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936 大结局:拾细水与君长流(终章下)

936 大结局:拾细水与君长流(终章下)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576更新时间:2017-12-30 08:00:24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走啦走啦!”  把三个孩子往车上一送,苏小萌回个身就匆匆上楼,打扮完,捞上外套就催促起了那头还在侧卧打电话处理公事的殷时修。  “恩,西郊那块土地的事情,全权交由你去和容靖处理。”  殷时修这边和陈澜通完电话,苏小萌拿着大外套已经站在他跟前,等着“伺候”他穿上。  她笑盈盈的,神情里全是对这次旅行的期待。  “时间来得及,不用这么着急。”  “你快点儿不行么?你坐过几次火车?你知不知道这刚过完年,返京人流量那么大,早点去不慌不忙的,多好。”  苏小萌瞥他一眼,又是一脸的质疑。  别说,这质疑不是没有道理。  殷时修还真没坐过几次普通火车,坐高铁的次数还算多,但那也都是有人全程安排好了,那种特等座,要多悠闲就有多悠闲,又哪里体会过平民老百姓挤火车时可能遇到的各种意外和突发状况。  不过,最主要还是因为苏小萌兴奋吧……  毕竟结婚这些年,两个人真正的二人世界,其实少的可怜,从最初,双双和煌煌就已经横在他们中间了。  对殷时修来说,这是体验一下“平民生活”,这个一直高高在上,过着高端生活的男神级人物真的下放到民间……不知会有多少有趣的事情发生。  一如她带着不丰厚的钱包带他去北大街吃四川麻辣烫,他有洁癖却还是勉强坐在卫生不到位的小店里……  一如那一年,他第一次跟她去苏家村,穿着精贵的皮鞋,脚却陷在泥地里拔不出来。  一如……  无论她的外公身份多么尊贵,无论她的母亲出生多么高贵,她的出身平凡而低微,普通也朴实。  她就像大多数的平凡女孩儿一样,没有雄厚的家庭背景,没有出色的头脑和高智商,长相也就过得去……  她挤过公交,在地下铁里被涌动的人群推搡着往前走,坐过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吃过路边“地沟油”煎炸的肉串,穿着几十块钱的鞋子和T恤……  殷时修总说他在伦敦求学时,也一样,什么都自己动手,也吃过苦……  小萌觉得,那终归是不一样的吧。  他们来自于不同的阶层,有着完全不同的家庭教育环境,就连心中的理想抱负都有质的差别。  因为爱情,他们这么一路携手走来。  因为爱情,她愿意提升自己的理想,扩大自己的眼界,不仅为了他,也为了她自己。  不要总是她穿着高跟鞋,踮起脚去匹配他,偶尔也像这样,把他拉下神坛,脱去最华贵的服饰和头衔,和她肩并肩,多好?  苏小萌格外珍惜这样的时刻,所以这些日子做足了准备。  两人出了门,两个箱子的行李,扔上车……院子里的淘淘和小小布一直坐在门边上,似是知道殷时修和苏小萌要远行,仰着脑袋,眨巴着眼睛不舍的看着他们……  苏小萌弯下腰,摸了摸小小布和淘淘的小脑袋,  “在家和小主人好好相处哦,别给小主人添乱,可别再拖着他们的鞋子到处跑了!”  淘淘和小小布两根尾巴奋力的摇摆着,一直到车子载着殷时修和苏小萌彻底消失在视线里,两只小狗才一前一后的回院子里。  车子开到首都火车站……  两人相继下了车,殷时修把两个箱子拎了出来,他戴着个墨镜,穿的也很普通,大衣里头毛衣和牛仔裤,相当生活的休闲装。  大墨镜戴上主要还是怕被人给认出来。  苏小萌倒是还好,这绒线帽一戴,本来就不大的脸就又给遮了一半,她主动拖着那小行李箱,和殷时修一块儿进站了,就在火车站的门口,有那么一群人围在一起,像是在围观什么。  苏小萌这就要上去凑热闹,殷时修扯了她一下,“别过去凑热闹了。”  “看一下嘛,这么多人围着呢……”  殷时修见苏小萌这完全消磨不下去的好奇心……顿时长长的叹了口气,只好护着她,和她一起走近去观望一下——  “这几个孩子多可爱啊……父母得多狠心才会把长得这么好的三兄妹给抛弃了啊?”  “诶……哪,小弟弟,叔叔这儿有几百块钱,你们先收着,没找到爸爸妈妈之前,不要饿着肚子。”  “千里寻亲……这几个孩子才这么小……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报个警?”  人群里窸窸窣窣的议论着,殷时修和苏小萌听着愈发的好奇,也愈发的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等拨开人群,这种不好的预感成真了——  就见殷怀瑜接过那个好心人给他们的几百块钱,一本正经的说道,“谢谢叔叔,您会有好报的!”  苏小萌定睛细看了眼三个小家伙跟前的那张纸上,纸上是殷怀瑜端正的字体,上面写着:兄妹三人,遭父母狠心抛下,身无分文,希望各位好心的叔叔阿姨能支援我们一点车费,让我们去找父母,谢谢叔叔阿姨们!  我!咧!个!去!  苏小萌就差一口血喷在这兄妹三人面前,双双靠在小昂身上睡着,小昂低着头还搁那儿打着游戏,煌煌一边和给钱的好心人道谢,一边看书……  兄妹三人也不怕脏,就地而坐。  就这穿着打扮,怎么看都不像是被父母抛弃的吧?!这围观群众是不是眼瞎?还有那位给了好几百钱的大哥,你家是钱多的没地儿花了是么?!  可怜?可怜个毛啊!  苏小萌深吸口气,胸口憋闷的很,但是……偏偏这口气还真就出不来,因为……她真丢不起这个人!  殷时修这会儿的心情绝对不比苏小萌好多少,两个人互相看了看……而后默默地从人群里退了出来。  苏小萌忙拽着殷时修到角落里,压着声音几近崩溃道,  “大总裁,您神机妙算,您算算,这啥情况啊?”  “……”  “他们三个怎么知道我们出来旅游?怎么知道我们坐火车?而且司机不是送他们去学校了么?你快打电话给司机问问!”  苏小萌双手环胸,两人所站的位置离兄妹三人的那个圈子不远,苏小萌还能听到边上围观群众说的话……  也有人不信的,不信的人甚至占了不少,但大多数是将信将疑,因为这兄妹三人实在是不伦不类,乞丐不像乞丐,被抛弃的儿童不像被抛弃的儿童,职业行骗的也不会傻到让孩子们穿的这么好,一个个还这么清俊可爱的坐在这儿……  以至于多半给孩子们钱的是因为孩子们长得可爱,模样讨喜,礼貌规矩。  不过……不管这几个孩子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待在这,反正这几个孩子的父母绝对有问题!  一句句刺耳的“讨伐”,都针对着她和殷时修。一层传一层的就传开了。  苏小萌就是想塞住耳朵不听都难。  殷时修见苏小萌涨红着一张脸搁这儿踱着步子,着急又怕丢人的模样儿,蓦地就笑了出来。  苏小萌一抬头,  “你还笑?这好笑么!这要是让人知道是咱们的孩子,不,要是让人知道这事你殷大总裁的儿子和女儿……你——”  “嘘……”  殷时修忙捂住苏小萌的嘴巴,苏小萌瞪大了眼睛,眼珠子慢慢往外移,瞄到几个路人已经频频侧目向她看了过来。  苏小萌忙闭紧了嘴。  待几个路人把视线移走了,殷时修才松开苏小萌的嘴,“小声点儿……”  然后这头殷时修刚叮嘱完,另一边,突兀的一声“爸爸啊……”把苏小萌和殷时修都给怔住了。  两人侧首,就见双双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而后大喊一声,  “诶呀!哥哥啊,小昂弟弟啊,我找到爸爸妈妈啦!”  “诶呀!你们跑哪儿去了?我和你爸爸找你们都找急死了!”  苏小萌这会儿的反应速度简直堪比闪电!  忙上前把双双给抱了起来!  殷时修站在一边,实在是绷不住的笑了!  看着母女两人浮夸的表演,方才围在几个孩子们跟前那一群路人,这会儿都侧首看了过来……  而那头殷小昂和殷怀瑜听到了双双的喊声之后也立刻收拾好书包背着书包就走过来了,殷怀瑜双手环胸,仰头看着殷时修,没说话,但那眼睛里都透着小家伙的得意,晶亮的眼睛仿佛在说:嘿嘿,逮到你们了吧!  知子莫若父。  只这么个眼神,殷时修便猜出小家伙心里的想法,无需多问他是怎么知道他和苏小萌的这次旅行计划,也无需去质问他怎么就没有乖乖带着弟弟妹妹去学校,而是待在这儿做着这么“荒诞”的事情,更无需再打电话给司机……  他上前揉了揉他的头发,只是淡淡开口问,  “落下的课业,你要怎么解决?”  “我不会落下课业的!作业本都带着呢!”殷怀瑜拍拍自己的书包。  “那双双呢?”  “她嘛……唔,我会盯着她看书,但是爸爸,你也别太难为我,双双上课不上课其实一个样儿,她去上课她也不听啊。”  “我有听课啊!”  双双立刻反驳。  “左耳听,右耳出。”  “……哥哥,你对我有偏见啊!你不要太小看我啊!”  “上期末咱打赌,你输的有多惨,不记得了?”殷怀瑜瞅了她一眼。  双双没了声,嘟了嘟嘴后又抱紧了苏小萌,凑在她耳朵边上嘟囔道:“妈妈,你们要是只带哥哥不带我,我就再大喊我被你们抛弃了!”  苏小萌这一听,她可真是丢不起这个人了,这会儿从他们边上路过的路人都频频向他们投来视线以及“慰问”。  她担心再在这儿这么待下去,殷时修很快就会被人认出来,把双双放下来,一手拉着双双一手拉着殷小昂,  “走,我们先去休息厅。”  殷时修拖着行李箱,带着孩子们往火车站的贵宾接待区走去……  三个孩子高高兴兴的又蹦又跳着,殷时修和苏小萌互相看看,神情里全是无奈,不过……转瞬,他们便笑了起来……  三根小尾巴,一根都不少。  这之后,殷时修亲自给双双煌煌和小昂的学校打电话请假,而后重新买车票,吃完午饭后,一家五口踏上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第一次全家一起的旅行。  很后来,殷时修和苏小萌偶然提起他们的八周年结婚纪念,苏小萌几乎都要哭出来似得说了四个字,“糟糕透顶!”  殷时修在一旁哈哈大笑。  “真想把他们一个个的都塞回去!”  她愤愤的说。  但……每每翻着那一次他们一块儿出去旅行的相册,又充满无数的回忆,那是比她和殷时修的两人世界更加丰满的回忆。  元宵节那天,蔺新鸿回了家,他受了伤,一只手绑着白绷带挂在脖子上,脸上两道伤疤,一身军装,殷梦挺着个大肚子在家门口迎着,喜极而泣。  蔺中将紧赶慢赶总还是赶上了这一年春节。  蔺家松了一口气,但问起单明旭……蔺新鸿只是摇摇头。  好在三个月以后,单明旭也有了消息,部队里的人打来电话说他安全归队,受了伤,但并无生命危险。  蔺新鸿问,“他是怎么回来的?”  “我不清楚,但听别人说,双方交火太过激烈,他背着一女兵从硝烟里爬出来,血泪满面的,一大男人哭的就跟个孩子似得,找到医疗兵立刻就跪了下来,求医务人员先救那女兵……”  蔺新鸿没问那女兵是谁,因为答案几乎是唯一且肯定的。  ……  这之后的很多很多年……  殷时修依旧是一个满带传奇色彩的大商人,苏小萌在二十九岁那年成为国家外交局翻译译员……  他们的三个孩子带着各自的独特个性成长着……  有太多的人羡慕这样的一个五口之家。  有采访问及殷氏总裁,和妻子之间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故事和大家一起分享。  殷时修轻笑,年轻时候的种种轰轰烈烈,他一个字儿也没有提,只是轻笑着淡淡道,  “……拾细水与君长流,不想轰轰烈烈,但想温情一世。”  ——————  写给读者们:  正文结束,结束的比君君自己想象中要来的更加从容和平淡,结局前一段时间,我曾一度想着要用一个怎样轰轰烈烈的情节收尾,收的大家欲罢不能……  但真正下笔的时候,发现键盘敲下来的每一个字都变得柔和了,所有的轰轰烈烈,大风大浪最终都化为如水般的平淡,平静……我不知道有多少读者能从这清淡寡味中品尝出一丝特别,一如苏小萌和殷时修的爱情,一如他们绝不算平凡,却又归于平凡的生活。  从16年1月开文至今,一年零八个月,君君绝不算是个多优秀敬业的写手,玻璃心,易暴躁,信用差,更新坑……  但是我一直觉得写文这一行就是这样,它太要求状态,要求灵感,时常我早上觉得自己能好好更新,到了晚上就写不出来,为此也是不知道坑了多少读者,受不了的读者都已经抛弃我了,剩下的亲们,恩!你们真的是真爱粉!  谢谢大家这么一路陪我走来!和我相爱相杀着度过每一个拖更,早更,晚更的日子。  君君更新虽坑,但文品应该不坑吧……恩!一定是这样的!  没你们催和督促,《暖婚》走不到今天,《暖婚》一定有不足之处,但请亲们相信,所有的不足都是君君继续进步的空间,都会化为君君继续创作的动力。  我会加油!一点一点把自己身上的臭毛病改掉,哈哈哈~!新文暂定是在十一月份开,不见不散。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