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092.她可不是那种任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女人

092.她可不是那种任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女人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16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0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我懒得跟你这种无赖说话,放开我,我要回家。”她觉得自己无法再跟这个危险的男人待在车子里了,再待下去,分分钟会像昨晚那样,被吃干抹净了,还不知道怎么死呢。  男人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如果再纠缠下去,女人一定会反感,他为女人拉好裙子的链子,握起了她的手,放到嘴边吻了下,勾唇笑了笑:“晚安。”  金娉婷连个“晚安”也吝啬于跟他说,愤愤的下了车,头也不回的进屋。  她快羞愧死了,在家门口,跟容少谦这个邪恶的男人玩火,还好风高月黑,而且他车子的玻璃是特制的,在外边看不到里边的情况,要不然,她一定没脸再活在这个世上。  容少谦透过车窗看着女人的身影,直到看不见了,他才开车离开。  这个女人,他这辈子都不会放开她,无论用什么手段,他也会把她留在身边的。  金娉婷回到房间,第一件事便是冲到了浴室,急着想洗去容少谦留在自己身上的气息。  脱下了裙子,才发现,白嫩的胸口,泛满了淡淡的红印,那是他刚刚留下的。  混蛋男人,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现在动不动就肆虐她的胸口。  看着这些红印,她感觉到男人刚刚留给自己的灼热感还在,胸口一片滚烫,慢慢的蔓延至全身,没几秒,她像发高烧似的,全身都被滚烫吞噬了。  目光逐渐迷离,凝视着镜子里不着寸缕的自己。  一直以来,她对自己的身材都很自信,觉得那是上天对她的厚爱,不但长得够高挑,还拥有让女人羡慕嫉妒,让男人垂涎沉迷的丰满,再加上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双腿,无一不充满着you惑。  突然,脑海里浮现与容少谦在一起缠绵的片段。  她记得他流连不舍的伏在她胸口,粗哑着嗓子说她身材好,说他爱死这种无法一手掌握的感觉。  金娉婷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胸前,的确,她很傲人。  看着这样的自己,心底突然涌起了一股炽热的热流,在体内乱窜着,莫名的萌生出一种渴求。  这一刻,她居然很想很想容少谦,想他抱她,想他吻她,还想他对她做男女间才做的事情。  天哪,她怎么会生出这么无耻的念头的?  金娉婷小脸顿时烧红,一脸羞愧,她连忙跑到花洒下,打开冷水开关,企图冲走那一身的躁热。  *******************  一连好几天,容少谦都没有来找过金娉婷,甚至连一通电话都没有。  本来他不来打扰,金娉婷应该觉得开心才对的,可是,不知为何,心底总是凌乱如麻,惆怅若失。  “大小姐,等一下的会议,总裁让你也参加。”突然,付海出现在面前。  金娉婷连忙收起凌乱的思绪,一脸不解的问:“为什么?我只是一个刚进公司的实习员工而已。”  “总裁说让你多学习学习,快点熟悉公司的动作。”  “好了,我知道了。”金娉婷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父亲一向是专横独断的,决定什么事情,从来不问别人的意见,罢了,看在他心脏不好,就少气他一次吧。  “那我先走了。”付海毕恭毕敬的说着,幽深的眼睛却不禁贪婪的盯着女人看。  “走吧走吧。”金娉婷根本就没在意付海的目光,她心思都绕在容少谦身上了。  这个臭男人,这几天到底在忙些什么呀?为什么都不来找她?  唉,她也是犯贱了,不找就不找呗,想他做什么?  突然,她心头生出几分烦躁,轻轻甩了几下头,强逼自己不去想容少谦,努力的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文件上面。  其实,她很聪明,虽然进公司也就短短的几天而已,但经营部的运作,她基本已经掌握。  半小时后,明亮宽敞的会议室里,金盛东坐在主位,在他两旁坐着公司里的高层。  金娉婷坐在会议桌子的最后边的位置,她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正襟危坐,她慵懒闲适的倚靠在椅子里,一只手无聊的把玩着签字笔,虽然她状似不在意,但,所有人的发言,她都一字不漏的听进耳里了。  