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925 大结局:第八个除夕

925 大结局:第八个除夕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084更新时间:2017-12-30 08:00:2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那么多的可怜人,但……我已经在孤儿院里交了很多好朋友了……朋友有困难,我总不能不帮吧?”  “爸爸没拦着你去帮他们啊,但是你是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帮对不对?”  煌太子眉头皱了一下,又深吸口气,道,  “爸爸,我求你都不行么?”  “你是我儿子,你想让我帮你,爸爸当然会帮你,只是就算是父子间的互相帮助,那也要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对吧?”  “我……”  煌太子真的是被殷时修给问住了,什么是合情合理的理由?  “你实话告诉爸爸,你是不是很喜欢那个叫秦淮的小女孩儿?”  “……我没有。”  煌太子忙辩解道,只是小家伙低着头,视线却是从殷时修的目光里移开了……  “好吧,我承认……但是我并不是只喜欢秦淮,我也很喜欢院长阿姨的……除了那个程淘淘不太讨人喜欢以外,其他的小朋友,我都很喜欢。”  “为什么喜欢他们?”  “没有为什么,就是觉得和他们在一起玩,挺好的。”  能让煌煌说出这些话,可见,孤儿院里的这些孩子们是真的和煌煌相处的不错。  “爸爸,他们已经很可怜了,如果孤儿院被拆掉,也许……院长有别的办法,可是他们肯定会很艰难的。”  “煌煌,爸爸很高兴你有一颗赤子之心,但是在你没有足够的能力之前,爸爸还是希望你能量力而行,一味的凭着自己的喜好做事,是难成大器的。”  “……”  “孤儿院那么多的孩子,他们的命运不是你一个七岁孩子能扭转的。”  “……”  煌煌眼神里的光芒暗淡下来……来找殷时修之前的期待,这会儿可啥都不剩了。  “不过,这一次,爸爸愿意帮你。”  “……”  煌煌忙仰起头,眼睛里又闪烁起了熠熠生辉的光芒。  “但你一定要记住,一定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有能力的人,这样,你想保护那些你喜爱的人,就会容易的多。”  煌煌连连点头,  “爸爸!谢谢你!我记住了!”  殷时修摸了摸煌煌的头,“晚一点爸爸会和院长联系的。”  “昂!”  煌煌笑开了,苏小萌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见小家伙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爸爸妈妈,晚安!”  “晚安。”  煌煌离开后,苏小萌便忍不住的问殷时修,“殷先生,能告诉我,这是啥情况么?”  “无非就是答应了他会帮孤儿院,争取不要让孤儿院被拆掉。”  “哇,我家先生可真的是举国第一的大慈善家!来,我替我儿子送你一个么么哒!”  “先别给我戴那么高的帽子,你以为这是多容易的事儿?”  “咋了?换了别人,不容易,你还不容易啊?”  “孤儿院的那块土地,政府土地规划局批给了谁,你知道么?”  “谁啊?”  殷时修微微一笑,“容靖。”  “……”  苏小萌的表情瞬间就冷掉了。  “这么一看,你觉得……还容易么?”殷时修轻笑。  苏小萌咳了两声,这表情就有点为难的样子了,“那……那你还答应煌煌?”  “他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我要是再不答应他,岂不是显得我这个父亲很没用?”  “渍渍,看来你这根本就是虚荣心作祟嘛……”  “别说出来嘛。”  殷时修忙把苏小萌兜进怀里,一个翻身就把小萌给压在身下……  “你干嘛呀,你还没洗澡呢……”  “今天不洗了……这么冷……”  “殷时修,咱们说好的洁癖呢?”  “你不是洗干净了么?”殷时修笑眯眯着眼,贼贼的盯着她。  苏小萌深吸口气,“我真是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我洗好了,你不还脏着呢嘛!”  “那咱一起再去洗一次!”  说着殷时修已经一举把苏小萌扛在了身上……  “殷时修,你放我下来,你个老流氓……”  挣扎声被关在了浴室里头。  ————  “双双,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小昂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听到了,妈妈喊爸爸老流氓。”  双双睁着大眼睛,实诚的说道。  “她为什么喊他老流氓啊?”小昂不明白了……  双双很是从容的转了个身,认真的和小昂解释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他们在玩过家家呢!”  “……”  “妈妈经常喊爸爸大叔呢,有时候还喊大混蛋,还喊过滚犊子呢!”  双双这么一本正经的说着,小昂自动脑补着那画面,只觉得难以想象。  “不过你不用担心,这说明他们感情好着哩!”  “……是么?”  “反正爸爸喜欢妈妈这么叫。”  小昂眨巴着眼睛,一脸的疑惑不解,只觉得……他的亲爸亲妈还有哥哥姐姐们都好神奇。  第二天一早,殷时修神清气爽的起了个大早,苏小萌窝在被窝里,浑身疲软无力……  “你去叫孩子们起床,我再眯一会儿……”  “好。”  殷时修低头口勿了她一下,这就去了孩子们的房间,敲了下门,  “都起床了,起床吃早餐了。”  殷时修推开门,三个人都还躺在各自的小床上缩着……  他只好进来,一个一个的叫醒,叫道小昂,“小昂,起床了,今天年三十,咱们早上要去爷爷奶奶那院吃饺子。”  “哦,滚犊子。”  “……”  殷时修瞬间就木掉了,“小昂,你刚才说什么?”  “滚……犊子……”  小昂声音小了点儿,说完脸莫名的红了一下,直红到耳朵根子。  “谁……教你这么说话的?”  殷时修隐约觉得这其中应该是有什么误会……便试探的问了句。  小昂眨了眨眼,老实道,  “双双……”  “是嘛?行,你快点穿衣服,要我帮你穿么?”  “我自己能穿……”  不知道是不是小昂的错觉,他觉得殷时修的表情有点怪……反正不像是高兴的样子。  殷时修转个身绕到双双的床边,小丫头刚睡醒,揉着眼睛蔫蔫儿的,瞅着爸爸在自己床跟前,眼睛亮了一下,冲他嘻嘻笑了一下,  “爸爸……早上好。”  殷时修也冲双双笑了一下,而后帮她穿起了衣服,双双眨了眨眼,“爸爸,我自个儿会穿衣服的哇!”  “爸爸帮你。”  “……爸爸,你怎么笑的这么吓人呀。”  双双第六感准的很,见殷时修这么笑着,这浑身就瑟瑟发抖起来了。  殷时修一股脑给她把衣服穿好,直接就扛肩膀上往外带——  “爸爸,你绑架呀!啊……”  煌煌和小昂面面相觑着,这一大早的……  殷时修把双双扛回了他和苏小萌的卧室,往床上一丢,苏小萌被吓了一跳,忙惊喜,  “这是什么情况啊?”  双双也是一脸懵,见妈妈还躺着,瞬间就往妈妈怀里钻去,“妈妈,你看起来睡得好舒服啊!”  “时修?”  “来,双双,爸爸问你。”  殷时修抬手招双双过来。  双双盘着腿,打了个哈欠,说道,  “爸爸,你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呗,怎么和个强盗似得呀。”  “你为什么教小昂骂人啊?”  “我没有啊。”  “滚犊子,谁教他的?”  殷时修严肃着脸问道,苏小萌这一听也一下子清醒了,忙问道,“滚犊子?他骂谁了?煌煌么?”  殷时修看向苏小萌,对她道,“我叫他起床,小昂说,哦,滚犊子。”  “噗……”  小萌顿时就笑喷了出来,“他骂你啊?”  殷时修叹了口气,“你还笑。”  “这很好笑啊……”  “我没有教他,只是昨天晚上我们听到妈妈喊你大流氓,然后小昂就问我,我说爸爸和妈妈关系特别好,妈妈以前还叫过爸爸大混蛋,滚犊子呢!爸爸特别喜欢。”  双双一脸认真的和殷时修解释道,那一脸的无辜坦诚,苏小萌真的是快要憋笑憋出内伤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  “小昂这么叫你,肯定是想讨爸爸你喜欢呀。”  双双眨巴着眼睛说道,这倒是让殷时修方才还尴尬的心情,瞬间明亮了起来。  苏小萌那没心没肺的嘲笑声也消了下来……看向殷时修,  “殷先生,你这个爸爸要熬出头了。”  殷时修唇角勾起一抹不深不浅的笑容。  一家人去了正苑吃早餐,吃完早餐,殷时修把小昂拉到自己身边来,认真对他道,  “小昂。”  “恩?”  “你不可以叫我滚犊子,知道吗?爸爸和妈妈是同辈人,偶尔口不择言一下,可以谅解,但那只是偶尔。”  “……”小昂眨巴着眼睛看着殷时修。  “如果……你想和我亲近,叫我爸爸,或者和你叫肖言一样,叫我殷时修,都可以。”  “……可以么?”  “当然可以。”  “殷……时修?”  