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08.难道你就不怕他老婆找上门吗

108.难道你就不怕他老婆找上门吗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22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1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最终,容少谦出声打破了沉默,他转身面对着女人,微微低头,凝视着她。  “我对你生气,是太担心你了。”  “我知道。”金娉婷抬头,与他对视,在夜色里,他的眼睛很亮,就像夜空上的星星一样,发出柔柔的光芒。  “以后,去哪里跟我说一声。”男人的声音突然有些沙哑,在空旷的沙滩上,听起来,有一种性感的味道。  突然,他抬手,轻轻拂开女人被海风吹起挡在脸上的头发,当他粗糙的指腹不经意的划过女人嫩滑的脸儿时,心底不由荡起了涟漪。  看着她的目光变得更温柔更痴迷了。  大手抚着她半边脸,拇指轻轻的摩挲着她脸颊,性感的喉结情不自禁的滚动了两下。  突然,他另一只猛然搂上了她纤细的腰肢,把她拉入了怀里,紧紧的抱着。  两个人的脸凑得很近,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金娉婷直直的看进男人的眼底,读懂了他向她传达的感情,他那灼灼的目光,太过炽热,让她不受控制的泛起了滚烫,瞬间传遍了全身。  “答应我,好好保护自己,别让自己受伤。”男人说话的声音很轻,他温热的气息迎面朝她扑来。  莫名的,她的心跳瞬间乱了节奏,好像有几个人儿在里边敲击着锣鼓似的,凌乱的狂跳着。  “嗯。”她眨了眨漾水的美眸,轻轻的应了一下。  突然,她感觉到腰间的手臂猛然收紧,下一秒,男人倾身吻住了她的柔唇。  今晚,他的吻特别温柔,但,也不失他一贯的霸道作风。  他的唇舌不断与她的唇舌嬉戏着,纠缠着,许久也不愿意离开。  直到两个人快缺氧了,他才不舍的放开女人。  “宝贝,我想你,知道吗?”他搂着她,凑到她耳边低语,那低沉的声音,撞入了她的耳里,痒痒的。  金娉婷靠在男人坚实的胸膛,微微喘着小气,听到他的话后,小脸不由烧红,她知道他说的想,是身体上的想。  “嗯……”她闷闷的低嗯的一声,那如猫般娇媚的声音,轻轻的拂过他的心尖,荡起了一圈圈悸动的涟漪。  他突然用手挑起了她的下巴,再次覆上了她的唇,狂热的吻着。  女人在他热情的燃烧下,微微踮起脚步,双手如蛇般缠上他的脖子。  海风轻轻的吹来,吹起了女人的头发,但吹不走他们之间的热情。  沙滩上的温度似乎也被他们的热情点燃了,笼罩着暧昧的气息,漆黑一片的海面,此时也翻滚着一bobo的浪潮,冲击着沙滩。  男人的唇已经滑过了女人的脖子与锁骨,落在了女人被挑开扣子的胸口前。  天变得更黑了,似乎在替他们打掩护似的,让他们变得更加的大胆,更加的狂野。  吻了许久,男人突然弯腰抱起衣衫不整的女人,快步走回车子里,把她放到车后座。  他也坐了上去,关好车门后。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低声的问:“可以吗?”  金娉婷眨了眨迷离的媚眼,咬着嫣红的唇瓣,低喃着:“我不要,我不要在这里……”  “乖,我就要一次……”男人凑到她耳边,边吻着边说。  “痒……”女人不禁缩了缩脖子,低嗯着。  男人的攻势渐渐由柔变霸道,让本来就不太清醒的女人瞬间没人招架之力。  也许是今晚喝了点酒了原因,也许是最近活得太压抑了,金娉婷放任自己沉沦在男人的攻势里了。  *************  周末,金娉婷去看望了付海,发现他的伤势已经好多了,精神也不错。  她跟他说了姚蓝的事情。  他们两个第一次单独相处这么久,说了这么多话。  “大小姐,过两天我就能出院了,我会回公司帮你的。”  “不急,你先把身体的伤养好。”  “不,董事会就快要召开了,小少爷的胜算不大。”付海很担忧,生怕自己负了金盛东的嘱托。  金娉婷沉默了,她心里确实没有底。  “小姐,你去找孙律师,拿到总裁的股权书,这样子胜算就会大一些。”付海从小跟在金盛东的身边,有些事情,他比金娉婷这个做女儿的更清楚。  “孙律师?”  “嗯,总裁去世前的那一晚,还吩咐我把孙律师找来,他说他立了遗嘱,谁知……”付海眼圈发红,哽咽着说不下去。  “付海,别难过了。”金娉婷反过来安慰付海。  “大小姐,你快去找孙律师吧,别让金若伟先找到他。”  “好的。”金娉婷点头,离开了付海的病房,就去找了孙律师。  