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神级兑换系统>目录>

919.第919章 喝杯茶水压压惊

919.第919章 喝杯茶水压压惊

小说:神级兑换系统作者:坚强的小树字数:2026更新时间:2017-12-31 07:36:21
    敲断了杜月月的两只小腿骨,这仅仅只是开始,修士间的惩罚,最痛苦的莫过于灵魂,单单肉体上的惩罚只是小儿科而已。  黑色的棍子继续举起,大长老再次落下,这一次是大腿骨又发生了粉碎性的骨折,因为黑棍下落时带着大长老的法力,骨头碎裂地非常彻底。  “啊!”杜月月再次发出凄厉的哀嚎,从小到大,她都是被捧在手心,何曾受过如此的刑罚。  黑棒一次次的落下,让杜月月的凄厉声越来越响。  一旁的关岩正色道:“大伯,杜师姐没错,你不该如此责罚她。”  六长老此刻也已经来到了关岩的旁边,一脚踢出,直接把关岩的两只小腿给踢碎,让他跪倒在地上。  “父亲,你竟然如此是非不分。”关岩正色道,此刻的他占据门规大意,他不相信长辈会当着那么多弟子的面来惩罚自己,那样岂不是视门规如无物?  关岩不服,利用法力开始飘起,不想让自己的身子跪在君栩和李秋眉的面前。  六长老没有说话,直接按住关岩的身子,让他再次跪下,这一刻,关岩想要起身都没有办法。  “父亲,孩儿没错,你太不公。”关岩再次大喝道。  而就在此刻,众人看到原本一直站着的祖师白槐有动作了,他们看到他来到李秋眉的面前,原本高傲挺拔的身子竟然在李秋眉的面前弯腰,对着李秋眉道:“孙媳妇,让你受惊了,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这只是那两个人的错,还请不要怪罪其他的门人,老朽在这里向您赔罪了。”  原本看热闹的众人,看到这一幕后全部都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高高在上的祖师,竟然会向一个弟子的妻子躬身赔罪。  这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如此一来,也可以说明,那神茶肯定是祖师泡的,此人在祖师心目中的地位绝非他们可以想象。  一时间,众人看向杜月月和关岩时的表情非常的精彩。  而看到这一幕的关岩,也是惊呆了,原本可以仗着大义凛然面对,现在看来,眼下的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控制了,自己好像得罪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而那个人物,连祖师都要赔礼道歉。  “不敢不敢,祖师客气了。”李秋眉连忙去扶白槐。  白槐的身子一动不动,一字字地道:“您要是不原谅老朽和其他空灵岛的弟子,老朽就在这里长拜不起。”  观众们惊呆了,若是刚才的躬身已经超出他们想象的话,这一句话更是打破了他们对事情的认知,眼下的事情,仿佛比想象中还要严重百倍。  关岩终于反应过来,用不可置信地表情看着李秋眉,原来一开始自己就错了,那是能够让祖师都无法得罪的人物,别说是自己耍小聪明,就算是对方真的违反了空灵岛的门规,若是自己出头,倒霉的还是自己。  因为自己和她,根本就不在同一个重量级。  关岩的脸色变得一片刷白,整个人无力地垂下,对着六长老道:“孩儿愿意受罚。”  而事情的接下来的发展,同样让众人为之大惊。  六长老沉声道:“来人,上黑幽冥水,把他们两个的元婴抓出,泡在黑幽冥水之中。”  黑幽冥水,虽然不至于把人的元神消亡,但这是整个空灵岛最为严厉的刑罚,甚至有些承受过此类刑罚的弟子说过,在承受那刑罚时,不如死了来得干脆,那是个承受过一次,如果要承受第二次,不少弟子宁愿选择自杀的刑罚。  真正的生不如死,一般只有犯了极大罪孽的弟子在行刑前,会把他的元神抓出,放在就幽冥水之中浸泡,让他享受灵魂剧痛的惩罚。  却没有想到,今天六长老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要用如此的刑罚来惩罚两个弟子,只因为他们无辜挑衅那个叫做李秋眉的女人,那个君栩的妻子。  而眼下的这种惩罚,更是超乎了平日里惩罚的强度,若是平常,就算两人故意冒犯其他人,最多也被责骂,面壁思过而已,哪里会有如此重的惩罚。  这也给每一个人打算找李秋眉麻烦的人敲响警钟,让他们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可以冒犯的存在。  黑幽冥水被放在两个如同个小马桶的容器中。  两人的元神被他们的父亲亲手抽出,然后两人含着泪,用颤抖的双手,把他们浸泡进黑色的冥水之内,一时间传来了两人凄厉的惨叫声。  “啊,啊!”凄厉的惨叫声让所有人为之动容,这是他们所见过,所听过的最严厉的惩罚,让所有人不由地生出惊恐之心。  两只容器的盖子被盖上,凄厉的惨叫声顿时消失,但是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耳旁,久久无法散去,他们知道,那盛着黑幽冥水的容器内,继续着他们凄厉的惨叫,只是被隔绝了而已。  做完了这一切后,掌门白东轩喝道:“所有人都滚,以后没有我等命令,任何人不得上第六层,并且第六层的另一个小院乃是君栩和他妻子所住,若是让我知道有人擅自打扰,杜月月和关岩就是你们的榜样。”  “是!”众人心中骇然,白东轩的这一番话更加确定了李秋眉的地位,能够跟祖师一起居住在第六层,这是连掌门都没有的权力。  众人渐渐地散去,很快又只剩下了原先的几人,白槐笑道:“刚才让孙媳妇受惊了,这是老朽的错,来,喝杯茶水压压惊吧。”  “祖师,秋眉不敢当。”此刻的李秋眉,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以自己的身份,对方根本就没有如此重视自己的道理,由此李秋眉继续道,“秋眉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承蒙祖师看得起,秋眉不慎惶恐,只是以秋眉的身家,根本不值得祖师如此做,若是祖师不说明,秋眉心中极为惶恐。”  白槐腹诽,你拥有那样的女儿和女婿还说无依无靠的话,那这修真界谁还敢说自己有依靠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