金盛东锐利的目光看向她,淡淡开口提问:“新建的东区商城招租不理想,一直都亏钱,你有什么看法?”  金娉婷有些愕然,没想到父亲会突然提问她。  坐在她斜对面的金若依得意的阴笑着,一副等着看金娉婷出丑的样子。  会议室里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注视着金娉婷,等着她的回答。  金娉婷淡淡的扫视了一下众人,淡定而从容的说:“东区商城靠近郊区,消费人群比较极端,要么是很底层的人群,消费不起,要么是很高端的人群,但这类人不多,就算来商场消费,也只是九牛一毛,所以一般的租户都不愿意入驻。”  金娉婷停顿了一下,微微思索,又说:“我觉得可以把商城分成两大类,高端消费区与平民消费区,这样子,也可以招一些平民租户……”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遭到了金若依的反驳。  “你到底搞清楚状况没有?我们商城一向都是走高端路线,招什么平民租户呀?弄得跟个夜市场似的,会降低商城的品味的。”  “品味跟人气,哪个重要?要是商城连人气都没有,就算再有品味也不过是座死城,平民消费区可以聚集人气,有了人气,还怕吸引不了租户吗?”金娉婷就事论事。  “我觉得娉婷姐说得很有道理,这个方法或许可以尝试一下。”金若倾沉吟了一会儿,支持金娉婷。  “不是说娉婷的想法不好,只是商城的租金不低,平民租户会愿意进驻吗?如果要我们降低租金的话,那就是得不偿失了。”金若伟一针见血。  关正峰连忙附和着:“我也赞成二少的话……”  一众高层也开始各抒己见,有人赞同有人反对。  结果,一番讨论下来,不了了之。  会议结束后,金盛东走出了会议室,一众高层也纷纷的跟着走出去。  “娉婷姐,你刚刚说得真好。”金彩走到金娉婷身边,笑得有些讨好。  “金彩,你的马屁功夫真是越来越深厚了。”金若依已经走到会议室门口了,听了金彩的话,忍不住回头讽刺。  “金若依,我跟娉婷姐说话,干你什么事了?还是说你嫉妒我们感情好?”金彩不屑的挑起眉看向金若依。  “好呀,金彩,现在你是不是觉得有人撑腰了,说话口气也大了呀?”金若依气得眯了眯眼,鄙视的眼神射向金彩。  金彩得意的勾了勾唇,挑衅的看着金若依说:“是,又怎样?”  金彩突然不像以前那样唯唯喏喏了,吃惊的不仅仅是金若依,连金娉婷也不禁多看了她两眼。  发现金彩似乎比以前有自信了,眉目间也隐隐的透着小女人的春风得意。  其实让金娉婷更觉得奇怪的是,金彩明知道她进了公司工作,按常理说,应该会来跟她套近乎的,但金彩没有,反而,一下班就跑得无影无踪,也没见回家吃饭。  “你别得意,就算金娉婷进来公司工作了,也改变不了什么。”金若依气哼哼的说完,踩着高傲的步子走出会议室。  “娉婷姐,别理她,中午一起吃饭,我请客。”金彩丝毫没把金若依放在眼里,心情大好的拉起金娉婷,一起出了会议室。  “那我就不客气了。”金娉婷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任由金彩挽着她走。  *****************  下午快下班时,金娉婷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以为是容少谦打来的,心头情不自禁的闪过一丝期待,结果,看到却是姜莱的号码。  眸子微微闪过失望,她看了眼都在认真工作的同事们,不想打扰到她们,于是,她拿着手机,走到了楼梯间,才接听。  “金子,猜猜我在哪?”姜莱欢脱的声音传来。  “在哪?”金娉婷斜斜的倚靠在墙壁上,对于姜莱的问题兴趣缺缺。  “在机场,我马上就自由了,哈哈……”姜莱掩饰不住的兴奋笑起来。  “机场?”金娉婷吃惊。  “对,机场。”姜莱肯定着,下一秒,便开始喋喋不休的唠叨起来着:“我问你,我爸跟你爸不认识吧?气死我了,我爸居然学你爸那样,给我安排相亲,真是气死我了,你知道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吗?连容少谦十分之一帅都没有,就算他是个帅哥,本小姐也未必看得上眼,要我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姜莱噼哩叭啦的说了一大堆,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大声,金娉婷不由的蹙起眉头,把手机拿离了耳朵一点儿,待对方说完了,她才重新把手机放回耳边,凉凉的问了句:“所以你逃跑了?”  “嗯,羡慕吧,我重获自由了,马上就可以登机了。”  “我确定我爸跟你爸不认识,如果认识的话,他一定会告诉你爸,要没收你的证件。”  “嘿嘿……金子,要是我爸发现我逃跑了,一定会气得不行的,你能不能帮我去看看他,安慰安慰他呀。”  “姜子,你什么意思呀,是让我去当炮灰吗?