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091.我愿意给你婚姻

091.我愿意给你婚姻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17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0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容少谦觉得自己没遇上金娉婷前,生活得就如枊下惠似的,没有任何女人可以勾起他的晴欲。  但遇上了金娉婷后,才知道心动是什么感觉?才发现原来他并不是自控力好,只是没有遇上让他失控的女人而已。  金娉婷感觉到男人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太过灼热的注视,让她有一种被人剥光衣服的窘迫不安,浑身都不自在。  “看什么看?”她气哼哼的抬眼,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低头,继续用力的切着盘中的烤牛排,仿佛泄恨似的,但牛排似乎跟她作对一样,在盘里滑来滑去。  “你漂亮,所以我忍不住要看。”男人邪肆勾唇,视线触及她盘中那块完整的牛排,伸过手,把她的盘子端到了自己面前。  “你……你干什么?”金娉婷愣了一下,心里却因为他那句赞美而暗暗染红的双颊。  男人没有理会她,低头专心的切着牛排。  女人看着男人的举动,一股暖意从心底掠过。  其实她对他的态度那么恶劣,是故意的,她就怕会越陷越深,怕不可自拔,怕受伤。  但男人似乎都不在意她的态度,一如既往的惯着她。  金娉婷不是铁石心肠,特别是经过昨晚,她似乎已经对容少谦衍生出一种特别的感情。  就像现在,看着他那么细心的为她切牛排,她会感动,会开心,甚至觉得他很帅,让她想不顾一切的去拥抱他。  但,她不敢。  面对感情,她是懦弱的,是个胆小鬼。  容少谦知道女人一直在看着自己,他唇角淡淡上扬,抬眼,看她,锐利的眸光捕捉到她眼里那一抹痴然,他唇边的笑容不禁扩大了几分,把切好的牛排放回了她面前。  “谢谢。”金娉婷慌乱的逃避他的眼神,借吃东西掩饰着。  “不谢,这是身为你男人的职责。”  “咳咳……”金娉婷听到他这么理直气壮的话,差点被噎死。  “慢点吃。”男人勾唇,宠爱的看她。  “容少谦,我说你能不能别老以我男人自居呀?”  “你又忘了,叫我少谦或者谦,下次再犯错,我会惩罚你的,还有,我本来就是你男人,昨晚刚刚荣幸的转正。”男人笑得贼兮兮的。  “你……”金娉婷一时语塞,瞪了他一眼,又说:“你为什么就纠着我不放呢?比我漂亮比我好的女人多得是……”  “其他女人再漂亮再好,我也无法动心,偏偏只有你,让我心动。”容少谦看着金娉婷,表情无比的认真,无比的诚恳。  金娉婷愣住了,天哪,这是表白吗?  她定定的看着男人,对上他认真而深情的眼睛,心跳突然加速,因为他的话。  “娉婷,难道你看不出我喜欢你吗?不要逃避,好吗?试着接受我,好吗?”男人动情的嗓音很好听,就像醇酒似的,让人听着会醉。  金娉婷眨了眨眼,紧张得吞口水,有些不知所措的说:“我……我……不知道。”  容少谦突然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坐下,扶着她的肩膀,深深的凝视着她。  “我知道你没有安全感,但,我愿意给你婚姻,给你爱情,给你一个稳定的家。”  “我……我不要这些,我不要结婚,不要恋爱……”  “你要的,你需要爱,昨晚,你不是很享受我给你的爱吗?难道这么美妙的事情,你不想吗?”容少谦看得出金娉婷的心开始动摇了,他循循善诱着。  金娉婷迷茫了,她眨着明媚的水眸,看着男人,不知道该不该接受他?  昨晚的经历,的确很美妙,就算现在回想起来,她感觉到心底依然会闪过颤栗,闪过悸动。  男人扶着女人肩膀的手突然滑至她纤细的腰间,猛然收紧,把她搂入怀里,也许用行动来证明更有力,让她再次体会男女间的美妙,比他说一百句深情的话语要有用。  低头,狠狠吻住女人的嘴。  金娉婷在被男人搂入怀里那一秒就知道,他会吻她,莫名的,她期待着,没有像往常那样,推拒他。  经过昨晚,她的身体是极度敏感的,经不起男人狂野的撩拨,没几下,便感觉到一阵阵电流般的悸动瞬间传遍了全身,电得她晕头转向,心跳加速。  慢慢的,她沉沦了,双手情不自禁的攀上男人的脖子,紧紧的搂着他。  她的身体贴在男人的怀里,显得特别的娇小。  显然,男人也动情了,深邃的眸子里,跳跃着火焰,单纯的吻一吻,抱一抱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的手,不受控制的伸入了她的裙摆里,在她身上游移着,流连着。  