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浮笙明旭】019:她把自己烧成灰烬,痛过后才得以重生(选定)

【浮笙明旭】019:她把自己烧成灰烬,痛过后才得以重生(选定)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8084更新时间:2017-12-30 08:00:29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男人,一心就想扑在事业上,这些……妈妈懂。”  “所以妈妈不是逼着你一定要和谁交往,可眼下,现实也是摆在眼前,如今你们年轻人对婚恋对象的要求是越来越高!”  “尤其是现在的女孩子,比过去更有主见,都很有个性。”  “当然,咱家条件可能比一般的家庭来的好,你也比其他年轻男人有优势的多。”  “这一张口,你是殷绍辉的外孙,那肯定会有很多小姑娘往我们家家门里挤,可真正好的,优秀的小姑娘,会冲着你外公嫁给你?还是冲着你父亲的名气和你结婚?”  “她们一定是冲着你这个人。”  “你的家庭,你的外在,能成为你的加分项,却不能成为你有一桩完美婚姻的保障,明旭,这个你总该明白吧?”  殷时桦一脸的苦口婆心,  “你今年二十三,如果你现在开始接触一个小姑娘,谈恋爱至少也得谈上个两年吧?到时你不就二十五了?”  “就这样,你也差不多二十七岁才会有小孩。爸爸妈妈慢慢老了,你要是越晚结婚,越晚有孩子,谁有这么力气帮你带孩子?”  “……”  单明旭听着妈妈说的这一大串,简直头都要炸了。  这都是啥跟啥?  “你别觉得妈妈想的太远,我这是未雨绸缪,就你这脾气,这臭性格,人家能一眼相中你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  “我刚才做的打算,那都是你上辈子积了德,顺顺利利的被人家小姑娘看中。”  单明旭低头,用力扒饭!  “人家小姑娘稍微挑一点,看不上你,一个不成,后头就更难了。你要是到二十五岁才开始谈恋爱,那得到什么时候才能成家?”  “妈,您就是想抱孙子了是吧?”  “你这话说的,敢情妈妈刚才说的那么一大串都是白说的?你还听不懂吗?妈妈不就是怕你一直不张罗,然后找不到对象么?”  也就是说这话的是自个儿母亲。  要是换了别人,单明旭早就怼上去了。  谁都有可能找不着对象,就他,单明旭,还真不会找不到对象。  他又不是明朗……  “明旭,你有没有在认真听妈妈说话?”  “我不是一直在听嘛?”  “你这什么态度啊?”  殷时桦皱眉反问,见单明旭这得不到什么回应了,她忙看向浮笙,  “浮笙,你说说看,阿姨刚才说的对不对?”  浮笙抿了抿唇,她看了眼单明旭,只见单明旭拼命的夹菜往嘴里塞,像是在生闷气似得。  浮笙又看向殷时桦,  “恩,阿姨说得对,终身大事的确应该早些张罗……明旭本来就没有时间,如果想要找一个脾性相合的,能在最适合的年纪里结婚,的确应该趁早……”  浮笙喃喃,黄鹂般的声音响在单明旭的耳边,此刻竟让他觉得难听。  “明旭,你看,浮笙比你年纪还小,想法倒是比你成熟的多。”  “她懂个屁!”  单明旭没好气的说了句。  脸没正冲着浮笙,但态度的确是已经足够恶劣了。  浮笙唇抿着,一时间,心脏跳的都有些不安分……  相亲……  她也没想到,明旭的父母会这么早的就为明旭张罗起这些事,明明这个男生才二十三岁……  浮笙不是没眼力的人。  她成长的环境兴许和明旭明朗,和殷梦,和这北京城里大多数的年轻人不一样,但脑子里该有的筋,她不少一根。  明旭的父母为人都很和善,对她也是好的不得了。  从她住进殷家开始,他们就把自己当成自家人一样照顾,这种照顾就是打心底里的……  只因为明旭的一句托付,他们就把自己当成女儿一般。  