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04.他就是想对她好

104.他就是想对她好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23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0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金娉婷本来是没有心情跟金若依吵的,但对方的态度太差劲,让她无法咽下那口气。  她不能软弱,如果不反击的话,二房一定会骑在大房的头顶的。  “我再怎么没脑子,从小成绩都比你好,这就说明,我的脑子比你的脑子聪明。”  “金娉婷,你得瑟什么?现在你还不是在公司里做个实习员工吗?”  “好了,别吵了,爸爸才刚走,你们就在这里吵吵闹闹的,像样吗?”金若伟突然沉声低喝,端起了一家之主的姿态,凌厉的目光冷冷的扫视一下众人,又说:“既然爸爸不在了,我又是兄弟姐妹里最年长的,以后这个家跟公司就是我的责任。”  金若伟的话听起来大义凛然的,但司马昭之心也太明显了。  说白点,就是想独揽公司主权。  一直静静坐在最角落的姚蓝闻言,不禁出现的挣扎的表情,她轻轻的咬了咬唇,双手悄悄握成拳头。  这几天,她过得非常煎熬,内心里的恐惧与不安让她吃喝都不香。  “这个家跟公司不是你一个人的,所以怎么好意思让你一个人扛呢?我跟逸曦也有责任。”金娉婷不亢不卑的淡淡说道。  “哼,笑话,你们怎么扛呀?公司的运作你们懂吗?责任不是说说这么简单。”金若依冷哼着。  “很多事情不是生来就懂的,不懂可以学。”金娉婷睥睨着。  金若伟淡淡的勾了勾唇角,说:“看不出来你还挺好学的,没所谓,那就一起扛吧。”  众人散去后,大宅子顿时清静了不少,倘大的客厅里,只剩下金娉婷与弟弟,还有母亲了。  “妈,打过电话给付海吗?”金娉婷问,她担心付海会不会发生什么事。  “我打过了,但一直都处于关机的状态。”金逸曦清隽的眉宇间也透着淡淡的忧愁。  “娉婷,你爸走了,我们以后的日子可能也不会太平了。”陆羽心感慨着,今天二房的态度也看到了,一个个都嚣张无比。  “妈,放心,有我在。”金娉婷揽过母亲瘦弱的肩膀,安慰着。  “妈,我也在。”金逸曦坐到了母亲的另一边,把母亲跟姐姐一并搂住,他平时虽然话不多,但思想却比年龄成熟。  “有你们真好。”陆羽心感动得热泪满眶。  “对了,娉婷,你的证件在你爸书房的抽屉里,你自己去拿回吧。”  “嗯。”金娉婷点了点头,便走向书房。  她推开书房的门,慢慢的走了进去,眼睛微微泛酸,景物依旧,人却逝去。  坐到了书桌前的椅子,她依稀还可以闻到父亲的气息。  她拉开了抽屉,寻找着自己的证件,看到抽屉里的文件有些凌乱,她便收拾起来了,把每一个抽屉的东西都摆放整齐后,才拿起自己的证件,离开了书房。  ***************  金盛东离开后,金盛集团与金家表面上都显得风平浪静的,但暗里却狂潮暗涌。  短短的几天时间,金娉婷在公司里便体会到人情冷暖,金若依有事没事的就找她吵上两句,很多同事对她也冷淡了许多,甚至有个别同事对她视而不见。  不过,她也不会在乎这些人是什么态度,她只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可以了。  这天,她与金逸曦一起下班,刚走出公司门口,便看到容少谦帅气的倚在炫酷的车子旁,她愣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  这几天,他好像也很忙的样子,一直没有来找她。  “下班了?”容少谦走到了金娉婷的面前,唇角微微勾起。  “嗯。”金娉婷淡淡点头。  “走,我请你们一起吃饭。”容少谦自然的拉起了金娉婷的手,目光却看向一旁的金逸曦。  “不用了,我想回家陪妈妈。”金娉婷淡淡的抽回自己的手。  “姐,你去吧,我回家陪妈妈就可以了。”金逸曦对着容少谦友善的点了点头。  “既然小曦回家陪阿姨了,你就陪我吃顿饭吧,吃完我马上送你回家。”容少谦幽深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女人略显憔悴的脸儿。  “姐,我先走了。”金逸曦率先撇下姐姐,先走了。  容少谦不由勾了勾唇,再次拉起了金娉婷的手,走向车子。  坐上了车后,金娉婷一直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车窗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在想什么?”突然,男人伸长手,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没想什么。”金娉婷姿势不变,还是愣愣的看着车窗外。  男人淡淡的勾了勾唇,目光温柔的落在女人的身上,带着几分心疼的语气说:“你瘦了,这几天肯定没有好好吃饭。”  