他想要更多,他想像昨晚那样,狠狠的征服女人,但,地方不对,他还是得控制。  许久后,他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女人,伏在她肩窝处,哑着嗓子呢喃:“娉婷,小妖精,我前辈子一定是欠了你的,所以注定栽在你手里了。”  金娉婷吐气若兰,眼神迷离,听了男人的话后,她不甘示弱的顶回:“既然你上辈子欠了我,那我昨晚又欠了你,正好扯平,现在我们是不是不拖不欠了。”  男人闻言,哑声失笑,为女人的机智。  “你休想,这辈子我们注定纠缠不清了,我一定会与你纠缠到下辈子,下下辈子。”  就在他们浓情蜜意时,包房的门突然被人拉开,一个神情慌张的男人闪了进来,又迅速的拉上门,然后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门外的动静。  容少谦眸子一沉,迅速的把女人搂在怀里,然后利用高大的身躯保护着女人。  回头,冷厉的目光射向进来的男人,却猛的愣住了,眉头随即拧起。  “二叔。”  容展腾一直留意着门外的动静,听到容少谦的声音,他才转过头来,也愣住了,他万万没想到竟然遇到容少谦,他脸上闪过了尴尬之色,瞬间涨红,结巴着打招呼:“少……少谦。”  金娉婷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听到容少谦跟别人说话了,她才知道有人进来包房。  她不由好奇的从他怀里抬起红红的脸,看向容少谦称之为二叔的男人,发现他一脸慌张和尴尬,愣愣的站着。  容展腾暗暗的看了看金娉婷,眼里闪过了惊艳与讶异,赞叹着女人的漂亮。  门外突然传来急速的脚步声,隐隐的还有女人的叫嚣声。  容展腾神色一慌,一边着急的找地方藏身,一边说着:“少谦,帮帮我,让我躲一下,等一下你二婶来了,无论如何都要替我挡着,拜托了。”  容展腾在包房里转了几圈,最后咬了咬牙,弯腰钻进了桌底。  金娉婷一脸懵然,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容展腾要躲他老婆?  但,容少谦则一副见怪不怪的神情,他淡定的轻轻拉好金娉婷的裙摆,避免走光。  “砰……”门被人推开。  “容展腾,你出……呃?少谦……”  “啊……好痛呀,你放开我……”  容少谦与金娉婷都齐刷刷的看向门口,只见一个中年女人揪着一个年轻女人的头发,中年女人恶狠狠的样子,而年轻女人则满脸痛苦与羞愧。  中年女人正是容展腾的妻子何冰清,而年轻女人是容展腾前不久才搭上的女星舒萌萌。  “二婶,发生什么事了?”容少谦眉头轻蹙。  “容总裁,救我……”舒萌萌看到容少谦就像见到救星似的,连忙求救。  “舒萌萌,你给我闭嘴。”何冰清一边说一边狠狠的用力拽了一下舒萌萌的头发。  “啊……”舒萌萌惨叫了一声,被拽得整个身子都别扭的弯着,痛呼道:“你放手。”  “死不要脸的贱女人,勾引我老公……”  “我没有勾引你老公,我都说了,我只是跟朋友吃饭,我朋友临时有事来不……啊……好痛……”舒萌萌解释着,结果遭到何冰清再一次用力的拽头发,痛得她龇牙咧齿的大叫着。  “践人,你给我闭嘴,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吗……”何冰清犹如一头愤怒的母狮子似的,对着舒萌萌吼叫。  “两位,请你们出去,你们打扰到客人的用餐了。”餐厅经理一脸无奈,硬着头皮的劝说着,在他身后还有两个保安,但因为何冰清是容家的人,他也不敢得罪。  但,何冰清完全没把餐厅经理放在眼里,锐利的目光在包房里扫来扫去的。  容少谦对着餐厅经理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毕竟这是家丑,当然不外扬了。  餐厅经理如释重负的走了。  看到这里,金娉婷终于明白是什么回事了。  原来上演着正室斗小三的戏码。  男人呀,永远都不知足,明明家里已经有老婆了,还要出来勾三搭四。  还有舒萌萌,明明知道对方有妻室,还要与之纠缠。  不由的,金娉婷眉眼一冷,满脸不屑,不屑容展腾的敢做不敢当,也不屑舒萌萌的小三行为。  本来刚刚才对爱情燃起的火苗,因为这场小闹剧而熄灭了个彻底。  刚刚她怎么了?差点就被容少谦用“男色”迷惑了,差点就被他的甜言蜜语骗了。  还好,她醒悟得快。  “少谦,看到你二叔了吗?”何冰清虽然是长辈,但在容少谦面前,她也不敢放肆,气焰也收敛了不少。  金娉婷定定的看着容少谦,如果他敢包庇容展腾的话,就等于是同谋,在她眼里,一样是罪无可恕的。  容少谦幽深的目光看着满脸愤愤不平的金娉婷,若有所思着。  