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094.找你练练技术

094.找你练练技术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776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0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妈,说不定是我拯救了她。”他看向得意的金娉婷,邪气的勾唇。  金娉婷不甘示弱的瞪回他,那明艳的眼睛似乎在说:谁要你拯救了?  然后又不屑了撇了撇嘴,心想:三十几岁了,身边没有女人,吃睡都在办公室,真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呀。  想着想着,疑惑爬上她心间,她不禁微微眯眼暗忖:难道容少谦跟她在一起那个晚上,也是第一次?  但很快她就否定了,不太可能吧?都三十二岁的老男人了,总会有需求的吧?  看到女人表情连续的变幻着,容少谦眉头微皱,似乎在猜女人的心思。  看到儿子与金娉婷旁若无人的对视着,欧云裳半掩着笑开的嘴巴,识趣了走进了房间。  金娉婷邪恶的笑了笑,凑到容少谦面前,低声说:“容大少,我该不会是你第一个女人吧?”  “你猜?”容少谦抬手轻轻敲了下她的额门,抛给她一个魅惑万分的眼神,然后走向办公桌那边,坐下,继续工作。  金娉婷不死心,难得抓住机会可以嘲笑容少谦,她当然不想放过,于是,她追到他身边,双手抱胸站着。  “我猜你一定是第一次,技术真的差到爆。”她边说边蔑视着他。  容少谦坏坏的笑了下,挑着眉看她,压着声音说:“差吗?那,是谁哭着喊着的求我给她?又是谁叫得跟小猫似的?难道是我吗?”  金娉婷小脸瞬间憋得像个熟透了的苹果似的,红红的,本想嘲笑他不成,反而被戏弄,不服输的个性又始作崇了,小嘴一撅,说:“别忘了,是本姑娘扑倒你的。”  一时气急,金娉婷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她压根忘了欧云裳的存在了。  “啪。”突然身后传来了东西掉落地的声音,他们两个才发现,欧云裳不知何时从房间里出来了。  大概是听到了金娉婷那句雷人的话,震惊到了,手里装着容少谦衣服的袋子也掉落地上。  这时,金娉婷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她默默的低下头,心里懊恼得要死。  看到她这样,容少谦不禁弯了弯唇角,幽深的目光,闪烁了下。  “咳……”欧云裳轻咳了一声,弯腰捡起地上的袋子,然后扯出一个无比暧昧的笑容,说:“嘿嘿,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我先走了,你们继续,嘿嘿……”  “妈,你慢走。”容少谦淡淡的应了句。  “伯母,再见!”金娉婷终于松了一口气。  谁知,欧云裳走了几步突然回头,笑得贼兮兮的对金娉婷说:“娉婷,够霸气。”  说完后,又扬着暧昧又开心的笑容,快步的离开了办公室。  金娉婷眨了眨眼睛,愣愣的看着欧云裳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不是说什么都没听到吗?  她窘迫了一脸,完全没想到容少谦的母亲怎么那么的……可爱,对,就是可爱,感觉像个被人捧在手里宠着的女人一样,很幸福。  可是,欧云裳会不会因此误会她呀?会不会觉得她是一个坏女人?饥渴到主动去扑倒男人。  天哪?她最近的智商被狗吃了吗?怎么低成这样?  容少谦已经没有心思工作了,长腿一撑,椅子转了个方向,面对着女人。  他抬头,勾着邪肆的笑意,好整以瑕的看着她,把她多变的表情一丝不漏的收之眼里。  金娉婷心虚的瞅了眼男人,扬了扬下巴,故装淡定的说:“看我做什么,快工作了。”  “刚刚你在我母亲面前说,是你扑倒我的,虽然那是事实,但怎么也有损我男人尊严,所以……”  “所以什么?那晚我喝醉了,你没有喝醉,所以是你居心不良才对。”  “明明是你自己承认,你扑倒我的,怎么就变成我居心不良了?”容少谦站了起来,慢慢逼近女人。  “跟你这种人,有理说不清,我懒得跟你抬杠……”金娉婷感觉到男人高大的身影笼罩着自己,莫名的有一种压迫感。  “心虚?”容少谦微微倾身,凑到她脸前,紧紧的盯着她。  金娉婷本能的身子微微后倾着,心里突然一万个后悔,答应跟这个混蛋男人来这里了。  “才没有。”她嘴硬着。  “没有就好。”容少谦说话的同时,又逼近了些,身体已经贴上女人的身体了。  “你说话就说话,靠这么近干什么?