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神级兑换系统>目录>

42.第42章 行踪泄露(下)

42.第42章 行踪泄露(下)

小说:神级兑换系统作者:坚强的小树字数:3065更新时间:2017-12-31 07:34:23
    森林,灌木,积雪,白茫茫一片。  李勇艰难地抬头,寒风把他的眼睛吹成了一条缝。风雪实在太大,逼得李勇不得不停下来。  李勇依靠在一颗大树,直接坐在雪白的学地上。他的屁股用一层厚厚的兽皮围着,倒也不怕雪地上的冰寒和潮湿。  一只雪兔如箭一般从一片荆棘丛中窜出,飞快的窜向一片干枯的草丛。  “一只可怜的兔子啊,雪地里生活很艰难吧。”李勇看着雪兔,对自己自言自语地笑道。  随即他从旁边的大树间,扳下一截枝桠,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这根小截枝桠,瞬间朝着雪兔射去。  十公分长的枝桠在李勇手中,如同利箭一般,全根没落在雪兔之中,疾奔中的雪兔,突然间栽倒在雪地上,把身下染成一片血红。  李勇撑着大树,由于身体裹地太厚,站起来有些吃力,当他站好后,却非常块地朝着雪兔跑去,边跑边喊:“好东西,可不能浪费了。”  李勇拾起雪兔,拔出它身上的枝桠,双唇对着雪兔的伤口,大口吸允着。好一会儿,李勇从意犹未尽地平举着雪兔,失望地看着流干了血的伤口。  已经两天了,自从噩梦般的地狱之旅开始后,李勇都仿佛在做梦。  自从听帮主闫苍海说了擎天剑派的情况后,李勇原本不安分的心,更加得狂躁起来,一往无前地追随着帮主的脚步,希望帮主在成仙时,能拉自己一把。  不是有句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吗?  再怎么说我们都是帮主的属下,帮主升天了,应该也需要属下,就算不需要,也会看在昔日的情分上,顺手拉自己一把吧。  只要自己成了仙,家中的瘸脚老娘,嘴巴左边有一颗美人痣的娇妻,还有五岁多,一直喜欢拔自己胡子的儿子,以后也都能成仙了,一家子在天上其乐融融,要什么就变出什么来,那是多美丽的景象啊。  可惜,一场噩梦,让所有的希望都变成了空白。  在那场灾难里,一千多的兄弟,永远躺在了那里。  李勇因为胆小怕死,幸运地冲出了峡谷后,偷偷一个人撒腿就跑,更加幸运的,竟然没有追他这么一个普通的帮众。  就这样,跑了两天,还有自己的武功虽说不高,但也不低,以至于在寒冰森林中,不至于无法生存。  令人无法想象的是,李勇很努力地回复当时地情景,就感觉一场梦一般,迷迷糊糊地,兄弟们就死了,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发大水,为什么墙壁上有冰,还有擎天剑派不是被天鹰派追杀吗,怎么又突然出现。一切的一切,对李勇来说,都是可怕的噩梦。  噩梦醒后来,希望彻底地破灭了。  “不行,我要报仇,让我不能成仙,我要把你们全杀了,报仇~”李勇大喊大叫,脸有些扭曲,一看就知道情绪非常激动。  “哈哈哈,报仇,我要杀了你们,哈哈哈,报仇啊~”慢慢的,给人一种疯癫状的感觉。  就在此时,李勇的十多米圆的枝叶间,突然钻出一个年轻的脑袋,当这个脑袋的主人看到了疯癫状的李勇后,突然喊道:“兄弟们,这里有个落单的,带他回去给帮主问话吧。我们这些三湖门的斥候要是再追查不到擎天剑派的消息,帮主真有可能把气都撒在我们身上了。”  接着,树林中连续窜出十多个手握兵器的大汉,对着李勇道:“你是束手就擒跟我们走呢,还是要我绑你走。”  “哈哈哈哈,你们要追杀擎天剑派,我知道,我带你们去,哈哈哈哈…”李勇癫狂般地大笑。  为首的大汉皱了皱眉,沉声道:“那走吧。”  另一片森林中,白发的青年男子,穿一件单薄的白色长衫,优雅地坐在一张淡黄色的太师椅上,他的前面摆放着同样是淡黄色长条形木桌,木桌很干净。  木桌旁边站着两人,两人的手里各拿着一块黑布,只要有飞雪落到木桌上,两人马上在第一时间就把木桌擦干净。  除了飞雪外,有些飘落在桌子上的枯叶,会被两人提前发现,随之把这些杂物阻挡在外面。  白发年轻人右手握着青色玉杯,杯子上纹着一只雪白的雪狐,雪狐的眼睛非常有神,若人盯着它的眼镜,仿佛这只雕刻着的雪狐,要跟你说话一般。这是宗师级的雕工,才能雕刻出如此惟妙惟肖的图文。  