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099.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099.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15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0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容少谦,你放开我,我不冷……你这样子,我怎么看电影?”女人被他蹭得痒痒的,不由的缩起了脖子,满肚子恼火,却又不敢大声怒骂,只能压着声音低吼。  “怎么看不了?你看你的,我抱我的……”男人边说边轻轻的咬住了女人的耳垂。  “嘶……”女人倒抽了一口气,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痒。  男人这般暧昧的动作,瞬间把女人的心撩起了涟漪,她本来看电影就看得心不在焉的,现在,就更加看不进了。  “你……混蛋,还能不能好好看电影了?”她转头避开他凑来的脸,伸手推拒着他胸口。  “电影有什么好看的,不及你的亿分之一。”男人不屑的撇嘴,厚着脸皮,凑到女人的脸颊边,连连亲了好几口。  “容少谦,你再这样,我走了呀……”金娉婷挣扎着要站起来,但,男人的双臂像蛇似的紧紧的环在她纤细的腰肢,让她动弹不得。  “走什么走?再看一会。”容少谦霸道而强势的把女人搂入怀里抱着。  金娉婷无语,瞪着男人,却发现对方也在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下一秒,她感觉到自己身体一轻,便被男人抱到了他腿上坐着了。  “你……你不要这样,这里是电影院。”这个姿势,让她上次在小公寓里,那个风雨夜的疯狂。  “那又怎样?我抱我自己的女人,犯法了吗?”男人无赖的勾唇,一手按住了女人的后脑勺,吻上了她的红唇。  “唔……”黑暗中,女人蓦然睁大了眼睛,因为,在男人吻她那一刻,她感觉到男人的身体迅速的起了反应。  从电影院出来时,金娉婷的脸儿还带着娇羞的红晕,把她衬得犹如娇艳的玫瑰花似的,风姿绰约,散发着迷人的风情。  而男人的嘴角噙着浅浅的笑容,坏坏的凑到她耳边说:“这家电影院不错,下次再来。”  “要来你自己来。”女人脸红着,瞪他。  回想起刚刚在情侣间发生的事情,她觉得太疯狂了,虽然,她一向是不拘小节的人,但,刚刚的那一幕,真的羞于启齿。  不由的,她又抬眸瞪了男人一眼。  都怪这个坏男人。  吻就吻嘛,还动手。  动手就动手嘛,居然还……  *********  当金娉婷回到金公馆时,已经很晚了,家里静悄悄的一片,估计都睡觉了。  她轻手轻脚的上楼,走向房间。  却不经意的看到对面的房间,门缝里流泻出灯光。  她愣了一下,大哥的房间怎么会有灯光?  难道是大哥的灵魂回来了?  想到这里,一向不相信鬼神的她,却有些激动,这一刻她倒愿意相信,大哥真的会显灵,会回来,所以,没多想就推开房间的门。  但,映入眼帘的是金盛东孤寂的身影,他坐在床边,手里捧着金逸晨的照片,定定的瞧着。  听到开门声,金盛东惊诧的抬脸,看到金娉婷,他又连忙转开脸,暗暗的抬手,擦了擦湿润的眼角。  “爸。”金娉婷的心口猛然的窒了一下,她从来没有见过父亲流泪,但,这一幕,却触到她心底最脆弱的地方了。  深夜回来,看到父亲一个人在大哥的房间里,神情落寞的捧着照片想念儿子。  这让人看着都觉得心痛,不由的,金娉婷眼里也涌起了雾气。  “怎么这么晚才回?跟少谦一起吗?”金盛东收拾好情绪,才开口问女儿。  “嗯。”金娉婷吸了下鼻子,声音带着重重的鼻音。  “爸,你怎么还不睡?”她坐到了父亲身边,定定的看着父亲的侧脸。  虽然父亲已经六十多岁了,脸上也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还能看出年轻时的英挺帅气,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多女人,明知道他有老婆还要跟着他。  “唉……我睡不着,想你哥了,就上来坐坐。”金盛东叹了一口气,说话时,目光带着悲切的盯着手里的照片。  金娉婷的心儿一揪,目光也看向照片,照片里,金逸晨带着浅笑,目光深邃,非常的帅气迷人。  她不相信,大哥真的离开了,她只当他出远门去了,所以,她一直都不愿意相信。  “娉婷,恨爸爸吧?”忽而,金盛东转头看向女儿,他一向都是严肃的,在所有女儿中,也就跟金娉婷亲近一些,其他的女儿,似乎都很怕他,不太愿意跟他亲近。  “嗯。”金娉婷不否认,不想骗他。  “唉……”金盛东又低叹了一声,他有他的无奈。  “爸不会怪你恨我,我收起你的证件,第一是想你进公司,但,更重要的,是我不想你去国外那么远工作,爸爸跟你妈妈都老了,你哥又不在,所以,才会用这种方法把你留在身边……”  金娉婷愣住了,眼里的雾气渐渐凝成水珠,在眼里打转。  也许是她自私了,总想着逃离这个家,却没有想过父母年纪一天天大,会需要孩子的陪伴。  “娉婷,有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爸爸也无法告诉你,但,请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好小曦,一定要帮助他管理好公司。”金盛东旧话重提,最近他心里总是很不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金若伟与姚蓝的事情,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爸,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一定要把公司交给小曦?交给金若伟不行吗?毕竟他在公司好几年了,由他接管公司不是更好吗?”  “不行,交给他的话,我怕我走后,你妈跟小曦都不会有好日子过。”金盛东说出自己的担忧,这么多年了,金若伟什么性格,他清楚,明素素又是什么性格,他也知道。  要是二房成了金家与公司的当家人,那大房与三房都无立足之地的,但交给金逸曦就不一样,金逸曦虽年轻,但从小就正直,懂事。  闻言,金娉婷鼻头一酸,总算明白父亲为什么执意要把公司交到金逸曦手里了,原来是怕二房的人欺负大房,原来是为了大房的未来。  确实,金若伟城府很深,深藏不露,虽然目前为止,他的表现还算友善,但金娉婷总觉得这个人可怕,到底哪里可怕,她又说不上来。  这一晚,父女两个打开了话匣子,聊的话比过去二十几年都要多。  金盛东说了很多年轻打拼的事情给女儿听,而金娉婷也说了一些在国外发生的事情给父亲听。  父女两个聊到了半夜才各自回房睡觉。  ************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转眼,金逸曦回国了。  这天下班后,金娉婷赶去机场接弟弟,谁知,容少谦死皮赖脸的要跟着来。  “容大总裁,最近你怎么这么闲呀?老黏着我做什么呀?”下了车后,金娉婷与容少谦并排的向机场里走去。  因为,刚刚下过一场大雨,路边到处都是积水。  “最近呀,是闲了点,因为你未来婆婆怕我光顾着工作,冷落她的儿媳妇,所以一声令下,服装公司便扔给了老二管理了。”容少谦笑得贼兮兮的,他轻松了,只是辛苦老二要飞来飞去了。  “你胡说什么?什么未来婆婆儿媳妇呀?”金娉婷对于这些陌生的称呼还是很抵触,虽然她心里不那么抗拒容少谦了,但并不代表她会嫁给他。  “难道你就没想过要嫁给我?”容少谦听出了女人的不悦。  “我……”金娉婷刚想说话,突然一辆车子飞快的迎面驶来,路边的积水溅得老高的。  “小心……”容少谦眼急手快的一把搂住了女人,紧紧的护在怀里。  “哗啦”一下,水花溅到了容少谦的背部。  “啊……你没事吧?”金娉婷连忙挣脱容少谦的怀抱,转到他身后检查,看到他天蓝色的衬衫都湿了一大片。  “都湿了,这人怎么这么没公德心呀?明知道下了雨,路上那么多行人,就不能开慢点吗?过份……”  “呵呵……”容少谦不由轻笑出声,又说:“你知道就好。”  什么你知道就好?  金娉婷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来,但对上容少谦促狭的眼神后,她顿时明白了。  这场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想起两个人初识时,在机场里起了争执,然后,她故意开车溅了他一身水,还溅了两次。  想到这里,金娉婷不禁也扬起了一个明媚的笑容。  “那是你活该。”  “我怀疑你在巴黎是故意接近我,然后又故意溅我一身水,引起我注意,如果你不那么做的话,也许我就错过你了。”现在想起,容少谦非常感谢金娉婷的多管闲事,也感谢她的小恶作剧。  “唉,看来是我自作孽不可活,无端端招惹了一只大野狼……”金娉婷摇了摇头,继续走向机场入口。  容少谦勾起唇角,心情大好的跟上她,至于刚刚那个她嫁不嫁给他的问题,他一定会想到解决的办法的。  这个女人这么排斥男人,现在还不是被他征服了吗?嫁给他也是迟早的事情。  两个人走到了候机室里寻找着金逸曦的身影,因为刚刚下雨,他们来迟了。  忽而,金娉婷的眼睛亮了一下,唇边瞬间勾出了一个温柔的开心笑容,她快步走向了一个帅气的男孩。  “小曦。”她还没走到男孩身边,便高兴的叫了起来。  金逸曦听到姐姐的声音,站了起来,回身寻找姐姐的身影。  虽然他的表情酷酷的,没什么变化,但,那双明亮的眼睛却透出了开心。  “小曦,姐好想你哦。”