孙律师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跟金盛东是好友,所以,当金娉婷找到他时,他把股权书拿给了她看。  但,按照金盛东生前的嘱托,股权不能交给她,因为股权书上的第一继承人是金逸晨,第二继承人是金逸曦。  金逸晨不在了,那只有金逸曦才有权力继承。  金娉婷顿时放心了,她请孙律师在股东会那天,把这份权股书带到金盛集团。  ******************  在坐车回家的路上,金娉婷突然接到了叶凝的电话,说让她到金盛商城的爱情海咖啡厅。  于是,金娉婷便让司机调头去金盛商城。  当她来到咖啡厅的雅间时,看到了许久未见的姜莱,不禁有些诧异,刚想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但还没有开口,姜莱突然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她。  接着耳边便传来了啜泣声。  金娉婷眉头微微皱起,看向了叶凝,发现她的眼睛红红的,好像刚刚哭过。  “你们都怎么了?见到我有这么伤心吗?”  “金子,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告诉我们?”姜莱哭着拍打了两下金娉婷的背部。  “对不起,在你最难过的时候,我们都没有陪在你身边。”叶凝也搂着了金娉婷。  她刚刚出差回来,便听到了金盛东已经去世的消息,正好,从巴黎赶回来的姜莱没敢打电话给金娉婷,就先打电话给她,问起这事情,所以两个人才一起把金娉婷约出来的。  被两个好友一左一右的抱着,金娉婷心里暖暖的,感动得她眼圈微微泛红,泪水渐渐凝聚,她轻轻的吸了吸鼻子,扯出一个浅笑,说:“傻瓜,这又不是什么好事,告诉你们也改变不了事实。”  那几天,金娉婷难过得连手机都忘了充电,怎么有心情打电话呢?  “你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扛着,什么事情都不说,还把我们当成好友吗?”姜莱扁着嘴,眼泪汪汪的瞅着金娉婷,心疼着她。  “好了,我们三个这么难得聚在一起,就别说这么伤心的事情了。”金娉婷拉着好友坐下。  “娉婷,现在你们家里怎么了?”叶凝担忧的询问,因为差点就嫁给金逸晨了,所以她对金家是相当了解的。  “还是老样子,几个女人闲得无聊,就常常斗嘴度日呗。”金娉婷避重就轻的回答。  “娉婷,对不起,我再也不回巴黎了,再也不离开你了。”姜莱抱着金娉婷的手,把头贴在她肩膀上,然后又感慨的说:“我不想离开我爸爸了,想多点时间陪陪他。”  “长大了,姜子。”金娉婷半开玩笑的抚了抚姜莱的头。  “当然,人总要长大的。”  “好了,姜莱,别再哭了,惹得我也想哭。”叶凝眼眶红红的。  “你们都不准哭,一见到我就哭,多丧气呀。”金娉婷故意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  “好,我们都不哭,快叫东西吃吧,吃完一起去逛逛街,怎么样?”姜莱擦了擦眼泪,心情不好时,她喜欢买东西来发泄。  “没问题。”  “好呀。”  叶凝与金娉婷异口同声的答应了下来。  ********************  吃过晚餐后,三个女人便在商城里逛起街来了。  逛了大约两个小时,姜莱便收获了不少战利品,叶凝也买了两件衣服,只有金娉婷,什么也没有买。  “金子,你怎么不买?”姜莱问。  “我很多衣服,况且,现在在公司里上班,都是穿套装,所以不想买了。”  “娉婷,你看,那个女人是不是金彩?”突然,叶凝指了指在珠宝店里的女人。  金娉婷看了过去,眸光顿时一冷,金彩竟然跟容展腾在一起,两个人毫无顾忌的亲密依偎在一起。  “怎么了?”叶凝发现金娉婷的神色有异。  但,金娉婷没有回答她,而是迈开步子,朝珠宝店走去。  “哎,金子,你去哪里?”姜莱马上警惕起来了,每当金娉婷露出这种神情,就代表她金大小姐不高兴了。  “快,跟上。”叶凝也了解金娉婷的脾气,连忙拉起姜莱也走向珠宝店。  金娉婷走到了金彩身后,冷冷的叫:“金彩。”  金彩闻声,回头对上金娉婷那双冷魅的眼睛时,吓得手里拿着的钻石项链都掉下来了。  “娉婷姐,你……你怎么来了?”金彩心虚的不敢看向金娉婷。  “金娉婷?今天没跟少谦一起吗?”容展腾勾出一个魅惑的笑容,毫不客气的打量着眼前的金娉婷,每见她一次,心里就感叹一次,这个女人真美。  金娉婷没有理会容展腾,一声不吭的拉起金彩就走。  “娉婷姐,你拉我去哪里?”金彩微微挣扎着。  容展腾见状,连忙追上去,但,突然被两个高挑的美女拦住了去路。  “人家两姐妹谈话,你跟过去做什么?”姜莱双手抱在胸前,痞痞的瞪着他。  “大叔,你不想闹到整个商城的人都来围观的话,就老实的待在这里等着吧。”