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06.终于承认看上我了

106.终于承认看上我了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798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0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姚蓝的身体明显的僵了一下,停下了脚步,片刻后,她才缓缓的回身,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问:“有事吗?”  “为什么见到我连招呼都不打,一点教养都没有。”明素素明显的在指桑骂槐,话里有话。  金娉婷听出了明素素话里的意思,她不予以理会,心里倒是好奇姚蓝会怎么反击明素素?  但,事情却出乎了她的意料,姚蓝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嚣张气焰。  “二夫人,没什么事,我先回屋了。”姚蓝不想跟明素素硬碰硬,毕竟现在她在这个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  说完后,她便走向自己菊苑了。  “站住,谁让你走了?”明素素朝着姚蓝逼近,一副盛势凌人的样子,以前金盛东在,她不敢怎么样?但,现在她已经没有了顾忌。  姚蓝不禁无奈的翻了一下白眼,明素素是没事找事。  “还有事吗?”她冷冷的问道。  “哼,没事就不能聊一下吗?姚蓝,我真是替你肚子里的孩子感到可怜,还没有出生,爸爸就不在了,你说你费尽心机成为盛东的女人,没想到却落得孤儿寡妇的下场。”明素素嘴里吐出来的话带着讽刺。  “明素素,你也是盛东的女人之一,我们的身份是一样的,我失去了他,难道你没有失去他吗?”忍无可忍了,姚蓝顶回了明素素。  “我是失去了丈夫,但我儿子女儿都长大了,而你肚子里的孩子能不能顺利生下来,还是个问题呢?”明素素鄙夷的瞪了一眼姚蓝,转身走向主宅了。  金娉婷淡淡的看了姚蓝一眼,也回主宅了。  她一边走一边细想着明素素与姚蓝刚刚说的话,看样子,明素素跟姚蓝不是一伙的。  那姚蓝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金若伟的呢?  她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了,急于解开心里的疑问,她回到家里后,跟母亲打了声招呼,便走进了金盛东的书房里,再一次把所有文件都翻出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还是没有付海说的那几份关于金若伟的文件。  她不死心,又跑到了金盛东的卧室里去找,还是没有找到。  好好的几份文件怎么会不翼而飞呢?  难道真的被别人先她一步拿走了?还是被父亲藏到什么隐秘的地方去了?  ***************  容少谦送了金娉婷回家后,也没有回公司,而是按照付海给的地址,去找金逸晨车祸肇事者的母亲。  结果去了才知道,前两天她去世了,听说是晚上下楼时失足摔下楼梯,脑袋撞到了墙壁而死。  又是意外死亡,未免也死得太巧了吧。  无劳而返,容少谦有点丧气。  事情变得越来越可疑了,不会真的有那么凑巧吧?才查出来可疑的线索,就恰巧断了。  另一边,金若伟似乎也很焦虑,没想到竟然让付海逃脱了,他派出去的人找了几天也没有找到。  不过,还好所有证据都被他销毁了,就连那个金逸晨车祸肇事者的母亲,他也摆平了,就算付海再出现,也咬他不入,奈他无何。  “叩叩叩……”突然,他办公室的门响起敲门声。  “进来。”他沉声应允。  金若依推门而入,一边走来一边撅起嘴抱怨:“哥,你怎么把若倾调到地产公司?”  “你懂什么,若倾心太软,留在这里只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可是她是自己人,下个星期董事会议要选新总裁,别忘了,她手里有百分之三的股份。”金若依头脑比较简单,想得自然也不长远。  “她那个性格,也不见得会把支持票投给我,说不定她会弃权。”金若伟对自已的妹妹还是了解的。  “就算没有她的票,你也稳赢了。”金若依得意的露出笑意。  “若依,你帮我联系一下装修公司,把总裁办公室重新给我装修一遍,现在的装修太老土了。”金若伟莫名的有几分兴奋,他伸手扯了扯领带,多年的愿望就快实现了,他能不高兴吗。  “今晚我不回家吃饭了,跟几个朋友喝一杯去。”他看了眼腕表,拿起了桌面的车钥匙,走了几步,他又突然回头,说:“对了,若依,帮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  金若伟凑到金若依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又说:“这件事情我不方便在场,你一定要做得干净点。”  金若依有几分怔愣,迟缓的点了点头,心里有些紧张。  