要是帮了容展腾,金娉婷一定会因此而疏远他,好不容易他才向她靠近一点,不能前功尽废。  可是,容展腾说到底也是他二叔,如果真的被何冰清当众从桌底揪了出来,丢的不仅仅是他的脸,也会丢了容家的脸。  孰轻孰重?他有些为难。  考虑了几秒后,他突然拉起金娉婷,说:“二婶,我跟娉婷吃饱了,先走了,至于你跟二叔,家丑不外扬,希望你三思而后行,千万别逞一时之快,落得鱼死网破的下场。”  “我们走吧。”说完后,他拉着金娉婷走出了包房,希望何冰清能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何冰清听了容少谦的话,就知道容展腾一定在包房里,但不知道为何,她胆怯了。  容展腾婚内出轨已经不止一次了,她也不止闹过一次了。  他们结婚快二十年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迟迟无子,容展腾开始嫌弃她这,嫌弃她那,找着借口出来鬼混了。  舒萌萌趁着何冰清松懈的片刻,迅速的挣脱,慌不择路的跑出了餐厅。  何冰清独自站在包房门口,思索着容少谦的话,越想越觉得他的话有道理。  不能把容展腾逼急了,要不然他一定会趁机提出离婚的,到时候,她得不偿失,落了个弃妇的下场。  犹豫了一会儿后,何冰清转身离去。  *******************  “今晚回哪里?”容少谦一边开车一边问金娉婷,她上车后,就一直沉默着,冷着一张脸。  “金公馆。”金娉婷淡淡的吐出几个字,继续沉默。  “在生气?”容少谦淡淡的瞄了她一眼,有点儿明知故问。  金娉婷没有回答他,转头看向车窗外。  其实她不是生气,只是心情凌乱而已,此时的她,就犹如站在了十字路口,很迷茫,不知道哪个方向才是对的?  “为什么不告诉你二婶?”许久,她才闷闷的开口。  “长辈的事情,我这个后辈不方便插手。”容少谦就知道她在生闷气。  车里,又陷入了沉默,一直回到金公馆门口,才打破沉默。  “你就这么下车了?”男人拉住欲下车的女人,深邃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女人转头,向他挑了挑眉,说:“不然呢?”  “难道你不该给你的男人一个Goodbeykiss吗?”男人勾出一个坏坏的浅笑凑过来,朝她努了努嘴。  女人抬手,毫不留情的推开他凑过来的脸,高傲的扬起下巴,说:“你想得美。”  “难道你不想?嗯?”男人捉住了女人的手不放,目光炯炯的凝视着女人明艳的小脸,心下,一阵阵发痒。  “不想。”金娉婷断然回答,被男人看得浑身不自在,她用力的想抽回被握住的手,但没有成功。  “你放手呀。”她红着脸低吼。  “不放,除非你主动吻我一下。”容少谦邪肆的勾唇,耍起无赖来了。  “容少谦,你放开……啊,你干什么?”金娉婷奋力的想挣脱他的手,却被男人突然伸手勾住了脖子,拉到他的面前。  他们面对面的对视着,之间的距离只有一个拳头,很近,近到闻到了彼此的呼吸。  暧昧悄然流窜而出,瞬间笼罩了他们。  “再说一次,叫我少谦或者谦,如果你想,叫老公也可以。”男人说话时,漂亮的闪过促狭,猛然的凑到女人耳边低语:“你这么不长记性,该罚。”  “你滚开……唔……”金娉婷气呼呼的瞪着近在眼前那张帅气又邪魅的脸,但话还没有说完,嘴就已经被男人霸道的封住了。  女人像一只长着利爪的小猫似的,不服输的挣扎着,握着小拳头,捶打着男人的背部,而男人却如强势的黑豹一样,紧紧的禁锢着女人,想要征服她。  暧昧不断升级,战况也越演越烈。  女人裙子的链子被拉开了,男人的手灵活的探了进去,精准的覆上她的高耸,挑逗着女人的感官。  最终,女人还是臣服在男人的攻势里,嘤嘤泣泣,气喘吁吁,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男人放开女人后,轻轻的咬了下她耳垂,粗哑着嗓子低语:“娉婷,听话,以后叫我谦。”  男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压抑,在狭窄的车子里,听起来格外性感。  金娉婷慢慢从激情里清醒,双颊还带着动情的红晕,唇瓣红肿,看起来更性感。  她抬头恨恨的瞪向男人,骂:“容……我恨你。”  她差点就习惯性的直呼他姓名的了,但接触到男人挑衅的目光,她连忙把“少谦”两个字吞了下去。  “你慢慢会爱上我的,因为我会带给你不一样的感觉,就像昨晚和刚才,娉婷,难道你体会不到吗?男女间的亲热,是令人身心愉悦的事情。”容少谦对于她的怒气不以为然,依然暧昧的抱着她,循循善诱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