金娉婷终于转过头来了,对上他温柔的眼睛,读懂的他眼底的担心,突然,她感觉到心底闪过了一丝丝的暖意。  在尝尽人情冷暖后,突然遇上一个对自己不离不弃的人,她能不感动吗?  “专心开车。”她低低的出声提醒。  容少谦又勾了勾唇,把专注的开着车。  片刻后,车子停在了船屋前。  “你不是很喜欢这里吗?一直想带你再来,可是一直没有时间。”容少谦拉着金娉婷的手进了船屋,他们还是坐到了船头的包间里。  吹着淡淡的海风,闻着淡淡的咸味,看着泛着微波的海面,金娉婷觉得心情瞬间舒畅了许多。  容少谦点了许多金娉婷爱吃的菜,不断的夹给她,逼着她多吃,似乎想让她把前些天少吃的,都在今晚补吃上。  终于,女人忍不住抗议了。  “够了,我好饱,吃不下了。”  “真的饱了吗?”  听到男人把她当成了小孩子一样,女人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起身,说:“我想到海边走走。”  “好吧。”容少谦拉着她出了船屋。  他们沿着海边慢慢的走着,脚步一深一浅的踩在软软的沙子里,在身后留下了一串串的脚印。  今晚的天气很不错,月朗星稀,是一个适合恋爱的夜晚,只不过,金娉婷却没有心思谈情说爱。  走累了,两个人便坐下沙滩上,面朝着大海。  “来,躺下,我替你按摩一下头。”容少谦拍了拍自己有大腿,示意她枕着他的大腿躺下。  金娉婷看着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乖乖的躺下了。  容少谦满意的勾唇,开始不轻不重的按摩着她的太阳穴。  “舒服吗?”  “嗯。”金娉婷淡淡的应着,明媚的眼睛看着男人帅气而温柔的脸庞,忽闪了几下,又问:“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想对你好。”容少谦目光柔柔的落在女人的脸上。  他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为一个女人按摩,更想不到自己的耐心竟然这么强大。  可是,他就是想对她好。  “闭着眼睛,睡一会儿。”他有些霸道的命令着她,他知道这些天,她不但没有好好吃饭,也没有好好睡觉。  金娉婷顺从的闭上了眼睛。  她确实累了,心累。  不知过了多久,她在容少谦温柔的按摩下,竟然有些昏昏欲睡,困意向她袭来。  也许是男人按得太舒服了,再加上听着海浪的声音,让她一直紧绷着的心弦慢慢放松下来。  很快,她就真的睡着了,睡得很沉,很安稳。  看着沉睡的女人,男人不禁心疼不已,轻轻的抚上她憔悴的脸儿。  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海风吹来,还是有一丝凉意的,他怕她会着凉,便小心翼翼的抱起她,慢慢的走向车子。  当金娉婷醒来,车子已经停在了金公馆的门口了,她有些懵然的看了看四周,然后看向男人,问:“是你把我抱上车的?”  “你说呢?还有别人吗?”看到女人傻傻的样子,男人不禁失笑。  “谢谢。”金娉婷小脸微微一躁,顿时染上红晕。  “要谢就谢得有诚意一点。”容少谦痞痞的勾唇,把脸凑到她面前,示意她吻他。  “走开,我才不要。”金娉婷抬手,毫不留情的推开他凑来的脸。  “哈哈……那就先记下了,等你心情好,记得还我一个吻就行。”  “容少谦,你真是比古代那些黑心地主还要黑,我什么时候欠你一个吻了。”女人不由撅起嘴瞪他。  “就刚刚呀,金大小姐的记性真差。”  “子虚乌有的事情我怎么记,不跟你说了,我要回家了。”金娉婷按开了身上的安全带,打开车门,在下车那一秒,她突然回头,快速的吻了一个男人的脸颊,说了声:“晚安。”  然后下车,快步走出了家门。  容少谦勾出了一个傻笑,抬手轻轻的抚上女人刚刚吻过了地方,对着女人的背影低声说:“晚安。”  虽然这只是一个蜻蜓点水式的轻吻,但,却莫名的让他感到满足,感到开心。  ****************  容少谦今晚没有回去容宅,而是回了小公寓。  他把车子开到了地下停车库,然后下车,走向电梯,突然,从暗处跌跌撞撞的冲出来一个人,直直的撞向他。  他黑眸闪过了冷厉,身子灵活一闪,躲开了。  “啪”的一声,那个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容少谦这才看清楚,对方是一个男人,背影有点熟悉,但他记不起是谁。  男人似乎受了很重的伤,身上的衣衫沾满血污,有好几处已经破了,露出了血肉模糊的伤口。  “救我……有人要杀我……”突然,男人艰难的抬起头,虚弱的发出求救的声音。  “付海?”容少谦不由吃惊,虽然对方的脸受了伤,又青又肿的,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他连忙蹲下身子,把付海扶起坐在地上。  “你说有人要杀你?怎么回事?”  “是……是金若伟……”付海喘着大气,吐出了一个名字,然后,他又着急的紧紧抓住了容少谦的手,说:“保护……大小姐跟……小少爷……他们有危险…….”  付海撑着说完这段话后,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容少谦幽深的眸子沉了沉,连忙把付海扶到车子上,送往医院,一路上,他都在琢磨着刚刚付海说的话。  金若伟为什么要杀付海?  娉婷跟金逸曦有危险?有什么危险?  隐隐的,他觉得事态有些严重,把付海送到了自家的医院,交给了二弟容以程后,他便又重新开车回到了金公馆。  此时已经十一点多了,不知道金娉婷睡了没有?  他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她,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睡了吗?  然后,他紧紧的盯着手机等女人的回信。  很快,手机闪动了一下,金娉婷回信了:还没有,有事?  他又快速的按了两个字:出来。  金娉婷懵了,满脑子疑惑,出来?这么晚了,难道他没有走?一直在门口吗?可是,她回来都两个多小时了,他不可能在门口待了两个多小时吧?  带着疑惑,她还是决定到门口看看。  她换下了身上的睡衣,随便找了一条轻便简单的连衣裙套上,轻手轻脚的下了楼。  走到门口,果然看到容少谦的车子停在那里。  容少谦也看到她了,连忙下车,把她拉到车上。  “怎么了?你怎么还在……”  “我刚刚来的。”容少谦表情认真的盯着她,又说:“我刚刚碰到付海了。”  “付海,他在哪里?”金娉婷一听到付海的名字,下意识的转着头看向四周。  “他不在这里,在医院。”  “什么?在……在医院?发生什么事了?”金娉婷的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  “他受伤了,他昏迷前说金若伟想杀他,还说你跟逸曦有危险。”容少谦思量了一番,还是把付海的话说给了金娉婷听。  “你说什么?金若伟想杀他?金若伟为什么要杀他?”金娉婷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过去的人生里,从来都没有遇到这种惊世骇闻的事情,也从来没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边。  她不太相信金若伟会杀人。  但,容少谦带来的话好像又不假。  “他在哪里?我想见他。”  “我带你去。”容少谦发动了车子,开向医院方向。  “对了,最近你家里跟公司里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他边开车边问她。  金娉婷闻言,暗暗思索了一会儿,说:“最奇怪的事情就是付海在我爸爸去世的那天,突然失踪了,还有,姚蓝也在那天后,没有说过一句话……”  容少谦眉头不着痕迹的轻轻蹙了下,紧紧抿着薄唇,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似的。  车子来到医院后,容少谦领着金娉婷坐着电梯直接上了十楼,找到了容以程。  “他伤得严重吗?”  “挺重的,有好几个伤口都很深,失血过多,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危险了。”容以程一身白色医生袍子,非常的斯文俊逸。  “什么时候能醒来?”容少谦又问。  “这个不好说,他的精神状态很疲累,可能没那么快醒。”  “我可以去看看他吗?”金娉婷听到他们兄弟俩的对话,非常担心付海。  “当然。”容以程淡淡扯动了一下嘴角,走在前边带路去病房。  金娉婷看到躺在病床上伤痕累累的付海时,又惊诧又愤怒的说:“到底是谁把他伤得这么重?”  虽然付海跟她没有血缘关系,但从小也是在金公馆长大的,就像她的大哥一样默默的守候着她,守候着整个金公馆。  “金若伟最近有没有反常的表现?”因为关系到金娉婷的安危,容少谦不得不反复的询问着。  金娉婷想了一下,摇了摇头,金若伟最近很正常呀,跟平时没两样。  “难道……真的是他想杀付海?可是,他跟付海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他?”她始终想不明白。  “付海没那么快醒来,你先去休息一下吧。”容少谦看到时间不早了,便安排金娉婷到旁边一间空病房里休息。  金娉婷打量着这间病房,完全没有半点病房的样子,那个豪华的级别堪比五星级酒店的房间,一厅一房,还有大阳台。  皮质的米色沙发,就边那张病床也豪华得不像样。  “你确定这是病房?”她不禁质疑。  “这是我们家人的病房,我父亲身体不太好,有时候会进来住一阵子。”容少谦耸了耸肩,解释着。  “那就是说,不接待外人?”  “聪明。”容少谦笑了笑,对着女人竖了竖大拇指。  “我睡没问题吧?”金娉婷又问。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