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神级兑换系统>目录>

155.第155章 何必挣扎(大章,四千字)

155.第155章 何必挣扎(大章,四千字)

小说:神级兑换系统作者:坚强的小树字数:4351更新时间:2017-12-31 07:34:36
    颜松俊等人的出现,让秦石虎的心沉到了谷底,原本剧烈交战的欧阳释,也缓缓地退了开,有些失望地道:“剑之道,果然名不虚传,不过很可惜啊,不能再与你一战了。”  秦石虎望着天际不断划来的流光,原本一直以来,只不过是颜松俊等年轻一代的骚扰,以为各派的筑基高手不会很多,却没有想到,四个门派联合起来,那晶莹的流光,如同下了流星雨一般,不停地向着连云峰射来,秦石虎的心,也跟着沉到了谷底。  逃?也不过是临时前的挣扎而已,看到这这股力量后,秦石虎知道,即便是一开始就要逃,也逃不开已经布置好的一张大网,这张大网,恐怕在今晚敌袭之前,就已经悄然地张开,擎天剑派的任何一人想要出逃,恐怕都必须要击穿这张大网,否则,一切的挣扎,恐怕都是徒劳。  而之前的冷崖和欧阳释的战斗,恐怕是他们想要看看剑之道和秦小茹宇宙大道的神奇而已。  而此刻,匍匐在暗处的野兽,已探出了凌厉的爪牙,此刻的擎天剑派,就如同在凶兽下企图挣扎的绵羊一般。  连云峰顶,柳青青等人望着天际处不断划过来的流光,脸色一片惨白,完了,擎天剑派包括下一代,都逃不出去了。  “遁地符,快使用遁地符。”一旁,张雄突然回过神来,急忙低声吼道。  柳青青看了一眼焦急的张雄,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即右手摊开,露出了一张遁地符,轻声道:“我试过了,遁地符失效了。”  张雄一阵错愕,随即同样面如死灰:“怎么办,下一代,恐怕不能保住了。”  柳青青同样沉默,现在的一切,已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的先天修士可以左右的了。自己,包括张雄等人,都不过是凶兽眼里的一只绵羊而已,最多的不过是一只只会反抗的绵羊。  于此同时,秦石虎已从空中落下,站在众人的中间,紧跟着,秦小茹也落了下来。  而远处,流光不停地划过天际,已发现了二十多道流光慢慢停止划动,浮在了连云峰的四周。  “二当家!”  “二当家!”  秦石虎一落下,众人便以他为中心围了上来,此刻团团地围在他的四周,等他拿主意。  秦石虎的脸色非常的严肃,面对着一双双布满死意的双眼,秦石虎冷冷地开口道:“今日,恐怕都要战死了。”  雷柱低吼道:“二当家,我等战死也没有什么,只可惜了下一代啊,云易和毕松这些好苗子,却没有培养出来。”  秦石虎暗叹一声,把目光转向几个年轻人身上,秦少风,云易,王诗诗,毕松,唐小月…。  一个个的脸上满是坚毅的神色,不用秦石虎问,云易便先笑道:“副帮主,我等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又岂会怕死?擎天剑派的年青一代,不会丢上一代人的脸。”  秦少风只是对他的父亲轻点了一下头,已表达了他死战到底的决心。  王诗诗笑道:“二当家,反正都跑不了了,我们就轰轰烈烈地战死吧。”  毕松没有说话,迎着秦石虎的目光,又紧了紧手中的长剑。  “小月虽然修为不济,但是不会丢擎天剑派的脸。”在这一刻,平时嘻嘻笑笑,一副没心没肺的唐小月,脸色也出奇地严肃。  秦石虎道:“若是有机会,就跟着小茹一起,你们几个逃出去,以后潜心修炼,然后找到帮主,为我们报仇。若是无法突破,那就死战吧。”  所有人点了点头,众人一路走来,即便是年轻的一代,也不会矫情到非要留下来死战到底,自从擎天剑派浪迹天涯开始,他们就懂得了如何抉择,若是无法幸免,便笑着死战赴死,若是能走,那便逃走一个是一个,而逃走的,将要背负巨大的仇恨,这个包袱,恐怕比死亡更累。  