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866 大结局:她要的是爱情,不是披着爱情袈裟的婚姻

866 大结局:她要的是爱情,不是披着爱情袈裟的婚姻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3096更新时间:2017-12-30 08:00:0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四川人喜欢麻将,苏成济除了在花花草草方面的技能点颇高之外,在麻将上也自诩稍有造诣。  打麻将可能真的跟天赋有关系,苏成济倒是没那么喜欢打,但是打起来倒也是挺顺手的,殷时修坐在苏成济的上家,看着父亲总是能轻易吃着殷时修的上家牌,心里着急的很,这都恨不得把脖子伸长了偷看一下苏成济的牌,而后让殷时修小心点。  苏成济牌打的是越来越溜,却不料这一桌子上脸越来越黑的人是白丰茂。  白丰茂输的是真心惨,白思弦看的都有心有不忍,嘀咕着让苏成济稍微放一点水,这就让苏成济头疼了,他凑到白思弦耳朵边小声嘀咕了一句,道,“我不会放水啊……怎么放?”  这说的白思弦那个焦急啊……  基本上能给白丰茂防水的也就是他们这个上家,做对家的白思东夫妇手气特别好,这个手气,那就真的没法控制了,就算白思东有心给白丰茂放水,这中间还隔着殷时修和苏成济两家。  偏偏白丰茂也没想过要下面的人放水,从政生涯都正直了一辈子,搓个麻将得到让小辈们放水的地步,这万一传出去得笑话死多少人!  殷时修呢,不是麻将老手,但是摸两圈也会,反正一直都是不赢不输的状态,苏小萌看着也觉得挺神奇,还夸赞了一下殷时修,“不错啊,大总裁。”  “要不换你摸两圈?”  苏小萌冲殷时修龇牙一笑,“我就算了啊。”  殷时修抿了抿唇,继续陪着几个长辈摸圈儿。  苏小萌这一开始还没有看太明白,但人站在边上站了半个多小时,无论如何也看出名堂来了。  这殷时修打麻将是新手,但这脑子却不是榆木脑子,在算计上面那绝对是老手中的老手。  麻将这个东西吧,手气很重要,但是麻将高手绝不是靠手气赢到最后的,说来说去靠的还是“算计”。  好在殷时修对待家人,始终都很温柔,不是表面上的温柔,是内心的温柔。  他给苏成济放水了。  这女婿和丈人同坐一桌麻将,当然可以一视同仁,就像苏成济和白丰茂这样,但也可以像殷时修这样,用一点点算计讨得长辈的欢心。  他做的……应该算是滴水不漏了吧。  反正小萌是看不太出他做手脚的。  结果搓完麻将,白思东倒是悠悠走到殷时修跟前,“输了多少?”  “不多,三百不到。”  “渍渍,放水放掉了多少?”  “小舅,说什么呢,万一被我岳父听到了,多尴尬。”  白思东抬手拍拍殷时修的肩膀,轻笑,“你殷时修打麻将赢不了多少钱我信,但输钱……不至于吧,这有时候生意场上的买卖不比这麻将复杂的多?”  “不能相提并论。”  殷时修谦虚道。  苏小萌凑了个脑袋过来,“小舅,你看……表哥一个人坐在那儿干哈呢?”  白思东目光看过去,真就见那白瞬远一个人坐在落地窗边,像失了魂一样……  “咦?小锦呢?”白思东问。  小萌眨眨眼,几个人下楼之后问了白瞬远才知道……小锦已经回去了。  苏锦一个人在市区租了个小间公寓,打理整齐又干净,当小萌问道白思弦小锦现在工作找好了没有的时候,白思弦也表示不知道,因为看苏锦的打算,似乎还没有想要定下来找个工作的样子。  小萌离开苏家前就一直盯着白瞬远,想要从他嘴里扒出来一点关乎他和苏锦的八卦内容,只可惜……好像不是很顺利,白瞬远比她走的还早。  下午回去的时候,苏小萌就向殷时修提议,  “让小锦去你公司吧,小锦这么优秀的人才,你们公司不会不缺吧?”  “恩……”  苏小萌看殷时修还在犹豫考量,不由得眯起眼,“你什么意思啊?我记得你说过啊,一流的精英,殷氏永远都缺,所以才每年都举办校招不是么……”  殷时修蓦地笑了一下。  “笑什么啊?”  “我想起那时候你为了让我赞助你们舞蹈社团的校内舞台表演,就把任懿轩卖给我的事情了。”  苏小萌冷眼看着他,见他沉浸回忆不可自拔,小萌抬手就重重拍了他一下,  “我在说正经的,别笑了!小锦这样的还不优秀么?你还是说你对小锦有什么成见么?”  “成见不敢有,她的确很优秀,但是她和白瞬远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出了什么问题,这个最好得了解清楚,不然你让他们两个在同一个公司……他们是不是就都愿意?”  殷时修道。  苏小萌一想,好像也有一定的道理,于是小萌只好摸着自己的下巴,兀自揣测着,  “交往过,又分手了,现在又碰头了,然后又不欢而散了……依照我对苏锦的了解以及几年前苏锦和白瞬远相识的情况来讲,小锦应该是不会喜欢上白瞬远这种类型的啊……白瞬远霸道又幼稚的……”  “咝……难道说白瞬远真的是个情种?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软化了我们家六根清净的小锦的心?”  “不对不对,那怎么就又关系不好了呢……咱们小锦绝对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啊……”  “哦!哦哦哦哦哦!我知道了!”苏小萌连忙对殷时修说,“肯定是白瞬远又干了坏事!我这表哥是个朝三暮四的主呀!什么情种……可能——”  “打住打住打住!”  殷时修忙叫停了苏小萌的胡思乱想,深吸口气,“你说话就说话,不要晃我,我在开车。”  “哦哦,Sorry。”  苏小萌摸着下巴,回家后小萌也是在手机上追问苏锦问个不停,然苏锦的嘴哪里是一般人能撬开的,她几句话就说的你自个儿都不好意思再开口多问了。  就这两人的事可是让苏小萌抓心挠肺的好奇了很久。  她以为这世上大多数的爱情就是像她和殷时修这样,在机缘巧合之下碰撞出的火花,一盆狗血洒的人猝不及防。  殊不知,也有一种爱情,它是充满理性和智慧的,是在精打细算的时间里慢慢成长,在一次又一次惨烈的撞击中塑造出属于它的形状,那就是苏锦的爱情……  她要的是爱情,不是披着爱情袈裟的婚姻。  ————  元旦小长假过去,到春节来临之际,大多数的企业都开始一年当中最忙碌的一段时日,偏偏大学不一样,这时候应该是老师比较轻松的时候。  把期末考的范围给大家一划,看起来是非常严肃的一件事,可是照着年级组给的考试范围给学生们一划,苏小萌自己先笑了。  “老师,你这划的什么重点啊!这不就是全本书么!”  苏小萌摸摸鼻子,清了清嗓子,认真对他们道,“恩!所以大家加油啊!”  “……”  可想而知,整个教室里,学生们的哀叹声是一浪高过一浪。  苏小萌心里觉得好笑也是想到了自己还在A大当学生时候,一到期末,老师给的范围也基本上就等于没给,自己开始复习准备迎考,又悲催的发现这哪里是复习,根本就是预习加自学。  两个礼拜的考试周,苏小萌就落得个清闲,除了被安排监考,其余时间基本就是在办公室里插科打诨。  池纶却是恰好和她不一样,这到了期末,春节前,教授是有开不完的研讨会,说句不夸张的,苏小萌已经有整整一个礼拜没有见到池纶了……  其实苏小萌打心底里还真的是挺羡慕其他的助教,教授基本都会在自己忙碌之前就把接下来助教该做的事情安排好……  她这个教授倒好,人一忙起来完全就不记得有她的存在了,给他发信息问工作,他是大半天才回,好不容易等来了这个大教授的回复,回复内容两个字:随便。  随便?随便!  随便是个什么鬼!  苏小萌人回到家,跑到殷时修跟前就诉苦,“我觉得我不受我们教授重视,以后会不会就没有机会晋升了啊?”  殷时修悠悠道,  “那我想个办法把池纶从你头上调走可好?”  “你有办法?”  殷时修微微笑的看着她,这神情……  “我早就想把他从你头上调走了。”  “咳咳……”小萌顿时觉得后背一阵恶寒,连忙摆手道,“得,得,我觉得他只是一时忙,在他手下干活还是挺悠闲的,恩。”  “渍渍,可我看你这么想在他手下做助教,我这心里头就更加不是滋味了,还是换了他吧。”  苏小萌立刻凶狠的瞪着他,“殷时修,你动他试试!”  殷时修听了这话,眉头立刻便高高扬了起来。  “嘿嘿,开玩笑开玩笑。”  小萌忙费力讨好着殷时修,好好的一个周末,逞一时嘴上之快弄得夫妻间闹得不愉快就不太划算了。  人坐在殷时修边上,正打算享受一下这午后的暖阳,小萌的手机不适时的响了起来,小萌这一看——肖言。  接起电话,  “肖言?什么事儿啊?”  小萌这一开口,殷时修心下立刻就警惕起来了,只是面上不动声色,耳朵竖的可高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