这份恩情……  浮笙已经牢牢的记在心里了。  纵然明旭的父母能把她当成女儿一样的照顾,却不可能把她当成儿媳妇的人选……  这桌上的一席话,哪里是说给明旭听,其实是说给她听的。  她……哪里会听不出来?  只是浮笙没有想到明旭的父母会心细至此……  当然,也可能是她表现的实在太明显,也可能是明朗和殷梦在单家父母跟前多说了两句。  喜欢这个男人,想要待在这男人的身边,她的崇拜,她的爱慕,她的期许……  单明旭也许看不到,可单慕南和殷时桦,单明朗和殷梦,却是多少都收进了眼里。  心里是真的难受啊……像针在扎一样。  她和单明旭,的的确确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里的人。  两人之间的差距,又岂止是身份,背景,学识……  浮笙,是个父母连姓名都查不到的人。  明旭,却是比阳光还要耀眼的存在。  她话音刚落就招来单明旭这痞气十足的一句。  单慕南皱眉,  “你怎么这么说话?”  单明旭从小就有点痞气,这长大了,进了部队后却是愈发收不住这份痞气。  人还在饭桌上,就已经不懂礼仪为何物了。  “谈恋爱也好,成家也好,都太早了,你们和我谈也没用。你们要是真有空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倒不如先给明朗张罗好。”  “明朗性子还不成熟,定不下来,而且他还要念研究生,和你不一样。”  “妈,我和你说真的。”  单明旭这真的是就是一脸认真,  “什么两年结婚,两年生孩子,我要是真看上了谁,绝对风驰电掣的速度,顶多一年,全给您老搞定,可是明朗——”  “阿嚏!”  此刻正在医院里,和曾笑承疯狂打着电动游戏的单明朗打了个喷嚏,腾了手揉了揉鼻子,  “谁在背后念叨我?”  曾笑承眉头拢着,“你不会感冒了吧?”  “本少爷什么体格?跟你似得?从楼梯上滚这么一下,直接躺了半个月……”  单明朗吸了吸鼻子,瞥了他一眼,满眼的不屑……  曾笑承忙道,  “我这是滚了一下么?出院那天,我不是又滚了一下么?”  “你这不提还好,一提我又忍不住鄙视你了,曾笑承啊,要不是你硬要让我背,能出事么?”  “你总是整那什么公主抱的,我……”  “……”  单明朗眉头一扬,好整以暇的等着他的下文。  曾笑承咽了咽口水,把到了嘴边的话给硬生生的吞了回去,转了一下话锋,  “我又不是女人,你那么抱,我不是有点……有点……”  “我看你就挺像个女人的。”  单明朗毫不客气道,曾笑承这脸色“唰”就变了。  他隐约意识到了些不对劲的地方……  这单明朗……  “这游戏你还打不打了啊?!不打我就回家了啊!”  “啊?打,打打打!再打一会儿,嘿嘿……”  曾笑承这前一秒还想着面露厉色,让单明朗好好看看他到底像不像女人,这后一秒,一听单明朗要走,马上就谄媚着低头了。  单明朗挺嫌弃曾笑承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浓眉大眼,长得正人君子却给人感觉略猥琐的男人,和他还挺兴趣相投的!  竟是能玩到一起来。  自从哥哥去了部队后,已经有多久没人陪他好好的打电动游戏,他都不记得了。  本该安静的病房,此刻像个游戏房一样。  ————  单明旭话才说到一半,见父母都紧盯着自己,犹豫了一下,终是给不在场的明朗稍微留了个面子,只是嘟囔了句,  “他没有我会讨好女生啦。”  “……”  “……”  擦桌上一阵静默。  单明旭吸了一口气,又呼出去。  其实他想说的是,这单明朗从小到大,能把所有向他示好的,有好感的女生都处成闺蜜一样的存在……这绝对比他这几年不近女色的形势要严峻的多。  不过,  明旭也是真的挺服气弟弟这点。  就怕将来给他介绍个女朋友什么的,他都能把人家给处成异性闺蜜,想想,都觉得比他麻烦的多?  “你能不能别顾左右而言他?关键时刻总拿你弟弟当挡箭牌,明朗比你省心多了。”  是啊……明朗比他省心……  单明旭头都炸了,话说明朗今天怎么还不回来?  这照顾受伤的朋友,还得陪夜?  “反正明天你跟着我去见一面,花不了多少时间,万一你喜欢呢?”  殷时桦并未就此妥协。  单慕南的这个作家朋友正是叶磬,名气不比单慕南,但也绝对称得上是大文豪。  不单单是殷时桦对叶磬的女儿感兴趣,叶磬也想把女儿介绍给单家。  这是叶磬和单慕南私下里聊天时表现出来的,单慕南一开始倒是真不着急,这事也没太放在心上,只说等儿子回来,会提一下,看儿子的意思再做决定。  眼下……  来得早不如来的巧,看着儿子的种种行径越来越跳脱,单慕南的隐忧,妻子深觉不祥的预感……  “是啊,明旭,叶磬的大名,你怎么也该听过,和你父亲是同道中人,你就跟你妈妈去一下,缘分这种东西,你不去撞,怎么可能撞得到?”  那头,周梦琴都开了口。  “你看,你外婆也同意,明旭?”  “好!我去见!我去见!行了吧?能不能好好吃饭了?”  单明旭也是被唠叨的头疼了,实在没辙,也只能答应下来。  他现在是真没什么心思谈恋爱……  单明旭心里想着,反正只是见一面,见完自己不喜欢,爸妈总不能再说些什么吧?  有了单明旭这句话,殷时桦终是松了口气,然而……  筷子掉地上的声音却不适时的接在了单明旭的话音之后。  明旭循声看向身旁的浮笙……眉头微微蹙了一下,  “你怎么拿个筷子都拿不稳?”  他心里压着的火,莫名的就冲浮笙发了过来,语气里满满的牢骚意味。  浮笙有些局促……她觉得自己挺能稳住情绪的,谁知,还是在听到明旭答应去相亲的刹那,愣了神。  桌上多少双眼睛?  没有一个人放过此时浮笙眼底的惊惶和失落。  大约没有在意到的,就只有这个只顾自己心绪的单明旭了。  ————  晚饭过后,苏小萌来了单家,为了游艇黑匣子的事情。  两人在房间里待了好一会儿,殷时桦敲门给他们送点心,小萌开了门,  “三姐,不用了,时间不早了,我这就要走了。”  “啊?你们聊完了?”  “恩,聊完了。”  “聊的什么呀,还不让我们知道,搞得这么神秘……”  殷时桦嘀咕了句。  苏小萌笑笑,  “也不是什么大事,以后会告诉你们的,你们就不要乱猜了。”  小萌说着便挽着殷时桦的手臂出了屋。  殷时桦叹了口气,“这明旭现在和你关系是越来越好,和我的关系倒是越来越疏远了,你没见晚上在饭桌上,他那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我真的是白养了这么个儿子。”  “明旭现在这么懂事,怎么会?你说什么了?他那么不耐烦?”  “妈,你倒是会断章取义啊。”  单明旭收好了东西也从房里出来,这刚跟到殷时桦和苏小萌身后,便听到殷时桦添油加醋的告着他的状。  “为什么事啊?”  小萌笑着随口问,并不把母子两人起的口角当真。  “她要给我安排相亲。”  明旭双手插在裤袋里,正视着前方从两人身边走过,悠悠说了句。  “啊?相亲?作为男生来说,明旭这个年纪相亲,有点太早了吧?”  苏小萌这话真不是有意的要帮明旭,只是打心底里觉得……有点太着急了。  单明旭只留一个颀长挺直的背影,此刻脸上露出一抹悻悻然的窃笑,仿佛早知道会是这样。  他也不和殷时桦争辩,吹着口哨往前走。  殷时桦瞪了眼单明旭这背影,这小子就是坏心眼!  其实她哪里不知道眼下就帮明旭相亲是有点着急?但她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就是你姐夫的一个作家朋友提起了这事,他那朋友的女儿人长的也标致,这明旭每次一回部队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回家,我这不就趁着他这次回来,让他去见一下。”  “哦……”  苏小萌嘴上应着,其实心下还是有些迟疑的。  “你也知道,这事吧,和时间没太大关系,不能说二十三岁早,也不该说三十二岁的晚,它讲求的不就是一个恰当好的时机么?”  苏小萌听殷时桦这么一说……  想了想,觉得也不是没有道理。  “明旭他现在不觉得,但人这一辈子想找一个正正好的人,哪里容易呢?”  “他自个儿不盯着,可不就得我们做父母的多操点心了?”  殷时桦这么说着,还是挺戳苏小萌心的。  “小萌,你还没到这时候,等双双和煌煌长到明朗明旭这个年纪,你就知道操心了。”  苏小萌假想了一下,还真是……  为人父母方面,殷时桦和单慕南总是比自己成熟得当些。  明旭坐在沙发上,二老这会儿也靠着,电视上放着新闻。  殷时桦非拉着小萌多坐一会儿,小萌也不好太过推辞,坐到单明旭身边,下意识的就说,  “你多听你妈妈的话,没错的。”  单明旭眼一瞪,看向苏小萌的脸也是一脸的吃惊。  这两个女人才走了几步路?说了几句话?  苏小萌的话锋就被转掉了?两个女人立马同仇敌忾起来。  单明旭咽了咽口水,一时间真的是……  “你看我十九岁就遇上了你小舅,也没人说早,都说是恰好!”  “所以……?”  “你妈妈要带你去看,你就去看,万一看对了眼呢?万一人家真的就是那种特别好的女孩儿,你要是错失了,以后再找可就难了。”  好了,苏小萌已经完全成了殷时桦的说客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是已经答应她了么……你们女人是真唠叨啊!”  “……”  “……”  “我……不唠叨……”  一道轻轻的很是动听的声音悄然响起,单明旭抬头睨了眼坐在对面单人沙发上的浮笙。  她不吭声,单明旭还真忘了这女人坐在边上。  单明旭只睨了她一眼,便移开了视线,并没有说话。  苏小萌倒是被这好听的声音吸引过去,定睛看向出声的年轻女人……  浮笙与之目光相对,她唇角上扬,微微一勾,抬手和苏小萌打了个招呼,  “你好。”  说起来,苏小萌还真没和浮笙好好打过招呼,哪怕两人早已经见过好几次面。  之前都太过匆忙。  此时,小萌坐定下来,认真的看了浮笙两眼,这才发现这个年轻女人的漂亮和精致。  小萌身边的美女绝对不算少,气质的,性感的,温和的,才气的,妖娆的……  但像浮笙这样,完全一张素颜,却美的让人心神驰往,她反正一时间是真想不起来。  睫毛很长,却疏密的正好,眉毛不算浓,像两片细长的柳叶,弯弯的,眉峰会随着情绪动,朱唇小巧,鼻子娇俏玲珑……  出落的这么水灵,一笑一颦都楚楚动人,作为一个女人,看了都深觉赏心悦目,这男人看的,鲜少能有不心动的吧。  如果浮笙是出身在娱乐圈,那绝对秒杀所有当红女星。  “你,你好。我叫苏小萌,是——”  “我知道,你是明旭的小舅妈。之前见过你几次,但一直都没有机会打招呼。我是……”  浮笙说到这,话语顿了一下,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自我介绍比较好。  就顿这么一下,单明旭接过便道,  “她叫浮笙,是个孤女,受了伤无家可归,我带回来,让爸妈帮着照顾一下。”  “她叫什么?”  苏小萌愣了一下,心猛地一提,看向面前这个水灵动人,看似人畜无害的漂亮女人,面露诧异。  单明旭只当苏小萌是没听清楚自己说的话,于是便又说了一遍,  “她叫浮笙。”  “浮……笙……?”  “恩。”  “哪个浮哪个生?”  单明旭拿过茶几上的一个橘子就开剥,听苏小萌话音有些犹疑,不由问了句,  “这个名字怎么了么?”  一样觉得苏小萌话音有些奇怪的浮笙,此时也看着她,不过,浮笙没有多想,只是摸了摸鼻子,略显害羞道,  “浮笙……这名字是不是有点怪?”  苏小萌见面前的女人单纯乖巧,温顺又可人,怎么也不像……便忙解释道,  “不是,我是觉得名字很好听。”  