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10.子欲养而亲不待

110.子欲养而亲不待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924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1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想他们干什么?”容少谦眉头轻轻皱起。  “你二叔跟你二婶要离婚吗?”金娉婷淡淡的问道。  “前几天吵过一次,但这几天我没回家,所以,不知道。”容少谦如实回答。  “金彩怀孕了。”  “什么?她怀孕了?”容少谦怔了怔,黑眸闪过复杂的情绪。  容展腾结婚都快二十年了,但何冰清的肚子一直没有消息,就连容展腾外边的女人也没有好消息传过来。  金彩才跟容展腾在一起没多久,竟然怀孕了,这让容少谦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知道孩子一直是容展腾的心病。  一个男人不能让自己的妻子肚子大起来,或多或少,都会被人看笑话的,更何况容展腾是那么爱面子的人。  金彩怀上了他的孩子,就是给他挣了面子,这样一来,何冰清的位置恐怕就要易主了。  “嗯,你说,该怎么办?”金娉婷苦恼着。  “女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操心的,这是他们的事情,由他们自己解决吧,你呢,就别想太多,要是实在无聊,就多点想想我,又或者想多些题目来让我测试。”  容少谦故意转一些轻松的话题,转开女人的注意力。  “容少谦,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又叫我全名,是不是暗示我做点什么?嗯?”  正好车子遇上了红灯,停了下来,容少谦说话的同时,坏坏的朝女人凑过去。  金娉婷小脸一红,身体本能的向车窗那边移去,没好气的给了男人一个白眼,说:“你滚开。”  “呵呵……”男人重新坐好,轻笑出声。  金娉婷这才知道,原来他是逗她的,害得她刚刚小小的紧张了一下。  她瞪了他一眼,干脆闭上眼睛睡觉。  男人瞅了她一眼,继续开车。  他感觉到女人对他不像以前那么抗拒了,这个小小的改变,让他开心。  ***********  接下来几天,容少谦很忙,金娉婷也很忙,所以两个人别说见面,连电话也没有时间打。  容少谦忙着收购金盛集团的股份,但,他没有亲自出面,而是安排了刚刚从国外调回来的下属洪烨去见那些股东。  他只是躲在背后出谋策略,掌控大局。  他不露面,是不想引起金若伟的警惕,所以,他连金娉婷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  一切都是暗中进行着。  而金娉婷则忙着说服股东们支持她,投她一票。  但几天下来,一点儿收获都没有,反而,碰了一脸灰,被冷讽热嘲,被故意刁难,还被拒之门外……  但,倔强而不服输的她并没有因此就放弃。  一栋豪华别墅的门前,金娉婷苦苦守候了一个小时了,她从下班后就赶过来了。  突然,别墅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中年男人从里边出来,一看到金娉婷,他想躲回屋里,但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面对她。  “金小姐,你怎么又来了?”  “王叔,对不起,打扰你了。”金娉婷带着浅笑,迎了上去。  “金大小姐,你来迟了,我手上的股份已经转出去了。”  “什么?转出去?转给谁了?”金娉婷吃惊,已经接连着好几个股东跟她这样子说了。  “按照规矩,我不能告诉你,你请回吧,我要出去了。”  “好,慢走。”金娉婷的信心受到了暴击,不禁有些心灰意冷。  到底是谁在收购金盛集团的股份呢?难道是金若伟?  她慢慢的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感到很迷茫。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面临这样子的困境,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要跟自己的兄弟姐妹为敌。  她突然感觉到自己以前的日子太安逸了,原来她那安逸的日子是因为爸爸的存在才有的。  而她一次又一次的顶撞他,甚至赌气到国外工作。  现在,金娉婷才知道自己有多自私,有多不孝。  她真的后悔呀,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浑浑噩噩的,头很疼,很重,她想,她是累出病来了。  “娉婷,你怎么才回来呀?吃饭了吗?”