无论是谁,若是出现了能逃走的机会,那么必然也将背负起复仇的包袱,直到仇人全部覆灭。  秦石虎满意地点点头,随即把目光投向了身边的老兄弟们,挤出一道笑容道:“这一次,恐怕谁都无法把我们分开了。”  “哈哈哈,一起去黄泉喝酒,那也好,下面,还有好多兄弟们呢。”赵宇突然笑道。  “哈哈哈,二当家,不过是下黄泉而已,很多兄弟们都去了,我们不过是晚一步而已,说不定我们现在下去,跑快一点还能追上他们的脚步,要知道,我们可都是先天高手。”雷柱笑道。  “野兽说得对啊,说不定兄弟们看到哥几个都成先天高手了,会非常的羡慕。”大山羊咧嘴直笑。  “二当家,你就不适合笑,看你笑得多难看。”张雄乐道。  “那就…战吧。”秦石虎笑得更加的难看,抬头望着立在虚空的一众高手,秦石虎长剑指天,猛然喝道:“兄弟们,把你们的力量借给我,修罗阵法。”  于此同时,秦小茹的身后,柳青青带着云易等年青一代的高手也把她围在中间,以秦小茹为首的修罗阵法,也顷刻间成型。  空中小筑处,孟青被四个强于他的人团团围住,无法挣脱,怒火滔天,愤怒地咆哮道:“你们若是敢动他们,我孟青发誓,要跟你们不死不休。”  一旁的冷墨闻言,眼中突然闪过一道杀意,把目光投向其余三人,示意是不是杀了孟青。  李泰沉默不语,康裕同时也把目光投向龙志杰。这里龙志杰的修为最高,势力也最大,若是苍叶宗为难,还需要龙志杰最先站出来扛。  龙志杰想了想,默默地摇头,对着几人传音道:“要灭杀擎天剑派,只不过是那几人潜力太高,结了死敌就要灭杀,而孟青,即便是与我等敌对又如何,以他的资质,比不上我们其中任何一人。”  冷墨传音道:“若是今后他对我们门下出手呢?”  龙志杰冷笑道:“那最好,就以那理由,把他杀了,到时候再出点血给徐淑意而已,若是直接杀了,恐怕苍叶宗不会善罢甘休。”  其余三人闻言,默默地点头,认可了龙志杰的话,随即不管孟青如何地咆哮挣扎,四人的法力死死地把他困住,以孟青刚刚晋升金丹的修为,根本无法挣脱四人联手的压制。  虚空中,欧阳释一步步地在虚空中走来,边走边把玩着手中黑色的匕首,看着底下视死如归的众人,一脸的淡然。  冷崖满面灰尘的身躯从泥地里慢慢地升起,满脸杀意地看向秦小茹的方向,双眼仿佛能燃起火焰。  颜松俊一脸冷笑着,高高在上如同神灵一般俯视着众人,脸色倨傲。  龙兴科一脸冷漠,看向擎天剑派的目光,如同看待死人一般。  最先出手的,是范睿的金色大锤子,空中的大锤子迎风涨大,率先朝着秦石虎等人的头顶,狠狠地砸了下去。  于此同时,范睿冷笑着:“转移法宝吗?我看你们这次,如何转移。”  眼看锤子凌顶,修罗阵法间,猛然爆发出剧烈的彩光,秦石虎的一剑,率先刺破了大锤子上附带着的法力,一剑把大锤子挡开。  龙兴科冷漠地出手,虚空中一脚踏下,灰色的光晕立刻从他脚踏处弥漫开来,灰光笼罩下的连云峰,突然间地面开始颤抖,一根根的石柱冒了出来,不断地分割着擎天剑派的众人。  “斩!”秦石虎出手,一片剑光荡漾开,刚刚冒起的石柱,被切竹笋一般被切断开。然而依然有人站立不稳,或颠倒,或被石柱刺穿了脚底心。  冷崖再度出手,淡蓝色的飞剑突然脱体而出,遥遥地朝着秦小茹刺来,秦小茹暗叹一声,只好运起青莲抵挡,转换空间的能力,距离越远,消耗法力越多,随意转移,实在是得不偿失。  而且此刻众人好几人站在一起,分明也提防自己的宇宙大道,只要有一人中招,另外一人必然会在第一时间解救,面对着修为高出自己许多的两个两个站在一起的修士,秦小茹暗叹还是法力不及,否则若是修为相当,别说是两人,就算是三人,也能短暂地停住。  而此刻,唯有硬抗。  不断地有飞剑落下,此刻虽然众人也暗自注意着秦小茹的诡异能力,见秦小茹一直没有施展出来,越来越大胆了,二十多人,二十多件法宝,已经陆续地朝着连云峰砸下。  “轰~”人群中,没有筑基强者支持的张雄,雷柱两人的修罗阵法,率先被法宝攻破,众人受到法宝力量的轰击,被强悍的力量击飞出去。  两组修罗阵法的成员,纷纷受伤惨重,张雄的腹部被飞剑的剑气斩出了大片深深的伤口。