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浮笙明旭】023:叶小姐,我喜欢明旭(选定)

【浮笙明旭】023:叶小姐,我喜欢明旭(选定)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7102更新时间:2017-12-30 08:00:29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既然你看出来了,妈也不给你绕弯子,和叶晗试试,不然,我就当你喜欢浮笙,到时……我要是把浮笙赶出去——”  又来!  “妈!”  “……”  “行!听你的!都听你的!”  “……”  殷时桦见儿子这一脸的不情愿,握住他的手,  “这天底下没有不为自己孩子着想的父母,明旭你向来很有主意,当初你和明朗闯下大祸,小舅把你扔进部队想让你能吃点苦头。”  “你说去就去了,我儿这般有担当,妈妈特别为你骄傲。”  “可是……谁能想到你这一去就是四年。你以为你被编排进了特种兵部队,你瞒着,爸妈就不知道?”  “……”  “我们家和你那些当兵兄弟的家庭,多少有些不一样。”  “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长这么大,妈妈真正干涉你的事情,有么?”  “可是唯独婚姻这件事,它关系的不只是你一个人,还是两个家庭,将来进我们单家门的女人,不只是要跟你一起生活,还要跟这一家子一起生活……”  “妈,你太未雨绸缪了。”  单明旭皱着眉,听着殷时桦这翻来倒去没什么新鲜措辞的话语,显得有些不耐烦。  “随你怎么说都好,反正叶晗这孩子,我和你爸都很中意。”  单明旭一个白眼翻到天上。  “你就试着和叶晗相处一下,刚才人家女孩子说的多诚恳啊?你一个大老爷们,让人小姑娘那么下不来台——”  “大老爷们就应该像我这样,一是一,二是二!”  “你再犟一个?”  “……”  单明旭别开脸。  “换身衣服赶紧下来,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殷时桦这好话歹话都和他说清楚了,单明旭还啰里啰嗦的,那当妈的也没什么耐心。  “暴政……”  殷时桦出房间门前,便听到单明旭这么嘀咕了一句,瞪了他的后背一眼,还是下了楼。  单明旭一边松着军装,一边满口的抱怨嘟囔……  门又开了,  “诶呀,我换衣服呢!”  单明旭以为进来的还是殷时桦,很是烦躁的转过身,话语里全是怨气。  蔺新鸿这门开了一半,对上单明旭焦躁的神情,  “都是男的,换就换呗……”  “怎么是你啊?”  “过来蹭饭哪!”  “你这个首都军区少将就这么闲?”  “偷闲偷闲。”  蔺新鸿说着关上门,很是熟练的开着单明旭的衣柜,从里头翻着衣服。  “蔺新鸿,你干啥呢!”  “找衣服啊,我这刚从训练场回来,去年的新兵结业考,考的我这一身灰土,借一件衣服穿一下。”  单明旭看他这举动……  “你这……不是第一次吧?”  “啊?”  “摸得这么熟门熟路,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到底进来过几回?”  “这不……咱两体型差不多,伯母说你的衣服我都能穿。”  又是老妈……  单明旭仰头望天花板,狠狠的扯掉身上的衣服,换上干净的衬衣,憋着满胸口的气,鼻孔都给气的翕动着。  蔺新鸿拿了件套头T恤,一边换着衣服一边见单明旭这隐忍着怒气的模样儿,不自觉的眨着眼,  “这是谁得罪咱们单队了?”  “我先下去了。”  单明旭没想和蔺新鸿多说什么,可这脚刚迈出去,手就被人给拽了回来,  “喂。”  “干嘛?”  “你这什么态度,以后我可是你姐夫。”  “哦?”  单明旭两道眉毛往上这么一挑,“是嘛?蔺新鸿,我跟你讲啊,你这要是再不放手,你信不信我把你和我姐这事给搅黄了!”  “……”  别说,蔺新鸿被单明旭这话一说,说的手顿时就松了。  