小昂眨了眨眼睛看着殷时修,喊了一声,但小家伙莫名的觉得有些别扭。  其实殷时修听着也挺别扭的……  “唔……还是叫爸爸吧。”  这是小昂自己说的,说完就冲着殷时修龇牙一笑,“爸爸。”  殷时修眼里起了雾,他真的没想到会这么快……  小昂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嘀咕道,“你有点老了,感觉叫你名字好奇怪哦……”  “……”  “哈哈哈!”  躲在沙发后头偷听的苏小萌实在是忍不住自己的情绪,爆笑出声!  这一笑可把小昂和殷时修都给吓着了。  父子俩转头,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神情,冷冷的瞅着她。  苏小萌清了清嗓子,“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说着,一边忍着笑,一边默默走远……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惧怕着婚姻,惧怕着孩子,认为这是牵绊,牵绊住他们的自由,他们的快乐,而不认为这牵绊本身也是一种自由,也是一种快乐。  小萌早早的踏入了婚姻,比不得古时候女子及笄便出嫁,但比起现在,二十岁已然是够早的了。  她尝到婚姻里那不止两个人的复杂关系,尝到婚姻里的辛酸,艰难,各中滋味,有些真的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道明。  但是谁也不可否认的是,好的婚姻的确能让人快速成长,好的婚姻会让人的幸福感加倍,即便是麻烦,即便是纠结,那也是甜蜜的麻烦,是甜蜜的纠结。  不婚从来不是一个最佳选择,那不过是一种逃避。  至于丁克……  或许对一部分来说,是一个好的选择。  但如果只是为了怕孩子会带来的种种麻烦和责任,那真的是一种懦弱。  因为……比起孩子们带来的麻烦和不得不强背在身上的责任感,他们带来的幸福感更多。  她和殷时修马上就要迎来结婚八周年的纪念日。  这总是让人不由唏嘘,时间是马不停蹄的走,一年又一年的春夏秋冬……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一年又一年的春夏秋冬,他们一家可以走出不同的脚印来。  年三十的殷家,人还是多的,殷时桦和殷时兰两家子人也来一起吃年夜饭。  这一年春节是个冻年,一出屋子,刺骨的寒意侵袭而来,让人忍不住打起冷颤。  但是一进屋子,又是和暖如春……  殷小昂怕在窗前,嘴里的热气呵在玻璃上能氤氲出一团团雾气。  “干嘛一个人趴在这?”  煌煌见小昂一个人趴在这,小小的身影里透着些许落寞,不由随口问了句。  小昂鼓了下腮帮子,他侧过头看向煌煌……  “这么看着我干嘛?家里来这么多人,多热闹啊,你不是喜欢玩么?”  “对啊,这里好热闹……那肖言和安和爷爷应该会很孤单吧……”  “……”  煌煌楞了一下,他看着这个和自己长得十分相像的弟弟,双双是对的……不和他接触,他可能真的是个不太讨喜的小孩儿,但接触下来……  煌煌不得不承认,他还挺喜欢这个性子直率,有点欢脱,又很善良乖巧的小昂的。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小昂,可正当他愁着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小子的时候,煌煌看到玄关处进来两个人……  小昂无精打采的趴在窗口,依旧望着外头……  煌煌拍了拍小昂的肩膀,对他道,  “他们不会孤单的。”  “哥哥,你不知道……去年过年,家里就只有我们爷孙三个,还有小虎,今年就只有肖言和安和爷爷还有小虎了……诶,说到这,我又想小虎了……”  殷时修和苏小萌那日去接小昂的时候,是同意让他把小虎带来的,然而小家伙怕他把小虎带过来,就没有人能陪肖言和肖安和了。  所以这临走的时候就千叮咛万嘱咐小虎一定要在家好好陪爷爷和肖言。  “今年他们不会的。”  煌煌说道。  “为什么你这么说啊?”  小昂眨巴着大眼睛。  “你转个身,看一下。”  小昂扬着眉毛狐疑的转了个身,这一转身……  殷小昂顿时就傻掉了,他错愕不已的看着从玄关口进来的肖言和肖安和——  “爷爷……肖言!”  二话不说,殷小昂就这么直接扑了过去!  肖言这外套上还落着几片雪花,外套都还没来得及脱,就被殷小昂给扑了个满怀……  “小昂……”  “肖言,你们怎么来了啊?不是说好初二才来接我的嘛?怎么今天就来了啊?”  