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浮笙明旭】018:暧昧溜蹿(选订)

【浮笙明旭】018:暧昧溜蹿(选订)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069更新时间:2017-12-30 08:00:2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他们……到底不是一般的家庭。  一家之长便是一生从戎的大将军,对部队里的事情又怎么会不了解。  只是……孩子们的翅膀硬了,他们想飞去他们自己想要的那片天空,做父母的,总不能还绑根线把他们牵着吧?  不仅不能绑根线牵着,还得把从小牵到大的那根线给剪断,从而不成为他们的牵绊。  殷时桦时常半夜惊醒,有时候看着远方,心里全是对儿子的担忧。  这些,他们无法对单明旭道明。  只盼望他人在外,能多珍重。  殷时桦妇人之心,而单慕南……到底是一个父亲,表达方式可能……内敛了点。  就如此刻,父子俩见了面也就是最简单的对话,简单到陌生人都会比他们说的更多。  单明旭仿佛是随了单慕南的性子,这越长大也是越发的沉默。  他给父亲提着菜,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子。  “哦对了,明朗不在家,这几天在医院陪一个朋友。”  单慕南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在踏进玄关的时候突然说道。  “什么朋友?男的女的?”  “男的,是很厉害的一个年轻人,之前帮了你小舅妈大忙。”  “……哦。”  单明旭也没多想便应了声,尽管心下还是觉得哪里怪,这帮了小舅妈大忙的年轻人,怎么就会轮到他弟弟去照顾?  他们在玄关换了鞋子,这还没走进去,  “明旭啊?”  殷时桦忙迎了出来。  单明旭见着母亲便张开了双臂,殷时桦这手上还拿着个锅铲,也顾不上放下锅铲,就这么凑了上去抱了抱儿子。  想想也是很好笑。  他这妈妈,贤惠过人……可是他和明朗小时候,妈妈却常常分不清,就是长大了也时常会认错。  他和明朗也的确长得很像,而且越长大越是像,倒是和其他的双胞胎不一样。  人家是越长大越容易分辨,他们是越难分辨。  现在好了,不会叫错了。  这一身军装仿佛就化身成了“明旭”两个字,大大的贴在了他身上。  “诶哟,你下次回部队的时候好歹和爸妈吱一声,别总是一个人走,妈妈心里多难受你知不知道!这混小子……”  殷时桦嘟囔道。  单明旭低头,对上妈妈仰起来的脑袋,轻轻小小,倒是应得挺果断的。  “好!”  应的果决,然而做却不一定会这么做。  如果每次离开家的时候都先和他们吱一声,岂不是每次都要让妈妈唠叨一次?  唠叨都是好的了,就怕她会舍不得,到时候一哭……那他心里真的会不好过。  “快进来,这身上的衣服都有点臭了,赶紧去换一身干净的,妈妈继续去做饭啊!”  “哦,好。”  “你外公外婆在二楼,去打个招呼。”  “恩。”  “对了,你先看一下,你想吃什么菜!还好今天你爸爸出去买了点菜回来,不然家里都没什么好菜。”  单明旭见妈妈激动的左一句右一句,忙搂过母亲的肩膀,  “随便做,做什么我都爱吃。”  殷时桦可能也觉得自己有点唠叨了,笑了笑,  “好。”  单明旭穿过厅堂,视线却有意无意的四下里看着……  “找什么?”  单慕南从他身边走过,随便问了句。  “啊?没有啊,就是很久没有回来了,看看家里摆设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单明旭有些支吾的嘟囔着回道。结结巴巴的说上这么一个长句……  父子连心,原本随口的一问,倒是让他察觉到单明旭这话音里一时的仓皇和紧张。  单慕南原本就擅长剖析人心。  儿子这欲盖弥彰般的一句话,让单慕南想到了什么……  “浮笙在院子里。”  “啊?哦。”  单明旭故作淡定的应了声,其实心下真的是着实一虚。  随手爬了爬自己的头发,更是欲盖弥彰道,  “我不是在找她……”  “去看看她吧,之前你回来也没怎么和她说话。她好像有点失落。”  单慕南这么补充的说了一句。  单明旭本来这步子倒是没往院子里迈,而是往楼上走。  听单慕南这么补充了一句后,他又带着不情愿的顿了顿步子,回身往院子里走去,  “女人就是麻烦。”  “……”  单明旭从单慕南身边走过,径自去了后院。  初夏季节,傍晚凉爽的晚风吹拂着,仿佛都能吹拂进人的心里……让人觉得惬意。  