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00.触到了她的雷区

100.触到了她的雷区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34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0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金娉婷明媚的眸子淡淡的扫视了一眼客厅里坐着的几个女人,发现没有母亲的身影,她才想起,母亲跟金逸曦一起出去了。  既然母亲不在,她也不想留在家里吃午餐了,于是,她便打了个电话,约了叶凝出来。  一个小时后,叶凝找到了金娉婷所在的那家餐厅,一见面,她便忍不住抱怨,说:“怎么了?金大小姐,终于良心发现,记起我了?”  “叶凝,我啥时候忘记过你呀?”金娉婷风情万种的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魅人的浅笑,看向刚刚坐下来的好友。  “还说没有,你说说,咱俩多久没见面了,哦,对了,你家容大总裁今天怎么肯放人了?”叶凝不依的嘟了嘟嘴,然后,扯出一个促狭的笑容。  听到好友提起容少谦,金娉婷的心里莫名的悸动了一下,涌起了一丝丝的甜蜜。  这几天,容少谦都很忙,所以他们没有见面,都是电话联系。  “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出来跟你见个面,吃个饭,还要他批准似的?”  “难道不是吗?见色忘友的女人。”叶凝边说边拿过菜单,然后又笑着说:“为了补偿我,今天一定狠狠吃你一顿。”  “没问题。”金娉婷豪爽的回答,举手招来了服务生。  点完餐点,待服务生走远了,金娉婷才低声问叶凝:“叶凝,难道你就不想找个人恋爱吗?毕竟你还那么年轻……”  叶凝喝着水的动作滞了一下,低着头,眼底闪过了一抹痛。  几秒后,她把眼底的痛意敛去,才抬起头,扯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说:“恋什么爱呀?我现在挺好的。”  看到这样子的叶凝,金娉婷的心,痛了一下。  “叶凝,我知道你忘不了我哥,但他已经不在了,你也该为自己的幸福着想。”她真心劝慰着叶凝。  “娉婷,他已经深深的刻在我心里了,不是说放下就放下的,我……”  “对不起,给您们上餐点。”这时,两个服务生拿着餐点来到他们的桌边,打断了叶凝的话。  “吃东西了,不要说这些了。”叶凝逃避着。  “好吧,吃完午餐后,咱们去血拼如何?”  “好,反正下午我有空。”  “那我们去东区那个商城吧。”  “哇,你这个女人真自私,说什么约我去血拼,原来是想刺激自个的商城经济呀……”  “那当然,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转换了话题,两个小女人都笑开了脸,一个热情火辣,如盛放的玫瑰,一个温婉淡雅,如空谷幽兰。  这个下午,两个女人买了不少东西,一直逛到了天黑,才去吃晚餐。  晚餐后,金娉婷接到了容少谦的电话,说要来接她。  叶凝识趣的找了个借口,先走了。  容少谦开着车,正向东区商城这边驶去,这几天他都忙得无法分身,每天下班后都应酬到深夜。  脑子里突然浮现起昨晚应酬的片段,尽头不由微微拧起。  昨晚,他在夜辉煌里应酬完几个生意上的朋友,正准备离开时,却碰上醉得一蹋糊涂的向晴。  基于两家是世交,所以,作为朋友也好,哥哥也好,他好心的把向晴送回家。  但,在送她回家的中途,发生了一件让他很不悦的事情,那就是在等红绿灯时,向晴突然出其不意的解开安全带,扑到他身上,死抱着他吻,边吻边向他表白。  因为她抱得太紧,几乎整个人都坐到了他腿上,所以,他推了好久,才把她推开。  他当时真的很生气,有一种把她扔下车的冲动,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跟一个醉酒的女人计较。  于是,他重新帮向晴系上安全带,忍着怒火,把车开得飞快的,只想快点把她送回家。  容少谦是怎么都想不到,他这好心的壮举却让他与金娉婷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感情瞬间降到了冰点。  好像是掐好时间似的,金娉婷坐在一家咖啡馆里,静静的等待着容少谦的到来,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几下,进来了几条信息。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她点开信息,发现里边居然是向晴与容少谦拥吻的照片,日期是昨天的。  照片有三张,第一张是向晴扑到容少谦怀里,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亲密的拥吻着,第二张,向晴几乎坐到了容少谦的腿上,两个人的唇清淅的看到,是紧紧的贴在一起的,第三张,是容少谦凑到副驾驶位吻向晴……  金娉婷无法形容自己看到照片的震惊与愤怒,她只感觉到自己浑身都气得在颤抖,双手情不自禁的紧紧握起,紧到手指的关节都发白了。  因为生气,她的呼吸变得沉重而急速,胸口也随着呼吸而一起一伏着。  为什么?  