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浮笙明旭】025:我给过你机会了!(选定)求月票!

【浮笙明旭】025:我给过你机会了!(选定)求月票!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8122更新时间:2017-12-30 08:00:3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单明旭……你就这么舍不得她么?  她就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而已,除了长得漂亮之外,什么优点也没有……  单明旭……如果舍不得就不该让她走……这一走,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  再也不遇到才好不是吗?那女人总让人操心,根本就是个大麻烦……  单明旭……  “吱——”  门突地被拉开,门轴不适时的带出一声怪叫。  几乎条件反射的,单明旭转身就走。  “别躲了,浮笙……已经走了。”  明朗淡淡说了句,听得出心情并不好。  单明旭身影僵住,一颗心仿佛就这么“哐当”一下掉了下来。  明朗从他身边走过,  “哥,你一定会后悔的,因为你的冲动和坏脾气!”  明旭看着明朗径自上楼的身影,第一次意识到明朗和自己也开始有了不和……  他重新转身,进了那间还散发着微黄光亮的房间。  空落落的房间里,几乎没有少任何东西……  他以为她至少还要收拾行李,至少也要……  他忘了,她来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  桌子上有一封信,信封上写着四个字,很漂亮秀气的字——浮笙如梦。  拆开,里头是空的。  一如此时,单明旭的心,空了。  ————  浮笙真的走了,秋天过去,冬天过去……  单明旭像是为了躲避什么,一头扎进军营,很久很久都没有再回家。  明朗在电话里嘲笑他,说他是怕看到浮笙嫂子留下的东西难过,怕空气里还残留着浮生嫂子的味道。  明朗是个文艺青年,说话都文绉绉的,但明旭一听这话,顿时鸡皮疙瘩掉一地,二话不说就挂了电话。  叶晗也常常往军区打电话,单明旭时常装作不在,也从来没有回过电话。  他以为这样……叶晗多少会明白点他的意思。  但,那小姑娘有那个小姑娘的固执,单明旭也无可奈何。  那之后,梁浮笙究竟去了哪里,单明旭真的就没有再过问过。  他们相识一场,都救过对方一命,相互依偎着取暖,一起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这样的经历已经足够刻骨铭心。  这就够了,管的再多一点,只会让彼此都陷入麻烦的局面,他已经吃过一次亏,如果当初她在军区医院,他就不要管她,那之后也不会有那么多尴尬的场面。  大家江湖再见,聊起来,还能说些让彼此都觉得温暖的话。  若江湖再见……  还是不见的好……  心里想着不见,却又被命运捉弄似得……见了。  ————  单明旭开着军用吉普,就这么开进了首都军区。下车后便直奔蔺新鸿的宿舍。  蔺新鸿正在打报告,见单明旭来了,忙笑道,  “这么快?”  “蔺新鸿,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没干什么呀!就是让你帮我带一带新兵!”  “你有病是吧!你让我帮你带新兵?我堂堂……”  “单明旭,我怎么说也算是你姐夫了吧?”  “滚蛋,你还没和我姐结婚呢!”  单明旭白了他一眼,拉过他案台前的椅子就坐下,双腿叠着,  “我告诉你,你不赶紧把调任书给我撤回,我肯定会让你后悔!”  “怎么后悔?”  “弄废你这一批新兵,你信不信?”  单明旭恶狠狠道。  蔺新鸿双手撑在桌上,深吸口气,看向单明旭,  “你断了两根肋骨!你需要好好休息!继续留在特种部队,继续接任务,你是不要命了?!”  “我自己的身体,我比你清楚!我惜命的很!”  “你惜命?是,不错,你的确惜命,有去无回的超S级任务,你可以带着全队凯旋归来!可一个C级任务,你却犯下最低级错误!单明旭,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去调任你这个特种大队大队长!”  “……”  “如果没有上面的命令,调任令怎么可能下的来?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我不管,我要回去。”  “你到底在耍什么性子?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不好么?”  “什么鬼休息?让我跑过来带新兵?蔺新鸿,你手下的人都死光了啊!”  “就你现在和我说话的语气,要是让你姐知道了,你看她会怎么弄你!”  “三句话不到,就谈我姐?蔺少将,你多出息呀!”  单明旭鄙夷的哼了他一声。  “我是没什么出息,所以我乖乖在军区待着,你是出息,再出息不也就为了女人的事情烦心么?”  “蔺新鸿,你是不是找死?我什么时候为女人的事情烦心了?”  “你敢说你这次行动中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不是为了——”  “蔺新鸿!我没有为她!”  “我还没说是谁呢,不知道单大队长的这个“她”指的是……”  蔺新鸿逮着了单明旭话里的漏洞,便是毫不留情的攻击。  单明旭一张脸冷峻的吓人,眼睛直勾勾的瞪着蔺新鸿,颇有一种他再敢多说一个字便要上去揍他的架势。  蔺新鸿也知道这个弟弟没那么好惹,话点到这也就不继续戳他心窝子了。  拖了个塑料凳子过来,蔺新鸿继续打着报告,就让单明旭靠在那儿……  单明旭靠着,全然就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蔺新鸿瞥了他两眼,随口问道,  “我说……带新兵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容易。你就把这也当成一种任务不就得了?”  “……”  “况且,要不是上面下了命令,我也不愿意实打实的把你调来这边。为了梁浮笙的事,你心里算是把我给恨毒了。”  蔺新鸿随口道,话出了口又忙捂住嘴,对上单明旭那双简直都要喷出火的眼睛……  “我不是故意的啊。”  “不过……明旭啊,你真的不愿意带新兵?”  “不带!”  单明旭斩钉截铁道。  “也不是纯新的新兵,已经筛选过一拨了……”  “我说了我不带!你不是要我休息么?成,我就赖在你这宿舍,好好休息!”  “……”  蔺新鸿看着单明旭就这么起身,往他宿舍的小床上一靠,那平整的豆腐被子瞬间就被压的褶皱难看起来。  “你都多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这么耍赖皮,我就是对外说你是特种大队的大队长,也没人信啊!”  单明旭面对着墙壁,对蔺新鸿的无奈质疑施行无声抗议。  一人不开口,神仙难下手。  单明旭不吭声,蔺新鸿也没辙,看看自己手头上的工作,还是先忙完工作再说。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了,一道清亮的嗓音响起,  “报告!二连一排二班班长梁浮笙!”  “……”  那躺在床上面对着墙壁的身影顿时像是被冷冻弹给打了一样,除了心脏狂躁跳动外,身体彻底僵硬。  太过熟悉的声音,又有别于之前……  她……竟真进来当兵了!  蔺新鸿心下暗笑道,这来得早来的晚倒不如来的刚好。  斜眼瞥了下躺在床上的高大身躯,心忖,倒还挺耐得住性子,不过……  正因为这么耐得住性子,才更显奇怪吧?  单明旭弟弟啊……  这不管是谁进来,看到一个长官不像样的躺在床上,都会造成不好的印象吧?  除非……他就是不敢动!  哈哈,着一想到单明旭也会有不敢动的一天,蔺新鸿就觉得能笑上一整年。  