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095.怎么喘成这样

095.怎么喘成这样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25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0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就你贫嘴,快下去吃晚饭了。”陆羽心宠爱的瞪了一眼女儿,看到女儿身上穿着随意的家居服时,不由微皱了一下眉头,又说:“你还是换一套正式点的衣服吧。”  “为什么呀?”金娉婷不解,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白色松身T恤,黑色中裤,没什么不妥呀。  “若伟带了女朋友回来,还有那女孩的父母也来了,就是咱们公司的股东关正峰。”  金娉婷愣了一下,没想到金若伟不声不响的谈起了恋爱,还发展到见家长了。  “要是你哥在,说不定都已经结婚了。”陆羽心看向了对面的房间,想起了儿子,心里隐隐作疼。  金娉婷闻言,心尖猛然扯了一下,痛。  她不想母亲再待在这里伤感,连忙搂着母亲一起下楼。  “走吧,不是说吃饭吗?”  “你不换衣服。”  “换什么换?我又不是主角。”  “你这孩子就是倔。”  “妈,这叫有性格。”  母女俩一边说一边来到了客厅。  金娉婷魅眼淡然扫过客厅里的人,除了金盛东与二房的人都扬着开心的笑容与关正峰一家人聊天外,尹小影一脸落寞,金彩不在她身边,显得有些孤单。  而姚蓝则阴沉着一张脸,好像是哪个人欠了她钱似的,隐隐的,金娉婷还从姚蓝的眼神里读出了愤怒与嫉妒。  她愤怒什么?又嫉妒什么呀?  算了,别人的事情不关自己事。  “管家,人都到齐了吗?到齐就开饭了。”金盛东回头对身后的管家吩咐。  “老爷,除了金彩小姐,都到齐了。”管家回答。  “金彩?”金盛东眉头微微皱起,这个女儿存在感不强,管家提起,他才惊觉,貌似好多天没见她在家里吃晚饭了,是他忽略了她。  “不用等她了,她跟朋友逛街去了。”尹小影见状,连忙解释。  “那,开饭吧,正峰,关夫人,请上座。”金盛东面对关正峰马上又是一副笑脸。  “您先请。”关正峰也客气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一顿晚饭下来,话题都是围绕着金若伟与关宝琪的事情,金娉婷没有插过半句话,因为这个话题她不感兴趣,她只想快点吃饱,回房间。  然而,她并没有如愿,因为饭后,一众人移步到客厅,继续边喝茶边聊天。  “妈,为什么不让我回房间?”金娉婷一点儿也不想留在这里。  “坐一会,我不想独自面对这些人。”陆羽心带着哀求的低声说。  金娉婷闻言,心头蓦然一滞,她看到了母亲眼底里的脆弱,也许在这样的场合下,母亲想起了哥哥,但作为当家女主人,又不能离场。  她心疼母亲,突然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只想着逃离自己不喜欢的场合,却没想过,母亲面对这种场合,却无法逃离。  她扶着母亲,一起坐到了沙发上,互相依偎着,不过,听着那些与自己无关的话题,她又觉得无聊,便吩咐管家拿来了几本杂志。  “金夫人与金大小姐的感情真好。”与明素素聊着天的关夫人,突然用一副羡慕的口吻和陆羽心说话。  “关夫人难道与关小姐不也是这样吗?”陆羽心露出得体大方的浅笑,与她寒喧着。  “哎,我这女儿什么都好,就是脾气被她爸惯坏了。”关夫人说起女儿,一脸的宠溺。  明素素看到关夫人与陆羽心说话,明显的有些不悦,笑容渐渐凝固。  “妈,为什么金伯父那么多老婆呀?”突然,关宝琪好奇的问关夫人,然后又回头撒娇似的对金若伟说:“若伟,你以后不能像你爸那样,你只能娶我一个人做老婆。”  她的话一说完,整个客厅顿时清静了,众人表情各异,都禁不住偷偷观察着金盛东的表情。  金盛东感觉到老脸有些挂不住了,脸色很难看。  关宝琪这么直白的话,无疑就是当众打他的脸。  关正峰与关夫人尴尬的对望了一下,不知如何回答女儿的话,这么多人在,也不好斥责她。  “你这孩子,胡说些什么呢?”关夫人忍不住低声说女儿。  “妈,我哪有胡说,明明就是事实……”  “别说了。”关夫人真的恨不得拿东西塞住女儿那张嘴。  金娉婷敬佩关宝琪的敢言敢语,不由的多看了她两眼,直觉告诉她,这个女孩没什么心机,是那种被父母过度保护的温室小花,所以,连最简单的人情世故都不懂。  这样子的性格,如果嫁给金家这么复杂的家庭,怕是有苦受了。  姚蓝是听到关宝琪的话后,唯一一个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她阴阴的弯起唇角。  