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神级兑换系统>目录>

199.第199章 秦石虎的泪

199.第199章 秦石虎的泪

小说:神级兑换系统作者:坚强的小树字数:3015更新时间:2017-12-31 07:34:41
    秦石虎冰冷的黑冥剑一路刺破喻良释放出的碧绿蔓藤,忽地来到喻良身前,喻良满脸的杀意顿时定格,突地转化为惊骇。  “秦石虎,你一个筑基一阶,竟然能突破我的法力。”喻良满脸的不可置信。  “杀!”秦石虎脸上的战意正盛,加上平时就少语,哪里还跟他讲什么废话,无情冰冷的长剑,瞬间刺向他的咽喉。  “给我去死。”喻良急忙之中,立刻收回飞剑,迎向秦石虎的黑冥。  “当!”两者交击,这一次,却是喻良被逼后退,秦石虎占据了上风。  “不可能,你只是筑基一阶。”在空中倒退了一段距离之后,喻良的脸上突然爆发出狰狞的神色,突然看向秦石虎手中的黑冥,尖声道:“不可能,就算你拿着是灵器,你也不可能胜过我,没有道纹,不是道器,这是怎么回事!”  可惜此时此刻,没有人替喻良解惑,秦石虎剑之道的杀伐之气越来越浓,无形的杀意,逐渐地弥漫开来,喻良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心中猛地出现恐惧。  随即,喻良把这莫须有的恐惧又压了下去,眼前的人只是筑基一阶而已,自己怎么可能会败。  “给我去死吧。”喻良再次上前,碧绿的三菱梭子再一次爆射出去,于此同时,飞剑搅动,碧绿的法力再次成型。  宋飞右手平举,紧紧地扣住李锐艺的咽喉,冰冷的笑容逐渐瓦解,慢慢地,脸上浮现一抹嘲讽的讥笑。  李锐艺整个人黑了大半,全部都是被灼热的火焰焚烧所致,如同焦炭一般的皮肤下,隐隐还有肉香传出。  李锐艺原本绑在身后的长发,此刻被燃烧成一团黏糊物扣在脑袋上,脸上也满是灼伤,神情萎靡,此刻被宋飞的右手扣着,脸上却突然笑起来。  宋飞淡淡地笑道:“有意思,事到临头了还能笑出来。”  “哈哈哈哈。”被扣住的李锐艺听后,突然放声大笑,笑完之后,看向宋飞的眼睛,脸上露出浓浓的不屑和傲气:“今日你我的对决,有数十万人都看到,你若杀我,消息必定会传回黑火教,黑火教的怒火,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凡夫俗子可以承担。所以,你不敢杀我。你不敢!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我不敢!”宋飞也逐渐地大声笑着,突然停止笑容,脸色一沉,对着李锐艺冷冷地道,“我不敢?”  看着宋飞露出浓浓杀意的冰冷眼睛,李锐艺莫名地闪过一丝恐惧,心中挣扎了一下,沉声道:“我承认你的实力,你现在不算是一个凡夫俗子,放开我,今后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  “这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好听的笑话。”宋飞轻轻地笑道,说完后,捏住李锐艺咽喉的右手手臂,突然间燃烧起微弱的红色火焰,然后慢慢的,这些微弱的火焰,开始顺着宋飞的手臂,钻入李锐艺被捏住的脖子之中,接着顺着脖子处的筋脉,开始运转全身。  “你干了什么,你,啊——”李锐艺突然痛苦地大叫。  这是宋飞独有的运用火焰方式,如同修炼太阳真火一般,可以把火焰力量经过筋脉,吸收到气海之内。反之,也可以根据自身对太阳真火的熟悉,把体内的法力形成火焰,注入到敌人的筋脉之中,这种痛苦,就相当于宋飞修炼太阳真火时吸收火焰一样,比真正的火焰焚烧身体,还要痛苦许多倍。  况且,宋飞吸收火焰,是一点点地吸收,不会超过自身的承受能力,而此次给李锐艺注入的,哪怕是一丝的火焰力量,没有太阳真火功法的李锐艺,所受的痛苦绝对超出了宋飞修炼太阳真火的时候。  火焰,开始透过李锐艺的筋脉,在他的身体内部燃烧起来,李锐艺的身体,如同一个喷洒着火焰的法宝,从他的毛孔中,不时地喷出灼热的火焰来。  痛,剧烈的疼痛,深入灵魂的疼痛,使得李锐艺不顾仙人的脸面,痛苦地在空中大嚎,整个身躯,在空中不断地扭曲颤抖,企图摆脱这深入灵魂的痛楚。只可惜,整个身体被宋飞紧紧的扣住,根本无法摆脱宋飞的束缚。  