟姐妹里面,你一直都是最坚定的那一个。”  “……”  “决定的事情就决定了,轻易不会改变。”  “既然决定了的事情,为什么要改变呢……弄得自己摇摆不定,那该是件多痛苦的事。”  后半句,苏锦的声音渐消了下来。  然这话还是被白瞬远听了去……他的脸颊被双双轻轻拉着,拳头却因为苏锦的这句话而攥紧。  不是说要去千里之外没有他的地方,不是说要消失上数不清的分分秒秒的时间,不是说……他们俩的性格就像是两条相交线,相遇然后分离,始终不如平行线般同行。  话都是她说的,事情都是她做的……痛,却只有他一个人承受。  若早知六年时光会这般浪费在一个没心的女人身上,相识的第一眼,他就该视而不见!  “你们苏家的女孩儿都有毒!”  那是在今天碰面以前,白瞬远和苏锦说的最后一句话,在悉尼商学院的门口,四月底,那是悉尼的秋天,满大街的梧桐飘着凋零的落叶,跟着秋风一起扫进他口鼻的,除了扬起的尘土,还有一个女人捂不暖的心脏上挥散的冰霜。  白思东和花沐雨一进屋就到厨房里去帮白思弦的忙了。  “哥,嫂子?”  白思弦见到他们一脸惊讶,白思东立马就道,“我就知道爸没和你们说我们今天过来。”  “哈哈,没事儿没事儿,饭菜准够!”白思弦忙道。  花沐雨摘了一边的围裙,站白思弦身边就开始给白思弦打下手……  “咦?那瞬远也来了么?”  “恩,来了,在客厅里呢……渍渍……”一听白思东这语气,白思弦这灵敏的鼻子就闻到了一丝……特别的味道。  她还没转身问白思东,花沐雨就主动和白思弦招了,笑道,“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苏家的小锦了。”  “苏家的小锦……嫂子,你们和小锦有这么熟?”  白思弦心想苏锦去国外念书好几年,她和苏成济都没机会见上几面,哥哥嫂子怎么叫人小锦叫的那么熟稔?  “我们和苏锦不熟,但瞬远和她挺熟的。”  花沐雨说着,脸上的笑容有些太过明目张胆了……  白思弦动了动鼻子,“我好像又闻到了点什么。”  花沐雨忙叫来白思东,“小妹还是这样儿,你来说吧……”  白思东人倒是没过来,就是站在厨房玻璃门边上看着客厅里的情况……白思弦这一转身就见白思东模样猥琐。  手里切菜的刀都还没有放下,人就凑到了白思东边上,  “偷看什么呢……”  “我准儿媳妇儿。诶哟!你拿把刀过来干嘛呀!吓着哥了。”白思东说着忙顺过白思弦手里的刀放到了案板上。  白思弦摩挲着手,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你准儿媳妇儿?哪呢?”  “苏家小锦。”  “噗……”  “小弦,你这是什么意思?”  “哥,不是我乱说啊,以我对小锦的了解,她无论如何都看不上你家小远。”  白思弦压根就不打算把白思东的话当一回事,转个身又开始切菜……  花沐雨轻轻笑道,“可是据我和思东知道的……小远和小锦交往过一段时间。”  “……咝。”白思弦手一抖,这刀刃就擦到了她的指甲上,手缩回来……  “没事儿吧?”白思东忙凑了过来,冲着白思弦就叹了口气,“让你聊天的时候就把刀放下,你这又聊天又用刀的……”  “没事儿,磨到了指甲,一会儿修剪一下就好了。”  白思弦赶忙把话题给拎了回去,“你们刚才说小锦和小远交往过?什么时候?”  “年初的时候还在一起吧……好几年了呢……”白思东说着也是喜上眉梢的,“真看不出我这儿子能这么有眼光。”  白思弦冷着一张脸狠狠掐了一下白思东,  “你能不能好好的和我说完整你再嘚瑟去行不?真是,瞧你这嘚瑟劲儿……”  “你问详细的我们哪儿知道啊。”白思东说道,“我和沐雨也是去年下半年才意外发现的,问了半天瞬远,瞬远才承认。”  “……”白思弦整个人已经是半懵的状态,眨巴着眼睛看向客厅的方向,文文静静坐在沙发上和小萌聊天的苏锦……那个打小就有别于其他孩子的理智又乖巧的小丫头,竟是默默无闻的和白瞬远谈了好几年恋爱……  苏成功大哥一家在家都快为苏锦这丫头的终身大事操心死了。  