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01.你出来或我进去

101.你出来或我进去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11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0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娉婷,这是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你爸爸特意吩咐厨房做的。”陆羽心温柔的夹了一块排骨给女儿,她并不是想向其他几房人炫耀金盛东对金娉婷好,而是只想让金娉婷知道金盛东是疼爱她的。  但这些话听在其他几房人的耳里,绝对是赤祼祼的炫耀。  明素素嘴角不悦的撇了撇,尹小影的目光则怨恨的瞟了一眼金盛东,不过,姚蓝则没什么反应,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低着头吃饭。  金娉婷闻言,抬眸看向父亲,虽然他脸上还是一贯的严肃表情,但,他看过来的目光是温柔的,带着慈爱的。  她对着父亲,淡淡的扯动嘴角,然后,低头吃起排骨。  “金彩,你最爱吃鱼……”尹小影气不过,就给金彩夹了一大块的鱼肉。  金彩闻到了鱼腥味,感觉到胃里一阵翻滚,突然,“呕呕”的干呕了两声,她连忙紧紧的捂着嘴巴。  众人不由齐刷刷的看向声音的来源。  就连一向不爱管闲事的金娉婷也停住了筷子,看向坐在对面的金彩。  只见金彩捂着嘴,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很难受的样子。  “你怎么了?金彩。”尹小影满脸着急的帮金彩顺着背。  缓过劲来的金彩轻轻的摇了摇头,低声说:“我没事……”  谁知道,她话音刚落,又干呕起来了:“呕……呕……”  “哟,金彩,你这反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怀孕了呢?”明素素讥诮的声音响起。  明素素这么一说,金彩顿时愣住了,脸上闪过了恍然,当众人向她投来怀疑的目光时,她顿时一阵慌乱,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金娉婷看到金彩一副怔愣的表情,眉头不由皱了皱,该不会被明素素说中了吧?  她想起了之前在楼梯间听到金彩讲电话的那个甜蜜样子,怀疑就更深了。  忽而,她想到自己跟容少谦在一起那么多次了,也没有避孕过,看来下次要采取措施了……  不,没有下次了。  她现在都跟容少谦闹翻了,她不会再理睬他的了。  金娉婷的思绪顿时变得凌乱,心情也瞬间落到了谷底。  “二姐,你这么说什么意思?我家金彩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你不要乱往她身上泼脏水哦。”尹小影护女心切,所以有些激动。  明素素勾出一个鄙夷的笑容,说:“你激动什么呀?我只不过说句玩笑话而已。”  说完,明素素又瞟了眼呆愣的金彩,嘴角阴阴的勾起,说:“金彩常常不在家里吃饭,又深夜才回家,现在又出现跟孕妇一样的反应,很容易让人想歪的。”  尹小影莫名的也有些心虚,因为明素素所说的是事实,金彩最近的行为确实可疑,她问过金彩是不是恋爱了,但金彩言辞闪烁,总是不愿多说。  “二妈,我只是跟几个女性朋友一起聚会,你别多想了。”金彩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闪烁不定看了看严肃的金盛东,生怕他会责骂自己。  “是不是我多想?过些日子就知道了,毕竟肚子是藏不住的。”明素素的眼神有意无意的瞟向金彩平坦的小腹。  “不舒服就去看看医生,别硬撑着。”金盛东的声音,威严中透着关心。  “我……我知道了,我会带金彩去看医生的。”尹小影因为金盛东突来的关心,变得激动。  “不吃了,影响胃口,盛东,我先回屋了。”突然,一直沉默着的姚蓝站了起来。  自从上次被金若伟教训过后,她整个人都消沉了,没有了以前的嚣张气焰,几次寻思着想把肚子里的孩子弄掉,但,每次都狠不下心,毕竟孩子都已经五个多月了,会动了。  这段时间,生怕金若伟会再次逼迫她,所以,她一直都躲避着他,安安静静的躲在自己的菊苑里。  “回吧。”金盛东淡淡的应了声,看向姚蓝的眼神没有了往日的热情。  他对于姚蓝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会留她在身边,都是看在她的肚子上,也许开始他是抱着能再生一个儿子的希望,以弥补自己失去了两个儿子的遗憾。  但,这段时间,他似乎也看开了。  “老爷,那我也带金彩回屋休息去了。”尹小影也没有吃饭的心思,她心里有疑团急着解开,于是也拉起了金彩,出了主宅。  “别管她们,继续吃饭吧。”金盛东淡淡的对其他人说。  “爸,我吃饱了。”金娉婷实在是没什么胃口。  “吃这么少?”陆羽心看了眼金娉婷那碗几乎没怎么动过的饭,眉头深深蹙起。  “妈,我下午吃了点心,所以不太饿。”金娉婷淡淡的解释着,想让母亲宽心。  说完后,她转身离开饭桌,上楼去。  金若伟一边吃饭,一边淡淡的瞅着金娉婷的背影,嘴角阴阴的勾起。  看来金娉婷与容少谦闹得挺僵的,连饭也吃不下了。  *******************  “金彩,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兰苑里,尹小影把屋里的佣人都遣了出去,然后关上门,逼问着女儿。  金彩坐在沙发上,小手轻轻的抚上小腹,嘴角慢慢的弯起。  “你……你笑什么?回答我呀。”尹小影一屁股坐在金彩的身旁,着急的追问。  “我也不知道。”金彩的笑容有些诡异,眼里还透着一丝丝难以掩盖的兴奋与激动。  “什么叫不知道?难道你真的交男朋友了?是哪家的少爷呀?”  “妈,我告诉你也行,可你不能生气哦,他……他是容展腾,容少谦的二叔……”  “什么?”尹小影顿时惊诧得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盯着女儿。  “你找什么人不好,偏偏找个已婚的男人,要是让你爸爸知道了,非把你打死不可。”  “妈,你别让爸知道不就行了吗?再说了,你当年不也找了爸这个已婚男人吗?”金彩不以为然的嘟起嘴。  “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我就是走错路了,所以不想你走妈的老路,金彩,告诉妈,你是不是怀孕了?月事来了没有?”  “没来。”金彩娇羞的摇了摇头。  “没来?”  “你放心好了,容展腾说了,要是我怀上他的孩子,他就会跟他老婆离婚的,这一点,他比爸爸强,至少他愿意为了我跟他老婆离婚,而且容家可不是一般的豪门,容展腾又没有孩子,要是我能为他生个儿子,以后咱们的日子就不用愁了,也不用整天都被人欺负……”金彩勾画着美好的未来。  “先过了你爸爸这关再说吧,要是让你爸爸知道你跟容展腾的事情,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尹小影焦虑的站起来,急得团团转。  金盛东的脾气向来说一不二,生气起来,整个金馆都会发抖。  金彩也很害怕,她不安的咬了咬嘴唇,说:“妈,暂时先瞒着爸爸,等我跟展腾商量一下该怎么解决,我相信展腾会保护我的,毕竟容家是阳城的第一豪门。”  “也只能这样了。”尹小影妥协了,别无他法。  “你的月事没来,刚刚闻到鱼腥味想吐,我看你八成是怀上了,明天,我带你去检查一下吧,不过,不能去大医院,要不然让明素素那婆娘知道了,一定会咬着你不放的。”  “妈,你别操心了,容和医院就是容家的产业,由容二少管理,我就去自家的医院不就行了吗。”金彩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容家人了。  “也对,我怎么没想到呢。”尹小影猛然一拍脑门。  “妈,我回房给展腾打个电话,让他安排安排。”  “去吧。”尹小影事到如今,也只能接受事实了。  *************  金娉婷回房后,便呆呆的坐在房间的阳台上,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夜色笼罩下了花园。  今晚的天气不是很好,天很黑,天上没有一颗星星。  就像她的心情一样,也很黑暗。  跟容少谦闹僵已经三天了。  在这三天里,他别说电话,连一个信息也没有发来。  “真是混蛋男人……”金娉婷想到这里,就气得不由有暗暗低骂出声。  看来男人真的不可信,也不可靠,做错事情了,连个人影都不见。  金娉婷的思绪不知不觉的被容少谦占据了,满脑子都是他,明明心里很气他,却又忍不住想他。  这种矛盾的心情快要把她逼疯了。  突然,房间里的电话响起,她懒懒的起身,走进房间,拿起床头的电话,没神气的“喂”了一声。  “是我。”突然,电话里传来了一把久违了的低沉声音。  在乍一闻到容少谦的声音那一秒,金娉婷整个人都呆住了,心儿,莫名的涌上雀悦的感觉。  “娉婷,在听吗?”容少谦听不到女人的回应,便又开口说话。  金娉婷顿时回过神来,“啪”的一下,想也不想的恨恨的挂断了电话,但刚刚挂完电话,她就后悔了。  怎么不听听他说什么呢?  她定定的看着电话,心里期待着再次响起。  但,电话没有响起,她的手机倒是“叮”的响了一声。  她顺手拿起手机,打开信息,发现是容少谦发来的,信息很短,但瞬间让她炸毛。  “我在门口,你出来或我进去。”  金娉婷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下,拿着手机就走出房间,她的脚步越走越快,下楼梯都是用跑的。  “去哪里?”