浮笙坐在后院的长椅上,院子是一片草坪,没有园艺工人精心的修剪,只有家里人时而拿着工具来割,这才没让草坪上草长得太过疯狂。  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坐在凳子上,长发落在肩上,风轻轻的吹,头发就轻轻的扬起。  她身边有两根拐杖静静的靠在长椅上。  但是她坐在那儿并不算安静……嘴里哼着流行曲儿。  浮笙的声音很好听,像黄鹂……  轻轻哼着歌,那歌曲里的每一个音符仿佛都具化的飘在了空中,让人心旷神怡。  等单明旭有些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那站了好一会儿了,也听了好一会儿了,他倒是没有想到浮笙……还挺有音乐天赋的。  轻轻咳嗽一声。  浮笙连忙回头……  单明旭故作冷漠的一张脸,没什么表情,与之相对……  那一瞬间,浮笙原本就极其漂亮的一双大眼……蓦然像夜空中绽放出的绚烂烟火般。  “明……旭!”  她激动喊了出来。  “有这么高兴么……”  单明旭声音清冷,朝她走了过去。  浮笙脸上的笑容像水中央被激起的一簇涟漪,慢慢漾开,越漾越开……  她重重点头,毫不掩饰自己见到单明旭时狂喜的心情。  单明旭踱步过去,坐到她边上,单手搭在椅背上,两条长腿自然而然的叠起,另一只手随意的放在军绿色的军裤上……  一条木质长椅,愣是被这个年轻的不羁的帅小伙倚靠出了帝王塌的味道。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刚回来的么?你上次走怎么都不说一声,你总这样偷偷的走,阿姨很伤心的啊!”  “你好啰嗦。”  “……”  浮笙忙闭上嘴。  单明旭看了她一眼,上下扫了一下,  “能走了么?”  浮笙忙点头,“能啊。”  “走两步,给我看看。”  浮笙忙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站直身体,然后两只腿一前一后,一小步一小步稳稳的往前走着。  女人红着脸,苗条的背影被夕阳拉的很长。  走出七八步后,她转身面朝着他,一步有一步小心的靠近……  “嘿嘿,我没有一天偷懒,每天都有很认真的在做复建,你放心吧!你要是再晚个一个月回来,我能走的更好!”  浮笙说着,人已经重新站定在了单明旭面前,双手背在她身后,终于露出了和她年纪相匹配的纯真笑容。  单明旭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坐。”  “嘿嘿,你还没夸我呢!”  “你是小孩子么?还要夸?”  单明旭瞥了她一眼。  浮笙眉头拢起来,不情不愿的坐下来。  单明旭别过头,没什么好气的嘀咕了句,“走的挺好。”  浮笙那拧起来的五官,蓦地又松开,又漾出了花儿似得笑容,像讨得了糖果的小孩儿,心里甜滋滋的。  澄澈精灵般的漆黑大眼看着天边的火烧云,  “哇,夕阳真美啊!”  她眼睛亮亮的,由心而发,此刻的夕阳与前一刻的夕阳究竟有多少不同呢?  不同的是身边多了个人罢了。  她真美。  浮笙的感叹下,是单明旭的感叹。  “话说我怎么看你越来越瘦了,是没人喂你吃饭还是什么情况?”  单明旭突然又没好气的质问了声,握住她搭在裙角上的手,提到她眼前,扣着她不盈一握的手腕来回晃着,那一脸鄙夷的表情很是破坏此刻良好的氛围,  “你这手和竹竿有什么区别?”  “猪,猪肝?”  “……”  单明旭甩开她的手。  浮笙笑了,  “我有认真吃饭,我现在不仅每天都有认真的好好吃饭,我还会做饭了呢!”  单明旭像是听见了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脖子往前一伸,  “你?会做饭?”  “恩!我跟着阿姨学的。”  “……”  浮笙眉眼眨来眨去的,这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当真是把她烘托成了一个落入凡间的精灵。  女人的神情里都透着得意。  单明旭身体后靠,靠在长椅上,晚风徐徐的吹。  那擦着耳朵边响起的枪林弹雨声,仿佛成了上个世纪的回音。  单明旭从未觉得就这么干坐着,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就这样让时间在漫无目的中流逝……  也能成为一件让人满心盛住欢喜的事。  很平静……  单明旭发现自己在部队里的时间待得越久,就越向往这样的平静。  