苏家的人相对还是比较传统的,又一直生活在农村,只知道女大当嫁男大当婚,他们那一套的婚姻观拿到城市里和这些新时代的年轻人们说是根本说不通的。  二十六岁对城市里的年轻小姑娘来说可能正是学业事业进一步的好时候,可能背着包满世界的旅游,可能参加某一个灾难地方的志愿者,也可能……  总之撇开父母不谈,现在的年轻小姑娘已经慢慢摘掉了晚婚不婚对她们的影响。  当然,如果能在适婚的年龄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结婚组建家庭,那同样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看苏锦的性格……白思弦一直都觉得苏锦的现代观念更强,个人能力意识更强,婚姻对她的束缚性不大,也觉得她应该是还没有碰到能让她改变观念的人。  “不过……你们说……交往过,那是什么意思?”  白思弦看向白思东和花沐雨。  “就是……分手了的意思吧……”花沐雨试探着说道……  “只是小情侣闹别扭而已,很正常的。”白思东忙补充纠正道。  白思弦和花沐雨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了。  白思东的年纪老大不小,这也意味着白瞬远也已经长大了。  瞬远比小萌大三岁,今年也三十了。  而立之年,婚姻大事也的确是该适当的被拿出来讨论讨论了……  白思弦看着白思东这样儿,摇头叹息,“看来我哥也是凡夫俗子啊,我还以为你心里就只有人民群众呢……自己儿子的终身大事也惦记着呀。”  花沐雨忙点头,“小妹这句话都说我心坎儿里了。”  白思东没搭理她们,依旧是站在门边上仔细的看着客厅里的动静……  “他是真挺看重苏锦这丫头的,说苏锦这丫头……有一股和你一样的韧劲。”  花沐雨摘着菜,轻声对白思弦道,白思弦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  “你小时候也特别的爱学习,学什么都快,脑子特别聪明,决定了什么事情就一股脑走到底。”  白思弦轻轻笑笑……  她年纪大了,哥哥老了,爸爸就更老了……于他们这些已经走入后半生的人来说,日子是越过越珍贵,回忆越久远越珍贵。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了解小远,一般的小姑娘真的是制不住小远的这个性子。”花沐雨说着也是自己都觉得这个儿子让人头疼。  “……这倒是真的。”  午餐很是丰盛,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新年的那份辞旧迎新的喜气才更加得以彰显。  午饭后,两个孩子基本就围着几个年纪稍长一些长辈转了,几个年轻人就凑在了一块儿,圈子一划分,这殷时修的立场真的就有点尴尬了……  反正苏小萌是无论如何不去混父母那一个圈子,肯定和苏锦还有白瞬远凑一块儿,殷时修也想往小萌这边凑,结果苏锦的表情硬生生把殷时修逼了回去。  倒不是苏锦的表情有多凶,而是明显着一脸“姐夫过来就不敢说话”的表情。  小萌憋着笑了好一会儿。  白瞬远冷冷的看着苏小萌,“你就不怕你总是在年龄问题上刺激殷时修,他会步入中年危机啊?”  “拜托,表哥,那是殷时修,又不是你。”  “……”  “咳咳,我不是那个意思,唔……对了,小锦,你在悉尼的感觉怎么样啊?”  “挺好的,一年四季都很好。”  “我觉得悉尼不好,一年四季都不好。”  白瞬远突然说了一句,小萌眨了眨眼,看向白瞬远,“你去了?”  “后悔去了。”  苏小萌想起之前外公说那句话后两人不太自然的表情,这一联系……苏小萌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唔……你去了几次啊?”  “三年,二十七次。”  “三年……二十七次?!哇,一年不得近十次,再算一下,平均一个多月就去一次……表哥,你去悉尼去的那么勤干嘛啊?”小萌这问的就明显有很重的八卦态度了。  白瞬远捧着自己手里的杯子,喝了口咖啡,  “去见一个人。”  “哦……你去见一个人……好巧哦……苏锦也在悉尼诶……”  苏小萌两手的食指对对碰着,目光贼兮兮的落在苏锦身上……  苏锦依旧只是看着自己手里的杯子,杯子里是澄净的白水。  “还有更巧的呢。”  白瞬远轻笑道。  “什么?”苏小萌扬了下眉,不解。  “我见的那个人,名字就叫苏锦。”  “……”苏小萌本来还想附和着拍手鼓掌,但白瞬远自己这么亲口承认后,她再看看这两人之间的氛围……苏小萌觉得但凡是个聪明,这会儿就应该撤了。  于是……  “哦,真的好巧哦,那,那你们聊……你们聊……呵呵……”  苏小萌绝对是聪明人里的聪明人,虽然八卦之心如熊熊烈火般在燃烧,但是……她不想拿命来换自己的八卦。  默默撤退到“老年组”……  “老年组”在二楼的房间里,小萌眨巴着眼睛,其实挺不理解,这一群人跑到二楼房间做什么,结果一推开门——  “三筒!”  “六萬。”  “碰。”  苏小萌现在急需一个人来托住她掉下来的下巴。  殷时修就坐在正对她的那个麻将位,见她过来,赶忙招手,“来。”  花沐雨坐在白思东身边,这除了白丰茂身边坐着的是两个小家伙之外,麻将桌上似乎是都是夫妻档啊。  “你怎么来了?那白瞬远和苏锦呢?”白思弦好奇的问道。  小萌被这群家长凑在一起打麻将的事实给吓了一跳,经白思弦这么一提醒才忙道,“哦哦!我要和你们说一个重磅的炸弹消息!”  苏小萌一本正经道!  麻将桌上的人顿时都安静下来看向苏小萌。  就连双双和煌煌也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向苏小萌……  苏小萌看看双双和煌煌,清了清嗓子,“这个……两个小孩子啊,乖啊,主动捂住耳朵啊。”  双双立马捂住耳朵,煌太子也是立刻捂住,兄妹俩乖的苏小萌都有些愣神,这兄妹俩怎么往太姥爷跟前一待,顿时两个小家伙都不像自己了。  苏小萌见兄妹俩挺乖的,而后就对着这一桌子的人道,“白瞬远和苏锦有奸情!”  “什么奸情,那叫爱情。”白思东立刻纠正苏小萌道。  苏小萌瞪大了眼睛,看向白思东,“小舅,你都……知道了?”  白思东笑笑,而后出了张牌,小萌再这么看上一圈,发现竟然自己是把这当成一个重磅炸弹新闻。  “妈,你也知道?”  “……恩,你小舅和我说了。”  白思弦这会儿看起来也是很淡定的了。  “那……外公也知道?”苏小萌又眨了眨眼。  “白瞬远的心思很难猜么,这一进门,对爷爷都视而不见,眼里只有苏锦,那还用的着多想么?”  白丰茂说着。  苏小萌一时间真是打心底里佩服起了外公,还真是人老心不老,眼浊心不浊。  “那……时修你也知道?”  “白瞬远一年要往悉尼八九趟,我也是猜的。”  苏小萌顿时就觉得……很沮丧了,她还以为自己够敏锐的呢!  谁知道……这一圈子人基本都对这事心知肚明了,就她还献宝似的乱窜。  “小锦和白瞬远在一块儿了?我怎么不知道!”  苏成济跳了出来!  苏小萌一拍大腿,她怎么把老爸给忘了!父女两立刻就抱成了一团,白思弦是狠狠的给了这父女俩一人一个白眼,心里只有四个字……  丢人现眼!  ————  偌大一个客厅,此刻却只有苏锦和白瞬远相对而坐的坐在落地窗边的下午茶藤椅上,外头的温度低,但是太阳隔着玻璃晒进来却是格外的舒服暖和。  悉尼的四季和北京是恰好相反的……  “回来的时候,悉尼马上就要入夏了,到了北京又是一片白雪皑皑。”  苏锦身上披着件薄薄的围巾,她目光平静的落在落地窗户外的小后花园,她轻轻说着。  “怎么又回来了。”  “问来问去,你就不能问点新鲜的么?”苏锦看向白瞬远。  “那你告诉我,我该问你什么?”  