真是的,要是你不放心他,就别逃呗。”  “拜托拜托。”  “好了好了。”  “大金子,我太爱你了,么么么……”  “少恶心了,你过你的逃亡生活,我过我的灭亡生活,没什么事,不要打电话给我,再见。”金娉婷说完,气哼哼的挂断了电话。  太没义气了,怎么可以抛下她这个好友逃跑呢?  金娉婷凉凉的想着,转身,正想走出楼梯间,却突然听到了楼下传来女人的娇笑声。  “呵呵……你好坏的,怎么可以对人家说这种话,人家会害羞的……我才不要你教,你这个坏人……”  金娉婷眯了眯眼,侧耳倾听,这声音怎么那么像金彩的声音,她跟谁讲电话呀?  怀着好奇,金娉婷走下几级楼梯,看到在下层楼的梯间里,金彩一脸甜蜜的笑容,拿着手机,不知对谁撒着娇。  “讨厌,你怎么这么早来了?我还没有下班呢……”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只见金彩又露出娇羞的笑容。  “天天都见面,还说想我,你是骗我吧,我才不信你呢……嗯,好吧,那你在老地方等我,我下班就去找你……”  金娉婷听得一身鸡皮疙瘩,连忙轻轻的离开了。  看来,金彩是恋爱了。  *******************  周六,金娉婷享受着难得清闲的假日。  午饭过后,她回到房间里,享受着透心凉的空调,拿着一本杂志,趴在床上看着。  突然,手机铃声大响,打扰了她的雅兴。  她伸手捞过床头边的手机,不悦的瞄了一眼,看到上边的号码时,惊得手机差点从手里滑落。  容少谦打来的。  看着闪烁不停的屏幕,金娉婷突然狠狠的按下挂断,暗暗的冷哼着:凭什么几天对她不闻不问,他一打电话来,她就得听?  她就不听,能把她怎样。  气哼哼的把手机丢到一边,继续看杂志,然而,心情却无法平静,就像被扰乱了一池春水似的,泛着涟漪,一圈一圈的在心底荡漾着。  眼睛不争气的瞄向一边的手机。  这个混蛋,该不会被她挂断一次就不打了吧?  愣愣的盯着手机一会儿,手机并没有如她所期待的响起,倒是她房间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她拿过电话,没好气的喂了一声。  “为什么不听我电话?”电话里居然传来容少谦的声音。  “你……你怎么知道我房间的号码?”金娉婷诧异的问,问完后,却突然觉得自己问得好多余,容少谦那么神通广大的人,想知道一个号码易如反掌。  “出来,我在门口。”容少谦答非所问。  “什么?你在门口?”金娉婷又是一阵诧异,放下电话,跑到窗边往外看,果真看到一辆熟悉的黑色车子停在门口的不远处。  她回到床边,重新拿起电话,赌气的嘟着嘴说:“有什么事,你就在电话里说吧。”  凭什么他让她出来,她就得出来呀,她金娉婷可不是那种任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女人。  “女人,乖一点,几天不见你了,想你,快出来。”  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就像羽毛似的,拂过金娉婷的心尖,莫名的,微微颤动了一下。  可是,她的气仍然不顺,说几句好话就想把她骗出去,没门。  “既然你没事,那就这样,拜拜……”  她话音未落,男人带着威胁的话响起:“给你五分钟,再不出来,我就进去跟你爸妈讨债,说不定,他们会马上逼着你嫁给我……”  “容少谦,你个大混蛋。”金娉婷顿时气得对着手机怒喊,自从她睡了他一晚后,这个男人便以她债主自居。  “开始计时。”男人欠揍的声音再度传来。  “你……”金娉婷气得语塞,下一秒,气哼哼的拿着手机冲了出去,踢踢哒哒的跑下楼梯。  “你跑这么急去哪呀?”陆羽心正在客厅里插花,看到女儿一脸怒容,火烧屁股似的从楼上下来。  “出去。”金娉婷丢下两个字,直奔门口。  “这丫头,脾气永远都这么大,是谁惹到她了?”陆羽心看着女儿的背影嘀咕。  金娉婷一出家门,感觉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此时正值盛夏的中午,炎阳高照,如火球般炙烤着大地,估计这个温度大概有三十七八度吧。  才走几步,金娉婷便觉得自己如置身于一个火炉似的,很热。  不由的,她火气更大了。  明明可以在家里享受空调的,容少谦这个家伙非要她大热天的跑出来。  容少谦下车,抬手看了眼手表,然后勾起唇对来到面前的女人说:“挺快的嘛,才用了一半时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金娉婷没好气的说,强烈的阳光刺得她眼睛都睁不开了,小脸也被晒得红朴朴的。  “先上车。”容少谦打开了副驾位的车门。  “不用。”金娉婷语气倔强,抬眼暗暗打量着几天未见的男人,发现今天的他竟然穿得很休闲,白色T恤加蓝色牛仔裤。  这样的打扮显得他更年轻帅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