说罢,笑了笑,也随手拿了个橘子过来剥,而脑中却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  “她叫浮笙。”  “浮笙若梦,我遗失的梦。”  “浮笙……这名字听起来很薄命啊!”  “……”  ……  寒檀说过,和他分手了的那个爱人,名叫浮笙,一个让人听了就不会轻易忘记的名字。  一个很文艺却也莫名带着苍凉感的名字。  苏小萌心下有疑虑,但没有冒然开口,毕竟……  “谢谢。”  被人称赞名字好听,谁都会心情好的,浮笙也不例外,尽管她也没有漏看苏小萌眼底一闪而过的狐疑。  ————  二老问了下小萌近期的情况,关心情切,小萌连连应声,表示会照顾好自己。  万事,尽力而为,不勉强。  外头天色已经是一片漆黑,单家住的僻静,这一到晚上,屋外就没了声,只有厅堂里有热闹的交谈。  “时间真的不早了,再不回去,两个小家伙又要在客厅里睡了。”  提起双双煌煌,苏小萌总是少不了心疼,  “我也是服了这两个小家伙,总是要等我回家,我不回家,兄妹俩就不肯睡,就在客厅里等着,我妈怎么哄都不听。”  “那行,那你赶紧回去吧。”  周梦琴这一听,便不再留小萌。  苏小萌和家里人道了别,明旭起身要送小萌出屋,小萌婉拒后,目光却落在了浮笙身上,  “这腿是……受伤了?”  见浮笙拄着拐杖站起来,小萌不由问道。  浮笙点头,“恩,现在正在复健中,以后慢慢会好起来的。”  “那陪我走到门口,可以吗?”  浮笙愣了一下,在场的人也都面露诧异。  不过,看这情况,大抵是小萌有些话想和浮笙单独说,其他人也就没说什么了。  “就走几步,如果不行的话——”  “没关系的,几步路就是丢了拐杖也没问题。”  浮笙扬起眉,轻笑道。  苏小萌也笑着走到她身边,倒是主动亲昵的挽着她的手臂,两人相视笑笑,一道走了出去。  离开了别墅,从别墅走到院子门口还有几十米,车子早已经停在门外停好。  “就送到这吧。”  小萌没让浮笙出院子的大门,门内两人站定。  门边上有两盏路灯,还算的明亮,浮笙比小萌要高些,不过小萌穿了高跟鞋,两人站着相去不远。  借着灯光,小萌能清楚的看到浮笙的表情……  “我还以为……您有话和我说呢……”  浮笙笑笑。  苏小萌也笑了一下,而后非常随意的,没有任何过渡和预兆,嘴里蹦出了两个字,  “寒檀。”  “……”浮笙心脏蓦地紧了一下,那一瞬间仿佛整颗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似得!  “你认识吗?”  苏小萌问,目光紧紧的盯着浮笙……  浮笙看着她,眼里的笑意未减,目光里却明显闪过一抹疑问,  “谁?”  她茫然的看着苏小萌。  “寒檀,是我认识的一个人。”  “你认识的一个人……是和我有关么?”  浮笙的脸上依旧是茫然,但回答不卑不亢,也听不出有掩饰的痕迹。  “我就是随便问问,你不认识就算了。”  浮笙眨了眨眼,摸了摸头。  小萌笑了笑,想了想还是冲浮笙解释了下,  “我认识的那个人,他的爱人名字也叫浮笙,和你一样,不过是不是一样的字,我就不知道了,一开始听你的名字,还以为是那人的爱人呢。”  “啊?”  “是我想多了,你看着比我还小两岁。只是名字一样罢了。”  小萌微微耸了下肩,  “快进去吧,我回去了,下次见面我们好好聊聊。我们应该会有很多共同语言的。”  浮笙笑容甜美,她点了点头,见苏小萌上了车,这才回身往别墅里走。  苏小萌松了一口气。  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吧……  如果是寒檀的爱人,年龄不可能这么小。  寒檀是个雇佣兵,他的爱人也不可能看着单纯良善至此。  再加上,小萌已经留了足够的心眼,在说出“寒檀”这个名字的瞬间,紧紧的盯着浮笙的表情,生怕错过了什么。  