白瞬远看着苏锦,目光灼灼,竟是比窗外的阳光来的还要刺眼。  “你可以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会不会留在北京,会不会回成都,又或者……会不会去国外。”  “我一点儿也不好奇你接下来会有什么打算!”  “为什么?”  “苏锦,你就是个铁石心肠的女人!”  “……”  “就因为……没有答应你的求婚?”  “你在A大,我在华盛顿,国内国外的飞,想尽办法给你惊喜,想要替你遮风挡雨,想要成为你喜欢的那类人……我好不容易把你追到手,你说你要去悉尼留学,澳大利亚和华盛顿……呵呵,又是半个地球。”  “……因为只有悉尼肯给我全额奖学金,而且可以本硕连读,我没有道理不去。”  “你和我在一起,你想去哪里留学就去哪里留学!你需要担心钱的问题么!全额奖学金是多少,我可以给你!”  “瞬远,为同样一件事,我们还要这么无休止的继续反复吵下去么?”  白瞬远深吸口气。  “对我来说,你是你,我是我……我也想劝你一句,你的父母是你的父母,你是你,如果撇开你的家庭你的父母,你拿什么钱来供我留学。”  “我那时已经在殷氏美国分部工作!”  “是实习,实习一整年,你觉得我能等你一整年?”  苏锦依旧是平静,她姣好的不施粉黛的面容阳光照射下,会产生一种格外让人向往的清澈和暖。  当所有女人都在为使用什么样的化妆品才能让自己面容无暇的出现在合适的场合里时,她素颜一张,常年熬夜的黑眼圈,白皙脸庞上布着淡淡的雀斑,挺翘的鼻子上也能看到黑头……  她从不在意怎样能使自己脸上的毛孔变细,从不在意什么色号的唇膏会使她更有元气,更动人,不去纠结出门背什么包比较配自己穿的衣服,甚至没有穿过一次高跟鞋,不会区分香水的品牌,常年敲键盘的指尖都长得圆润起来,用笔写字的手,手指侧边有厚厚一层老茧……  身为一个女生,她真的是太不合格了。  她浑然天成的这个样子就是现在大多数女人嘴里说的那个不懂保养,不懂疼爱自己,不会为男人所吸引那一类。  事实证明,大多数女人所认为的,没有错,苏锦的确是很少受到异性的青睐。  她本就是与现在的大学环境,工作环境极其格格不入的一个人。  可是……  她又以自己独树一帜的个性而融于各种集体之中。  又凭借着自己实实在在的考试成绩和能力获得旁人叹服的荣誉和奖学金。  她的每一点每一滴,白瞬远都看在眼里,她不会撒娇,所以也不做作,她不会认输,所以从来也不软弱。  所以他知道,现在的她不受人青睐,是因为她还在大学里,一旦走出大学踏上社会……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眼睛看到她。  白瞬远知道自己就是着了苏家人的道,就是掉进了姓苏的这一家人的坑里。  这个让很多男人都自惭形秽的女人,他自以为能驾驭,实际上……他自以为的驾驭却是苏锦不动声色的退让。  “好,这个问题我们不再谈论,我只是要告诉你,你执意去悉尼而不肯来华盛顿,所以我一年往悉尼跑十次,我心甘情愿!三年,所有的情人节,你的生日,我的生日,新年,圣诞节等等……我尽我可能的和你在一起!你说你不想让这里的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怕的是将来不合适分开会尴尬,我接受。”  “可三年了,你什么都愿意跟我,为什么婚姻不行?”  苏锦低头,  “白瞬远,你是不是觉得你对我付出了这么多,我就应该答应你。不答应你就是铁石心肠……”  “……”  “白瞬远,你应该问我一下的,问我今后是什么打算,而不是像个孩子一样在我拒绝你的求婚之后愤然离开。”  苏锦深吸口气,站起来拎起自己的包和挂在玄关衣架上的羽绒服就往外走,人站在门口顿了顿,  “我的打算里……有你。”  “……”  白瞬远一时如置身冰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