梁浮笙穿着一袭笔挺的军绿色新兵军装,漂亮精致的像瓷娃娃般的脸,也不知是帽檐遮出来的阴影显得黑,还是晒得有些黑……  但……依旧漂亮,比过去的漂亮更漂亮……  这是此时脸对着墙壁,眼神却偷偷往门口瞄的单明旭得出的结论。  “什么事?”  “这个礼拜的日志报告已经写完了,还交给您么?”  “哦,放这吧。”  梁浮笙把一沓报告放到蔺新鸿桌角,离得近的时候,梁浮笙一改方才一板一眼的态度,冲蔺新鸿俏皮一笑,  “少将啊……”  蔺新鸿扬眉,  “干嘛呀?”  和梁浮笙相处了一段时间后,蔺新鸿也算是明白为什么单明旭能掉进她这坑里了。  这女人的确是美的出类拔萃!  “那个……你不是说有新营长过来带我们嘛……大家就很好奇,来的新教官会不会很变态啊?”  蔺新鸿摸着他的下巴,沉吟了一下,道,  “用变态这个词形容教官会不会不太好?”  “唔……”  “那浮笙你说说看,怎样才算变态?怎样算不变态?”  “你这样就挺变态的了……”  “哦,那新教官要比我变态的多!多得多!”  蔺新鸿一字一顿道,着意让躺在床上的某人听到。  梁浮笙一脸惊恐。  蔺新鸿双手交叉着撑着下巴,  “话说梁浮笙同学,你当着教官的面说教官变态……胆子也是贼大贼大的嘛?”  “嘿嘿嘿!”  “好了,归队吧,一会儿还得练吧?”  “嗯啊,那我先撤啦!”  梁浮笙说完便要转身,就在这时,余光里蓦地出现一道身影,让梁浮笙下意识的往一旁警惕的退了半步。  单明旭整了整自己的军装,目光睥睨的看着她,  “看来在部队里过的还不错嘛……”  “……”  看到单明旭,梁浮笙也是有一点懵。  不过很快就回过神,笑道,  “托单少爷的福。”  “单少爷?应该是教官。”  教官?  帽檐下梁浮笙的细眉挑了一下,茫然的看向蔺新鸿,问道,  “新来的教官……是他?”  不知为什么,梁浮笙的这个反应让单明旭感到些许不舒服。  她见到他的反应比想象中要……平淡,冷静。  表露出的那丝惊讶和茫然,全属正常范围。  单明旭觉得自己是脑子有坑,才会因为她的反应够平淡够冷静而心存不悦!  蔺新鸿看看单明旭,耸了下肩,对浮笙道,  “不是。”  这下轮到单明旭愣住了,不由瞪向蔺新鸿。  蔺新鸿一脸坦诚道,  “你不是说你不愿意么?就你那往我床上一倒,死皮赖脸的样儿,我能不好好的想一想怎么让上头撤回这份调任书?”  “呼……”  蔺新鸿说到这,梁浮笙不由出了口气……  单明旭拢着眉看向她。  只见梁浮笙对蔺新鸿道,  “教官,他不愿意带我们这批新兵,可千万别勉强他啊!我们可一点儿也不稀罕他的啊……”  “……”  “那两位长官,你们忙,我归队训练了。”  蔺新鸿这余光里瞥到单明旭的脸都绿了,心下暗笑,脸上却还是一脸正经,冲梁浮笙挥挥手,  “嗯哼,你去吧。”  梁浮笙冲蔺新鸿笑了一下,便转身离开了。  她这一走,单明旭立马就拍桌子,冲蔺新鸿道,  “一个女新兵,随随便便就能往你这宿舍跑?部队的规定呢!被你这个堂堂少将给吃了?!”  “渍渍……我说单明旭少爷,你的侧重点怎么总那么奇怪?”  “哪儿奇怪了?就光这一条,我就可以打个报告上去!”  蔺新鸿看着性情一下子就急躁起来的单明旭,颇感慨的摇摇头……  “说完了么,大少爷?”  “……”  单明旭抿了抿唇,表情很是纠结。  蔺新鸿站起来,侧着屁股靠在办公桌上,双手环胸,看向单明旭,  “本来这批女新兵也轮不到我来带,只是原先带她们的教官被上头给拎走执行任务去了。我这宿舍之所以换到最外面最底楼的这一间,就是为了方便几个女兵班长排长来递交报告。”  “你是不是故意的?”  单明旭突然问道。  蔺新鸿知道他在质疑什么,也没和他绕弯子,  “明旭,我不是那种公私不分的人,况且你单大少爷的感情生活,我蔺新鸿也没那么大的脸能做主。”  “那这难道还是巧合不成?”  “你受伤的事情,你外公知道了。”  “……”  单明旭一愣……  “你在部队的一举一动,除非是绝密任务,不然,你外公要想知道,都能知道。我先声明,不是我打的报告。渗入到你们特种部队了解信息,我还没那么大的权限。”  “你在任务中犯下低级错误受伤的事情,我也是在上面发调任书下来的时候,随便打听了一下,你自己提交的报告,写的还是比较真实的吧?”  单明旭板着张脸,没吭声。  “除了外公……我爸妈知道么?”  “……知道。”  单明旭忙皱起眉,“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  蔺新鸿清了清嗓子,一时间这眼神就有些躲闪了。  “是你……”  “准确来说,是你姐。”  “那不还是你!”  蔺新鸿抿了抿唇,“明旭,你要不是梦梦的弟弟,我真不在乎你要干什么。”  “……”  单明旭别过头,完全就是把蔺新鸿给看扁了的表情。  “把你调回北惊军区呢,爸妈一方面是想让我看着你,在你伤没有痊愈之前,不许你乱跑,另一方面……”  “……”  “咳咳,你不就有时间理理你的那位叶小姐么?”  “蔺新鸿,你未免也太过蹬鼻子上脸了吧?说来说去,就是我爸妈的意思呗。”  蔺新鸿耸肩,不否认。  “没种!”  单明旭又狠瞪了蔺新鸿一眼。  蔺新鸿对这个叛逆的中二青年呢,也是相当的宽容大度了……  他瞪他,他耸肩,他鄙视他,他忍……  不过……  这小子在他面前也嘚瑟不了多久了,等他和殷梦扯了证,什么都不怕了的时候……  单大队长?  特种部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长官?  呵,看他不整死这个狂妄自大的臭小子!  “唔……那单大少爷怎么着?还是坚持要我想办法驳回调任令?”  “……说得好像你有这个权利似得。”  “我就说单大少爷宁死不屈,上头也没有办法呀,总不能真的让前总司令的外孙血溅当场吧?”  蔺新鸿看着单明旭,目光耿直的很。  这个英姿飒爽,年轻有为的少将,过去在他眼里还算是一条汉子,自从和殷梦在一起之后,愈发的像条“走狗”……  哪里还有半点自己的主张?  不用想也知道,等他成了自己姐夫,百分之百,忠犬级别妻管严一个!  “我只带到这批新兵毕业。”  单明旭极其没好气的说道。  “不不不,只要三个月……调任令上也写的很清楚,只需要你调过来帮忙三个月。”  “……我说你们这个军区真的是有毒啊!”  “咦?难不成单少爷是想要待上半年多时间?”  “谁想待那么久!”  单明旭说完转身便往外走,就丢给蔺新鸿一个任性不羁的背影。  蔺新鸿笑了笑……  还是殷梦说的对,这个弟弟看起来在部队待了几年后变得成熟懂事不少,但是……那只是作为一个军人,作为一个成年人而言的成熟懂事。  若是碰上感情……  依旧幼稚,依旧冒失,也依旧的……喜欢逃避。  “单少爷!”  蔺新鸿冲着单明旭大喊了一声,拉住单明旭不耐烦的步伐,  “蔺少将,又有什么事儿啊?”  “单少爷别忘了自己是名草有主的人!这批女新兵中,长得出色的不少,单少爷再风流倜傥,也收着点啊!这里可是部队!”  蔺新鸿径自说着,单明旭却已经越走越远。  要说蔺新鸿没有存坏心,鬼都不信!  练兵场上,穿着一色的新兵正在各排排长的指挥下操练着队列。  两点多的太阳算是比较晒人的,好在现在入了冬,操练也算是一种取暖了。  单明旭手背在身后,绕着操场走了一圈……  最终站到了新兵营二连一排的方阵跟前。  排长没见过单明旭,但是看到单明旭的肩章后,立刻军姿敬礼,  “报告,长官,二连一排排长方锐!”  “新兵营营长单明旭。”  “原来您就是接蔺长官的新营长。”  单明旭颔首,扫了一眼这个三十多人的方阵,女兵们看起来都差不多的年纪,二十岁左右的年纪。  就他绕着操场走上这么小半圈,便已经有不少新兵的目光往他身上瞥了……  这穿着军装的男人,多少会增添几分英气。  可单明旭眸光深邃,五官深刻,即便是褪去这身军装,也不难看出他的英姿!  “笑什么!”  站在第一排中间的两个女生,瞄了单明旭一眼,而后就不自觉的偷笑了一下。  谁知,这一笑却被单明旭逮个正着!  当即便是一声呵斥。  “中间两个!出列!”  偷笑了一下的两个新兵顿时收起了那一丝笑意,立刻往前迈出一步,双腿并直。  