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097.他对她也势在必得

097.他对她也势在必得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942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0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她的手轻轻的解开了男人衬衣的两个扣子,伸了进去,触碰着他结实的肌肉。  不得不说,男人的腹肌的确很紧实,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身材也是非常的棒,让她极度迷恋。  在她的认知里,她以为那种长期坐在办公室里的人,要么就是骨瘦如柴,要么就是腆着一个大肚腩。  但,见识过容少谦的完美身材后,颠覆了她原有的认知。  原来,坐在办公室里,也可以有好身材。  不过,她知道好身材三分靠天生,七分靠煅练的,容少谦的好身材,与他平日的运动是分不开的,他很爱跑步,也爱运动,工作之余,会去健身。  金娉婷感觉到自己的体温高得吓人,她的手心很烫,所到之处,就如一把火似的,让男人更加的热情燃烧起来。  男人突然握起了她的放在他腹部的手,往下引导。  女人有那么一秒是抗拒的,但男人却执拗的握着她的手不放。  在这一方面上,男人永远都比女人强势霸道,所以,女人拗不过他,就算是无比害羞,无比的不情愿,最后还是臣服在男人的执拗下。  当然,男人的手也没闲着,女人抹胸的裙子,早已经褪到了腰间,女人如凝脂般的上半身,美得让男人流连忘返的沉醉不舍,印下了一个又一个,爱的印记。  这些印记,见证着男人对女人的深情与沉迷,也见证着男人对女人的疯狂与霸道。  脖颈处,男人刚刚送给她的项链,吊坠静静的垂在她胸口,蓝色宝石在灯光的照耀下,折射出淡淡的蓝光,与女人白嫩的肌肤相辉映着。  显然,在男人的攻势下,女人也动情不已,眼神越来越迷离,完全放开了。  她的坐姿也不知何时由横坐变成了跨坐,这样子的姿势,更加的暧昧,更加的邪魅。  空气里回荡着暧昧的气息,虽然室内已经开着空调,但也无法冷却这一室的热情。  室外,不知何时风起云涌,一片片的乌云黑沉沉的压了下来,风雨欲来的势头。  本来就是夜晚,此时更黑了,整个天空就像一个黑色大锅似的扣在大地上。  夏天就是如此,刚刚还晴天万里,下一瞬或许就会来一场大暴雨,雨过天晴后,又会阳光晴好。  突然,一道蛇形的闪电划破天际,就算客厅的窗帘没有拉开,但依然感觉到强光射了进来。  “轰轰轰……”闷雷滚动。  下一秒,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的打在玻璃窗上,奏出了雨夜特有的音乐,盖过了室内的暧昧声音。  沙发上,男人坐靠着,女人跨坐在他腿上,两具身体已经紧紧的教缠在一起。  正在谱写着美妙的男女二重奏,似乎在与室外的风雨声一唱一和,久久不能平息……  ************  翌日清晨,金娉婷很早就醒过来了,她是饿醒了,主要是昨晚吃得不多,还过量运动,肚子里那点食物早已经消化得无影无踪了。  肚子里,此时正咕咕直响,闹起了空城计。  她睁眼,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他似乎还在睡梦里,呼吸很匀称,露在被子外的胸口,有规律的起伏着。  突然,金娉婷的眼睛猛然睁大了几分,小脸瞬间染红,因为,她看到了男人的胸口上,凌乱的横着几条抓痕。  不用问,这是她昨晚在动情时抓的。  脑子里如放电影似的,回放着昨晚的片段。  她记得,她与他最先是在沙发上的,后边回到了房间,在床上纠缠了许久,最后,又转战到浴室……  还各种姿势……  没想到容少谦明明长着一副冷傲沉闷的模样,居然花招百出,让她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想到了这些,金娉婷感觉到耳根发烫,太羞人了,太糜烂了。  跟着这个坏男人,她也越变越坏了,竟然连拒绝,也不会了,任由他贪婪索取。  她悄悄的掀开被角,瞄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发现,也遍布的暧昧的痕迹。  这真是要死了,她何时变得这么的放浪形骸。  就在她懊恼不已时,突然感觉到男人放在她小蛮腰上的手紧了紧,把她的身体拉到了他怀里,霸道的搂抱着。  金娉婷怀疑的盯着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难道他醒了?  下一秒,男人马上印证了她的怀疑,因为,她感觉到男人圈在她腰间的手正往上移去。  “宝贝,怎么醒得这么早?”  宝贝?  听到这个称呼,金娉婷也是醉了,小脸猛然一热,心跳加速。  “你放开我,我要起床了。”