陆羽心一看到女儿,便马上迎了上去,拉着她关心的询问。  “我不饿。”金娉婷扯出一个微笑,摇了摇头。  “怎么会不饿呢?”陆羽心隐隐的觉得女儿的脸红得有点不正常,抬手摸了摸她额头,不禁大吃一惊。  “你发烧了,身体这么烫都不知道吗?”陆羽心真是心疼死了,连忙把女儿拉到沙发上躺下。  “我发烧了吗?难怪这么难受。”金娉婷躺在沙发,抬手摸了摸额头,是有点烫。  “等我一会儿。”陆羽心叮咛了一声,匆匆走开,在壁柜上翻找着,不一会儿,便提着小药箱走回来。  又倒了一杯水,她才扶起金娉婷,说:“来,先把退烧药给吃了,我让管家安排车,送你到医院看看……”  “妈,不用了。”金娉婷拉住了母亲,又说:“小事而已,我休息一下就好。”  “姐,你不舒服吗?”从书房里走出来的金逸曦,关切的走到金娉婷身边坐下,摸了摸她额头,感受到她烫人的温度,他的眉头不由紧紧的皱起。  金娉婷把嘴里的药咽了下去,又喝了两大口的水,才对着弟弟摇了摇头,说:“没感觉有什么不舒服的,是妈妈太紧张了。”  “我当然紧张了,你跟小曦都是我的宝贝,我不紧张你们紧张谁。”陆羽心慈爱的看着一对儿女。  金娉婷听了母亲的话,心底非常愧疚,自己忙得团团转,常常没有时间陪伴她,留她一个人在家,面对明素素跟尹小影这两个女人。  以前有爸爸在保护着,妈妈就没有受什么委屈,现在失去了爸爸这个护身符,恐怕妈妈就没那么好过了。  虽然妈妈从来都不在她与金逸曦面前诉苦,但,她知道,这段日子,她一定很难过。  想到这里,金娉婷突然伸手,把母亲抱住。  “妈,对不起。”  “傻孩子,说什么对不起呢?”陆羽心一头雾水,拉开女儿,温柔的打量着她。  “妈,我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好任性好自私,丢下你跟爸爸在家里,自己一个人跑到国外,现在爸爸不在了,我才想要陪陪你们,可是,太晚了……”金娉婷的眼睛慢慢泛红。  “傻瓜,怎么会迟呢?我不会怪你,我相信你爸爸也不会怪你的,因为我们都爱你。”陆羽心怜惜的摸着女儿的头说话。  “姐,要不我休学,跟你一起打理公司吧?”金逸曦再次旧话重提,他记得上次提过,结果遭到妈妈跟姐姐一致的反对。  “不行。”金娉婷坚决的回绝。  “你这孩子怎么也净说傻话。”陆羽心轻声责怪着儿子。  “你看姐姐都累出病来了,我作为家里的男人,就有责任把这个家挑起来,把公司扛下来。”金逸曦清澈的目光里,泛着坚定的光芒。  最近,金娉婷在公司里,处处遭受到金若伟与金若依的打压与刁难,他不是没有看到,而是看到了,却无能为力,天知道他心里有多难受。  虽然他也遭受到打压与刁难,但作为男人,他可以咬牙忍下去,只是,他很心疼姐姐。  “逸曦,你能有这种男人气魄,姐姐很高兴,不过,等你把学业完成了再回来负起你该负的责任。”  “对,你姐说得对,先把学业完成了再说。”  “妈,姐,你们……”金逸曦顿觉无奈。  陆羽心又伸手摸了摸金娉婷的额头,低声喃着:“怎么还这么烫呀?”  “小曦,你去弄个冰袋来,给你姐敷一下吧。”  “嗯。”金逸曦点了点头,起身走向厨房里。  片刻后,他折回,手里拿着用毛巾包着的冰袋,重新坐回金娉婷的身边,轻轻的把冰袋敷在她的额头上。  金娉婷感受着母亲与弟弟的关心,心里暖暖的,顿时充满了正能量,把心里那些不好的情绪统统赶走了。  她带着几分感慨几分撒娇的说:“有你们真好。”  顿了一下,她又问:“妈,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问吧。”  “最近明素素她们有没有找你麻烦?”  “没有,现在她们都各自回各自的屋里了,偶尔会在花园碰上,会聊上几句。”  陆羽心说得云淡风轻的,但金娉婷明白,她所说的会聊上几句,肯定不是正常的聊天,而是冷讽热嘲的聊天。  “妈,我跟你说,要是她们欺负了你,一定要告诉我,别哑忍着。”  “你这孩子说得妈妈好像有多软弱似的,她们要是敢欺负我,不用你出手,我自己也会反击。”陆羽心给了女儿一个白眼,然后轻轻的笑了起来。  “你还不软弱呀,你要是懂得反击,爸爸就不会把女人往家里带……”  “姐。”金逸曦突然出声打断金娉婷的话。  金娉婷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无意间挑起了妈妈的伤心事。  “你们误会你爸爸了,问题不在他身上,在我的身上。”陆羽心的脸色突然染上了几分复杂的情绪。  “在你身上?”金娉婷与金逸曦都不禁吃惊。  “妈,你不用替爸爸说话,事实摆在面前。”  “娉婷,小曦,之前,你爸爸在,他一直不准我把事实真相说给你们听,他是为了我好,宁愿自己被你们和外人误会是一个薄情寡义的男人,也要替我守住名节。”  “妈,到底怎么回事?”金娉婷一头雾水,难道这里还藏着什么秘密?  “事到如今,告诉你们也无妨。”陆羽心看了看两个孩子,深呼吸了几下,才有勇气继续往下说,毕竟,这是她心底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而此刻,却要残忍的揭开了。  “我是你爸爸从人贩子手里救回来的,这些你们都知道的,但,我在人贩子手里经历了些什么,你们不知道。”  “那时我才十四岁,却被卖给了一个智障男人做老婆,那个男人什么也不懂,就连男女之间的事情,也要他父亲教……”  说到这里,陆羽心闭起了眼睛,那是她最黑暗的日子。  “妈,别说了,我谁也不怪了。”金娉婷看出了母亲的痛苦,不忍心再让她说下去了。  但,这只是开始,后边的事情会让她更心痛的。  “不,让我说。”陆羽心睁开了眼睛,继续说:“他的父亲是禽兽,借着教他儿子男女之间的事,歼污了我,那时我才十四岁,从此之后,我足足被他与他儿子折磨了差不多一年,我才逃出来,但,很快又被他们捉到了,当时,我很怕,宁愿死也不跟他们回来,于是,我拼命的挣扎,拼命的向路人求救,他们怕惹事,就打我,把我的口封住,当时,我绝望了……”  “就在那个时候,你爸爸挺身而出,救下了我,把我带回家,然后,我就成了专门侍候他的女佣,他还说服了你爷爷奶奶,让我上学。”  “在相处中,我们相爱了,你爷爷奶奶都反对,嫌弃我的出身,但你爸爸一意孤行,违抗父母而娶了我,结果……”  说到这里,陆羽心再次哽咽。  金逸曦轻轻的搂住了母亲,而金娉婷早已经心痛得泪流满面了。  “我有心理阴影,无法克服那对禽兽父子留给我的伤痛,所以一直没有办法跟你爸爸一起圆房,结婚一年了,我肚子里都没有动静,你奶奶开始逼你爸爸跟我离婚了。”  “逼得你爸爸一筹莫展,便偷偷的带我去人工受孕,上天怜我,让我生下了你哥哥,这样子,你奶奶才没有再逼我们离婚,后来,又用同样了方法,生了你……”  金娉婷再次震惊,原来事情这么曲折,她一直认为薄情寡义的父亲,原来是重情重义的人。  “那逸曦呢?是不是也是人工受孕的?”  “他不是,他是我跟你爸爸在一起怀上的,那时,已经结婚十二年了,我才真正跟你爸爸在一起,他是正常男人,当然会有需求,所以,当明素素与尹小影大着肚子进门时,我伤心归伤心,但,一点儿也没有嫉妒,反而觉得心里的愧疚感轻了一些……”  “娉婷,小曦,你们都别怪你爸爸了,好吗?一直不告诉你们这些事情,他是想保护我,另外,不想你跟逸晨会因此而自卑。”  “妈,那爸怎么知道明素素与尹小影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他的?”金娉婷在试探着妈妈知不知道金若伟的事情。  “娉婷,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突然,陆羽心有些紧张的看着金娉婷。  金娉婷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妈妈,金若伟的事情?但,她又怕会把母亲牵扯进去。  她愣愣的盯着母亲瞅,许久,才开口:“妈,你也知道,是不是?”  金逸曦看了看母亲,又瞧了瞧姐姐,一头雾水的问:“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呀?知道什么事情呀?”  陆羽心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压着声音说:“你知道就好,不要说出来,这件事情本来只有你爸爸跟明素素知道,那是他们之间的协议,我是不小心听到的……”  “妈,你是怎么听到的?什么时候知道的?”金娉婷也压着声音,神秘兮兮的说着。  一旁的金逸曦不禁也把头凑过来,但,他仍然一头雾水,什么也听不明白,疑惑的眼睛来回的在母亲与姐姐脸上转。  “那年,尹小影进门,明素素闹得天翻地覆,你爸爸火大,把她拉近书房里大骂,我害怕他会打明素素,所以便悄悄的去偷听,却没想到听到了这个秘密,自从你爸骂了明素素后,她再也不敢胡闹了。”  “妈,你居然那么早就知道了,你居然忍了那么多年呀。”金娉婷不禁佩服母亲的忍耐,也许换作别人,肯定会利用这个秘密要挟明素素,但她的母亲没有这么做过,反而,装作不知道。  “你都不知道这些事情压在我心头,沉甸甸的,现在说出来了,我终于轻松了。”陆羽心露出一个释怀的浅笑。  “妈,从现在开始,我要加倍的爱你,所以,你以后也不准再把心事藏在心里了,知道吗?”金娉婷心疼母亲受了那么多苦,不由伸手抱着她。  “我知道了,对了,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突然,陆羽心狐疑的盯着金娉婷。  “啊?我……”金娉婷愣了一下,没想到会被母亲反问回来。  “够了,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金逸曦终于忍不住追问,也成功的把陆羽心的注意力转移了。  金娉婷不禁松了一口气,她不能泄露付海的半点消息,以免招来灾祸。  陆羽心淡淡的看了儿子一眼,说:“小孩子,没你的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