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07.我来找我的女人

107.我来找我的女人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36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0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第二天,姚蓝被送到医院里疗养去了。  让金娉婷感到奇怪的是,姚蓝竟然沉默起来了,没有再指控明素素,甚至连话也不愿意多说。  金娉婷回到公司后,直接闯入了金若依的办公室,这还是她第一次来金若依的办公室呢。  金若依看着气势汹汹的金娉婷,吓得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了心虚,她冷冷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助理。  “总监,对不起,我拦不住她。”她的助理一脸惶恐的道歉。  “出去,关上门。”金若依终于回过神来了,她暗暗的朝助理使了个眼色,助理暗暗的点头,表示明白。  看着助理出去后,金若依才故作镇定的瞪向金娉婷,不悦的说:“金娉婷,这是公司,不是金公馆,不是你随便能撒野的地方,在公司里,我职位比你高,信不信就你刚刚无礼闯进我办公室的行为,我有权把你踢出金盛集团。”  金娉婷冷魅的目光从进门就一直盯着金若依,似乎想看透她的心,对于她挑衅而嚣张的话并不在意。  “你看着我做什么?有事就说,没事就滚。”莫名的,金若依被金娉婷看得有些心虚,说话的语气也不禁弱了下来。  这就是做了亏心事的表现。  金娉婷捕捉到金若依眼底一闪而过的心虚与慌张,她冷冷的开口,问:“昨晚是你,对不对?”  “什么是我?我都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金若依,别装了,是你害得姚蓝流产的,你在她的食物里动了手脚,我没说错吧?”金娉婷语气很平静,但也很冷,那种冷带着很大的气场,会让别人有一种置身于冬天的感觉。  突然,办公室的门再度被人打开,金若伟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到他,金若依松了一口气。  “娉婷,话不能乱说,如果你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是若依做的,那就请你不要随随便便的说出猜测的话。”金若伟慢慢的踱到金娉婷身边,冷然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哼,金娉婷,你有没有证据呀?拿出来呀。”金若依有了金若伟的撑腰,气焰瞬间嚣张起来了。  金娉婷看着这对狼狈为歼的兄妹,扯出了一个冷笑,说:“我是没有证据,不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多了,会遭到报应的。”  说完后,她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金若依的办公室。  金若伟转身,看着金娉婷曼妙的背影,眯了眯眼,唇角淡淡勾出一个阴笑。  ************  快下班时,金若伟突然让金娉婷跟他一起去应酬。  夜辉煌的豪华包间里,烟雾缭绕,一片糜烂的景象。  黑色的沙发上,坐着两个还算帅气的男人,他们的怀里都抱着一个穿着清凉性感的美艳女人。  当金娉婷与金若伟一起走进包间时,那两个男人的眼睛都直了,毫不掩饰的灼热目光,直勾勾的落在金娉婷的身上。  这种目光,让金娉婷很反感,她小脸绷得紧紧的,一点儿笑容都没有。  “伟哥,什么时候泡到这么漂亮的妞儿呀?”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上前搭着金若伟的肩膀,目光还是贪婪的盯着金娉婷,把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  虽然她脸色很臭,身上穿着的是简单的白衬衫与包臀中裙,但,却掩盖不住她天生的性感妖娆的气质。  “啧啧啧,这身材看着就让人想犯罪。”  金娉婷拼命的忍着心口那股怒火,面无表情的冷冷转开脸。  “娉婷,先坐下。”金若伟勾出浅笑,淡淡的对身旁的金娉婷说。  坐下后,开始简单的介绍。  “季氏集团总经理季旭。”金若伟指了指坐在沙发上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然后,又指向刚刚那个流里流气的男人说:“他是汪明,汪律师。”  “你们好。”金娉婷虽然心里不喜欢这里的人,但,她不想在金若伟面前示弱,所以,她还是强忍着不悦,向他们打招呼。  “伟哥,我们是谁不重要,快介绍介绍你身边的美人儿。”汪明搂着美艳的女人,但眼睛却一直盯着金娉婷,那色米米的样子,只差没流口水。  “她是我的……妹妹,金娉婷。”金若伟淡淡勾唇。  “妹妹?大伟,你太不够意思了,这么漂亮的妹妹藏得这么严。”一直沉默着的季旭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目光也一直落在金娉婷的身上,打量着她,不知为何,见到她第一眼,他的心尖不经意的颤抖了一下,闪过了悸动。  “哈哈哈……”金若伟突然发出爽朗的笑声,说:“娉婷,季氏集团名下的百货公司,在我们每一间商城都有,他是我们公司的最大客户,所以,你要与他好好喝一杯。”  他的话才完,汪明已经递过来一杯酒了。  金娉婷犹豫了一下,接过,大方的向季旭举起杯子,说:“季总,我敬你。”  季旭的眼底闪了一下,女人的大方豪爽不造作,莫名的对了他的眼,他淡淡勾唇,拿起酒杯与她相碰了一下。  “金小姐真是豪爽。”  两个人喝完酒后,汪明又递来一杯酒,笑得像狡猾的狐狸一样,说:“金小姐,你不能厚彼薄此,来,我们也喝一杯,庆祝一下今日相识。”  金娉婷眸子冷了下来,她淡淡笑了一下,二话不说,接过酒一口喝光。  “哇,好酒量。”汪明夸张的拍了几下手,然后也干了一杯酒。  “好了,你们别灌她酒了,先吃点东西吧。”金若伟有些惺惺作态的笑着。  其实,金娉婷也没有再打算喝酒,刚刚那两杯酒是她今晚的底线,毕竟身边的几个人都是豺狼,安的肯定不是好心。  “来,你去陪金少爷。”突然季旭推了推靠在他怀里的女人。  女人乖乖的走到金若伟身边坐下,但没敢靠向他身上。  “娉婷,你跟季总聊一下吧,如果东区商城有季氏百货的进驻,那就是如虎添翼了。”金若伟小声的说。  金娉婷愣了一下,并没有依言的坐到季旭的身边,而是隔着一段距离坐着。  季旭勾唇笑了笑,突然移动屁股,靠近金娉婷身边,闻到了她身上那股独特的幽香,不禁心神荡漾起来了。  金娉婷冷着脸,不着痕迹的暗暗离开了些许,她无法接受容少谦以外的男人靠近自己。  不知是心灵感应,还是什么,她心里才想起容少谦,包房的门口就出现了容少谦高大的身影。  金娉婷顿时愣住了,惊讶得小嘴微微张开,清亮明媚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慢慢走进来的男人。  对上他淡淡的目光,她感觉到他的不悦了。  看到容少谦的出现,季旭的目光沉了下来,他不喜欢他。  “容大少,怎么这么巧呀?”金若伟马上站起来,浅笑着打招呼。  容少谦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不巧,我来找我的女人。”  说完,他的目光移到金娉婷的身上,漆黑的眸子,像一汪深潭,深不见底,没有透露出半点多余的情绪。  季旭转脸,看着金娉婷,发现她看向容少谦的目光很温柔,不由的,他心底涌上酸涩。  “原来金小姐已经名花有主了,真是太可惜了。”汪明皮笑肉不笑的说着。  “容大少,相请不如偶遇,坐下来一起喝两杯酒。”金若伟邀请着。  “不了,我还有点事。”容少谦淡淡的拒绝,走到金娉婷身边,拉起了她的手,又说:“不介意我把她带走吧。”  金娉婷愣愣的站了起来,站在帅气的容少谦身边,怎么看怎么般配,但看在季旭的眼里,却该死的让他感到扎眼。  “那就看娉婷的意思了。”金若伟笑了笑,眼底的不悦一闪而过。  “各位抱歉,我先走了。”金娉婷落落大方的笑容在唇边漾开。  “失陪。”容少谦淡淡抛下两个字,拉着金娉婷一起出了包房。  他的脚步越走越快,俊脸阴沉,就像快要下雨的天空一样,布满乌云。  他拉着她进了电梯,才放开她的手,按了电梯的上升键,然后冷冷的把手插进裤袋里,没说话,也没看向女人。  金娉婷看着电梯不断上升的数字,她不禁诧异,问:“不是要下去吗?怎么按上去呀?”  但男人没有回答她。  “容少谦,你在生气吗?”她仰头,看着他紧绷着的侧脸。  “为什么不听我电话?为什么跟金若伟出来应酬?难道你不知道很危险吗?”容少谦突然转过头,盯着女人。  下班后,他打了好几通电话给金娉婷,但她都没有接听,由于担心她,所以又打给了金逸曦,才知道她跟了金若伟去应酬,这让他更加的担心了。  “你打了电话给我呀?我没听到电话响。”她连忙从袋子里掏出手机,一看,果然有好几通未接来电。  不由的,她心虚的扁了扁嘴。  容少谦这才转头看她,但下一秒,脸色又沉了下来,因为他闻到了她身上的酒味。  “该死的,你竟然喝酒了?”  他可没有忘记她上次醉酒后,床咚了他。  “喝了两杯而已,我有分寸的。”  “金娉婷,你的脑子呢?跟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喝酒,你知道不知道危险?”  “我说了,我有分寸,我不会让自己醉酒的。”面对男人的责骂,金娉婷的脾气不禁也上来了。  “不是醉不醉的问题,要是他们在酒里动了手脚,怎么办?”