单明旭哼了声,  “长官,这要是在军区,我听你的,但现在……这可是我家。”  “我知道知道……”  单明旭掸了掸自己的衣服,瞥了蔺新鸿一眼便出房间。  蔺新鸿一脸懵,这单明旭还真的是吃了火药了?他这还什么都没说呢……  这单明旭摆什么谱呢?  ————  殷家二老还在小萌那儿,单慕南夫妇便坐在上位,九个人一张桌子,午饭显得很是热闹。  单明旭从楼上下来,正要坐在单明朗边上,殷时桦忙开口道,  “明旭,坐小晗边上。”  叶晗抬头对上单明旭的眼睛,冲他笑了一下。  单明旭锁着眉,走了过去。  殷梦和蔺新鸿坐单慕南边上,曾笑承和明朗就邻着蔺新鸿坐。  浮笙洗了个手过来,这一家人也都落了座。  单明旭抬头看向浮笙……  “我……坐明朗边上吧。”  浮笙笑道,而后就要往明朗身边坐,殷时桦又开了口,  “这么一坐,两边搞的这么不平衡,一边五个人,一边三个人,浮笙,你就坐明旭边上嘛。”  “啊?哦……好。”  殷时桦说什么,浮笙大概都会点头说好。  浮笙就这么坐在单明旭边上。  淡淡的香气就这么飘进单明旭的鼻子里,许是护肤品的香气,许是洗发水的香气,单明旭分不清。  “外公外婆今天不在,若是外公外婆在,家里人就算是齐了。”  殷时桦说道,  “这以后啊,小晗就是我们家的人了!小晗以后常来家里吃饭。”  叶晗点点头,有点儿害羞。  “明旭待在部队里的时间比较长,明朗一个礼拜也就回来住一两天,梦梦现在也是有了男朋友,也不常在家里陪妈了……以后,阿姨就指望这小晗你能常来家里作陪咯!”  叶晗害羞的耳朵根都红了。  谁都知道殷时桦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伯母,浮笙姐姐不是常常在家嘛,浮笙姐姐陪着您,您有什么可孤单的呀。”  叶晗似是无心的说着。  可听者有意,浮笙抿着唇,这会儿还就轮不到她说话……  而且……  浮笙有预感,叶晗这似是无心的问话,正中了单家阿姨的下怀。  “浮笙自然是极好的,只是浮笙也有浮笙自己的打算,浮笙这身体慢慢康复了,迟早也是会离开咱们家的。阿姨纵然是再舍不得,也不能把浮笙永远养在家里呀。”  “这样啊……”  叶晗似是了然的应了声,而后笑道,  “那以后我就常过来陪陪伯母您。顺便也能在写作方面请教请教伯父。”  单慕南笑了笑,  “你父亲可比我厉害的多,写作方面,还是你父亲更有水准。”  “可我就不喜欢我爸爸写的文章,我就喜欢伯父您写的文章。”  叶晗头一晃,面上笑容清丽。  “哈哈,你这小丫头啊,你这话,我得好好和你爸爸说说。”  “我当着我爸的面我也是这么说的呀!”  “哈哈哈!”  “慕南,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嘛?”  殷时桦笑着问,而后也没等单慕南回应,便自顾自道,  “这说明小晗就该是我们单家的人!”  叶晗一听这话,脸就红的更厉害了,嘟囔了句,  “伯父伯母……”  “叶小姐和我哥……这是……定下了?”  单明朗当然知道叶晗和单明旭相亲的事情,只是单明旭和他说过,没觉得这叶晗有什么招人喜欢的地方。  结果……  听爸妈这语气,这叶晗怎么像是已经是他们单家的儿媳妇了?  “没有,不是定下,就是……和明旭哥……交往着试试。”  叶晗赶忙解释道,而后偷偷看了眼单明旭……  单明旭没吭声,就低头吃饭。  “那……浮笙嫂子呢?”  单明朗的神情突然严肃了起来。  这一问,问的场面就有点尴尬了。  浮笙一愣,忙抬头看向单明朗,没等殷时桦开口,忙笑道,  “明朗,你可千万别再乱叫了,会让人误会的。”  “哥,我问你话呢。”  单明朗并没有理睬浮笙的回应,而是径自问着单明旭。  “明朗!吃饭!”  殷时桦沉声道。  “哥!”  “别乱叫了,我什么时候说过她是你嫂子了?”  单明旭了解单明朗这耿直的性子,这家伙心思单纯,所以一双眼看人看事,其实很是通透。  明朗喊浮笙嫂子,他没阻止,明朗就这么一直喊下来了……  “吃饭。”  