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093.看一辈子都不够

093.看一辈子都不够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15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0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容少谦也在打量女人,不同的是,他光明正大的把她从头看到了脚。  非常巧合的是,女人今天也是白色T恤配上一条蓝色的牛仔短裙,长发如平常一样披散着。  “咱们真是心有灵犀,今天居然撞衫了,不,应该说,咱们今天穿情侣装了。”男人勾唇,露出浅笑,在阳光下,特别的迷人。  他这么一说,金娉婷不由的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真如他所说,两个的穿着真的像情侣装一样,莫名的般配。  “好了,先上车,再晒下去会中暑的。”容少谦边说边强势的把女人塞进车子里。  这么猛烈的太阳,连他一个大男人都感觉到皮肤被晒得生疼,更何况嫩皮细肉的女人。  他生怕她晒伤,所以才这般强势的把她塞进车子里。  上了车后,容少谦把车里的空调开到最大,顿时沁透人心的凉快围绕着他,让他舒适了许多。  “你到底想怎样?”金娉婷转头,气哼哼的瞅着刚上车的男人。  “想怎样?当然是想你了。”男人侧转身体,倾身朝女人凑近了些许,目光狂肆而灼热的落在女人的身上,淡淡扫过,最后落在她高耸的胸前,微微皱眉。  这个女人怎么连穿个普通的T恤也如此的诱人。  T恤很紧身,非常贴合着她身上的曲线,高低起伏着,胸口处绷得紧紧的,似乎随时都会破衣而出。  再往下,由于牛仔裙是低腰的,T恤也很短,所以随着她的坐姿,露出了一小截纤细的小腰,还有一双修长的美腿,大大咧咧的暴露在眼前。  不由的,男人的目光沉了沉,变得更加的灼热撩人。  看着如此性感的女人,脑子里不禁想起缠绵那晚,她那性感火辣的样子。  光是想,男人突然感觉到口干舌燥,心头窜起了一股冲动,想狠狠的把女人压在身下。  在男人灼热的注视下,金娉婷才感觉凉快下来的体温,又噌噌的往上窜,男人过于放肆的注视,让她有一种没穿衣服的窘迫感,浑身都不自在。  更让她生气的是,她居然在男人的注视下,心底泛起一丝丝悸动,心跳随之狂乱。  她努力的压下心头的悸动,明媚的大眼透出怒气,瞪他。  “你看够了吗?”  “当然看不够,看一辈子都不够。”男人的目光依然灼热的落在她身上。  “容少谦,你骗谁呢?要是真的想我,会几天都不见人影吗?”女人一直介怀着他几天没声没息的。  “叫我什么?”忽而,男人眯了眯眼,猛然凑到她面前,勾唇:“是不是想我惩罚你,所以才故意叫我名字的,女人,想我吻你就直接说,别绕圈子……”  “你胡说什么?谁想你吻我?别靠那么近……”金娉婷在他猛然靠近那一刻,心脏差点跳出来了,下意识的抬手推拒他胸口,隔着衣服,摸到他那精壮的胸肌,不由的,心跳如小鹿乱撞。  天哪,谁能告诉她,她是不是变坏了?为什么最近总是一副饥渴的样子?总是想着与容少谦干坏事。  容少谦按住了她放在他胸口的手,目光炯炯的凝视着她,说:“感受到我的心跳吗?为你而跳。”  金娉婷抬眼对上他深情的眸子,感觉那是一个漩涡,一下子把她吸引进去了,不由自主的傻傻点头。  “那让我感受一下你的心跳,如何?”男人邪魅的勾起唇角,猛然把女人拉入了怀里,紧紧抱住。  两具滚烫的身体隔着薄薄的衣服,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你……你放开我……”金娉婷没有忘记这里是她家大门口,更何况现在是大白天。  “你怕?”男人锐利的目光似乎看穿了她的顾虑,眸底闪过了一丝戏谑,勾唇说:“的确,光天化日之下玩车震,有些伤风败俗,不过,如果你想,我乐意奉陪……”  “你……你闭嘴。”金娉婷闻言,蓦然睁大媚眸,生怕男人真的会言出必行,于是,她开始挣扎着,试图挣脱男人紧紧的禁锢。  “放心,我还没享受够当债主的乐趣,所以,你欠我的那一晚,暂时先不用还,不过,你要先付一些利息。”  “利息?什么利息?”  听到男人提起那一晚,金娉婷的脸顿时飘起两朵红云,她美目一瞪,推他。  然而,男人却收紧手臂,把她更紧的抱在怀里,低头凝视着女人明艳的小脸,目光最后落在她性感的唇瓣上,哑声说:“不懂吗?那我告诉你……”  金娉婷正想开口说话,才张嘴,男人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吻住了她。  “唔……”她顿时惊诧得睁大了眼睛,下一秒,感觉到唇舌间传来了一阵阵触电般的感觉,瞬间蔓延至全身每一个神经末梢。  就在这一秒,她明白了男人所说的利息是什么。  车子里,空气渐渐飘起暧昧的气息,温度也在飙升着,似乎与车子外的高温在比试,看谁更火热。  只是,此火热不同彼火热。  车子里的火热,分分钟让人热血翻腾。  吻了一会儿后,男人的手开始不安分了,拉起了女人的衣服,抚上了她曲线的最高点。  女人早已经被男人撩得不知身在何处了,媚眼如丝,小嘴微微张开,喘着小气,任由男人对她的身体,上下夹攻着。  男人突然觉得女人今天的衣服穿对了,非常方便,让他轻而易举的攻陷城地。  车子里,战况越演越烈。  男人已经频临失控的边缘了。  “该死的。”他粗喘着低咒了一句,真是自作自受,惹火焚身。  地点不对,他总不能光天化日之下,在金公馆门前,与女人玩车震吧。  他万分不舍的从女人的胸前抬起头,邪恶的舔了舔唇,魅人的眼神跳跃着炙热的火焰,声音粗嘎的低语:“下次跟你讨利息,一定要选个好地方。”  金娉婷衣衫凌乱的靠坐着,眼神迷离,小脸红得像要滴出血似的。  男人那句充满暧昧的话钻进了她的耳里,让她如梦初醒,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沉沦在男人的激情中。  顿时,她又气又羞,连忙转身背对着男人,整理凌乱的衣衫。  天哪,她觉得自己最近太失常了,难道是自己真的是饥渴过头了,所以才会被容少谦撩拨几下便晕头转向。  整理好衣服后,她没有勇气转过头,一直背对着男人。  感觉坐如针毡,萌生出想逃跑的念头,于是,她伸手拉车门开关的把手,却发现车门锁着。  回头,红着脸,恨恨瞪邪笑着的男人,说:“开门。”  容少谦幽深的眸底还带着几分未散去的情绪,目光灼灼的盯着女人,说:“下午就陪陪我,明天我就要飞巴黎了。”  金娉婷愣了一下,嘟起嘴说:“你飞巴黎关我什么事?快开门。”  此刻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远离这个危险又邪恶的男人,只要他一凑近她,准没好事,不但动口,还动手。  “我飞完巴黎还要飞米兰,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容少谦解释着,他因为明天要出差,所以这几天都没日没夜的在公司里工作,晚上也住在公司里,几天没回家了,一出公司门口,就急着来见她了。  金娉婷沉默了,容少谦的话直直的敲在了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让她无法开口拒绝他。  容少谦勾了勾唇,倾身伸手,想为女人系上安全带,但女人防备缩开身体,瞪着她。  他不由低笑出声,说:“放心,我只是想帮你系安全带而已。”  金娉婷意识到自己误会了他,小脸不自然的红了红,恶狠狠的说:“我自己来,你跟我保持距离。”  她一边说一边扣上了安全带,然后,又恶狠狠的瞪着男人。  容少谦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也扣上安全带,然后发动了车子,驶离金公馆。  ********************  “你要我陪你,原来是带我来公司呀?”金娉婷跟在容少谦身后,进了容氏集团。  因为是周六,所以整栋大楼除了负责安保的保全在,到处都静悄悄的。  “嗯,还有几份文件要处理好,才能出差。”容少谦按开了电梯门,率先走了进来,看到女人进来了,他才按下关门键。  “你既然没有空,为什么还来找我?”  “因为我想出差前见见你。”男人回答得很自然。  女人听完后,心跳蓦然快速的跳动了一下,男人的话,打动了她。  其实,自从容少谦对她各种耍无赖之后,她心里已经有了他,只是,她一直不愿意承认而已。  那一晚,其实她也不完全醉酒,潜意识里,她是愿意把自己交给他的。  两个人来到了容少谦的办公室,进门后,容少谦说:“你先坐一会,闷的话,看看杂志,我一个小时就能处理完毕。”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空调,然后才坐下,开始工作。  “行,你忙吧。”金娉婷迳自走到沙发那边坐下,随手拿起桌面的杂志翻看着。  两个人静静的互不打扰,他在认真的工作,她在静静的看杂志,偶尔会暗暗的瞄一眼工作中的男人。  不可否认,男人真的很帅。  干净利索的短发,配上深刻的五官,眉宇间散发着霸气与高贵。  这是她第一次静静的看着他认真工作的样子,此时的他与平时常常对她耍无赖的他,似乎不同一个人。  此时,他自信而冷傲。  平时,他邪魅而腹黑。  