青年的左手握着一只洁白无暇的玉壶,玉壶里还有半壶金色美酒。  白发年轻人一手玉壶,一手玉杯,自酌自饮。  悠悠地喝着美酒,看着眼前大自然打造的雪白美景,白色的枝桠,白色的雪地,白色的山峰,甚至天和地都被白色连成了一片,白发年轻人仿佛被这美酒和美景熏地醉了,不由地放声唱到:“一只玉壶一唇青,青青白白乱世人。冰封千里天地寂,酒饮千杯雪醉人。”白发青年自我陶醉于天地间。  他的身后五百米处,搭了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帐篷,如同一个小型的营寨。只是营寨里的武者,不管是快接近后天的,还是已经后天的,远远地看着自我陶醉的白发年轻人,不敢上前。甚至看向他白色的背影时,眼中都泛着一丝敬畏。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裹着棕色兽皮的大汉,从营地里走出,急冲冲地跑到白发青年的面前,迫切地问道:“江公子,我把我所有知道的东西都告诉你了,这些情报,足已节省了你好几天时间,对你来说,这是我的功劳,现在是否可以让我加入你们天一门。”  江公子把酒杯放在唇间抿了一口,望着远处的白色山峰,用低沉的声音淡淡地说道:“功劳,确实不小,按理说,加入天一门这样的小要求,一点都不过分。”  “什么叫按理说?哼,我身为一个后天三阶高手,多少人求着我加入,难道你们天一门还不愿意?”  “不是!”江公子仍然看着远方,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轻声笑道,“本来,我应该欢迎你加入的,可是,你却做了世界上最愚蠢的一件事啊?”  “什么?”棕色兽皮衣大汉不解道。  “呵呵呵。”江公子笑了笑,柔声细语地道:“难道闫苍海生前没有告诉过你,千万不要打扰我喝酒吗?”  “哦,那很抱歉,在下向你赔罪。”大汉说完,双手握在身前,微微弯腰,算是行礼。  “道歉?”江公子笑道,态度一如既往的温和,“不用了。”  大汉听完,也笑了笑:“感谢江公子大度。”  “没什么。”江公子轻轻地笑了起来,“用你一条命,来赎罪吧。”  “什么!”大汉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在此时,江公子的身子突然腾空而起,如鬼魅般飘向大汉。  “你这是什么意思!”大汉怒吼。然后,江公子双手,不由分说地抓向大汉。  “一个小辈,也敢在我面前出手。”大汉丝毫不减,“噌”地一声拔出长剑,立刻缴向江公子。  “好剑法。”江公子笑道,顺势身子一侧,避开了长剑,接着道,“不过就凭这剑法,想要灭杀我白衣鬼影江公子,好像还不够啊。”  江公子的身子,在大汉的长剑空隙间,接连晃动,大汉一连三招,竟然无法逼退江公子,反而让他轻易地靠近了自己。  “死,斩浪剑法。”大汉的长剑,突然斜举向天,瞬间朝着江公子劈去。  “好剑法,只可惜,还是差了那么一点。”江公子的声音离大汉越来越近,依旧是那么轻描淡写,柔声细语。“但是在的大元国第一身法的白衣鬼影面前,连沾衣都不可能,所以,你就上路吧。”  江公子猛然上前,身子如鬼魅一般,避过大汉飞快下劈的长剑,瞬间接近大汉,同时右手探向大汉脑袋。  “不!”大汉想要躲避,没想到江公子以更快的速度,一爪抓住了他的脑袋,连忙喝道,“你不能杀我,我对你还有用,我可以带你去找擎天剑派。”  “呵呵,死吧。”江公子微微用力,大汉的整个脑袋,突然如西瓜一般破碎开来。  当大汉的身子,重重地砸在雪地上后,方才立在江公子桌子旁的一人,飞快地端着一盆盛着温水的金盆子过来,供江公子洗手。  江公子把双手浸入温水中,目光却投向了无尽的远处,喃喃道:“擎天剑派,不是个个都是一无是处的匹夫吗?什么时候,竟能想出如此的连环局了?你说,擎天剑派还有聪明人吗?”  旁边立着的人,仿佛没听到江公子的问话,依然平静地对着金盆子。  因为他知道,江公子问话,根本不是问他人,而是问他自己。以他自负的性格,绝对不会相信有人比他考虑地更全面,更周全。  稍后,江公子突然想通了什么,痴痴地笑起来:“高手寂寞啊,智慧间的比拼,总是最醉人的游戏。此行,终于发现有些乐趣了。那个对手,你准备好了吗?千万别让我赢地太轻松了。”  “故意泄露行踪,这是为什么呢?让我猜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