和她有关么……?  单明旭微微侧首,余光里是她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的黑发……  慢慢的,余光就变成了正视,盯视……  浮笙回过头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没有收回视线……  “……”  这一刻,于浮笙来说,仿佛是一种神圣的仪式……让她整颗心脏都激烈的近乎狂躁的跳动起来。  “明……”  浮笙朱唇轻启,话音还未出,单明旭已经站了起来转身往屋内走,只留了句,  “一会儿要吃饭了,我去换身衣服。”  “……”  眼里看到了这抹把军绿色穿出神圣感的青年,步伐远去。  浮笙那颗狂躁不歇的心脏,也跟着平静下来。  前一刻还像是有烟火在绽放般的精灵的眼睛,此时又只剩流星划过后重归平静的萧然。  恩……要吃饭了……  ……  单明旭攥紧了拳,他已经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了!  和梁浮笙相遇以来,她在医院里住院治病的时候,他并没有和她怎么接触,把她带回家以后,他也没有和她怎么交流……  明明相处的时间这么少,他却像是丢了魂一样。  这该死的心跳加速是怎么回事?  竟会让他陌生到害怕,惊慌失措到想逃!  心情烦躁,他拧着眉进了屋,却没想到迎面撞上了母亲……  母亲面色平静的看着他,微微张嘴,“你……”  “妈,你不是在厨房么?在这干嘛啊?”  单明旭被突然出现的殷时桦给吓了一跳。  “我想叫一下浮笙,让她准备吃饭,你叫过了是吧?”  “恩。”  “那我就不叫了。”  殷时桦说道。  “我上楼去换衣服。”  明旭说完就赶紧往楼上跑,这一步恨不得跨上三四个阶梯。  殷时桦站在原地,看着儿子的身影,又不自觉的看向院子里……那个静静坐在长凳上的女孩儿。  明旭……看起来竟是那么的心虚……  殷时桦眼里闪过一抹担忧。  她抿紧了唇,再回身的时候,丈夫走了过来,撞见她眼里深深的不安,问了句,  “怎么了?”  殷时桦下意识的握住丈夫的手……  夫妻心意相通。  单慕南的目光也不禁投向了此刻坐在院子里的年轻女人身上……  妻子眼里的担忧,单慕南似是也隐隐意识到了。  男女之间,一旦有了暧昧,就再难有单纯的关系了。  ————  晚饭。  殷家二老下了楼,一张椭圆形的大长桌上,二老坐在上位。  单慕南夫妇坐在一边,单明旭和浮笙坐在夫妇对面。  明旭看着面前这一桌子好菜,也真的是毫不客气,筷子动起来就开吃。  “你吃慢点,没人和你抢。”  殷时桦见儿子这一副像是没吃过家常菜的样子,不禁心疼起来。  “妈,还是你做菜好吃。部队里的大锅饭,真的是把食材都给做浪费了。”  “你这话要是被你部队里的领导听见,会不会记你的过?”  殷时桦打趣着问。  “我这话哪会在部队里说?一说搞得像我在显摆我家里有个二级厨师妈妈似得,这战友们冲着这点,估摸着一有假就得往咱家跑。”  “那倒是挺好,回头你带上你战友来家里吃饭,正好我还可以问问看你在部队里的情况。”  “这样的话,那还是算了吧!带回来一准儿能被您唠叨死!”  单明旭说着,顺手就夹了一筷子红烧肉放浮笙碗里,  “你多吃点,妈,浮笙在家是不是不吃饭?看着怎么连肉都不长……”  “浮笙胃口本就不大,吸收不好,身体还需要好好的调理才行,长肉还得等一段时间。”  殷时桦说着也夹了两只大虾放浮笙碗里,“让明旭这么关心的,浮笙,你可是头一个呢!”  浮笙眉头扬了一下,有些小讶异,但很快面上浮着两坨晕红。  而此时单明旭听了殷时桦的这话,立刻就后悔自己给浮笙夹菜的举动了,他忙没好气道,  “妈,你怎么不说能让人这么操心的女人,她是头一个?”  单明旭说完便低头大口的扒饭。  殷时桦看着自己对面坐着的两人,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交流,甚至像是在刻意回避着什么似得。  她和丈夫都是过来人,能看不到这一对年轻男女间流窜着的情愫?  殷时桦忧心忡忡。  浮笙是个文静可爱的姑娘,长得那绝对是够水灵,够标致。  可……  门当户对,仿佛是一个永恒的,无法从他们这样的大家族里避开的问题。  更别说浮笙的身世,家庭背景,他们全然不知。  让儿子和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孩儿交往,殷时桦不可谓不忧心。  “明旭啊,你打算在部队里待到什么时候?”  