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神级兑换系统>目录>

192.第192章 岳擎天失踪

192.第192章 岳擎天失踪

小说:神级兑换系统作者:坚强的小树字数:3099更新时间:2017-12-31 07:34:40
    火红的长剑上,宋飞立于剑尖之上,众人趴在长剑的边缘,如同当初的大山羊一般,脸上满是惊讶和激动。  “帮主,你已经成为仙人了。”老狼等人激动地无以复加。  “没想到,我们擎天剑派,也有这一天啊。哈哈哈”血鹰大笑。  “大山羊,快继续跟我们说说,你们进入黑领山脉的事情。”  “对呀,大山羊,快说。”众人催促道。  “哈哈哈。”大山羊大笑,却没有说话,而是把眼神瞟向了一旁的秦石虎。  后面的秦石虎站在血鹰等人的眼前,一向平稳冷静的他,呼吸缓缓急促起来,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丝丝的颤音:“当初在我等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帮主,可还活着?”  血鹰等人好像知道秦石虎要问这个问题,皆摇头叹息。  “怎么了,难道大哥他,他真的…”从来没有人听到过,秦石虎说话会带着哽咽。  “二当家,不是的。”血鹰的声音突然响起,“其实,我们也不知道。”  “你们也不知道?”宋飞转过身,语气透露着奇怪,“你们是当事人,为何会不知情。难道是当时昏迷了?”  “不是这样。”血鹰对宋飞抱了抱拳,沉声道,“我只记得当初国师降临,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完全都不记得,后面就记起我们被擒。好像中间有一段记忆,完全是空白。”  宋飞把目光转向老龙老秋等人:“你们呢?难道也是这样?”  老狼点点头:“血鹰说的没错。我向几个兄弟都问过了,没有人能记起国师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像我们突然从国师降临,下一瞬间就被抓住,但是我们后来算过日子,这期间有一天的时间,我们什么都没记住。”  宋飞转回头,心中惊讶:“全部没有了记忆,难道是被人删除了吗?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难道是被人抹去记忆,是国师吗?不可能是他,抹去记忆涉及到灵魂的层面,灵境以下根本做不到。那么为什么会有人抹去他们的记忆,岳擎天呢,到底怎么样了,死了,还是活着?如果是活着,是有人为了岳擎天而抹去他们的记忆吗?这样做,又是为什么呢?  宋飞只觉得一层层迷雾挡在自己的眼前,看不清,摸不透,也许去问问喻良,他应该知道吧。  蓝天白云间,有流光在穿梭。这是一个巨大的葫芦,葫芦上,坐着一个身穿八卦袍,头戴紫金冠,留着山羊胡的中年人,中年人满面红光,精神奕奕,远远看去就有一股仙气扑面而来。这个中年人的对面,坐着一个身穿普通灰色长袍的道人,两人的中间,放着一块木板,木板上,有紧致的玉壶和玉杯,两人交杯换盏,好不快乐。  随着葫芦的飞行,时不时地穿入白云之间,若隐若现。  穿着普通灰色长袍的中年道人饮下了一口酒后,笑指着八卦袍的道人:“师弟,你看你这副行囊,也不过是骗骗凡间俗人而已,我修道之人,戴着的紫金冠,无一不是法宝。也唯独你,把凡间的装饰物戴在头上,若是让其他道友看见,岂不是成了笑话。你呀,真是太过迷恋凡间权势,以至于修为停止不前。”  若是宋飞在场,定能认出这两人,就是当初把自己扔进地狱黑炎之中的喻良和李锐艺。  喻良给李锐艺满上一杯酒,笑了笑:“师兄是出尘之人,小弟当然是比不了的,那权势,自从小弟沾上之后,便割舍不断。我明知凡尘权势是毒瘤,却又如飞蛾扑火,实在是无奈啊。”  “你啊,还是心性未稳,也许等哪一天你腻了,就不会留恋了。”李锐艺笑道,捧着喻良斟满酒的玉杯,一饮而尽,又重新把玉杯放在木板上,不一会儿,喻良便又为他斟满了美酒。  喻良提起玉杯,与李锐艺对饮了一口,轻声笑道:“师兄既然路过此地,师弟自然尽一番地主之谊。我那修炼的山上,已备好了美女美酒,那些凡间女子,身上虽然灵气差些,倒是生得一副好皮囊,还希望师兄不要嫌弃。”  “凡间女子?无妨,先看看再说。”李锐艺道。  “我还准备了一个小节目,想必师兄会喜欢的。”喻良笑道。  “哦?师弟有何节目?”李锐艺的心思被提了起来。  “还记得当初在武灵宗遗迹里,我们一起扔入地狱黑炎之中的小子吗?”喻良问道。  