为什么在她打开心扉要去接受他时,却收到这种照片?  除了生气,她还心痛,那种被欺骗的心痛。  到了此刻,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不知不觉陷入了容少谦的情网里了,看到他与别的女人这般亲密,她嫉妒愤怒,疯狂的嫉妒愤怒。  手里的手机突然嗡嗡作响,她眯了眯眼,看了眼上边的号码,竟然与刚刚发来信息的号码是一样的。  她深呼吸一下,狠狠的按下接听键。  “金娉婷,看了照片了吗?”手机里传来向晴得意的声音。  “看了,又怎样?”金娉婷努力的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其实她也想到向晴发照片给自己的意图,就是想破坏自己跟容少谦的感情。  虽然明知道这是向晴的一个诡计,但,容少谦跟向晴接吻了,是事实,所以,在感情上有洁癖的金娉婷还是忍不住很生气,很生气……  她无法接受一个与自己有过亲密行为的男人去吻另一个女人。  此刻,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情人的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  “哈哈……不怎样,只是不想你被蒙在鼓里而已,少谦对我也不是没有感情的,昨晚他很温柔,我很幸福,我们在一起……嘟嘟嘟……”向晴脸不红心不跳的挑衅着金娉婷,故意误导着她。  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断线了,应该是对方挂断了。  她阴阴的扬起嘴角,显然,金娉婷上当了。  金娉婷感觉到向晴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冰棱子似的敲进了心底,让她又痛又冷。  她不想再听下去,所以,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顺便把向晴的号码拉黑。  做完这些后,她从包包里掏出两张钞票,“啪”的一下甩在桌面,然后,气冲冲的离开咖啡店。  她努力的压抑着快要崩溃的情绪,紧紧的绷着一张脸,走得飞快。  但向晴刚刚的话却像苍蝇似的萦绕在她耳边,令她烦躁。  “少谦对我也不是没有感情的,昨晚他很温柔,我很幸福,我们在一起……”  “昨晚他很温柔,我很幸福……”  她越走越快,最后几乎是小跑着出去商城的。  突然,在商城的门口,她猛不猝防的撞上了一个人,强大的冲击力撞得她整个人都向后仰去,她下意识的惊呼出声:“啊……”  在她以为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时,身体却猛然又被人拉了回来,她再次撞入了那个人的怀里。  容少谦搂住了惊魂未定的女人,眉头微皱,声音有些紧张的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如鹰般的眸光扫视了一眼她身后,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  骤然听到熟悉的声音,金娉婷这才知道自己撞到的人正是容少谦,她抬起水光潋滟的眼睛,恨恨的瞪着他,然后扯开他搂在自己腰间的手,后退了两步,离开了那个令她迷恋的怀抱。  “你……你怎么了?”容少谦突然对上金娉婷仇恨的目光,让他微微愣了愣,不明所以。  “别碰我,别跟我说话……”金娉婷冷冷的开口,边说边后退着,在他还没反应过来,转身就跑。  容少谦又是一愣,她是怎么了?怎么奇奇怪怪的?怎么一副很恨他的样子?  他迈开长腿,很快就追上女人了,他伸手想抓住她的手腕,谁知道才碰到女人的手,她像神经质似的甩开他的手,吼:“别碰我……”  金娉婷吼完,继续走向路边,扬手叫车。  “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吗?”容少谦一头雾水的站到她身边,他知道她脾气虽不好,但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发。  金娉婷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伸出手不停的挥动着。  容少谦忍不住了,强势的扶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扳过来,让她与自己面对着。  “金娉婷,你冲着我发脾气,至少也让我知道是什么原因吧?”  “拿开你的脏手。”金娉婷恨恨的瞪着他,在她美丽的眼里,两簇怒火烧得正旺。  “脏手?”容少谦本来轻蹙起的眉头,又拧紧了几分。  金娉婷懒得跟他废话,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打开了短信,恨恨的把手机塞到他手里。  正好有一辆计程车停了下来,她快速的上了车,然后催促着司机赶快开车。  “娉婷,你去哪呀?你……手机……”容少谦还没有来得及看手机里的内容,看到金娉婷上车,他便追了过去,但,车子很快就把他甩下了。  看着远去的车子,一股烦躁涌上心头。  没想到他大老远的跑来这里接金娉婷,却莫名奇妙的被她甩下。  