容少谦感觉到女人一直在看着自己,不由的抬眼,看向她,却捕捉到,在他看过去那一秒,女人慌乱的转开眼,他淡淡勾了勾唇,继续工作。  金娉婷心不在焉的看了一会儿杂志,突然感觉到有些尿急,她便站了起来,准备出门找洗手间。  “去哪?”男人头也不抬,沉声问道。  “洗手间。”金娉婷回头,淡淡的回答。  “那儿。”男人指了指旁边的一扇侧门。  金娉婷迟疑了一下,便走向侧门,推开门,才发现里边是一个宽敞的房间。  原来这个工作狂在办公室还有一个房间呀,难道他真的常常以公司为家?  她走进房间,轻轻的关上门,才走向洗手间,却发现男人一堆换下来的衣服放在洗手台边。  不由的,她震惊了一小下。  难道这几天他都住公司了吗?  难道他一直都在忙工作,所以才没有找她吗?  想到这里,金娉婷的心情瞬间明朗了许多,然而,她却不知道,她前脚进了洗手间,欧云裳后脚便进了容少谦的办公室。  容少谦抬眼看到母亲走进来,眸底闪过了诧异,淡淡的瞄了眼那扇紧闭着的房间门,才对母亲说:“妈,你怎么来了?也不给个电话。”  看到几天没回家的儿子果然在工作着,欧云裳不禁气不打一处来,又生气又心疼的责怪着:“你就知道工作工作工作,还记得我这个妈吗?工作能陪你过日子吗?你呀,就该好好的找金家大小姐去吃个饭,看个电影,要不然,你长得再帅,别人也看不上你这个工作机器……”  欧云裳一边说一边走向房间,她还以为儿子终于找到喜欢的女人了,终于要定下来了,她抱孙子的日子也指日可待了,没想到,儿子还是死性不改,整天就知道工作,这么没情趣,哪个女人会真心喜欢他呀?  “妈,你做什么?”容少谦看到欧云裳走向房间,连忙起身拦在她前边。  “这么紧张?难不成里边藏了个大美女?”欧云裳狐疑的瞅着儿子,她知道儿子几天没回家,一定有许多换下的衣服要洗,她本来想进去替他收拾一下房间,顺便把换下的衣服带回家让佣人洗。  “嗯。”容少谦勾了勾唇,承认。  “当真?”欧云裳还是不信,伸手就要推门而入。  门后,金娉婷听着外边的对话,顿时觉得有一种被人捉歼的感觉。  刚刚在洗手间的镜子里,她看到了脖子上与裸露在外的胸口上有几个淡淡的红印,此时出去,让欧云裳看见她这副模样,一定会起疑心的。  说不定,闹到她父母那里,她父母一定会逼着她嫁给容少谦的。  虽然,她对容少谦有好感,她与他也真真切切的发生过关系,但,说到嫁人,她还是有抵触的。  正在她进退两难时,门突然被推开。  她与欧云裳面面相觑,愣愣的对视了几秒。  “伯母,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进来上个洗手间。”她解释着,却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欧云裳笑幂幂的,暧昧的打量着她,点了点头,说:“我明白,我相信你。”  金娉婷一脸窘迫,顿时有一种跳下黄河也洗不清的憋屈,欧云裳嘴上说相信,脸上却摆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还有那暧昧的目光,更让她浑身不自在。  “呵呵……少谦呀,你这孩子怎么能把娉婷带来办公室谈恋爱呢,应该去个浪漫的地方……”  “妈,难道你不觉得办公室恋情更有情调吗?当年你跟爸不也玩办公室恋情吗?”容少谦邪气的笑着调侃母亲。  欧云裳不自然的闪烁着眼神,抬手打了一下容少谦,说:“臭小子,这么没情趣,真是跟你爸一个样。”  金娉婷看着这互损着的母子,羡慕不已,他们的感情真好,言语间流露出温情,让她这个旁人也觉得温暖。  欧云裳瞄了瞄金娉婷脖子上的红印,心里的大石顿时放下,看来儿子跟金娉婷的亲密程度很不错。  不由的,她嘴角不着痕迹的弯起,眼里闪过狡黠,装腔作势的诉苦着:“娉婷,你不要嫌弃他闷呀,他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吃在办公室,睡在办公室,完完全全的一个工作狂,都三十几岁的人了,身边从来没有过女人,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呀,我还怀疑过他性取向有问题,因为我介绍给他的女人,没有一个在他身边待过两天的,还好,娉婷,你出现了,你拯救了他,谢谢你……”  欧云裳说着说着,激动的拉起金娉婷的手,感激着她,弄得金娉婷有些尴尬,不过,听到欧云裳说她拯救了容少谦,这让她有些得意,不禁挑衅的瞅了眼容少谦。  被母亲当着自己女人的面揭老底,容少谦也是醉了,一向沉稳冷傲的他,此时也不淡定了,抬手碰了碰鼻尖,掩饰尴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