金娉婷一边走向弟弟,一边张开双手,眼看就要抱上弟弟了,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身后提住了她的衣领。  容少谦看到金娉婷要抱别的男人,他下意识的提住了她的衣领,就算对方是她弟弟,他也不许抱。  “你……你干什么?”金娉婷有些不悦的回头瞪他。  容少谦的神情有些别扭,说:“大庭广众的,就别抱了,你弟弟会不好意思的,对吧?”  他边说话还边对着金逸曦眨眼,那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跟金逸曦很熟悉呢。  然而,他们是第一次见面。  在他说话的同时,金逸曦那双清澈的眼睛暗暗的打量着这个对姐姐表现出满满占有欲的男人。  帅是挺帅的,就不知道对姐姐好不好?  “你那污脑子想些什么鬼东西?我是他姐姐。”金娉婷不满的嘟起嘴,瞪了一眼容少谦,她是太久没见弟弟了,她一时高兴忘形,也忘了弟弟已经长大了。  “以后想跟弟弟拥抱,我代替就好。”容少谦无视女人的不满,淡淡勾起唇。  说完后,大方的上前给了金逸曦一个拥抱,轻轻拍了拍他的背,才放开。然后,自我介绍着:“小曦,你好,我是容少谦,你未来的姐夫。”  听到“未来姐夫”这几个字,金逸曦向金娉婷投去疑惑的眼神,姐姐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打电话给他,但怎么从来都没听她提起过他有个未来姐夫呢?  “姐,解释。”金逸曦一向不多话,说起话来也是惜字如金的。  “呵呵……”金娉婷心虚的笑了笑,拉起金逸曦的手就走,边走边打着马虎眼说:“没什么好解释的,你也别听他胡说。”  说完,她又回头冲着容少谦说:“后边那个,麻烦拿行李。”  容少谦顿时气结,这个该死的女人,把他这个堂堂的容氏总裁当行李搬运工也就算了,自从看见金逸曦后,她从头到底眼尾都没多看一下他。  他气得牙痒痒,心里腹黑的暗想着:别让他逮到报仇的机会,要是逮到了,必定用他的方法,狠狠的惩罚这个敢无视他存在的女人……  至于怎么惩罚吗?  他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一副香艳的激情画面,女人被他惩罚得直求饶。  想到这个画面,他的气顿时消了不少,这才慢吞吞的拉过行李箱,走向机场出口。  ************  两天后,金逸曦被安排进公司实习了,由付海亲自带着。  公司也因为金逸曦的到来,而炸开了锅,不少人私自都议论着金若伟失势了,说他毕竟是二房儿子,所以才会不受重视,才会被调离总公司的,而去接手一个小小的地产公司。  这些话传到了金若伟的耳里,让他又气又恨。  虽然之前他也听金盛东说过,会安排金逸曦进公司,但,他没想到的是,金盛东居然这么重视金逸曦。  明着,是付海在带金逸曦,但,公司上下,谁不知道付海是金盛东的助理,所以,现在是相当于金盛东亲自教导金逸曦学习接管公司。  不行,他不能坐以待毙,他不能再等下去了。  再等下去的话,公司迟早会属于金逸曦的。  金若伟眼里闪过了狠厉,他要开始行动了。  心里下了决定后,他伸手拿起了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拨打了关正峰的号码。  现在,只有关正峰能帮他了。  打完电话给关正峰后,他又找了金若依,交待她按照他的话去做一件事情。  安排好这些后,他的嘴角才阴阴的扬起,勾出了胜算在握的笑容。  金盛集团,只能是他的,谁也别想抢走。  他要做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他不要永远都低人一等,他不要永远都有人骑在他头上。  他受够这种憋屈的日子了。  *****************  周末,金公馆里,金盛东脸色染着愤怒与心痛的坐在书房里,站在他的对面是付海。  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终究还是演变到这一步了。  据他所知,这几天关正峰不断的约各个董事吃饭,在拉拢关系,他的司马心,都是为了帮金若伟铺路。  “总裁,你打算怎么样处理这件事情?”付海担心的问道。  “这些饭局若伟都没有出席,他倒撇得一干二净,我们没有凭证也无法给他扣一顶帽子。”金盛东的语气有几分无奈,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要和金若伟成为对立的关系。  “我们也安排一个饭局,约上董事们,我亲自带逸曦去招呼他们。”金盛东沉思了一会儿,又吩咐付海。  “好的,我这就去办。”付海恭敬的应道,然后转身出门,走向客厅,却刚好看到从楼上拾级而下的金娉婷,那婀娜曼妙的身姿,看得他一阵痴迷。  他收起了眼里的深情,淡淡的向她点了点头,然后,走出门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