如果这种情况下,她还能有时间去伪装,那苏小萌也只能甘拜下风。  方才在客厅里坐着,听殷时桦和单慕南说的话,再结合当时的氛围,看看单明旭,再看看梁浮笙,小萌大体上也看明白为什么殷时桦突然对单明旭成家的事情这么着急。  浮笙再漂亮,单慕南夫妇人再和善,代表浮笙就是他们心目中理想的儿媳妇人选。  至于单明旭对浮笙……  苏小萌还真是……没看太明白。  ……  小萌走后,浮笙撑着拐杖一步一步往回走,脚步慢的像乌龟在爬似的。  脸上血色褪尽,目光里的焦灼和慌张被夜色遮掩。  她咽了咽口水……  苏小萌到底是……什么人?!  她为什么认识寒檀?她和寒檀是……什么关系?寒檀竟然和她……提了浮笙。  什么时候的事……?  未知的太多,浮笙一颗心悬着,七上八下的不能安定。  她之所以能给出苏小萌一个最正常不过的反应,是因为她早已练习过,练习过无数遍!  无论是谁,无论在什么地方,凡是有人向她问起过任何和她过去有关的人,事,物,她都要做出这样一副茫然不懂的表情。  她早已将这样的反应训练成了一种条件反射。  纵然心下会起波澜,但表情不会有问题。  寒檀……寒檀……寒檀……寒檀……!  浮笙低着头,唇都快咬破了,撑着拐杖的手,指节泛青泛白,此时的她用了多大的力来撑这副拐杖,她自己都不知道,直到——  汗湿了的双手因用力过猛而滑了一下!  一个趔趄,脚尖前方就是一个石阶,眼见她就要摔下去,一双手从正前方把她抱住,兜起。  有力的大手箍住她的腰,力量强劲,这是一双军人的手。  浮笙怔楞着抬头,对上单明旭异常不耐烦的表情,  “刚才不是走的蛮好?怎么这会儿连拐杖都撑不起来了?”  浮笙微微仰头,看着单明旭……  阳刚俊气的面孔,他在军人中间算是肤色比较白的了,但即便如此,也能看到他的皮肤不似别的公子哥那般细致。  不说别人,就和他的弟弟单明朗比,这皮肤也是足够粗糙的了。  可浮笙看着,就觉得分外的帅气,有魅力!  单明旭……  多少,她也算是了解点这男人了。  一个连关心都不会表达的男人,不,也不是说关心都不会表达,而是不会对她表达的男人。  就连关心和担忧里都掺杂着他的不悦和质问。  “怎么?哑巴了?絆到哪儿了?能不能站?”  单明旭这眉头皱的更紧,面对梁浮笙这哑巴似得态度,他不耐烦起来。  正当他要再开口——  “你明天真的会去相亲么?”  浮笙问。  单明旭方才问的焦急,浮笙这好不容易给了反应,一开口,却问了毫不相干的话题。  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单明旭的火气就开始往头顶上蹿了,面色也更严峻,  “我是问你有没有伤着哪儿!”  “你会不会去相亲?”  “……”  浮笙认真的看着他,固执的问,那眼里像火在燃烧一般浓烈的情愫,让单明旭觉得无比的陌生。  “会……还是不会?”  浮笙望着他,像望着远在天边的星辰,明月……  直勾勾的目光,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单明旭不知道,为了来到他身边,她付出了多少代价,为了能稍微凑近一些看他,她做出了多少努力……  单明旭不知道……她梁浮笙把自己燃烧成了灰烬,是这样的痛过之后,才得以重生。  浮生心里是明白的,也许她这一生都没有机会告诉他……  从她遇见他的那天起,比他知道的更早更早的那一天起,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靠近他……  可她还是想……想求得一个机会。  她不要什么结果,她只想要一个机会……而已。  单明旭深吸口气,终究没有回答,只是箍在她腰上的手松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