修真者的记忆力不是常人可比,被喻良这么一说,李锐艺立刻想起来,好奇地问道:“怎么,莫非他还活着不成?”  “那地狱黑炎,你我进去都要焚烧成灰灰,小小一个筑基小子,又如何有机会生还。他的几个同伙被我抓住了,我已下令,送了两个过来,师兄若是无事,倒可以拿他们解解闷。”喻良笑道。  李锐艺听后摇摇头:“凡人而已,生命力太脆弱了,提不起多大兴趣,到时候师弟你把他们绑着,用凡火活活烧死吧,总比歌舞好看一些。”  “好,师弟定然满足师兄这小小的要求。”喻良道。  一杯酒饮下,喻良又倒了一杯:“来,师兄,小弟敬你。”  李锐艺饮下了一杯酒后,压低声音对着喻良道:“师弟,你的大元国往西一些,便是月华宗的领地,你可知道,月华宗的论道大会快要开始?”  “论道大会嘛,自然是听说过的。”喻良笑了笑,“每五十年一次灵矿的分配权嘛,难道今年有改变不成。”  李锐艺笑了笑,饮酒不语。  “师兄,来,小弟敬你。”喻良敬完了一杯酒后,笑着道,“师兄,到底这次出了什么变故?”  “也不是什么大秘密。”李锐艺笑道,“听说此次会开放一次秘境,让年轻人进去探险。而我听说,此次秘境之中,将有天元圣水出世。”  “天元圣水?天元圣水。”喻良双眼迷糊,呢喃念道,突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立刻惊愕道:“是传说中的天元圣水!”  李锐艺含笑点头:“不错,正是此物。能够提升灵田等级,对于任何门派,都是稀世珍宝。”  喻良微微皱眉,有些不解:“师兄,既是如此重宝,为何月华宗不占为己有,反而让附属门派一起抢夺,要知道,历史上,也有不少附属门派背叛的事情发生。他月华宗,难道就有如此自信,觉得附属门派永不背叛?”  “这,又哪里是我等能知道的事情啊。”李锐艺摇头苦笑,“我等即便是有幸进入,也争不过月华宗的天才之辈,也不过酒后做一个谈资而已。”  “唉,是啊,月华宗崛起千年,远比不上我黑火教历史悠久,如今竟然有如此成就,司马哲果真是奇人啊。”喻良叹道。  葫芦在白云间穿梭了一会儿,喻良突然指着底下的一座高峰道:“师兄,那便是我俗世的修炼之地。”稍后,葫芦口缓缓下压,青色的流光迅速地压向山峰峰顶。  峰顶的平台上,刘权,庞怀,杨谦等一干人等尽皆站得整整齐齐,当看到空中出现熟悉的绿光后,顿时心中一松,脸上却随即恭敬起来,遥遥地对着飞来的绿光躬身,虔诚地迎接着喻良的到来。  葫芦在快靠近山顶时,突然慢了下来,喻良站在葫芦的最前面,俯视着众人。  “参见国师。”众人的声音非常的整齐。  “哦?这么多人在?”喻良有些惊讶,这些都是他平日里的狗腿子,都是由他一手提拔出来的,自己吩咐过只要听命行事便行,平日里无须多礼,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全部到齐了。  不过想起了身后的李锐艺,喻良又觉得这些人挺识相的,可谓让自己挣足了脸面。随即,喻良对着刘权等人道:“这位是我的师兄,李仙长。”  刘权等人看着喻良后面的李锐艺,见到又一个修仙者,顿时心中大定,连忙恭敬地道:“拜见李仙长。”  “呵呵,师弟倒是会享受。”李锐艺淡淡地笑道,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慢慢地从虚空踏步下来。  葫芦突然缩小,飞回喻良的掌中,就这一手,就看得众人眼红。这种修仙者的手段,凡人任凭位高权重,也是无法习得啊。  喻良从空中下来后,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这仙山上和仙山下的人,好像太多了些。喻良先把这份不悦埋在心中,客气地领着李锐艺进入大厅之中。  刘权等人站在大厅之外,不敢进入,只得等喻良出来。  大厅内逐渐摆上了美酒,升起歌舞,二八年华的少女们,开始摆弄长袖,展示歌喉。  喻良告罪了一声,慢慢地走了出来,出了门之后,便对着门外的刘权等人,一脸不悦地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这是要举家搬到我这儿住吗?”  “国师,救命啊。”刘权等人,立刻跪了下去。  “救命?大元国内,还有人敢杀你们吗?”国师冷哼道。  而就在此时,一道莫名的少年声音从远方传来,声音之响亮,震撼整个大元皇城,不仅仅是帝国高层,就连老百姓都听得清清楚楚。  “喻良,今日不但要杀了他们,就连你,老子也要杀鸡一般宰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