叶凝也不屑的撇了撇嘴。  “怎么叫我大叔呢?我还年轻呢。”容展腾勾着微笑,一双眼睛不时的在叶凝与姜莱身上转。  今晚走什么运了,竟然遇上了三个这么漂亮的女人。  “恶心。”姜莱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然后,拉着叶凝走开了。  金彩一脸的不情愿,但又不敢大喊,怕引来围观,只好任由金娉婷拉着自己走向僻静的楼梯道。  金娉婷放开了她,冷着脸,说:“你为什么要跟一个结了婚的男人在一起?”  金彩揉着被拉疼的手腕,冷笑了一下,说:“结了婚又怎样,对我好,疼我,就行了。”  “难道你就不怕他老婆找上门吗?”金娉婷想起了何冰清曾经当众扯着舒萌萌的头发骂贱女人。  她不想金彩也会沦落到这种境况,所以才多管闲事的。  “哼,有什么好怕,他正在跟他老婆谈离婚。”  “什么?”金娉婷有些惊诧,她怎么没听容少谦提起呀?  “娉婷姐,在家里,我没你那么好命,得到爸爸的宠爱,现在,我也没你这么好运气,能找到容少谦这种极品男人,你知道吗?我很嫉妒你,为什么同样是金家的女儿,待遇却相差这么多?你以为我不想找一个像容少谦那么出色的男人吗?但,我没有那样的好运。”  金娉婷听完金彩的话,愣住了,果然又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不禁的,失望袭上心头,看在姐妹的份上,她还是希望对方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他能对你好,也能对别的女人好,世上那么多男人,你不找,为什么找一个声名狼藉的男人?你知道他在外边有多少女人吗?”  “我不在乎他外边有多少女人,我也有信心他会跟我在一起一辈子,因为,在那么多女人当中,只有我怀了他的孩子。”金彩得意的扬起了下巴。  金娉婷又是一愣,看着理直气壮的金彩。  “娉婷姐,你跟我在公司里都没什么地位,迟早都会被二房的人挤走的,既然我们注定嫁给容家的男人,那么,我们就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我们合作,怎么样?”  “合作?”金娉婷眯了眯眼,不解。  “对,你让容少谦帮忙劝劝何冰清签下离婚书,而我在股东会上,也会投你跟逸曦一票。”金彩提议着。  金娉婷瞅着金彩那认真的表情,不禁觉得好笑,觉得她好可怜,为了嫁给容展腾,竟然这般委屈自己。  其实,凭金彩的条件,她值得更好的男人对待。  “金彩,你就这么想嫁给容展腾吗?如果他不是容家的男人,你还会跟他在一起吗?”  金彩沉默了,她承认,跟容展腾在一起,就是因为他是容家里的男人。  沉默了一会,她仰起头,说:“既然我们都选择了豪门的男人,所以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装清高,如果你不想嫁入豪门,那你为什么要跟容少谦在一起?为什么还要让他吻你睡你?你都不拒绝呢?”  说完后,她冷冷的瞥了一眼金娉婷,走出了楼梯间,看到一左一右守在楼梯门口的叶凝与姜莱时,她愣了一下,又继续向不远处的容展腾走去。  金娉婷从楼梯间走出来,看着容展腾与金彩远走的背影,一阵出神。  其实,她跟容少谦在一起,从来都没有在意过他是不是豪门,有什么身份,她跟他在一起,只因为他是他。  “走吧。”她淡淡的对两个好友说。  “嗯,时间也晚了,我们下次再逛吧。”叶凝善解人意的说着。  “也好,反正我也逛累了。”姜莱夸张的腾出一只手捶打着腰。  三个女人并肩走出了商城,然后在门口各自打车回家。  *****************  容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  “总裁,这是金盛集团股东的资料。”沈亚把一份厚厚的资料递给坐在皮椅上的容少谦。  容少谦接过去,拿出资料翻看着,一边看一边分了类,厚厚的一沓资料,他只花了半个小时就看完了。  “把上边这些人都给我约出来。”他把一部分的资料交回到沈亚手里。  “好的。”沈亚接过资料,转身出了总裁办公室。  容少谦沉吟了一下,拿起电话,拨打了三弟的号码。  “磊,找几个身手好的人给我。”  三弟容书磊表面上是夜辉煌俱乐部的总裁,但,那只是掩护他真实的身份,其实他是一个神秘组织的头目,所以,他的行踪成谜,一般人都无法找到他。  “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要帮忙吗?”容书磊的声音粗犷的声音带着关心。  “确实有事要你帮忙,帮我教一个人一些防身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