小昂激动的眼睛都红了,眼里冒出了水花……  肖言抵着小昂的额头,  “苏小萌邀请我和你爷爷来这里吃年夜饭。”  “真的么?哇,那真的是太好了!”  殷小昂激动不已,而后冲着一边的苏小萌就大声喊道,“苏小萌,我太爱你了!我要苏小萌抱!”  小家伙蹭着就从肖言怀里下来,往苏小萌身上一跳,苏小萌差点儿被小昂给撞倒了,“诶哟喂!”  小昂仰着头,龇牙笑着。  苏小萌卯足了劲儿把他抱起来,轻声对他道,“不是我邀请肖言和爷爷过来的,是你爸爸。”  “……”  殷小昂又愣了一下。  殷时修从苏小萌身后走了过来,他看着小家伙,“高兴么?”  殷小昂连连点头,竟然突然就激动的哭了,双手冲殷时修一伸……又要殷时修抱了。  殷时修把小昂接了过来,小昂埋在殷时修脖子里,喃喃着说,  “谢谢爸爸……”  这小家伙一哭,倒是弄的殷时修也眼眶有点儿发烫。  小昂叫殷时修这一声爸爸,肖言听到了,心情有点闷,但很快……便释然了。  一屋子的热闹,早已融化了屋外的冰霜。  肖言和肖安和互相看了一眼,他们会心一笑,至此,他们才敢确定,让小昂回到他原本的家,是正确的。  五年前参与那台手术的医生和护士,殷时修都让人找了出来,涉事的那位主治妇科大夫早就已经跑到了国外,然殷时修竟是有办法让他回国,就在入境口被警察逮捕。  蒲家的人同样没有一个逃过殷时修的追责,蒲家两位教授曾经做过的见不得人的事情统统被翻了出来,自此成为学术界最大的丑闻,难以立足不说,还要面临法律严惩。  肖言其实常常在想……究竟是殷时修的地位权利骇人,还是那些和他作对的人自作孽不可活……?  很快,他就得出了结论,并不是殷时修足以只手遮天,并不是他滥用自己的权势来惩罚报复……  只是应了那句烂俗的古话,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不是不报,债主未到。  殷家的这一顿年夜饭,充满了欢声笑语和感激。  殷时修和苏小萌举杯敬大家的时候,殷家二老心下莫名就生出一股子感慨……  二老住在殷宅里这么多年,还从未有过这样一个和睦又温暖的年夜饭,屋外下着雪,殷绍辉给周梦琴披了件厚实的外套,两人在院子里稍微走了一走,消食……  殷绍辉握着周梦琴如柴般的手,塞进自己的羽绒服口袋里。  “五十多年了……答应你了,白首到老,我做到了。”  他喃喃道。  周梦琴微微侧身,看着殷绍辉苍老的面容,脸上有沟壑一样的纹路,一双老眼,眼皮已经下垂到遮住了那双半生精眸。  雪花落在他头上……  即便如此,他垂眸看她的神情里,还是满含深情。  这一辈子,错的也好,对的也罢,起码他们是一直这样相携双手走来的。  光这一点,就要已经要比大多数人幸福的多了。  周梦琴笑着点了点头。  殷绍辉深吸口气,握紧了周梦琴的手,两人往前走着,突地,殷绍辉沉着声音念起了诗,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怎么?还想上战场?”  周梦琴打趣问。  “怎么就不行了?”  “老弱病残拖后腿么?”  “夫人……您这么说,我是真伤心啊……”  “哈哈……”  年三十晚上,肖言和肖安和留宿在了殷家,君苑里,殷时修和苏小萌还有肖言肖安和在会客厅摆了一小桌的酒水饮料还有点心,房门开着,院子里放了不少烟火。  双双跑到苏小萌和殷时修跟前,又蹦又跳,着急的问,  “爸爸,妈妈,明朗哥哥啥时候来啊!啥时候来帮我们放烟火啊!”  “再等等吧,明朗哥哥说了会过来,肯定一准儿就过来了。你们先玩一会儿,或者进屋待一会儿。”  “那我们还是在外面玩一会儿吧。”  双双这么说着,就又跑了出去,和煌煌还有小昂子在雪地里追逐打闹着。  苏小萌坐在殷时修身边,小声问道,  “你确定……他能来?”  苏小萌眨巴着眼睛,“那曾笑承和明朗一块回家来过年,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能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如果不同意的话,姐夫根本就不会让他们回来吃饭。”  “可是爸妈年纪都大了,而且……他们……”  “不要小看两个老人家,说他们思想封。建,但也不是完全的迂腐,都是知识分子,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殷时修这么说着,那头就有两个高个子走了进来……  “啊!明朗哥哥!”  双双忙大叫道,赶忙跑过去拽着单明朗的手就往回跑,  “快来帮我们点烟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