单明朗表情不怎么好看了……  他肯定是比较喜欢浮笙的,浮笙在家里住这么久,说句实在的,也许比起单明旭,单明朗还要更了解浮笙一些。  蔺新鸿和殷梦都没吭声。  这浮笙是怎么来的,上哪儿来的,蔺新鸿心里头是比较清楚的。  单明旭和梁浮笙的相遇,那绝对就是电影里头的场景,那是在地狱门前的相遇,那是在地狱门前的相守……  而单明旭和叶晗……  那就是到了一定年纪的单身男女,很难不去应付的一个情景,那叫——相亲。  截然不同的两种相遇相识,没有好坏之分,也没法以任何界定词去比较判断。  “这浮笙是明旭救回来的,明旭心善,我们家明朗平时就喜欢开玩笑,和谁的关系也都能打的很好很铁,叫浮笙嫂子也就是随口一喊,小晗,你可别当了真。”  “伯母,我不会的,明旭说了他不喜欢浮笙姐……”  叶晗随口说着,这话一出口,殷梦都不自觉的多看了两眼叶晗……  若不是叶晗脸上的表情太过自然随意,殷梦一定会觉得叶晗这话是有意说给某人听的。  叶晗夹了个虾饺放在明旭跟前的餐盘里,  “这是我跟伯母学做的,你尝尝看。”  “……”  单明旭看着餐盘里的虾饺,深吸口气,夹起来放进嘴里。  浮笙看着这满桌子的菜,是真没什么胃口。  在单家住了半年多,一个正常的家庭是怎么生活的……  浮笙是第一次感受到。  让她向往着,期待着,并且妄想着……  餐盘里蓦地多了一个虾饺,心也蓦地跟着多跳了一下,她循着这虾饺微微侧首,眼里那一闪而过的期待变成失落……  叶晗洋溢着大大的笑脸,  “浮笙姐,你也尝一尝,伯母说之前你也跟着她学,说你特别聪明,一学就会,而且做得特别好吃。”  “尝尝看我做的。”  浮笙看着面前这张纯真,阳光,一脸无忧无虑的女孩儿……  明朗说,她今年二十一岁,要真算起来,浮笙还没到二十一……  可这女生见了她,就喊姐姐……  浮笙的筷子夹起餐盘里的虾饺,咬了一口,虾饺里的汁水便流了出来。  “皮薄馅多,汁鲜……没什么可挑的了,比我做的好多了。”  浮笙淡淡说着。  “浮笙姐,你可别这么夸我,把我夸的太满,我可真的是会翘尾巴的。”  叶晗说着,又起筷给在座的人每个人都夹了一个。  “小晗,你别光顾着别人,自己也吃,这可是你自己做的呢。”  殷时桦笑道。  叶晗点头,只是刚吃完一个虾饺,便又开口,她冲浮笙道,  “浮笙姐,你是怎么遇到明旭哥的啊?”  浮笙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而后夹了一箸菜放盘子里,声音淡淡的,带着点轻笑,  “你问明旭吧,我记得不是很清楚。”  “啊?”  叶晗这就有点懵了,看向单明旭。  单明旭现在心里是一千一万个懊悔,自己干嘛要回家来蹭这一顿饭,殷时桦,梁浮笙,还有这叶晗,三个女人一台戏,各个说话都是阴阳怪气。  哪壶不开提哪壶!  “明旭哥……”  “吃饭,好吗?”  单明旭看向叶晗,只说了这么四个字,但话语里已经漏出他的不悦。  叶晗也立马就收住,没再吭声,低着头吃饭。  殷时桦见这氛围突然就冷了下来,又见叶晗这有些心思重重的,不由得主动解释道,  “明旭是有一次出去执行任务,然后在任务过程中遇到了浮笙,当时如果明旭不救浮笙的话,可能浮笙就已经死在枪林弹雨里了。”  “伯母知道的也就这么多。”  “小晗哪,你不要在意这么多,伯母是很喜欢浮笙没错,但是只是把浮笙当成女儿来看,不比你,我是把你当成儿媳妇来看的。”  “伯母……我就是随口问问,心里头没什么别的想法。”  叶晗赶忙道,往嘴里扒了几粒米,脸上全是笑意。  “而且……”  叶晗说着,偷偷看了眼浮笙。  “我想浮笙姐应该对明旭哥也只有感激……没有男女之情的……对吧,浮笙姐?”  浮笙抿着唇,握着筷子的手顿着……  一时间,一桌子的人似乎都在等浮笙的回答。  单明朗是最清楚浮笙心思的……  殷梦和浮笙的关系也算不错,偶有两人交谈时提及她和明旭之间的事情时,浮笙也不怕把她女儿家的心思透露给殷梦。  所以……  这个问题的答案……  其实只有一个,毫无疑问的一个。  但……  殷梦更知道浮笙是个聪明的,并且懂得感恩的人。  