殷时桦低眉,夹了青菜塞嘴里,细嚼慢咽着,听似极其随意的语气,却触碰着母子间一个相当敏感的话题。  单明旭扒饭的动作顿了一下,而后赶忙把嘴里的饭都咽下去,利索的回了句,  “没打算。”  他没看殷时桦。  坐在上位的殷绍辉和周梦琴互相看了一眼,腹中也有心思,但这时都没有出声。  一句简单的“没打算”作为回答,倒是有些出乎在座其他人的意料。  就连单慕南都抬头看了他一眼,放下碗,有点认真的摆起了单家大家长的姿态,  “你进部队快四年了,什么叫没打算?”  “没打算就是没打算。”  单明旭抿紧了唇。  “你是不是等着把你这条命献给国家了,就算是结束了?”  “也没什么不好。”  单明旭这话说的不免就有些赌气的成分。  先遑论他是不是真的没有打算,就算真的有打算……只怕这打算也不会多合父母的心意。  单慕南放下筷子,  “明旭。”  单明旭深吸一口气,他看着面前这满桌子的餐食,想了想,也把碗放了下来,  “不是不作打算,只是眼下我还是想继续待在部队里。就像当年外公一样。”  殷绍辉这算是被点名了,既是被点了名,他也就不好意思再不吭声,  “明旭也长大了,他有自己的想法。说是没打算,也不代表真的没打算。”  “爸……”  “时桦,你的心思爸懂,明旭在部队里,你总是念子心切,可这是明旭自己选的路,咱们做长辈的说再多,建议再多,终究不是我们来替他走完人生。”  父亲说的话,殷时桦自然懂,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如今这个时代早不是过去那样的年代。  主张的是个性张扬,主张的是活出精彩。  殷时桦抿了抿有些泛白的唇,  “妈妈不是要阻拦你什么,你想要留在部队,建立功勋,流血流汗,妈妈心疼不假,但更为你感到骄傲。”  “可眼看着你年纪慢慢大了,既然你选择当个军人,妈妈希望你能早日成家立业。”  “噗——咳咳……”  单明旭这一杯可乐都还没入嘴就喷了出来,忙扯过餐巾擦嘴。  明旭眼睛瞪着,一脸震惊的看向殷时桦,  “妈,您未免也太着急了点吧?我今年才二十三!”  “我哪儿着急了?你都二十三了,又不是还在学校里念书,你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我不该为你操心这些么?”  “不,不,妈,您还真不用替**心这些。”  单明旭忙摆手摇头。  他是真没想到这话题能转到他成家的问题上。  以单明旭的性子,不到三十岁,他压根不会考虑到结婚的事情。  殷时桦抿了抿唇,  “你这次回来,什么时候走?”  “明天下午。”  “那正好,明天上午跟我出去一趟,你爸有一个很好的作家朋友,家里的千金,今年刚大学毕业,比你小一岁,长得也很漂亮,妈妈是见过的……”  “妈!”  单明旭忙出声打断殷时桦。  “怎么了?”  “我现在哪有时间谈恋爱?你就不要掺和了行不?”  单明旭是死都没想到,父母不仅提了他成家的事情,而且还已经有了目标。  看来,他们真不是随口提提,也不是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  殷时桦一边在和单明旭谈着相亲这事,另一边,余光一直观察着浮笙的表情。  她低着头,安安静静的吃饭,似乎是没什么异样。  “妈妈给你算一笔账,你看看妈妈算的对不对。”  殷时桦原本只是想借着在饭桌上提“相亲”的事情,试探一下单明旭和浮笙之间的关系。  但话都说到这了,殷时桦也就没收住,左右就这个问题和单明旭好好的讨论一下,  “你今年二十三,你现在一年到头都在部队里,部队里头全都是大男人,你哪来的资源和空间交女朋友?”  单明旭深吸口气,身边就坐着浮笙。  母亲喋喋不休的唠叨着这些问题,莫名的让单明旭有些坐不住了。  “妈,这些事,我们能不能回头私底下探讨。”  “这里又没有外人,现在桌子上坐着的都是家里人,浮笙在我们家住了这么久,也是半个家里人了。”  殷时桦说着看向浮笙,  “浮笙,你也听听看,阿姨劝明旭劝的对不对。”  “恩,好。”  浮笙抬头,笑了笑应下。  单明旭见浮笙表现的如此泰然淡定,心里头莫名就升起了一簇火苗。  浮笙没有异议,单明旭自然也没其他理由反驳殷时桦,只好听着殷时桦继续唠叨着,  “男人,一心就想扑在事业上,这些……妈妈懂。”  “所以妈妈不逼着你一定要和谁交往,可现实摆在眼前,如今你们年轻人对婚恋对象的要求是越来越高!”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