金盛东的目光从手里的报纸移向急匆匆的金娉婷身上。  “我出去一下。”  “这么晚了,还去哪里?”陆羽心追问着。  “我就出去一会儿。”金娉婷说话间,已经跑到门口了。  “这孩子整天都毛毛躁躁的……”陆羽心无奈的对着金娉婷的背影嘀咕。  “由她去吧,孩子大了,有孩子的世界,对了,小曦在干嘛?叫他来我书房一趟。”金盛东放下手中的报纸,背着手走向书房。  陆羽心看到最近金盛东都逼着金逸曦学习接管公司,就连晚上也在书房里待到十一点多,她不禁摇了摇头,心疼儿子也心疼金盛东。  但,心疼归心疼,她还是走向了金逸曦的房间。  金娉婷一路小跑着,快到大门口了,她才放慢脚步,不紧不慢的走着。  出了门口后,却不见容少谦的车子,她左右顾盼了一下,忽然,一束车灯在不远处的树底下晃了过来。  金娉婷本能的抬手挡在眼前,待车灯熄灭了,她才慢吞吞的走过去。  “上车。”容少谦从车上下来,拉开了副驾驶位的车门。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金娉婷倔强的不愿意上车。  容少谦看了看她的衣服,她穿着简单的家居衣服,短袖T恤,下边是棉质的黑色灯笼裤。  “上车再说,快下雨的天气,蚊子多。”  金娉婷犹豫了一下,坐上了车子。  容少谦绕过车头后,也上了车,他定定的看着金娉婷,许久,才开口问:“气消了吗?”  这几天,他忍着不找她,就是想等她的气消了后,再跟她好好谈谈。  如果在气头上谈的话,生怕会弄巧反拙。  金娉婷目不斜视的看着前边,小嘴不悦的嘟起,口是心非的说:“你以为我会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生气吗?”  “不会就好。”容少谦嘴角微微勾了勾,几天不见,他很想她,忍下了抱她入怀的冲动,又说:“现在能听我解释了吗?”  “不必解释了,我没兴趣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反正我也没打算再跟你继续下去。”金娉婷说出这番话,并不是意气用事,而是这几天她也想了很多。  她发现自己越来越胆小了,单单是看到几张照片,她就已经生气得像疯子一样了。  要是哪天容少谦真的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她怕自己承受不住那种伤痛。  所以,她不敢再放任自己的感情。  她宁愿在感情还不算深的时候,把感情的萌芽给扼杀掉。  听到她这句话,容少谦的唇角弯起的弧度不见了,他紧紧的抿着唇,瞅着那个倔强的女人,打量着她,似乎在猜测她的心意。  “你还在生气?”  “难道我不该生气吗?”金娉婷终于转头看向男人了,一对上他幽深如海的眸子,她发现心底的一角正在快速的沦陷。  她发现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了,这是一个可怕的事情。  于是,她狠了狠心,把头又转开,看向黑漆漆的窗外。  “娉婷,那天的事情就是一个误会,那晚上,我应酬完,刚好碰上醉得一晕乎乎的向晴,看在两家是世交的份上,我才送她回家的,谁知道她半路竟然趁我不注意时,强吻我。”  “那说明容大少你魅力无敌,能让女人投怀送抱……”金娉婷的语气有些酸。  “娉婷,你听我说,其实这是向晴的布局,她安排了一辆车子跟踪着我的车子,然后,在她吻我时拍照,这根本就是一个计谋,目的就是要你跟我闹僵。”容少谦耐心的跟金娉婷解释着。  金娉婷沉默着,细想着容少谦的话,觉得也有道理。  “娉婷,如果我们真的因此而闹僵的话,不就称了别人的心吗?”容少谦伸手扶住了金娉婷的肩膀,把她的身体转了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  金娉婷抬眸定定的看进男人的眼底,他的眼神很真挚,很温柔,让她不忍心拒绝。  男人锐利的眼神捕捉到女人的犹豫与迟疑,突然,他猛的把她拉到了怀里,紧紧的抱着,带着胡碴的脸颊轻轻的摩挲着她光滑的脸儿,那种痒痒的感觉不禁让女人缩起了脖子。  “你……你放开我。”金娉婷推拒着他胸口,虽然此刻心里的气也消得七七八八了,但,她却不敢再向男人靠近了。  容少谦闻言,难得顺从的放开了女人,盯着她说:“怎么?还不信我吗?我可以带你去找向晴对质。”  “不用。”金娉婷一口拒绝了,犹豫了一下,她有些艰难的开口:“我还是刚刚那句话,我不想再跟你继续下去了……”  容少谦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女人又退缩了,他眯了眯眼,沉声问:“给我一个理由。”  “不想就是不想,还有什么理由……”  “金娉婷,你休想离开我,在你占据了我的心和身体后,你休想甩开我,我告诉你,想也别想。”男人突然凑到女人面前,霸道的宣告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