她意图拉开男人的手,但,没有如愿。  男人耍赖的搂着她不放,刚刚睡醒的嗓音带着一抹性感的暗哑,说:“再睡一会儿,时间还早……”  男人说话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处,惹得她痒痒的,不由的缩起了脖子。  “不要,我肚子饿了,要吃东西。”金娉婷知道再跟他赖在床上,后果是很严重的。  她已经承受不起他的狂野了。  昨晚,已经把她掏空了一样,现在,她需要补充体力。  “饿了?”容少谦终于睁开眼睛了,目光怜爱的看向女人。  金娉婷委屈的扁了扁嘴,点头。  于是,男人在一阵心疼后,不再犹豫,迅速的掀开被子,起床,然后,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身无寸缕的走出房间。  拿了手机,又走了进来,回到床上坐下,在手机上查找着外卖的电话,然后,语音订餐。  就在他刚刚走来走去时,女人的眼睛情不自禁的瞅向他的身体,发现男人的背部,还有腹部都有抓痕。  不由的,她阵阵心虚,不敢看男人的身体,但又想看,毕竟,男人的身材好得不是盖的,宽肩窄腰,翘臀长腿,再加上紧实而不夸张的腹肌,非常的有看头,惹得她心儿不安分的骚动起来。  以前,她常常嘲笑姜莱爱看帅哥,总是毫不掩饰的表现出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现在才发现,原来她也是一个色女。  只不过,她比姜莱专一,她只对容少谦感兴趣。  “刚刚看我,看得很过瘾?嗯?”突然,男人邪恶的笑脸凑了过来。  “啊?”金娉婷被吓了一跳,神游的心绪瞬间回位,她嘟起嘴否认:“谁看你了?”  “想看就看呗,本少爷对你可是很大方的。”  “我才不稀罕呢。”  “口是心非。”男人宠爱的揉了揉女人的头,虽然女人嘴上还是不放松,没有说过喜欢他,但,他知道,她的心与她的身体,都已经接受了他。  昨晚,她身体的反应是诚实的,她热情的回应也是真实的。  突然,他眼底闪过了邪恶,他想听她内心的话,想听她亲口告诉他,她对他是有感觉的。  “早餐送来大概要半个小时,既然现在醒也醒了,不如做些事情来打发时间……”  金娉婷还没有听完他的话,就已经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了。  她连忙拥着被子,准备逃跑,但,还在准备时,男人已经欺身过来了。  “容少谦,你滚开……”  “我想抱着你一起滚……”  “你……你别欺人太甚……”  “我爱你越深,欺你就越深,此生,我只欺你一人……”  ………  半个小时后,门铃声叮叮咚咚的响起,也在此时,男人一声低吼,把种子如数的全部播种在女人的领地里。  片刻后,男人抽身离开,从衣柜里随手抽出一件睡袍披上,走出房间,去拿外卖。  而女人完全瘫倒在床里,面色还带着激情过后的潮红,媚眼如丝,眼角还淌着一滴清泪。  此时的女人,娇弱得就如被暴风雨肆虐过的小花似的,我见尤怜。  她已经没有力气起来了。  昨晚到早上,她不知被男人折磨了多少次。  她终于明白,容少谦这个混蛋就是披着羊皮的狼,还是不折不扣的饿狼。  想着男人的坏与邪恶,她气得牙痒痒,刚刚,这个混蛋竟然逼着她说喜欢他,说爱他,还逼着她亲昵的叫他谦……  “混蛋男人,臭男人,无耻出新高度了……”气不过,她恨恨的骂着他。  这时,男人拿完外卖后折回,直接走到床边。  金娉婷见状,连忙想扯过一旁的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但已经迟了,男人比她更快的把被子掀到一边去。  “容少谦,你做什么?”女人不禁恼羞成怒,虽然已经亲密了好几次,但,她还无法做到大大咧咧的暴光在男人的眼底下。  “女人,你说你对我下了什么蛊?我怎么看你都看不够?”男人俯下身子,就如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欣赏着女人曼妙的身躯。  “你……你不许看……”金娉婷面对他那种会吃人似的目光,莫名的感到心慌,甚至,害羞。  “宝贝,别动,再让我看一会儿……”  “不要……你滚……”  “不是肚子饿吗?还能吼这么大声,还有力气?嗯?”  “没有,容少谦,我警告你哦,要是你再敢碰我一下的话,这辈子我都不原谅你……啊……干什么?抱我做什么……”  “叫什么?先洗澡再吃早餐……”男人抱着女人,进了浴室。  女人这才闭上嘴没有呱呱吵,但下一秒,男人又欠揍的说了一句:“要是你还想要,本少爷委屈点,供你使用……”  “混蛋,你再说,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呵呵……真凶,我怎么会喜欢你这么凶的女人。”  “谁要你喜欢?”  一句句打情骂俏的话从浴室里飘出来,但,慢慢的说话的声音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暧昧的男女喘息声。  ………….  但,从这一天起,她与他的关系似乎拉近了很多,已经默认了对方就是自己的男人,偶尔也会像个小女人似的,对着他撒娇,或者,哪天心情好了,会亲昵的叫他一声谦。  这一点一滴的靠近,让容少谦感到欣慰,感到幸福。  他知道,她已经慢慢的朝着自己靠近,总有一天,她会离不开他的,总有一天,她会答应嫁给他的。  他对她也势在必得。  因为,他已经爱上她了。  爱她美丽的外表,火辣的身材,更爱她那呛人的性格,和那不服输的倔劲。  而他的身体似乎也只忠于她,只对她一个女人起反应,甚至是只对她会出现饥渴的现象。  有确,和她一起缠绵,是世上最美妙的事情,每一次都让他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  金盛集团。  宽敞明亮的大会议室里,正在召开着股东会议。  本来金娉婷是没有权利参加的,但,金盛东却分给了她百分之五的股份,让她与金若伟平起平坐。  这让只持有百分之三股份的金若依与金彩,好生嫉妒,同样是持有百分之三的金若倾倒是很高兴金娉婷成为股东之一。  会议的气氛有些凝重,正在讨论着金若伟该不该调离金盛集团的事情。  在关正峰的带领下,大部份股东都不同意金若伟的离开。  甚至,关正峰还鼓吹着其他股东,拥立金若伟成为副总裁。  这个位置是属于金逸晨的,自从他意外死了后,一直都空着。  金若伟看到这么多人支持自己,心里暗喜着,看来,他追求关宝琪是押对宝了。  在关键时刻,关正峰果然能起到作用。  金盛东看到多数的股东都支持金若伟,突然感到有一种大势将去的危机。  他已经年老了,身体越来越差,那些股东已经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反而更多的去讨好金若伟。  要不是金若伟一直包藏着祸心,或许,他会把金盛集团交给他。  “你们都要造反了吗?”金盛东冷厉的眼神扫过众股东,然后又沉声说:“若伟可以不调离公司,但只能兼职,他主要还是掌管明氏地产,另外,副总裁这个职位,从今天起取消,从此后,公司就只有一个总裁,就是我。”  看到了金盛东动怒,股东们纵使有不服,也没有人再吭声了,毕竟,金盛东才是最大的股东。  金娉婷一直坐在最后边的位置,看到父亲这般艰难的才把这些刁钻的股东压下,她不禁一阵心疼。  蓦然醒悟,父亲原来也活得这么无奈。  也真的应了容少谦说过的那句话:高处不胜寒。  金若伟的去留就按照了金盛东的决定而执行着。  会议散去后,各人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  金若伟与金若依一起回到了办公室里,兄妹两个都是愤愤不平的表情。  没想到,最后还是棋差一着。  “哥,我气不过,为什么金娉婷是女儿,我也是女儿,而她的股份却比我多百分之二?”金若依生气,并不是因为金若伟的去留,而是嫉妒金娉婷比她得宠。  “若依,别自乱阵脚,总有一天,她会把那些股份都吐出来的,不但她,就连爸……”金若伟说到这里顿时住了口,差点因为生气过头,而说漏嘴了,还好金若依没太注意听。  “好了,都别烦了,回去工作吧,我只要还留在公司里,就自然有舒展身手的机会。”金若伟敛去了多余的情绪,打发了金若依走。  另一边,金盛东的办公室里。  付海正把一份资料交给金盛东。  “总裁,已经查清楚了,姚小姐跟二少爷以前认识,还有过……”说到这里付海支吾了起来。  金盛东从资料里抬眼,看了一眼付海,沉声说:“说下去。”  “二少爷跟姚小姐有过亲密关系,这份资料,是她与二少爷开房的记录与时间,另外,还有他们的通话记录,不过,最近很少通话了,可能是发现了我们在调查他们吧……”  付海脸色有些凝重,他不明白为什么金若伟要这么做?也不明白姚蓝既然做了金若伟的女人,为何还要跟金盛东?  这种关系……也太乱了吧?  金盛东没告诉他什么原因,只是让他去调查姚蓝的过往,却没想到把金若伟给揪出来了。  金盛东看着资料,脸色渐渐变得铁青,额角青筋毕露。  他果然没看错金若伟,真是狼子野心,怕是一早已经觊觎金盛集团总裁这个位置了,所以才安排姚蓝这个女人在他身边的。  真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突然,他心头窜起了疑惑,难道姚蓝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自己的?  他越想越觉得疑点重重,因为,他近一年来,身体非常不好,对于男女之间的需要几乎没有了,就算那晚喝醉真的睡了姚蓝,也不会那么一次,就让她怀孕了吧?  孩子该不会是金若伟的种吧?  如果说金若伟有计划的去做这些事情,那金逸晨与金致的意外就不是巧合了?  金盛东脑子飞快的转动着,越想越觉得金若伟可怕,一时气急攻心,他心脏猛然收缩了一下,顿时绞痛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