我耳朵又不聋。”金娉婷感觉到男人阳刚的气息喷洒到脸上,惹得她小脸瞬间变得滚烫,一路红到了耳根。  她本想后退,但依然是不服输的个性不容许她后退,硬是抬头挺胸的面对着男人,恶狠狠的与他对视。  “靠近你,当然是找你练练技术,你不是说我技术差到爆吗?”男人长臂一伸,环上了女人纤细的小腰。  “容少谦,你放开我了,我就不该相信你,跟你来这里的,管你出差到什么时候,关我屁事呀……”金娉婷一边开骂,一边慌乱的挣扎着,眼睛还不时的担忧的看向门口,害怕欧云裳会随时回来,看到这一副暧昧的景象,她更是跳下黄河也洗不清了。  然而,她却没意识到自己的挣扎,造成的无意摩擦,让男人瞬间起了反应。  容少谦眸色猛然沉了下来,看着女人的眼神变得灼热。  “刚刚叫我什么?该罚……”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金娉婷抬手推着他的脸,不让他靠近。  “你滚开,不要老找些莫须有的罪名安在我头上,然后趁机占便宜。”  “呵呵……越来越聪明了。”  “容少谦,我命令你马上放开我。”金娉婷怒气冲冲的瞪着他,今天已经被他占了太多的便宜了。  想起在车子里的暧昧,再加上此时如此亲密的搂抱,她的心跳不争气的又开始加速狂跳了。  “女人,给你一个机会再扑倒我一次,如何?”容少谦没有放开她,反而勾着邪魅,在她耳边暧昧的低语。  金娉婷闻言,眼睛蓦然睁大了几分,这个混蛋还要不要脸,是精虫上脑了吗?整天都想着扑倒这种事情。  “我不要,上次扑倒你后,我后悔到现在。”她嚣张的对着他吼。  她说的是实话,的确挺后悔的,莫名的就欠了他一晚,莫名的他就成了她债主。  “女人,你错了,是我让你体会当女人的快乐。”  “停,这个问题打住,不想再跟你聊下去了。”  “不聊,那就做吧……”  “容少……唔……你混……唔……蛋……”女人左右摆动着脑袋,躲避着男人凑过来的嘴,但,力气不如男人的她,最后还是乖乖的臣服在男人的攻势里。  “乖,这一次会让你更快乐的…….”男人一边动情的吻着女人,一边低语着。  “容少谦,这一次就当是我还你的,这一次之后,我要跟你断绝来往……”女人生气的低吼,有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情。  男人闻言,吻着女人脖子的动作滞了一下,眸子精光乍现,下一秒,他猛然弯腰,抱起女人,有些迫不及待的走向房间。  “啊……”身体突然失去平衡,金娉婷吓得尖叫了一声,看到男人抱着自己进了房间,她顿时惊慌了,刚刚那股视死如归的气势全无。  “我……我后悔了,收回刚才的话……”  “太迟了。”男人凝视着怀里的女人,抬脚勾了一下,房间的门应声关上。  “容少谦,你不能强迫我……如果强迫我了,你的行为就是强……”  “娉婷,宝贝,等一下你就不这么认为的了……”男人把女人放在宽大的床上,邪恶的勾唇。  他不但让她自愿,他还会让她求着要。  “女人,好好感受一下我的技术,看看到底是不是你说的那样差到爆?”男人边说边开始撩拨女人了。  …………  时间悄悄的在暧昧中溜走,许久后,房间里爱的交响曲渐渐平息。  男人半倚在床头,嘴边噙着满足的笑容,目光盛满宠爱与怜惜的凝视着怀里的女人。  她小脸酡红如熟透的水蜜桃一般,非常的诱人,被肆虐过的小嘴有些红肿,却异常性感。  媚眼迷离,喘着小气。  裸露的被子外的脖子与胸口,布满了男人留下的暧昧痕迹。  男人爱怜的吻了吻女人的额头,勾唇问道:“宝贝,你男人的技术有没有让你快乐?”  金娉婷无力的抬眼瞪他,气极了。  刚刚这个混蛋把她撩得不能自已,居然在快达到快乐顶端时,无耻的停了下来,逼着她求他给她,满足她。  然而,骨子里高傲的她咬紧牙关,就不求他,于是,便演变成,她恬不知耻的再次扑倒了他。  “这一次是还给你的,我们之间从此不拖不欠。”女人不屑嘟起嘴说。  “错,明明是你饥渴成性扑倒我的,我只是满足你而已,所以,你又多欠我一次。”  金娉婷闻言,气得话也说不出来,猛然坐到了他身上,伸手想掐死他。  容少谦轻易的抓住了她的手,邪笑:“说你饥渴还不认,这不,又扑过来了!”  女人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坐到了男人最敏感的地方。  她情不自禁的看向自己坐着的地方,小脸一阵躁热。  这个混蛋男人怎么随时都是备战的状态呀。  “怎么?还想要?”男人粗哑的声音带着暧昧,撞入她的耳里,异常的撩人。  没来由的,她心尖蓦然颤动,闪过悸动,感觉到一股热流从心底窜起,直往小腹涌去。  她连忙窘迫着要离开。  结果,男人的双手却握住了她的小腰,用力往上一提再一放。  就这样,男人再次把女人吃了个干净。  ******************  他们离开容氏集团时,已经接近六点钟了。  金娉婷撅着嘴,气呼呼的样子。  她身上穿着的不是来时穿的T恤牛仔裙,而是一套长袖的长连衣裙。  因为她身上一片狼籍,布满了暧昧的痕迹,实在是无法见人,还好容氏集团其中的产品是服装。  容少谦亲自到服装的样板间找了几套衣裙给她,而她选了一套最严密的穿上。  “好了,不要气了,我请你到船屋吃饭。”容少谦一脸的春风得意,他宠溺的抚了抚女人的长发。  “吃不下。”女人气哼哼的瞪了他一眼。  “吃不下?难道是刚刚吃太饱了?”男人邪肆的揶揄着她。  “容少谦……”女人粉脸一阵滚烫,娇嗔的低吼。  刚刚过度的运动,让她现在走路都脚软,她只想好好的休息,好好的睡一觉。  “好了,乖,一起吃饭,然后我送你回家休息。”容少谦不忍心再捉弄女人了。  男人的温声细语抚平了女人心里的怒气,她不再说话,也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  *******************  容少谦出差了,不在身边了,金娉婷才发现,原来这个男人不知不觉的已经占据了她的心,在她心底牢牢的生了根。  这个事实让她觉得可怕,她无法接受自己爱上一个男人,所以她拼命的不让自己空闲,努力的把时间都填得满满的。  金娉婷去探望了姜莱的爸爸,正如姜莱所言,姜爸爸果然被气得暴跳如雷,扬言要把逃跑的姜莱捉回来,打断她的腿。  当然,这绝对是气话了。  离开了姜家后,金娉婷又独自坐车去了东区商城。  她逛了一圈后,发现卖东西的人比买东西的人多了好几倍,商城的装修很高大上,但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座冰冷的宫殿,一点生气都没有。  整个商城最旺的地方,就数向尚百货商场。  金娉婷在百货商场对面的咖啡厅坐下,静静的观察着进出百货商场的人,发现大部分都是附近的村民。  看来,她的观点是对的,把商城分成两大主流,高端消费区与平民消费区,针对客人的需求而改变,才能更好的带动商城的客流量。  离开商城后,金娉婷又去了附近的夜市里逛街,发现那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证明了这一区的人流量不是问题,问题是怎么才能把客人吸引到商城里去。  金娉婷回到家里快十点了,她刚刚洗完澡睡到床上,手机便如约的响起。  不用看,她也知道是容少谦打来的,因为一连几天,他都是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她拿过手机,接听。  “想我了吗?”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  “没有。”女人舒适的斜倚在床头,口是心非的回答。  “可我很想你,告诉我,你今天都做了些什么?”  “我说,容少谦,你会不会太八卦了些?天天都问我做了些什么,我就不告诉你,让你好奇死……”  “呵呵……等我回来非要好好惩罚你不可。”男人的声音透着暧昧,他所说的惩罚,女人明白,所以,女人的脸儿莫名的红了。  “容少谦,我又不是你的谁,凭什么老惩罚我?”  “你是我的女人呀,而我不但是你的男人,更是你的债主,别忘了,你可是欠债累累的,等我回去了,连本带利的向你讨回,一定要狠狠的讨回,听到吗?”  “呃?喂……喂……手机没信号了,什么都听不到……”女人故意装疯卖傻着,小脸上尽是娇羞的表情,嘴角甜蜜的上扬着。  “金娉婷,你是不是觉得山高皇帝远,我拿你没办法,信不信我明天就飞回去收拾你。”  “有本事你来呀,谁怕谁?”女人嚣张顶回,她就是欺他山高皇帝远,拿她没办法。  …………  他们两个一聊就聊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听见有人喊容少谦去开会了,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这一晚,金娉婷想着男人,甜蜜的进入了梦乡。  *************  又是一个周末,金娉婷因为来月事了,所以一整天都几乎窝在房间里。  看来,她借种失败了,容少谦那家伙还敢说借给了她无数的种子,有什么用,一个都没有用上的,浪费。  金娉婷暗暗的在心里抱怨着,突然,房门轻轻的响起了敲击声:叩叩叩……  接着便是陆羽心担忧的声音:“娉婷,你是不是不舒服呀?怎么整天都躲在房间里?”  金娉婷起床,拉开房门,对母亲说:“老妈,你女儿这么健壮,怎么会不舒服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