宋飞看着挣扎中的李锐艺,火苗印在他的脸上,迎着他的笑容一闪闪的,看到李锐艺在承受难熬的痛苦,宋飞变得非常的开心,低声地笑道:“你放心,我控制住了法力,不会让你很快死去的,因为,我不敢杀你啊。哈哈哈哈,老子不敢杀你。”  “求求你了,给我个痛快。”李锐艺到了现在,哪里还不知道宋飞言语中的嘲讽,只可惜巨大的疼痛,飞快地摧毁了他的意志,摧毁他高高在上的傲气,此刻的他,不过是一个尽快求死的卑微小人物而已。  “那怎么行,我不敢杀你。”宋飞笑得很舒心,很阳光。  惨烈的嚎叫,让山顶上的大人物们听得头皮发麻,心中发堵,从这哀嚎中可以看出,空中的这位白衣年轻人,好像不是什么仁慈的主啊。  特别是少女们,一个个脸色惨白,若是宋飞无异于他们的美色,那么很有可能,自己就要接受如此的下场。  想到这里,这些貌美如花,平日里一个个眼高于顶的千金小姐,暗暗下定决心,为了不死,为了捕获这个强大男人的心,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来讨他的欢心。  空中战斗的喻良,突然听到李锐艺的哀嚎,待转头时,就看到李锐艺被宋飞捏在手中,发出惨痛的哀嚎。  “不好,师兄都不是对手。”看到李锐艺落入到如此下场,喻良心中立刻大惊,也顾不得跟秦石虎战斗,打算马上离开,离得越远越好。  “分心?”耳边,传来了秦石虎淡淡的疑惑,然后一柄黑色的长剑,瞬间映入喻良的眼帘,在他的瞳孔中突地放大。  自从秦石虎有了黑冥剑,原本喻良就被秦石虎逼着打,落入下风,此刻竟然还敢分心,立刻就被秦石虎这位战斗高手抓住了破绽,一剑刺破了喻良的咽喉,随即猛烈的杀伐之气,突地在喻良的咽喉位置炸开。  “啊——”喻良因痛大喊,筑基巅峰的修士,秦石虎这一剑没有立刻要了他的性命,情急之中,喻良用尽全身法力,忍痛立刻倒飞出去,随后也不敢看秦石虎一眼,身子化为一道流光,突地朝远处飞去。  什么杀人,什么国师的脸面,此刻在喻良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字“逃。”逃得越快越好,只要逃出去,他就可以回黑火教搬救兵,把眼前的两人,彻底灭杀。  逃,只要逃出去就好了。一切噩梦,都将结束。  “你这么急,这是要去哪。”一个悠闲的声音突然在喻良的耳边响起,喻良浑身大震,不可思议地扭头,却发现宋飞一手提着李锐艺,正保持跟自己平行的飞行方式,趴在自己的身体上方,手上的李锐艺如同一个大火炉一般,冒着灼热的火焰。  而这灼热的火焰反而烘得喻良的心拔凉拔凉,然后喻良看到,宋飞慢慢地伸出了白皙的左手,“嘭”得一声燃起灼热的火焰,随即,宋飞手上的火焰脱手而出,如炮弹一般狠狠地轰在喻良身上。喻良整个身子被这股大力直接轰得朝地下落去,咽喉被刺,火焰的灼烧,痛得喻良大喊大叫。  然而还没有等他完全落地,又有一股大力传来,宋飞的身影比他更加快速地来到他的下方,然后一击鞭腿踢出,把喻良的整个身子直接踢飞了出去。  于此同时,喻良听到宋飞朗声道:“二叔,接着。”  “是!”秦石虎沉闷的声音突然在喻良耳边响起,然后喻良感觉胸口一痛,一柄黑色的剑尖刺穿他的气海,从他的胸口透体而出。  喻良艰难地转头,看到秦石虎冰冷的脸色,然后拔出手中的黑冥剑,接着粗暴地抓住自己的头发,朝着仙山的山顶落去。  “怎么会这样。”喻良面若死灰,呆呆地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随即,喻良的余光看到,一滴眼泪突然从秦石虎的眼角滑落,这个冷酷冰冷的男人,竟然掉泪了。  宋飞和秦石虎两人几乎同时落在山顶上,宋飞提着李锐艺,如同提着个破沙袋一般,随意地拖在地上,只不过李锐艺凄厉的哀嚎时有时无,仿佛述说着宋飞手段的残酷。李锐艺惨痛的哀嚎声中,还有断断续续的求死声音,更是如一只大锤子一般,狠狠地击打着众人的心灵,让人忍不住地恐惧颤抖。  宋飞看了一眼被秦石虎抓住的喻良,看到了秦石虎眼角的一滴泪水,心中叹息一声,当日欠下的债,终于讨回来了。  宋飞没有想过怎么对待喻良,那是擎天剑派所有人的俘虏,宋飞相信擎天剑派的兄弟们会有很好的办法招待他。  接着,宋飞的目光逐渐冰冷了下来,扫向山顶上的大人物们,以及跪在地上,看上去楚楚可怜的一地少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