父亲母亲领着叶晗回来,这么一桌子饭菜,尤其是母亲,在小辈面前嘀咕着说了这么多话,这用意……  就是让人想装傻都装不了。  答案只有一个,但浮笙却不会这么说。  殷梦心下这么想着,然——  “不对。”  浮笙……  浮笙抬起头,直直的看向叶晗,笑着,浅浅的笑了笑,一笑倾城,大概是这模样儿了……  “叶小姐,我喜欢明旭。”  这话回的是叶晗,但目光看的却是单明旭。  叶晗也没有想到这个寄宿在单家的女生,竟然敢当着单家伯母伯父的面,这么回答……  显然,殷时桦的表情也跟着变了。  “可,可明旭哥说了不喜欢你啊……”  叶晗忙道。  浮笙放下手里的筷子,“这有什么关系呢?”  叶晗心一提,忙看向单明旭,只见单明旭正看着浮笙,只是脸上的表情谈不上好。  “他不喜欢我,是他没有眼光,我喜欢他,也是我的眼光不好。”  “……”  大概是话说出了口,浮笙这心里也就跟着松了口气,她突地站了起来,看向单慕南和殷时桦,  “伯父,伯母,这半年多对你们的叨扰,浮笙很是抱歉,你们的这份恩情,浮笙会一辈子记在心里,将来一定会报答你们。”  殷时桦抿紧着唇,心情很差……  “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浮笙是个孤儿,没什么本事,不能立刻报答你们,自然也不能恩将仇报,把你们心爱的儿子给拐走。”  “……”  殷时桦看向浮笙。  “明天一早我就会离开,虾饺真的很好吃,但我也真的没什么胃口,谢谢单队长,也谢谢伯父伯母,明朗,梦梦姐……”  “浮笙……”  殷梦浅吸口气,“你这说离开,就气话吧?你一个女孩子家打算去哪儿?”  “哦,明朗没和你说吧,九月初军队招募女兵,我报名了。”  “……”  单明旭一愣,忙看向浮笙,  “你报名当兵?呵……你觉得你能入选?”  “当兵要体检,你各项体能测试能合格?还有学历,还有家庭背景的筛查,还有——”  “单明  梁浮笙说完这话,冲着跟前的单家伯父伯母鞠了个躬,便什么都没再说,就这么离了席位。  从此以后,我,不归你管了……  简单的一句话却像一盆凉水自他头顶浇了下来,将他浇了个透心凉。旭,从此以后,我,不归你管了。”  “……”  单明旭不知道这世上竟能有这样一句话,话里头的意思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却足以在骤然瞬间里,让人失去力气。  浮笙上楼的身影窈窕有致,只是单薄的让人觉得心疼。  单明朗放下筷子,在浮笙离席后便跟了上去……  曾笑承坐在席位上,这屁股就有点痒了,这……是个神马情况?  单明朗干嘛要跟上去?  “那个……叔叔阿姨,你们慢吃,我上去瞅瞅……”  说完便一溜烟的跟上了浮笙和单明朗消失在楼梯转角的身影。  ————  厅内,其余的人都还端坐在餐桌前,只是此时的氛围要比之前的更为僵冷。  殷时桦也早已放下手里的筷子,这精心做了一上午的午餐,已然失去了它原该有的色香味。  寡言的单慕南却在这时开口了,  “浮笙在我们家住了这么久,我已然把她当成家里的一员,但浮笙选择要离开,我们也没有理由去拦她。”  单慕南说着让一旁的佣人给大家倒上酒,  “这一杯,就当是为浮笙践行。”  “……”  单慕南这话其实就是顺流而下,于情于理,于眼前的现实,浮笙离开远比浮笙留在家里好的多。  “当兵……呵……当兵……”  单明旭哪里还能听的进父亲说的话,此时脑子还停留在方才浮笙说的句句冷言的漩涡里。  嘀咕了这么一句后,单明旭也放下筷子便起了身,迈着长腿急急的往楼上赶。  “明旭!”  单慕南这边杯子刚举起来,明旭就已经起身要上楼,简直就是在狠狠打他的脸。  单明旭脚步顿了一下。  叶晗攥紧了拳,看着单明旭高达挺拔的身影,她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单明旭的匆忙,火急火燎,甚至是方才那一声低低的,近乎嗤之以鼻的嘀咕,叶晗似乎都深知其中蕴含的深意和情愫。  