她平时虽然尖酸刻薄了些,态度还嚣张,但,那是她虚张声势而已,其实,她是没什么贼胆的。  想到刚刚金若伟交给她办的事情,她紧张得手心直冒汗。  ****************  快到晚餐的时间了,金娉婷才从金盛东的房间里出来,经过厨房门口时,却与从厨房里出来的金若依撞个正着。  “啊……”金若依吓了一大跳,眼里闪过了惊慌。  金娉婷也吓了一小跳,但她没有金若依那么夸张叫出声,冷冷的憋了一眼冒失的金若依后,便走向饭厅,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低头吃饭。  金若依紧随其后,也坐下吃饭,但目光却不时的飘向姚蓝。  片刻后,一个佣人端着一碗汤,放在了姚蓝的面前,说:“姚小姐,这是你的汤。”  “若依,若伟呢?”明素素问刚刚落座的金若依。  “哥他出去应酬了,不回来吃饭。”  “自从盛东不在了,我家若伟也忙得像陀罗似的,下班还要去应酬,还是逸曦好呀,天天按时下班。”明素素的目光带着讽刺,看向唯一的男性金逸曦。  “妈,你不知道有个人更好,连班也没有上,天天巴着容家大少不放,生怕别人会不要她似的。”金若依的话明嘲暗讽的。  金娉婷一听,脾气就上来了,冷魅的目光朝金若依射去,冷冷的说:“有本事你也可以巴个男人不放。”  “我还用巴吗?我有老公。”金若依得意的扬眉。  “哼,谁不知道你那老公形同虚设。”要比口才,金娉婷永远都不会输给金若依。  “你……”金若依顿时气得语塞,沈烁是她心里的痛。  金娉婷冷冷的憋了金若依一眼,继续吃饭,还不忘给金逸曦夹菜。  “我们聚在一起吃饭的规矩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呀?盛东都不在了,我们也没必要再坐到一块吃饭了吧?”明素素一脸不悦的提出。  “如果有谁不想一起吃饭的话,可以让厨师做好了送到你们的屋里去。”陆羽心乐见其成,每天吃饭都要面对冷讽热刺的场面,她还真担心会消化不良。  “那好,从明天开始,我们家的那一份就送到梅苑吧。”  “管家,记下,从明天起,二房的三餐送到梅苑去。”  “好的,夫人。”管家点了点头。  “那我们也不过来吃了。”尹小影也趁机说。  “可以,管家,把三房也记上。”陆羽心又吩咐,然后,看向姚蓝,问:“姚蓝,你呢?  “把我的那份也送到我屋里来吧。”姚蓝低声回答,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不知为何,她喝完那碗汤后,感觉到有些恶心。  金若依暗暗的瞟了姚蓝一眼,继续低头吃饭,掩饰眼里的慌乱。  晚餐过后,所有人都散去了。  金娉婷也回房间里去了,今天虽然没有上班,但却感觉比上班还累,她拿了一套睡衣,便走向浴室里,准备泡个舒服的暖水澡,手机却不适时的响起。  于是,她又折回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看到上边那个熟悉的号码,她的心底不由的泛过一股暖流,嘴角微微勾出了一个甜甜的弧度。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划过了手机屏幕,然后把手机放到耳边,柔柔的说:“喂,吃饭了吗?”  “还没有。”男人低沉的声音很好听,他又问:“你呢?吃过了吗?”  “我刚刚吃过了。”  “心情好些了吗?”  “好多了。”  “嗯,那就好,你跟阿姨说付海的事情了吗?”  “还没有,我还没想好怎么跟她说,我怕她会跟我一样接受不了,更何况现在所有事情都没有证实,所以,我暂时先不跟她说了。”  “嗯,经一事长一智,我家娉婷果然成熟了不少,没以前那么冲动了。”  “谁冲动?本小姐一向都很冷静的,好吗?”  “那是谁在巴黎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打抱不平,冲到我面前骂我看不起女人。”  “我有骂你吗?我那是找你搭讪,好吗?”  “呵呵……终于承认看上我了。”  “不是你看上我吗?”  “是,是我看上你,你说你脾气那么坏,我怎么就看上你了呢?”  “本小姐那叫有性格……”  两个人拿着手机一聊就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金娉婷抑郁的心情也渐渐开朗起来了。  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跟着便是金逸曦的叫唤声。  “姐。”  “不跟你说了,逸曦找我。”金娉婷匆匆挂了容少谦的电话,走向门口,拉开房门。  “姐,姚蓝那边的佣人刚刚来报告,说她突然肚子痛。”  “什么?”金娉婷一惊,心头涌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到又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妈呢?”她又问。  “妈已经过去了。”  金逸曦还没有说完,金娉婷已经冲向楼梯口了,当她急匆匆的来到菊苑时,发现明素素与尹小影也在。  “啊……啊……”姚蓝瘫坐在沙发上,双手紧紧的捂着肚子,她的脸色苍白如雪,身下的裙子,已经被血水染红了。  