容少谦也不想对她发脾气,但,一想到她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中,他就忍不住生气。  金娉婷顿时理亏,要是以前,她一定会不服输的跟容少谦理论到底,但自从见过姚蓝的惨状后,她知道,有些人有些事,都是黑暗的。  虽然她没有顶回容少谦,但也不悦的撅起嘴,赌气不说话。  而男人也在生着闷气。  “叮”的一下,电梯停住了,几秒后,电梯门缓缓打开,容少谦率先的走了出去。  金娉婷紧紧的跟随着他的脚步,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发现这层楼好像是一个健身会所。  他们来到了一间击剑馆里,房间的左边是击剑的场地,两个男人全副武装的正在比试着。  右边是休息区,摆着一套高雅的沙发,墙边还有酒柜。  容少谦与金娉婷在沙发上坐下,他倒了一杯酒,仰头一口气喝完。  金娉婷见状,不禁暗暗的撇了撇嘴,暗暗腹诽着:小气的男人。  这时,击剑比试的两个男人停下了手,向休息区走来。  当他们脱下头盔后,金娉婷才发现,其中一个男人是凌落尘,另一个不认识,但莫名的觉得有几分眼熟。  “嗨,金大小姐,好久不见。”凌落尘笑嘻嘻的坐到沙发的另一边,熟络的跟金娉婷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金娉婷轻轻的扯动一下嘴角,目光看向另一个男人,她感觉到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带着拒人千里的冷漠。  容少谦看出了她的疑惑,淡淡的说:“我的朋友季默。”  “寂寞?”金娉婷听到这个名字,不禁感到惊讶。  “你好。”季默淡淡点头,坐到了凌落尘的身边。  “是季节的季,沉默的默,不过我们都叫他做兽医,你也跟着叫吧。”凌落尘八婆的解释着。  “也姓季?”金娉婷微微惊讶了一下,突然想起了季旭,再看向季默,才发现他们两个长得很像。  不由的,她心里涌上了疑问,一个晚上遇上了两个姓季的男人,他们有什么关系呢?会不会是兄弟?  “嗯。”容少谦淡淡的回答,并没有多说什么,倒了一杯酒,放到金娉婷的面前,霸道的说:“不许喝太多。”  说完,看向凌落尘,警告着说:“帮我看好她,不许她喝太多,她酒品很差。”  什么鬼?  金娉婷不禁给了容少谦一个白眼,她怀疑他是故意提她的糗事的。  看到女人那憋屈的样子,容少谦唇角不自觉的勾了勾,对季默说:“兽医,陪我练一场。”  “随时奉陪。”季默冷冷的勾唇。  容少谦一边走向旁边的更衣室,一边解着衬衫的扣子。  片刻后,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击剑服出来,非常的帅气,纵然金娉婷看过不少帅气的男人,但,她依然觉得容少谦是最帅的。  两个男人走向了击剑场地,敬完礼后,开始攻击对方了。  金娉婷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容少谦帅气而矫健的身姿,她不知道他原来还会击剑。  “金大小姐,你跟少谦吵架了吗?”凌落尘低声的问道。  “你怎么看出来的?”  “嘿,他那张脸都臭成那样了,瞎子都能看出来了。”凌落尘嘿嘿的笑了两声。  “我没有跟他吵架。”金娉婷否认,是他小气而已。  “别管他,他有时候就是阴阳怪气,阴阳失调……嘿嘿……”凌落尘看到金娉婷疑惑的看过来,连忙收住话,知道自己失言了,尴尬的笑了笑。  金娉婷感觉到小脸有些微躁,就在刚刚凌落尘说容少谦阴阳失调时,她想起了,她很久没有跟他一起亲密过了。  最近,她家里边发生了很多事,把他都冷落了。  “金大小姐,最近若倾怎么这么忙呀?”  “别叫我什么金大小姐了,叫我娉婷吧。”  凌落尘左一个金大小姐,右一个金大小姐的,让金娉婷感觉到很不自在。  “若倾刚刚到新公司上班,可能会忙一些,至于忙些什么,你可能问她会清楚一点。”  “难怪最近约她总是没空。”凌落尘脸上闪过失落与心疼。  金娉婷的目光一直落在容少谦的身上,越看越觉得他帅,当然,一身黑色击剑服的季默也很帅,但,比起容少谦,金娉婷觉得还是差了点。  容少谦后来又跟凌落尘比试了一场,才换下击剑服,穿回了自己的衣服。  “走吧。”他向她伸出手,比试了两场击剑,心里的气消了不少。  “去哪里?”  “带你去吃晚饭。”  “不用跟他们说一声吗?”金娉婷看向正在比试剑术的两个男人。  “不用。”说话间,容少谦已经拉着金娉婷出了击剑室了。  *******************  吃过晚餐后,时间刚过九点。  容少谦还想跟女人独处一会儿,于是,他便开车带着她来到了船屋附近的海边。  下了车后,两个人手拉着手的在沙滩上慢慢走着,许久都没有说话。  沙滩本来就没有灯光,加上今晚没有月光,所以很昏暗,有一种朦胧的暧昧气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