其实男女之间的感情这回事,复杂起来的确让人头疼揪心,可真的要说简单,那也的确很是简单。  就像叶晗在相亲的咖啡馆包房里,看到单明旭带着一脸木然,没什么表情的样子跟在单慕南身后进来……  那一瞬,这个英俊的,眉宇间似乎都刻画着与众不同的男人,就在叶晗心里定格成了永恒。  军人……?  不,叶晗看到单明旭的第一眼,并不觉得他是个多么正直的军人,倒像是……  叶晗思及自己对单明旭的第一印象时,不由感到有一丝好笑……  一个靠着红三代关系进入军营混日子的军痞子。  是的,一个……军痞子……  可是痞的太有型,什么话都不说,都让人觉得有男人味。  叶晗知道单明旭的年纪不大,如今也不过刚踏进二十三岁的门槛,可是比起学校里那些与单明旭同龄的男生……  单明旭显得成熟而有个性。  深刻的剑眉,眉头轻蹙的时候,额间便会汇聚成一个“川”字……  有人说,如果一个人皱眉的时候,眉宇间能形成一个“川”字,那么这个人……就是好人。  毫无根据的说法,可那一刻,叶晗就信了。  单明旭是个好人。  那日,他们两人话都不多,说的更多的还是双方的父母。  单慕南与家父是多年的老相识,更是在事业上相知相惜的好知己。  叶晗并不知道殷时桦为什么那么喜欢自己,纵然自己平时也的确是能够讨得大多数长辈的欢心。  但在给子女寻找结婚对象,恋爱婚事的事情上……  殷时桦一时间表现出了太多的迫切和焦急。  叶晗察觉到这一点,心存疑惑,却并不太在意,毕竟……  她心知自己对单明旭是有好感的,而且是长这么大,第一次对一个男人有这么强烈的好感,竟是希望……得到他。  哪怕是……不择手段。  相亲结束后,单明旭并未主动联系她,这让叶晗翻来覆去的好几晚都没有睡着。  父亲说,相亲后,若是男方没有主动联系女方,那便是男方没有相中女方……  叶晗不信,她觉得一定有什么其他的原因让单明旭没有时间和机会主动联系她。  固执的这么认为,所以哪怕遭到母亲的反对,她也毅然决然的主动来了单家,借口拜访单家伯父伯母,然真正的目的便在于再见单明旭一面。  她去了,知道单明旭人回了部队。  那时,心下焦躁难安,几乎已经湮灭了的希望又重新燃了起来。  她找到了单明旭没有主动联系她的理由。  再然后……  她看到了梁浮笙。  一个像从画里面走出来的女人,美的通透,美的细致,美的让人几乎找不出一点瑕疵。  黑色的长发如瀑布般,一个人坐在院子的秋千上轻晃的时候,微风吹拂着她的长发……  无论从哪个角度望去,都是美不胜收的景色。  院子里的秋海棠盛开着,娇艳欲滴,可是和梁浮笙融在一起的景色里,这满院子的秋海棠却失了颜色。  殷时桦告诉她,她叫梁浮笙,是个孤儿,单明旭救下来的女人,在她家借住,休养,复健……  那时候……  叶晗就隐约明白了,明明单明旭也不过二十三岁,可殷时桦却在单明旭的婚恋问题上表现出了明显的焦急和迫切。  这当然只是猜测。  到了今天,叶晗来单家做客已不是一两回,常常来报道,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  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喜欢的人,当然得主动争取。  她终于是等到了单明旭。  偶然的……  然后,也就是在今天,也就是此时此刻……叶晗终于肯定了自己心下的猜测。  殷时桦的焦急和迫切,单慕南有些不近人情的刻薄,单明旭眼底纷繁复杂的情绪……  全都是因为这个叫梁浮笙的女人,这个美的像画里头走出来的女人。  “回来,坐下。”  也就不过两秒钟,叶晗却觉得单明旭顿下脚步的这一瞬间实在太过漫长。  “明旭……你……如果真的喜欢浮笙姐的话,我不会介入你们的,谁……也不愿意当第三者……”  叶晗蓦地开口,言语里竟多了一分难忍的酸涩。  “单明旭,坐下。”  单慕南又重复了一遍,这几乎带着命令的口吻已经是单慕南最后的耐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