这个女孩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说话也不懂看场合,还是嫩了点。  “若倾,你带关夫人与宝琪到花园里参观一下吧。”明素素脸色也不太好看,她对关宝琪的好感瞬间下降了许多。  “我听闻金公馆的花园很漂亮,一直想参观。”关夫人顺着阶梯下,连忙扬起笑脸,意图打破僵场。  “大晚上的逛什么花园呀?”关宝琪嘟起嘴,不情愿,她只想黏着金若伟。  “你先去,等一下我去找你。”金若伟表情淡淡的,但说话的声音极其的温柔。  “嗯,你记得来找我哦。”关宝琪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这才跟着母亲与金若倾一起走出了客厅。  看到金若伟如此温柔的对待关宝琪,姚蓝的醋劲又发作了,她似乎有意要刺激金若伟似的,坐到了金盛东身边,撒娇的靠在他身上,嗲着声音说:“盛东,我有点不舒服。”  金盛东本来心情就不太好,姚蓝这么当众向他撒娇,无疑就是挑战他的威严。  “不舒服就回屋休息,阿群,扶姚小姐回屋。”他沉声叫来了侍候姚蓝的佣人,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显出了他的怒气。  姚蓝简直就是自讨没趣,她抬眼哀怨的看向金若伟,却对上了他警告的眼神,让她更加的郁闷了。  她强忍着心里的愤怒,任由阿群扶着回屋了。  看到姚蓝走了,尹小影也跟着找了借口离开了大宅。  别人的儿子带女朋友回家,关她什么事了?  情不自禁的,她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心里顿时揪着痛。  出了大宅后,她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块草地上,这里曾经是一个泳池,自从金致掉进泳池里淹死后,金盛东便让人把泳池填平了。  尹小影坐在了草地的黑暗处,暗暗垂泪。  *****************  “不知不觉若伟已经二十九岁了,也该成家立业了。”金盛东感慨的说着,虽然金若伟不是亲生的,但毕竟是他养大的,感情也不是没有的。  “我打算把明氏地产完全交给他管理了,等他跟宝琪结婚了,竹苑就让他们住。”  “真的吗?老爷,谢谢你。”明素素喜上眉梢。  “当然,明氏地产是他外公留下来的产业,虽然规模比不上金盛集团,但我相信若伟一定会把它发扬光大的。”金盛东有他的顾虑,他怕金若伟一旦跟关宝琪结婚了,关正峰就肯定会全力支持金若伟,到时候要把他调离金盛集团恐怕就不容易了。  “我一直都看好若伟的。”不知就里的关正峰乐呵呵的拍了拍金若伟的肩膀,在他心里,金若伟不但是明氏地产的继承人,将来也会是金盛集团的继承人。  毕竟金逸晨与金致不在了,金逸曦才十八岁,关正峰根本就不看好他。  但,金若伟却不是那么想的,在他心里,金逸曦是绊脚石。  当听到金盛东说要把明氏地产交给自己时,金若伟并没有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他只是淡淡的勾了勾唇,浅笑,笑意并未达到眼底。  明氏地产,他要,金盛集团,他也要。  金娉婷对于几个男人的聊天内容一点儿也不关心,她在他们聊天间,把几本杂志都看完了,关正峰也终于提出了要回家了。  这样的无聊的家宴对她来说,简直就是酷刑。  金盛东与明素素,还有金若伟,一起把关正峰一家人送出去。  客厅里,只剩下金娉婷与母亲了。  “妈,现在可以回房了吗?”  “当然可以,陪笑了一个晚上,我脸都快僵了。”  “你傻呀,为什么要陪笑?”  “你懂什么?不看僧面也看佛面,总要给面子你爸爸的。”陆羽心嗔怪着女儿。  “好了,我回房间了。”金娉婷嘟嚷着,走向楼梯,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起。  她知道,是容少谦打来的,情不自禁的,唇角甜蜜的上扬。  他每晚都是差不多这个时候打来,简直就是比闹钟还准时。  她连忙加快脚步,跑回了房间才接听电话。  “喂……”刚才跑得太急,所以她的气有些喘。  “你做什么?怎么喘成这样?”容少谦眉头轻皱。  “跑楼梯呀。”  “你没事跑什么楼梯?喘成这样,我还以为你干什么坏事呢?”男人的声音带着坏坏的调侃。  金娉婷小脸一红,心里腹诽着:这个混蛋,讲个电话也要逗弄她一下。  “你才干坏事呢。”  “我倒是想干,但你不在身边,我想干也干不了。”  “容少谦,你再不好好说话,信不信我挂电话。”这么露骨这么暧昧的话,纵然隔着电话,也让金娉婷感到窘迫。  “别挂。”因为有过好几次被她挂断电话有经验,容少谦还真怕她金大小姐说到做到,连忙转了一个话题。  “巴黎这边的工作终于搞定了,明天要飞去米兰了,我可能还要忙上好几天才能回国。”  “看到你这么奔波,看来总裁也不是那么好做的。”金娉婷感慨着。  “高处不胜寒呀,所以,等我回来,一定要给我一个温暖的拥抱,不,应该热情的拥抱……”  “热情的拥抱外国的美女也能给呀……”  “谁说的,我只需要你的热情,只有你的热情才让温暖的我的……”  …………  金娉婷在这边跟容少谦甜甜蜜蜜的聊着电话。  花园里,姚蓝一脸阴鸷的站在阴暗的树底下,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金若伟,让他来这里。  金若伟与明素素送完关正峰一家,正往梅苑方向走,手机突然响了一下,他拿出来看了一眼上边的信息,眸色顿时阴冷。  “妈,你先回去,我回个电话给朋友。”  “好吧。”明素素笑着先走了,看得出来,心情非常好。  看着母亲走远了,金若伟才朝着姚蓝所在的方向走去。  看到姚蓝一脸哀怨的站在树底下,金若伟并没有马上上前,而是警惕的四处张望了一下,才上前。  “金若伟,关宝琪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等你做了金盛的总裁,就和我结婚吗?”姚蓝一脸不悦的质问着。  闻言,金若伟神色一凛,突然出手,掐住了姚蓝的脖子,阴狠的眯了眯眼,鄙夷万分的说:“都三十几岁了,还是那么天真,你觉得我会娶你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吗?我告诉你,你只是我的棋子而已。”  姚蓝一脸惊愕,眼里透出不敢置信,脖子被掐得生痛,但,她的心更痛。  “金若伟,你骗我,别忘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种。”  “哈……”金若伟冷笑了一声,说:“谁知道是不是呢?你的男人那么多,就算真是我的种,你也不配生下我的孩子,所以,找个机会,看看大房与三房哪个人好诬赖些,就把孩子给弄掉吧,别给我惹什么麻烦出来。”  “你真狠心,连自己的骨肉都不要,还这般利用,我真的看错你了,可是,你也别把我逼急了……啊……”突然,姚蓝惨叫的一声。  金若伟掐着姚蓝的手猛然加重了力度,掐得更紧了,他目光狠厉的盯着眼前的女人,说:“姚蓝,别想着威胁我,我最讨厌被威胁,你要是敢坏了我的事,小心你的女儿……”  姚蓝被掐得无法透气,也无法说话,一张脸憋成了紫红色,听到金若提起了她的女儿,眼里顿时闪过了慌乱。  她拼命的摇着头,抬手用力的扳着他的手,却无法扳开。  金若伟瞅着姚蓝无助的挣扎,心里窜起了一阵畅快,看到她快要窒息了,他才松开手,冷冷的扬起唇角,扯出一个无情的笑容。  姚蓝失去了支撑,双腿一软,跌坐在草地上,张着嘴巴,大口大口的贪婪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她那因怀孕而丰满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而剧烈的起伏着。  金若伟慢慢的蹲下身子,伸手挑起了姚蓝的下巴,冷冷的开口:“你最好乖乖的配合我,别把我惹恼了,要不然……”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看到女人眼里升起了恐惧,他满意的勾了勾唇角,继续说:“要不然,你跟别人生的野种会死得很惨的,还有,以后在这个家里,不要随便的和我说话,要跟我保持距离,懂?”  闻言,姚蓝整个身子都僵了一下,她抬起泪眼,看着金若伟,看到了他眼里的狠厉与无情,看着他站起来,转身走开,然后慢慢的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她像是被人点了穴似的,一动不动的维持着坐在草地上,发着愣的姿势。  她以为自己终于遇上了好男人,她以为自己终于能嫁入豪门,却没想到成了别人利用的棋子。  她甚至以为把女儿藏得很好了,没有人会发现女儿的存在,却没想到金若伟竟然知道。  想到了女儿姚瑶,她的心猛然揪痛,姚瑶是她五年前一晚风流下的结晶,父亲是谁,她不知道。  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发疯似的拿出手机,拼命的拨号,却由于过于慌张,拨打了好几次,才拨对了号码。  “阿英,姚瑶呢?她在哪里?她还好吗?”电话一接通,她便连连着急追问着照顾姚瑶的保姆阿英。  “姚小姐?”阿英似乎被姚蓝的语气惊吓到了,有些懵然。  “我问你,姚瑶呢?她在哪里?”姚蓝有些声嘶力竭的低吼着。  “啊?姚瑶睡觉了,姚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睡觉了……”姚蓝顿时松了一口气,又问:“最近有没有可疑的人跟踪你们?或是出现在你们身边?”  “没有呀。”  “阿英,你听我说,这段时间,你先带小瑶回你乡下里生活,明天,我会给你打一笔钱过去,请你好好照顾她,等我有空了,会接回她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