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浮笙明旭】017:明旭,她唯一的惦念

【浮笙明旭】017:明旭,她唯一的惦念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3075更新时间:2017-12-30 08:00:2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你和明旭是双胞胎,那为什么明旭去参军,你却没有?”  单明朗抿了抿唇,想了想还是把那一年,那两个不懂事的臭小子做的荒唐事和浮笙说了。  浮笙听得眼睛都直了,  “真的啊,你们兄弟俩胆子也太大了?这不是纯粹在乱来么?万一你们那小舅妈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  “恩,所以我跟哥哥那会儿真的是吓坏了。”  单明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但是……你哥哥也挺有气魄的,说去部队就去部队,而且……似乎特别疼爱你这个弟弟。”  单明朗龇牙冲浮笙笑,  “所以,我哥这个人,他嘴巴坏,其实心肠很软的,尤其是对家里人。”  “我觉得……他对我也挺好的。”  浮笙美滋滋的说道,在单明朗面前,她表现的也很直率,尤其是对明旭的那种崇拜,欣赏,赞美,她都毫不掩饰的表露出来。  虽然只有短暂的相处,但浮笙能感觉的出来,单明朗的情商很高。  他私下里叫她浮笙嫂子,浮笙听了心里美滋滋的同时,也不会让浮笙感到为难。  毕竟……  在单家夫妇面前,浮笙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把自己对单明旭的心思那么直白的表露出来。  至于,单家的女儿殷梦……  也是个很有个性,性格果敢又利落的女生。  浮笙可羡慕殷梦了,从小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完满的家庭里,住在僻静的豪宅里,吃着妈妈做的美食,可以趴在卧室的窗口听最流行的音乐,可以架上画架在后院里写生,也可以捧着难懂的学术书籍坐在秋千上随意翻看着……  羡慕她过着这样平和而完满的生活,羡慕她明明家境这么好却还是很努力的学习,羡慕她人长得好,心思单纯却不盲目,羡慕她有人疼有人爱,真的打心底里羡慕……  殷梦的性格很好,和这单家里的每一个人一样,幽默,平和,善良,温暖。  太阳慢慢西落,五色的彩霞把天边渲染成了一副曼妙的水彩画,收进眼底,美不胜收。  “汤圆煮好了,赶紧进来吃!”  随着殷时桦这么一声喊,单明朗和浮笙眼睛都跟着一亮,摸着自个儿的肚子,而后便是一脸垂涎的表情。  单明朗推来了轮椅,虽然梁浮笙极其的不愿意,却也还是听话的坐了上去。  殷时桦把三大碗汤圆端到了圆桌上,一人一个碗,  “这是芝麻馅儿的,这是海鲜陷儿的,这个是肉馅儿的,想吃哪个就捞哪个!”  “我要吃甜的!”  单明朗不客气的一勺子舀了五个,急吼吼的就塞了个进嘴里,下一秒就被烫的直跳脚!  “诶哟,单明朗,你还是小孩子是吧?吃个汤圆都能烫成这样。”  殷梦在一旁很是嫌弃的看着单明朗。  “姐,这种烫的感觉是最好的,姐,你懂不懂品尝美食啊?”  单明朗被烫着了却还是能自个儿给自个儿找台阶下,一旁的浮笙听着,笑的肚子都疼了。  “浮笙啊,吃点肉儿,你太瘦了。”  身边的殷时桦拿勺子舀了两枚肉馅儿汤圆放进她碗里……  她微微一侧头,就对上殷时桦温柔的面孔,妈妈的面孔……  “在家里住的习不习惯?”  “……家里很好。我特别喜欢这里。”  浮笙只能说出这么简单的话语,华丽的辞藻,她不会用。  但这简单的话,真的是她的肺腑之言。  “喜欢就好,你就把这当成你自己的家,安心的在这里住着,养好伤比什么都重要。你这孩子,明旭带你回来的时候,阿姨见着你就莫名的觉得心疼。”  “……”  “浑身是伤,人瘦的都没样儿了,明旭和阿姨说了你的情况以后,阿姨心里头就暗暗发誓,一定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浮笙咬着汤圆,听着殷时桦在自己耳边叨念着……  她的余光里有单明朗和殷梦咬耳朵,两人窃窃私语着……似乎是在嫌弃殷时桦这种没完没了的啰嗦。  浮笙轻轻笑着,她不觉得啰嗦。  单明朗和殷梦听腻了的啰嗦,听烦了的叨念,却是她梦寐以求的。  浮笙在单家就这么住下了,对这里的孩子来说,所有平凡无奇的一切,浮笙都视如珍宝一半的小心呵护着。  