而雷柱身上,右腿上出现了两个血洞,鲜血如小溪一般涓涓地往外流,左手臂被飞剑斩开了大半个伤口,好几根神经血管被斩断,如同钟摆一样托在肩膀处。  其余人损伤更重,更有十多人躺在血泊里昏迷不醒,呼吸微弱,恐怕即将死去。  雷柱等人端坐在地上,看着躺在身边呼吸若有若无的兄弟们,心中大痛。这些人,都是自己相处许久的兄弟啊,原本自己经历过一次惨痛后,能看淡许多,没想到,看到兄弟们再次出现伤亡时,仍然是伤心欲绝。  “疯子,疯子。”大山羊抱着断了腿后昏迷不醒的江枫,痛哭。  而越来越多的法宝砸下,秦石虎和秦小茹的两组修罗阵法,在坚持了五秒钟后,终于在一片尘埃过后,人仰马翻,即便是秦石虎和秦小茹两人,身上都挂满了血迹,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众人心中一片死灰,即便是想拼命,也没有资格啊。  于此同时,空中的颜松俊等人缓缓降下,手持飞剑,缓缓地压向擎天剑派众人。  或坐在地上,或还躺在地上还能动的人,吃力地用手持剑,把自己的身体撑起,然后颠颠撞撞地聚拢,相互地靠在一起。  这些受伤只要还没有昏迷,还能站起来的人,此刻都重新站了起来。  “擎天剑派,死战到底。”满身血迹的雷兽,张雄,赵宇,大山羊等人慢慢地爬起,这一刻,他们连走路都很吃力,却让更多还留有意识地人从地上爬起,重新拾起长剑,再次站起来面对着明知无法战胜的敌人。  “愚蠢。”颜松俊冷笑,对于擎天剑派的行为,他蔑视到了极点,一群莽夫而已,竟然还想反抗。  四周,不时地有流光缓缓落下,他们,要对擎天剑派赶尽杀绝。  而秦石虎周围,聚集的伤者越来越多,一群连行动都困难的伤员,以他为中心,爆发出强烈的战意。  “临时挣扎。”冷崖冷笑一声,率先提着宝剑,从空中朝着秦小茹扑去,秦小茹脸上已经惨白一片,刚才的抵抗,已消耗了她全部的力量,此刻若是冷崖压上,已无反抗的法力。  “真的,要死了吗?”秦小茹心中一片平静,我要死了,你在哪里?  “保护小茹。”众人间,顷刻爆发出猛烈的战意,然而,战意不能化为战斗力,还没有等他冲上前去,颜松俊一掌拍出,原本刚刚吃力站起来的人,纷纷被一掌击飞出去。  颜松俊冷笑:“还有谁敢再站起来。”  确实,这一掌后,站不起来的人更多了。  但是躺在地上的人中,大山羊最先站了起来,迎着颜松俊冰冷杀意的目光,吐了一口口水,接着还有雷柱,张雄等实力高深的高手,陆陆续续的,能站起来的,就没有躺着的人。  死战到底。  颜松俊冷笑,心中的杀意大盛,手中的飞剑金光闪烁,已发出阵阵的轻鸣,随时飞出杀敌。  “小丫头,去死吧。”冷崖的长剑,朝着秦小茹劈下。  “小茹~”雷柱用嘶哑的声音怒吼。  “小茹快闪啊。”张雄咆哮,只恨自己实在没有力气上前支援。  “帮主,要是你在就好了。”大山羊双手撑着地上,实在是无法撑起自己笨重的身躯。  “唉,帮主,只可惜,不能跟你纵横天下了。”钱金刚跪在地上,遥望远方,突然站起身体,朝着秦小茹的身前冲去,他要用自己的身躯,来抵挡冷崖的长剑。  “挡我的剑?那就一同死吧。”冷崖冷笑,神色说不出的狰狞。飞剑,突然斩下,凌厉的剑光随着他的身子,瞬间朝着身下的众人斩去,钱金刚首当其冲,冷崖冷笑:“老子都说了,你们都是临死的挣扎,徒劳而已。”  而他的身形刚刚飞到一半,身子突然顿住,一道微热的火光,悄然在他的面前浮现。  这道陌生的法力,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虚空中,冷崖如同一只小鸡般被一个年轻人捏住脖子,双手双脚乱蹬,却怎么也无法挣脱开来。  只见那年轻人笑道,声音响彻全场:“既然是徒劳,那么你临死之前,何必要挣扎呢?”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擎天剑派众人,猛然抬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