陆羽心坐在她身边,扶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她说:“再忍一忍,医生正在来的路上了。”  “啊……好痛……啊……”姚蓝嘶叫着,非常痛苦。  “真是好的不灵,丑的灵。”明素素不由咂舌,想起下午在花园里,对姚蓝说过,她的孩子能不能顺利生下来,还是个问题,没想到她下午说过的话,今晚就灵验了。  金娉婷刚好站在明素素身后,听到了她的话,脑子里突然闪过金若依从厨房里出来那个惊慌失措的样子。  难道是这母女两个下的毒手?  她转头看了一下周围的人,发现少了金若依的身影。  “啊……痛死我了…….啊……”姚蓝不停的大叫着,她身下的血水越来越多了。  突然,她愤恨的眼神看向明素素,咬牙切齿的说:“是你……啊……一定是……你…….”  明素素一惊,连忙大声辩解:“姚蓝,你别血口喷人,我对得起天地,我没做过。”  “除了你……还有谁?明素素,你真歹毒……连孩子都不放过……啊……”  “我说了不是我。”明素素有一种百口莫辩的无力感。  “姚小姐,我妈不会那样做的。”金若倾吓得脸色有些苍白,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血腥的场面。  “就是,没有证据就不要随便冤枉我。”明素素生气的瞪着姚蓝。  “金若依呢?”金娉婷问。  “你找她做什么?你们怎么了?一个个的都针对我们二房的人。”明素素不禁恼羞成怒。  “二姐,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娉婷只是问一问若依而已,你怎么一副做了亏心事的心虚样呀?”尹小影冷冷的勾唇,唯恐天下不乱似的。  “尹小影,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身正不怕影斜,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明素素快气炸了,她怒目圆瞪,一脸凶狠。  “若倾,快,给你哥电话,让他回来给我主持公道。”明素素又对金若倾吩咐。  “哦。”金若倾愣愣的点了点头,拿出手机,走到外边去打电话。  “你这么狠毒……一定不得好死,一定会遭报应的……啊……”姚蓝靠在陆羽心的身上,指控着明素素的语气很虚弱,苍白的脸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姚蓝,我都说了不是我,不是我,你为什么非要咬着我不放?”明素素真的觉得很冤枉。  “你会后悔的,连自己的孙子……都……啊……痛死了…….啊……”姚蓝突然感觉到腹部有一种剥离的疼痛,她是生过孩子的人,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正在一点儿一点儿的流失着。  所有人都听不明白姚蓝断断续续的话,但是,金娉婷听明白了,她不由惊诧的睁大了眼睛。  姚蓝肚子里的孩子果然是金若伟的,那就是说,付海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不由的,一阵冷意向她袭来,让她从头冷到了脚。  这个家里到底藏了多少阴谋?她身边的那些所谓的家人,怎么会如些可怕?  “娉婷,你去看看医生来了没有?”陆羽心发现姚蓝的身体越来越冷了。  金娉婷收起了凌乱的心绪,转身走向门口,却碰到匆匆忙忙赶回来的金若伟。  “发生什么事了?”金若伟一进到屋子里就冷着脸询问。  金娉婷眉头皱了一下,转身回到屋里。  “若伟,你给我评评理,姚蓝这个贱女人非咬着我不放,说是我害她肚子里的孩子…..”  “妈,你别着急。”金若伟打断了明素素的话,走到姚蓝面前,目光带着警告的看着她。  “我告诉你……要是我有什么事,你也别想好过……”姚蓝喘着大气,瞪着金若伟。  金若伟目光一沉,从陆羽心手里接过了姚蓝,说:“大妈,你累了,让我来吧。”  “若伟,我不许你碰这个贱女人。”明素素上前扯住金若伟的衣服,她向来看不起姚蓝。  “哈……贱女人……”突然,姚蓝扬起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金若伟怕姚蓝会乱说话,连忙弯下身子,低声说:“你坚持一下,多想想你的家人,医生很快就来了。”  他的话听在别人的耳里,是安慰的话,但听到姚蓝的耳里,却是威胁的话。  此时,姚蓝已经痛得受不了了,她白眼一翻,晕死过去了。  金若伟不禁暗暗松了口气。  “医生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众人自动的让开了一条路,几个医生走了进来。  “快,把她抱到房间里去。”其中一个医生吩咐着。  金娉婷看到医生抱起姚蓝时,姚蓝那条浅粉色的孕妇裙几乎已经被血水染透了,她就知道,姚蓝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保不住了。  一条无辜的生命就这么流走了,成为阴谋里的牺牲品。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