单明旭走到她们跟前,俯视着她们,  “说说看,笑什么!”  “报告,没,没什么!”  “不说是吧?”  “报告!”  突地,梁浮笙大喊一声。  单明旭眸子微眯,  “出列!”  “报告教官,我知道她们在笑什么!”  “说!”  梁浮笙挺胸抬头,目光直视前方,大喊道!  “教官长得帅!宇宙第一帅!”  这一喊,别说是这一个排了,就是离得不远的一整个二连都听的清楚!  顿时细碎的低笑声响起。  那两个因为偷笑被叫出列的新兵忙看向单明旭,重重点头。  一旁的排长站在边上,额头上都冒汗了。  这个梁浮笙可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单明旭瞪了那两个新兵一眼,拖着步子走到梁浮笙跟前,  “叫什么名字!”  梁浮笙的美眸转到单明旭身上,与他四目相对,唇轻启轻合,  “梁,浮,笙。”  “很好,梁浮笙……绕操场十圈!跑!”  梁浮笙面色淡定,依旧带着浅浅的笑,  “教官这么帅,这么养眼,别说十圈,二十圈我也愿意呀!”  明显带着调戏的语气,听得一旁的排长又是心肝儿一颤!  队列里的其他新兵也都意会的低低笑着……  单明旭板着一张脸,  “谁再笑,跟着一起跑!”  顿时所有人都噤了声。  梁浮笙双手收腰,面带浅笑,被晒黑些许的的脸蛋露出与往日不同的娇艳。  没等单明旭开口,梁浮笙已经“一二一”的跑了出去。  下午的操练之后,新兵营营长被女新兵公然调戏的八卦立刻就传了出去……  说什么的都有。  晚间吃饭的时候,蔺新鸿拍拍单明旭的肩膀,  “牛气啊,帅教官,我看看,有多养眼?”  “……”  蔺新鸿才刚坐下,单明旭就已经端着餐盘离开了座位。  “喂?”  这边喊了一声,那边却没有应答。  晚间,蔺新鸿追八卦追到单明旭的办公室里,一进门倒是没直切主题,反倒是绕着弯子问,  “怎么样?这间屋子安排的好么?桌子椅子什么的,舒服么?”  单明旭人靠在椅子上,双腿翘在桌角上,压根就是闲着的样子。  蔺新鸿说什么,他也就当没听见,径自打了两个哈欠。  “这么困就回宿舍洗洗睡呗。”  “等人。”  单明旭像是实在有些怜悯蔺新鸿,丢了两个字给他。  蔺新鸿这眉头一扬,琢磨起了这两个字……  “等人……唔……不会是在等……”  “蔺新鸿。”  单明旭突然喊了他一声,这一声倒是没再夹着他的大少爷脾气,反倒是多了一点温和。  蔺新鸿眉头微扬了一下,  “哦?”  “梁浮笙的身体检查,真的没有问题?”  “……”  单明旭神情认真,目光紧紧的看着蔺新鸿,  “你该知道进了部队当了兵,日夜操练,对身体的负荷极重,如果你只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而去满足她的这点小任性……”  “明旭,梁浮笙是个成年人,她能为自己做主。”  “……她懂个屁。”  单明旭别过头嘀咕了声。  蔺新鸿叹了口气,摇摇头,  “你还说你不喜欢她……”  “……”  “操场那么大,你一个营长偏偏挑了二连,偏偏挑上二连一排……明旭啊,你姐夫我这眼睛没瞎。”  “浮笙的事情,你可没和我爸妈说吧?”  “爸妈倒是问起来浮笙在部队的情况,我说她挺好的。”  “那……他们知道我这次调过来,会和浮笙接触么?”  “军区部队里面的事情,他们哪管得了那么细?部队里这么多兵……”  单明旭看向蔺新鸿,认真道,  “之前的我不说了,浮笙的情况,千万别再八卦回去。”  蔺新鸿眉头扬了扬,  “渍渍,你不会真打算在部队里来个暗度陈仓?然后……”  话没说完,就被单明旭一个眼神给怼了回去,  “你只要答应我就好。”  “放心吧,你是我弟弟,梁浮笙说到底只是个外人,我有分寸。”  “蔺少将,我姐有没有说过,你真的是蛮厚脸皮的。”  蔺新鸿双手环胸,往桌边一靠,轻笑道,  “你以为我是怎么追上你姐的?”  “我以为是我姐可怜你,怕你祸害别人,才委屈自己嫁给你。这叫什么来着……哦,毁灭小我,成就大我。”  “……”  蔺新鸿微微笑着看着单明旭,在心里又在记仇薄上给单明旭添了重重的一笔。  “好了,我不在这碍你眼了。要是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说。”  “恩。”  单明旭应了声,蔺新鸿便出了办公室。  少将没走多久,敲门声又响起了,单明旭阖着的眼睁开。  梁浮笙站在门边喊了声“报告”!  “两千字的检查报告,这就写好了?”  梁浮笙轻笑着走进来,把检查报告放到他面前,道,  “不是怕教官你等不及嘛。”  “这里是部队,你和教官说话用的是什么语气?”  “我用了什么语气啊?”  单明旭收起腿,双手搭在椅子上,头微微抬着看着梁浮笙,  “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你打算做几次?”  “教官说的话,我听不懂。”  “你把部队当成什么地方?”  “部队就是部队啊。”  “梁浮笙,如果我不想让你留在这,易如反掌。”  梁浮笙轻轻笑笑,  “教官放心,我知道教官的本事,你可以用很多理由把我赶出部队,我不怕,没遇到你以前,我是怎么活的,以后也能活。”  “……”  单明旭目光灼灼的看着梁浮笙。  绕着操场跑十圈,两千字的检查……  这样的处罚,委实是重了,可是单明旭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应对梁浮笙……这近乎报复性的挑衅!  他完全感受的出来!  这个女人竟是在报复他!  “梁浮笙,我再提醒你一次,这里是部队,你最好注意你自己的言行。”  “教官,你来之前,我在新兵里头是出类拔萃的优秀,怎么你来之后,我就是个言行有问题的新兵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牙尖嘴利,咄咄逼人了?”  单明旭的印象里,梁浮笙的眼有个性,但个性里不缺柔软和温柔。  “我一直都如此。”  “……”  “以前我以为你喜欢那种温柔,能给你无微不至关怀的小女人样儿,我就装成那样儿,谁知道……你的品味比我想象中要差的多。”  “你还在埋怨我!”  “没有。”  “你说谎。”  “教官,我倒觉得是你在说谎。”  “……”  “那么大个操场,干嘛要跑到我跟前?大半夜的,让我交什么检查报告?”  梁浮笙说着往前迈了两步,  “单明旭,你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你要是不跑到我跟前来,我压根已经想不起来单明旭这个人。”  她神情冷漠,语气也一样的冷漠。  或许他是说错了,并不是埋怨,她只是不再把自己当一回事。  “教官,检查报告我已经交了,如果没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单明旭给回复,她便径自踏出了办公室。  身形依旧窈窕细长,只是……她的长发……不见了。  院落里,长椅上,随风任意吹拂的柔软长发,不见了。  ————  梁浮笙,就这么以一种单明旭怎么都没想到的方式和他重新相遇。  不得不说,蔺新鸿在其中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这么长的时间,蔺新鸿甚至都没有和他提过只字片语……  这个女人就在他的军营里军训,剪去了长发,穿上了军装,戴着军帽,成为这一片片绿色当中的一点。  他有些兴奋……  看着这强硬的女人,看着这个似乎褪去了所有的伪装,露出她真面目的女人……他觉得兴奋。  他一个人待在宿舍里,就这么看着窗户外的操场训练地,终于看清楚自己的心。  说不想见是假的,说怕尴尬是假的,说麻烦是假的。  梁浮笙,我给过你机会了,让你走的远远的。  单明旭唇角微微牵起一抹笑。  他不知道,那个从他宿舍里大步离开的女人,夜色下,露出得意而自信的欢愉——  单明旭,我给过你机会了!让你离我远远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