他低头察看金娉婷的手机,当他看到里边的照片时,不由吃惊,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是向晴,看来昨晚遇上她不是偶然的,而是有预谋的。  容少谦的墨眸染上了冰霜,透着冷冽。  没想到向晴竟敢算计到他头上来了,是寿星公吊颈,嫌命长了吧。  难怪金娉婷会那么生气,她一向对感情都是敏感的,一向讨厌对感情不忠的男人。  这些照片无疑是触到了她的雷区了,一触即爆。  他回到了自己的车子里,发动车子,追赶上金娉婷乘坐的那辆计程车,保持着安全的距离,一路尾随着,回到金公馆门口。  金娉婷下了车,看到了容少谦居然跟来了,她正在气头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走向家门。  “金娉婷,难道你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吗?”容少谦上前拦下了她,漆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  “对不起,我现在不想听到你的声音,更不想见到你的人,请让开。”金娉婷忿忿的说完,看到容少谦仍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她面前,没有半点要让开的意思,于是,她绕过了他,继续走向家门。  眼看她就要走进家门了,容少谦突然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猛然把她带到自己的怀里。  下一瞬,便强势的把她压向冰冷的墙壁,紧紧的把她禁锢在自己与墙壁之间。  “你……你这个野蛮人,放开我……”金娉婷更怒了,用力的推拒着他胸口,然而,男人却像跟她呕气似的,她越推,他压得越紧,紧到他们身体间贴合得没有一丝缝隙。  “金娉婷,你的脑子呢?你的智商呢?为什么这么容易就上别人的当?别人的居心那么明显,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如果你现在跟我闹翻了,不是让心怀不轨的人诡计得逞吗?”  容少谦紧紧盯着女人的眸光,也有几分不悦。  他的不悦,是因为女人的不信任。  金娉婷恼怒的眼神对上男人深沉的目光,男人的这番话,让她更气了。  “你什么意思?是骂我笨吗?那你还来找我做什么?你去找你的向晴呀,昨晚你不是很温柔对待人家吗?你走呀……走啊……”女人一边说一边推拒着男人的胸口,但男人就像一堵墙似的,动也不动,任由她撒野。  “你宁愿相信她的话,也不相信我,难道我就不值得你信任吗?”容少谦墨眸闪了一下,声音变得冰冷。  他从来都没有如此用心,如此花时间,去对待一个女人,金娉婷是唯一一个,然而,他的用心,竟然抵不过几张照片。  他有些失望,身子慢慢的抽离开她的身体。  “所有男人,我都不信,你也不例外。”金娉婷高傲的仰头,与他对视。  “难道你对我就没有一点儿动心吗?”他漆黑的目光,深深锁着她,似乎想看透她的心。  “容少谦,你真是好笑,我为什么要对你动心?别以为长得帅,每个女人都会爱上你。”说这些话,金娉婷有些口是心非,嘴里说不爱容少谦,但心里,她比谁都明白,她爱上了他,所以,看到那些暧昧的照片才会那么生气,那么嫉妒。  “你没有对我动心,为什么还要跟我发生关系?”  “容大少,你不会玩不起吧?如果玩不起的话,当初就不要招惹我……”  “玩?”容少谦魅眸眯了眯,眉头深深蹙起,他很不喜欢听到这个字眼,太轻佻了。  金娉婷刚想说话,突然一束车灯射过来,刺得她睁不开眼,下意识的,她抬手挡在眼前。  容少谦见状,身躯微微移动了一下,替她挡去刺眼的车灯光。  车灯光由远而近,慢慢的在金公馆门口停下。  车窗慢慢摇下,露出了金若伟那张俊逸的脸。  “你们怎么不进屋坐呀?”金若伟看到了站在门口旁边的两个人,露出了一个浅笑。  金娉婷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又冷冷的瞪了容少谦一眼,然后,一声不吭的转身走进家门。  “下次吧。”容少谦淡淡的对金若伟说了几个字,也走向自己的座驾,上车,开车离开。  金若伟看着容少谦快速离开的车子,又看了看金娉婷那曼妙的背影,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勾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  刚刚他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容少谦与金娉婷在争执,脸色都很不好。  看来,他的计划离成功又进了一步。  *********************  在吵完的第二天,容少谦派沈亚送回了金娉婷的手机。  然后,连续几天,他们都没有联系。  金娉婷的心情慢慢的平静下来了,但她又缩回了自己的乌龟壳里,把自己保护起来了。  “大小姐,到时间吃晚餐了。”管家敲开了金娉婷的房门,把她从凌乱的思绪中拉回到现实。  “嗯,我知道了。”金娉婷回答,收拾好情绪,才走出房间,下楼。  当她来到饭桌前时,几房人都已经到齐了。  她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看着满桌丰富的菜肴,她却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