她像个傻瓜一样暗自窃喜着此刻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一切。  她从未像现在这样,这么庆幸自己从组织里逃了出来,从未像现在这样满足……  只是人心是贪的,浮笙也从来就不是个乐于知足的人。  她贪着自由,贪着幸福,最贪的应该就是那抹明亮的旭光吧……  两个多月一转眼就过去了,浮笙仿佛真的成了单家的一分子。  单慕南偶尔会从书房里拿两本书给她,她看完了还回去还可以再换两本。  浮笙大多数的时候是和殷时桦在一起,她看着殷时桦花一下午的时间插一盆精致的花艺,拧着头是怎么都想不明白……  在殷时桦的怂恿下,她也笨拙的学着,一双细嫩的手,修理枝叶时的动作真的是一点儿也不细致。  她尴尬的要死,但是殷时桦却很是包容,宠溺,耐心的教导。  “城里的人……都很喜欢插花么?”  她狐疑的问。  殷时桦被浮笙这问话给逗乐了,笑了好一会儿,浮笙低头,脸红成了个苹果色。  “怎么说呢……这是个人爱好,阿姨已经老了,在家里闲来无事,种花插花,也是一种好的打发时间的方式。”  “……哦。”  “修养身心嘛!”殷时桦笑道。  浮笙听着,看着殷时桦,打心底里觉得这样的女人真有魅力。  “那……明旭……喜欢这种么?”  浮笙……犹豫了一下,支吾着小声问道。  殷时桦勾起唇,“他从小就跟个猴子似的,半点儿也不像他爸爸,一点斯文样子都没有,怎么会喜欢这种?”  浮笙听着默默点头……  “怎么?他不喜欢你就没心思学了?”  殷时桦看了浮笙一眼,她低着头,那看似被她掩盖住的情绪,殷时桦都收进了眼里。  女人最懂女人心。  随口看似平常的一问,其实充满了殷时桦的试探。  浮笙抬头,摇头,  “我什么都想学学看。”  殷时桦看着浮笙,露出长辈般慈爱的目光,  “浮笙啊,你还很年轻,过去经历的一切苦难,会成为你将来的福气。阿姨坚信,只要一个人心性良善,他就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谢谢阿姨。”  “你不用谢阿姨,明旭的命是你救的,你是我们家的恩人。”  浮笙摸了摸自个儿的头,当着明旭的面,她能大言不惭的向明旭讨恩,但当着殷时桦的面,她还真没这个脸。  她没有说话,只是径自把手里那朵玫瑰枝上的刺给剪除。  她的复健越来越顺利,不再像刚开始那样,只是走上几步都能疼的冷汗直冒。  明旭……  是她现在心里唯一的惦念。  浮笙没想过要和单明旭有一个怎样的未来,那有些不自量力,有些……贪得无厌。  但她想的却是很近很近的当下,能多看他一眼,她都会觉得很满足。  一起吃个饭,一起坐在院子里看夕阳,一起……唱个歌……  她不觉得自己贪,可若是把这份念想说出来,怕是在旁人眼里,那就是痴心妄想。  他一走就是两个多月,期间回来了一次,却是匆匆的回匆匆的走,若不是第二天听殷时桦提起,她甚至不知道他回来过。  大大的期待换来的是大大的失落。  没人知道明旭什么时候会回来,他不会和家里人提前说,家里人即便问也得不到一个准确的结果。  ————  单明旭回来了,并不是因为休假,他刚执行完一个任务,回部队复命后便又接到一个秘密任务。  与此同时,小舅生死未卜,他不可能坐视不管,天津港事件早已惊动了全国上下。  游艇黑匣子的内容已经全部解码出来,他知道,苏小萌已经等了太久。  军装都没脱,便往家里赶。  他风尘仆仆的回来……这还没进家门,就听到了车子靠近的声音,等了一下才发现是父亲开了车从外头回来。  单慕南把车停好,见到穿着军装站在门口的单明旭也是愣了一下,  “你怎么回来了?”  单明旭抓抓又短又刺的头发,上前提过父亲拎着的蔬菜,  “爸,你去菜市场了啊?”  “恩。”  单慕南虽说是个大文豪,一身的书生气,其实很寡言。  明朗明旭小的时候,单慕南对他们很严格,教育的话说的不少,倒是随着明朗明旭一点点长大。  寡言的父亲似乎变得愈发的沉默。  单明旭现在调回北京后,回来的机会多了,但单慕南话却一直不多。  其实单慕南很担心单明朗,之前走的急,而后殷时桦往部队里打了几次电话都没能联系上单明旭……  纵然单明旭总说他在部队里过的不苦,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任务分配给他……  其实单明旭是个什么兵种,平时会被派出去执行些什么任务,单慕南是心知肚明的。  他们……到底不是一般的家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